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两百零四章 飞云船
    鲨彪被废,他手下也没支撑多久,就被常正威和刘文尧他们擒下了。

    不过两个后天初期,在大成面前几乎没多少反抗之力,神力境连内力都没有,在后天境面前更是和僵硬的木头人一样。

    片刻后,常正威等人带着一众头目回来,看向方尘目光都有些复杂和敬畏。

    他们当初都是参与过海贸的,鲨彪的名声和实力如何都很清楚,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头疼了。

    何况,还过去了十几年,鲨彪实力必然有所提升,哪怕无法突破先天,但体魄和内力必然要比当年更强。

    可这样一个名声在外,实力不俗的海寇头子,竟被轻描淡写的废掉了,这份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们想象。

    尤其是刘文尧,知道的更多,当年家中那位圆满境的族兄就曾说过,海上最好不要遇到鲨彪,非到万不得以,他亦不愿招惹这个海寇头子。

    连同是圆满境的族兄都不愿招惹,由此可见鲨彪的强横。

    但……他低头看了眼四肢尽废,晕迷过去的海寇头子,露出一抹苦笑,难怪家主离开前叮嘱过,千万别去得罪这小子……看来,以后的扶余怕是这小子说着算了。

    这世界很现实,就是实力为尊,权势虽然也有用,但在真正强者面前,其实作用很小。

    为官者,虽有皇朝庇护,强者亦不敢轻动。

    但强者就算不动你家中官员,也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整个家族,别的不说,人家只要把城一封,不让你家中人员和买卖出城就难受了。

    无法买卖货物,家中产业迟早要崩溃,没了银子来源,家中以后还怎么修练?怎么供养一大家子?

    刘文尧心里叹了一声,面上比刚来之时恭敬了许多,“方家主,如今贼首已全部擒下,不知要如何处置?”他话中带着少许请示的意味,态度上表明了这里以他为主。

    常正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三大家族亦有低头的一天啊!

    这时,港口飞快窜出几道人影,几个纵跃便到了身前,急声道:“情况如何,海寇来了多少人?“

    整个港口都做足了防备,所有高手都是和衣而眠,睡觉都睁着只眼,听到示警立刻就赶了过来。

    常正威恢复神色,笑道:“诸位,都解决了,自鲨彪以下,来犯海寇皆已擒下。“说着向俘虏示意了一下。

    “这就是鲨彪?“众人看着那已被废掉,身长近八尺的壮汉,不由有些惊叹。

    “不错,他就是鲨彪。“常正威点点头确认了身份,而后,又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话中有意无意抬高了方尘,而他们只是打打下手做为辅助。

    对于他的话,刘文尧和其它三人都没反驳,还赞同的附和了几句。

    这让赶来的几人神色都有了变化,最先赶来的正是钱思渊,杨明雄和关修辞三位大成,听得常正威描述,心思难免也产生了一些变化。

    人的名树的影,鲨彪虽然相比巨寇不算什么,可以数量庞大的底层小势力中,凶名还是很大的。就是三大家族这等在县城顶端的势力,也是不愿遇上鲨彪。

    为此,之前关修辞甚至都想到了妥协忍让。

    方尘能轻易拿下,可见实力之强。

    “后生可畏啊!“杨明雄叹道。

    若常正威所言不假,方尘的实力,怕是比打下飞鲨寨时更强了,毕竟那位大当家再强,也不可能几招拿下鲨彪。

    这才多长时间?

    更可怕的是,这小子强到这种地步,竟还没突破先天!

    这等积累简直可怖,等他突破先天又是何等可怕?

    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只愿这小子能一直守住本心,性格不要大变才好,若能维持现状,他们杨家就是低上一头也认了。

    “好了,现今还是商讨一下鲨彪该如何处置吧!“刘文尧开口说道。

    众人顿时把目光投向方尘,显然下意识里,已经把他当成了港口的主持之人。

    方尘刚才一直没说话,从刘文尧和常正威的话中,不难听出示好之意。对此,他也是乐成于见的,有人帮他抬名,这是好事。

    而且还是三大家族和三堡之一的家主,这意味着扶余上层势力对他的态度产生了变化。

    若这种态度能深入三家三堡,那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成为扶余真正的,话事人!

    迎着众人的目光,他也没有推辞,开口道:“这等穷凶极恶的海寇,留着也是祸害,直接处理掉吧。“

    “嗯……方家主?“关修辞脸上露出迟疑之色,但又不敢直接反驳,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方尘笑道:“关家主如此处置可是不妥?还请言明便是,大家一起商讨嘛!“

    关修辞见他并没生气之意,不觉松了口气,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对方威势越来越浓了。他好歹也是堂堂士族的一家之主,家族势力比三堡都不弱太多,可在方尘面前,却有种在拜见家主的感觉。

    “方家主提议并无不妥,只是关某曾听说过,鲨彪在沿海不少地方都有悬赏……“他小心的提了出来。

    方尘并无意外,当初飞鲨寨在县里也是有悬赏的,只是县里势力啃不动,又没外来大侠帮忙,高挂多年都无人摘取。至于后来,方尘根本就不知情,知情的七家又刻意隐瞒,等消息公布时,悬赏早被撤掉了。

    而像鲨彪这种横行日久,臭名昭著的家伙,想弄死他的人肯定更多。不说官府,就是那些受害家族的赏金积累就是笔庞大的数字,若带着鲨彪带沿海几个大港转上一圈,肯定收获不菲。

    他却摇摇头道:“赏金虽好,但不是那么好拿的。若消息传开,必会招来海寇不满。我们扶余太弱了,就算巨寇不在意,但只要来上几伙鲨彪这等实力的,就够们头疼了。“

    关修辞恍然,同时也感到一阵后怕。

    海寇间自然不会有什么情谊存在,甚至还有不少争斗,为了一条航路互相厮杀都是常有之事。鲨彪灭了,其它海寇自然不会在意,本来就是把脑袋别在腰上的买卖,生生死死很正常,甚至还会因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而高兴。

    但把鲨彪送到官府领赏就不同了,必然会引起一些家伙的不满,说不定会跑来给扶余一个教训。若是上江城那种大港倒是不怕,可扶余只是重建中的小虾米,全县圆满境都屈指可数,真要有海寇跑来,说不定就要被再屠一次了。

    钱思渊赞同道:“海寇性子偏激,什么人都有,因一点小事屠村灭镇的事并不少见。换赏金会让一些海寇心感不安,担心自己也会被人盯上,甚至被手下出卖,脑袋也被拿去换了银子。做为始作涌者,扶余被找上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关修辞苦笑道:“是我思虑不周,就按方家主说的办吧。“

    方尘却笑道:“不急,诸位,我扶余正是缺船之时,方某观之,海寇那几艘倒是不错,不知可有办法收入掌中?“

    众人顿时都有些心动,扶余现在很缺船,每多一艘都有不小的好处。

    刘文尧开口道:“方家主,鲨彪船队中有三种船型,一是北方江州的横江船,此为桨船,两侧各有十二根大桨,可在江河行走,亦可出海航行。一是泉州元宝船,此船吃水深,船面大,船舷高,形似元宝,入海极稳,只要超过千料,寻常风暴都可无惧,乃是海中行商的主要用船,我扶余若是开启海贸,最好亦是到上江城订购这等海船。最后一种,则是朝庭的飞云战舰,载货不多,但速度极快,历来用于巡海交战。“

    “战舰?这种船朝庭不限制么?“方尘眼睛一亮,他看上的就是飞云船,与其它几艘一看就是商用的臃肿艘只比起来,这艘可要厉害多了。

    刘文尧摇了摇头道:“虽有限制,但并不大,稍有势力的都能购买,甚至一些大势力连三等扶风战船都能买到。真正限制的,唯有二等伏波战船和铁甲楼兰舰。“

    方尘十分意动,道:“刘前辈,不知以你三家,可能购买到飞云船?“扶风战船他不敢多想,可若是能有几艘飞云船组建护航舰队,买卖就稳多了。

    刘文尧苦笑道:“难!我三家虽在扶余有点地位,可出了扶余却和蝼蚁差不多,一个连先天强者都没有的家族,根本没人当回事。“

    方尘不觉有些失望,看来在外界先天才是主流,圆满境也只能在这种偏远小县城耍耍横。但他并没放弃,县城势力不行,还有郡城势力,那七家可是都有先天强者的,只要能摆平他们,再让他们出面……

    想着,目光不觉瞥了鲨彪一眼,似乎难度也不小啊!

    “如此,就先拿下眼前这艘,不知刘前辈可有办法?“

    刘文尧露出一抹笑意,买战船他虽办不到,但当初亦是出海多年,交战不少,夺船还是有些经验的。

    “此事不难,夜色漆黑,肉眼难辩,只需问出联络手势,换上海寇衣物,必能顺利登船。“

    晚上视眼不明,尤其海上视觉更弱,从航舷看下海面是很难看清人脸的,要是再用头发挡一下,根本不知是人是鬼,就只能从衣物和手势来判断。

    而海寇高手不多,大部份还被拿下了,船上就剩一个后天初期和两个神力,只要派几个后天境过去,上了船,一切就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