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抗战之我的长征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准备
    韩国这边进展的还是相当顺利的,他查处了相当一批的人都是和日本人有交流的,但是唯一的困难始终是,这个尚的信息是一点都没有发现。这样一个危险在自己身边可不是一个好事,婚期被定在了双十节,距离双十节其实也就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包办婚姻的坏处就是如此,两个人在之前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定下了婚事。

    也是有个好事的,韩国的军衔升了,升到中将了。但是这对于韩国来说,这个升值只会让自己受到更多的限制,只不过以后的行动会麻烦一些,又不是完全不可以行动。

    “升到中将军衔啦!你可算是年轻有为呀。”

    “我算什么年轻有为?我不过是弄了一个闲职,在重庆多少中将?不说别的,张灵甫不也是个中将吗?光他那个案子,就够他枪毙好几次了。”

    韩国其实不想升官,升了官他有很多的事情就无法做了,比如可以检查的名义出入任何赌场妓院。到了中将这个地步,想要再以各种借口出入一些娱乐就非常困难。

    王宗耀在家里摆着酒席,庆祝韩国升官。

    “你们那帮朋友就不对我有点儿意见,毕竟我可是个军统啊,还给我摆酒席,你们还能来的挺欢。”

    “你这话说的多伤心啊,你要是这样的人,你就待不了重庆了。重庆这可是天子脚下,没有谁敢在重庆放肆的,能留在重庆的有几个不是有能耐的人?”

    王宗耀对于军统的监视其实没什么意见,因为已经习惯了。这年头没有党内的监视的话,你这部队相当于被放弃了,你还要不要军饷和弹药了?

    “上回和你们说的事情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其实都还行,大家伙什么的也都觉得这个都能安排,只不过你要在教会医院布置狙击手是不是有些太大题小做了。”

    “这重庆还轮不到日本人说话,现在我这边也只能是猜测。有些事情不需要想的太多,我跟日本人打生打死这么长时间,你觉得他们会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转移话题吗?”

    不要小看了军统的消息渠道,还是有一定的消息渠道的,只不过他们都是三面间谍。像这样的间谍不是为了任何一个势力,而是为了黄金和美元,从攻陷南京之后就出现了很多这样的人。

    “你这消息是哪儿来的?怎么突然就要往教会医院部署狙击手呢?”

    “这些消息花费了我两百根金条,目的只有一个,彻底铲除重庆的日本特工。现在在我的手上有一份长长的名单,这些人都是常年潜伏在重庆的,都是从日军的特高课里出来的精锐。”

    韩国只是说了得到一份这样的名单,至于其中的真伪无从得知,没有办法,你只能当真的相信。如果不是之前端掉了几个据点可以验证,这些消息韩国也不会要。

    “你说彻底铲除就铲除了?每天都有袭击和暗杀发生,依我看这难喽。”

    难不难,咱们暂且放到一边,先说在山西的韩城。韩城此时已经接到自己哥哥要结婚的消息,首先给他的感觉就是震惊。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整天跟个死人脸一样的人,忽然有一天跟你说了一个消息说他要结婚了。

    这对于韩城来说是震惊的,虽然他不清楚具体的缘由是什么,但是自己哥哥结婚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具体能不能回去,还要等待上级的研究决定。

    “你哥要结婚了,要不要带点儿东西回去?”

    “你跟一个大特务带什么东西?还真显得那么亲近吗?”

    回去随礼就行了,还真当家里边儿没有准备吗?现在的话,对于日本人他还准备了一份大礼呢,根本没有时间去准备结婚的礼品。

    “那是咱们这帮人,就没有你恨得深,你哥是真是亲哥,长征路上追着你杀。”

    “那是,我还犯得着给他带东西吗?”

    给日本人其实准备了一份很好的大礼,韩城首先制造出300把手枪,目的就是售卖和装备游击队。在县城的黑市上,这些手枪可是价值连城,都是成色非常好的20响,因为工艺和材料的改进,使用寿命和精准程度可以媲美原厂。

    “你那几百把20响能不能分出来一点?这玩意儿已经在黑市上标价100大洋一把了,你卖出去十把就够搞一个连的补给了。”

    “说这玩意儿还是为时太早,分出去是不可能的,旅长这边已经安排好怎么用了?我事先已经申请过了,要卖到其他地方赚一些钱回来。胡宗南那边要求用大洋或者武器来结算,你不卖枪,你看怎么获得物资啊?”

    胡宗南这个保姆当的还是非常称职的,虽然不能说是有求必应,相对来说能够满足的还是不少。你不能一直靠拉破烂儿来换东西,也需要靠点儿硬通货来换东西,这些东西可以是枪或者弹药。

    “那边也真是的,给他们功劳还不要。”

    一旁的战士都嘟囔到,他们哪里清楚硬通货对于这些有钱人有多好?有钱是的确很爽的,一根儿师长全年的工资才两根金条,有时候甚至还发不出工资。但是你真是指挥官的话,你真的就看不上你的工资了,随随便便吃个空饷都比你挣得多。

    “这一次运过来的罐头明显比上一次少了,才300多个肉罐头,50袋儿白面,再这样下去可不行了。”

    罐头白面可不能断,断了还怎么改善生活呀?随着其他同志踊跃的加入八路军,原本永远孱弱的韩城,也不敢跟其他人彻底的尝试贫穷的生活了。这玩意儿可不是好能接受,吃不好,穿不好的事情可不是一件好事。

    韩城毕竟没有什么强大的意志力,长征又不是他亲自一一路走过来的,他不过是走了一个末位而已,之前的仓库车是怎样的情景?他可能只是忘了。

    “不行也没办法。谁让咱们是一只穷光蛋的部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