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夏逆 > 第二十七章、后天先天,两种灵光
    得知外孙仅仅两天就能维持住对“灵光”的感应,走出太上忘情篇入门的第一步,任安民感到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修炼这回事,并不是越快越好的。

    虽然说“勇猛精进”一向是被人们称赞和羡慕的,但勇猛精进也该有个限度才对。

    任安民当初花了三个月才做到稳定感应灵光,他估摸着外孙天赋远胜于自己,也许有个把月,甚至十天半个月就行了。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外孙连三天都没用,只用了两天!

    惊讶之余,他就忍不住有些担心。

    进度太慢没什么可担心的,无非是资质粗劣罢了。可进度快到超乎想象,那就存在走火入魔的可能了。

    仙门功法讲究的是化虚为实,以信念为核心,促使自己的身心发生转变,从而超凡入圣,最终超越生命的极限,实现长生不死。

    在这个过程中,常常有人混淆了虚实,将自己的幻想当成了真实,轻则产生幻觉需要修养,重则直接陷入狂乱之中,就此变成疯子。

    任安民担心,外孙可能也有些出了问题。

    他将一只手按在潘龙的头顶,让潘龙按照功法凝神静气,重现那一缕灵光。

    片刻之后,他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灵光是真的,不是幻觉。

    “这不可能啊!”他自言自语,嘀咕了好几遍。

    不过呢,毕竟是自家外孙,资质再怎么好、进度再怎么快,只要没出问题,他就只会高兴。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任安民将疑惑丢开到一边,给潘龙介绍感应灵光之后,如何运转灵光照耀身心,将自己完全照亮的诀窍。

    秘籍里面只简单说了大致的纲要,具体细节自然要靠长辈指点。如果没有指点,一味参考秘籍修炼,出错倒不至于,但免不了要降低效率。

    同样一门功夫,有的人花十年才能练成,有的人只要一年。资质和刻苦固然是一方面,有没有得到合适的指点,也很重要。

    潘龙认真听完外公的讲解,思考一番之后,问:“按照您的说法,‘灵光遍照’这一步其实同样只是自己的‘想法’,对吧?”

    “……的确可以这么理解,但就像灵光一样,正确的‘想法’是能够化为真实的。”

    “可我的灵光不是‘想法’,是真真切切找到的啊。”

    任安民又一次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许久,他才问:“你……找到了‘灵光’?”

    “没错。”

    “它……所谓的‘灵光’……真的存在?”

    “是啊。”

    “你并没有构想它的存在,而是直接把它给找出来了?”

    “对。”

    任安民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这几天先别修炼,好好休息就行。千万别离开静室。”

    “外公,我的修炼莫非出了问题?”潘龙有些担心地问。

    任安民想要摇头,却又突然停下:“我也不敢说究竟有没有出问题……我去找老祖宗来帮你看看。”

    潘龙反而吃了一惊:“找老祖宗来?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去拜见他老人家吗?”

    老祖宗潘长生怕是都三百多岁了,让他老人家亲自过来指导自己,而不是自己过去请教?这有点不像话吧……就算不考虑他是长辈,尊老敬贤总还是要讲的啊!

    任安民叹了口气:“若是你还不曾找到灵光,那自然可以离开静室,去哪里都没问题。但你既然找到了灵光,那么至少最近这一段时间,就要尽可能留在这里,最好别回到地面上去。所以,只好请老祖宗过来了。”

    “为什么最好不要回到地面?”潘龙很好奇。

    “灵光初成的时候,人对于天地间一切灵气的感应会极为敏锐。如果你现在回到地面上,就会发现到处都是灵气。清澈的、浑浊的、寒冷的、炙热的、有益的、有害的……数不胜数。你的精神会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灵气影响,轻则疲惫不堪,整天昏昏欲睡;重则心神失守,变得疯疯癫癫。”

    潘龙吓了一跳,急忙问:“在地下就没问题?”

    “这座地下密室,是纯阳一脉的秘传。能够隔绝天地间绝大多数的灵气,专门用来给太上忘情篇筑基之用。”任安民解释说,“任家子弟一旦能感应到灵光,至少要在这地下静室里面修炼个把月,让自己的感应不再那么敏锐,才能让他出去。要是那种特别敏感的人,甚至静修几年都不是不可能。”

    “你也不用担心,这修行对你有益无害。通过在这里修行,既有助于消除对灵气的过度敏感,也能磨砺精神,让意志坚韧。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潘龙突然想到一件事,急忙问:“那就一步也不能出去吗?”

    任安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说:“如果有急事要离开几天,当然还是另有办法的。放心吧,不会耽误你吃仙桃。”

    被外公看穿了心思,潘龙低下头,掩饰自己尴尬的笑容。

    笑过之后,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任玥,好奇地问:“母亲当年也在这里修炼过吗?”

    任安民摇头:“这地下静室总共只有四间,怎么可能人人都有机会使用?绝大多数的任家子弟修炼的都是简化功法,只有你这样资质出色的,我们才会安排你来这里,修炼原版功法。”

    “两种功法区别很大吗?”

    “第一自然就是难度不同,简化功法没有‘对灵气过度敏感’的难关;然后就是前途不同,简化功法基本上到先天境界就是极限了。纯阳一脉的记载之中,能以简化功法修成真人的,迄今只有一例,便是老祖宗本人。他的际遇,别人实在比不了。”

    “那修炼原版功法的呢?出了很多真人?”

    任安民被潘龙的问题逗乐了:“真人宗师岂能‘很多’得起来?修炼原版功法,也只是有了一份希望而已。真正修炼到那个境界的,我们任家历史上也只得两位。至于纯阳一脉其它分支……据我所知,加起来不会超过二十人,当世之中还活着的,或许连一手之数都不到。”

    “这么少?”

    “你还想有多少?整个大夏皇朝,九州之内,真人宗师加起来不会超过百人。”

    “这么少?!”潘龙惊了,他本以为大夏九州之中,真人宗师就算没有上万,至少也该有好几千,却不料竟然连百人都不到。

    “你还想有多少?”任安民摇头,“真人宗师虽然寿元绵长,可终究还是会老会死的。近百人的数量,其实已经不少。”

    “那长生的仙佛和妖神呢?”潘龙又问。

    “我怎么知道?我连真人宗师都不是。”任安民又忍不住笑了,“别想那么远,你现在需要的是稳住状态,安心休息。等老祖宗来了,检查了你的情况,再作打算。”

    说完他就离开了,潘龙自然按照他所说的,安心等待。

    没等多久,吃第二顿饭的时候,一对白眉拖得如同胡须般的老祖宗任长生就来了。

    他没有像任安民那样需要按住潘龙头顶以便感应灵气,就站在修炼室的角落,让潘龙坐在蒲团上,再修炼一次。

    等潘龙再一次维持住灵光感应之后,任长生笑了。

    “妙!妙!实在是妙啊!”他愉快地说,“真是想不到,原来昔日前辈的戏言,居然真有实现的一天!”

    潘龙和外公都一脸茫然,不明白他说的什么。

    “昔日我学道之时,曾有热衷于研究的前辈说,既然世间万物都有灵光,修炼有成的人也的确能够感应到那些未修炼者的灵光,那为什么我们修炼的时候,要假装灵光存在,用信念调整身心,以塑造出自身的灵光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找出自己本来就存在的灵光来呢?”

    潘龙二人连连点头,同样满脸疑惑。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人在修炼入门之前,是感应不到灵光的,所以当然找不到自己的灵光。”任长生说,“感应不到灵光自然就找不到,能感应到灵光,那就已经是调整身心之后的结果了……这实际上是一个死结。”

    “可是我找到了啊。”潘龙说。

    他现在忍不住有些担心:“我找到了自己的灵光,该不会有问题吧?”

    “怎么会有问题呢?”任长生反问,“你觉得会有什么问题?”

    潘龙摇头,他当然想不出来会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任长生笑着说,“你只是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在担心而已。这种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你的情况不是坏事。”

    他想了想,解释说:“我们修炼的方式是人为制造灵光,你就是找到了自己本来拥有的灵光。如果非要给这两种方法加上一个解释,那么我们所修炼的,可以算是‘后天灵光’,而你所找到的,可以称之为‘先天灵光’。”

    “两种灵光有什么不同吗?”潘龙问。

    “大概是有的,但灵光毕竟就是灵光。”老祖宗说,“它是你自己的东西,怎么也不会对你自己有害,大可放心。”

    “那……敢问老祖宗,他接下来该怎么修炼呢?”任安民问。

    任长生笑了笑,拿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白色玉片,一松手,玉片在空中缓缓飞行,停在了潘龙的面前。

    “我任家的这一页‘太清玉书’就在这里。你且对照昔年太上道祖的教诲,自己揣摩就是。”他说,“安民,替我告诉家中子弟,从现在开始,除非他有什么疑问需要解答,否则你们不要主动指点他。他的未来不可限量,不要用我们的见识去限制他。”

    任安民立刻点头答应,满面笑容。

    “潘龙啊,我老了,如果不能修成长生,大概也就这三五十年间的事情了。你的前途还很宽广,如果能够修炼有成的话,成仙之后记得来绥桃山上,到我的坟前告诉我一声。”话音犹在静室里面萦绕,老祖宗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有那一页太清玉书依然漂浮在潘龙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