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逆世仙枭 > 第一三六章,陆无彩的阳谋
    其他人都败了,只有那位女修士最为顽强,还在与面前的火人斗法。

    她想看看这尊火人的潜力到底如何。

    只是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对方道术层出不穷,自己疲于应付,只能处于失败的边缘挣扎,而她的徒子徒孙们,早就被放倒了。

    孔征落在地上,单手轻托。地上倒下的修士们全被托起。

    这群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孔征,孔征则检查着他们的伤口。

    “伤势在修复。”

    孔征觉得有些不对。

    他对魇修不了解,但他也知道,有梦中杀人术的。

    梦中仙人这个称号可不是白叫的,魇修的修士绝不是在梦里装神弄鬼的土鸡瓦狗,也不是非得把自己困入梦中,和对方一起等死的蠢货。

    可是……梦中究竟该怎么杀人?

    孔征开始思忖起来。

    当下形势,必须得杀人立威,才能让他们知道怕。虽然他们现在处于惊愕的状态,可一旦意识到他们死不了,那这魇阵,就是个笑话。

    吴州魔道见过魇阵,都知道梦中死不了,所以星辰宗应该也不会梦中杀人的道术。

    那么……

    我能想出来吗?

    面前,被孔征托起的修士,浑身难受,但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恢复,忽然大笑起来:“原来,就这点本事啊?”

    孔征二指轻弹,一道剑气刺穿了他的灵台,那人倒地闭气。

    周围,玄痋谷那些没见过魇术的修士有些怕了。

    不过,几息后,他们看见倒地身亡的那位同道,尸体渐渐化作透明,再次出现时,浑身伤势已经无恙!

    “死不了?”

    “果然死不了……”

    “那我们还怕什么!”

    周围虫云密布,一些蛊修发现,在这里,他们的蛊虫都死不了!

    那岂不是为所欲为???

    孔征在踱步,身后攻势再次袭来,孔征在皱眉深思,听到嘈杂的动静,随手一挥,每个人的眉心,出现了剑气穿透的血洞。

    周围再次鸦雀无声。

    然后,众人再次复活!

    一路走,一路被围,孔征旁边,一些剑玄山弟子也发现魇阵的特殊,加入帮忙。

    死不了这件事,对敌人而已是好事,对己方也是好事。

    雷平忽然招呼道:“这么好的机会,还不给我上!”

    山上山下,又混战成一团。

    死不了……

    这岂不是成了闹剧?而且是没法收尾那种?

    孔征踱步,看到周围没人,摸出诸天因果录。

    “怎么?威风撒完了?”陆无彩出现,笑呵呵问道。

    孔征皱眉:“我该怎么收场?这些人根本死不了。”

    陆无彩笑而不语,他看到漫山遍野的混战,意味深长道:“魔道修士,就该为他们的举动付出代价。”

    一瞬间,孔征浑身冰凉。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于是一字一顿,问向陆无彩:“你从一开始,就没准备让我收场?对吗?”

    林中,月下。

    陆无彩身影皎洁,白如月光。

    他转过身,微微一笑:“这样……不好吗?”

    孔征感觉自己呼吸沉重了起来。

    陆无彩道:“你确实如你说的那般强,刚刚的招数,我都看见了。剑、术、儒、咒、念,五类修士。能告诉我你曾经……是什么身份吗?”

    孔征拳头握紧,脸颊肃冷。

    被算计了。

    陆无彩压根就没想过,让自己从梦里出来。他要让自己变得和元成化一样,老死在梦中,顺便让这些魔道修士陪葬!!!

    “陆无彩,我低估你了。从一开始,我就不该透露一些事。”

    遥记得在剑窟试炼的石门中,孔征曾经说过,修士在神谷境就能开启第二丹田的事,还有,自己曾感慨过,像陆无彩这种修士,他吹口气对方就会死。

    那是孔征骨子里的傲,但也是被陆无彩关注的原因!

    陆无彩大笑起来,笑的很开心,像一只夜枭:“孔征,你曾经是圣人吗?我问过诸天因果录,它说五类皆通者,为圣!你是吗?”

    孔征闭起眼睛,没有回答。

    手中诸天因果录忽然飞了起来。

    陆无彩来到孔征面前,笑的阴森:“你是!对吧?很可怜啊,一个圣人,沦落成为神谷境的小修士?你很压抑吧……”

    孔征转过身,陆无彩随着诸天因果录又飞了过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是,这个大阵,你不敢撤掉的,是吧?”

    孔征指节发白,双手握紧,他看向陆无彩,陆无彩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

    “我竟然算计了一位圣人?!太有趣了……孔征,这是阳谋,你不得不服啊。谁让你骨子里那么傲,一再强调你有多厉害。”

    孔征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今天这么愚蠢。

    他脸色很难看,也绝对不会变得好看。

    与其说是被陆无彩算计,倒不如说是自己一步步往对方的坑里跳。

    “魇阵真的杀不了人吗?”孔征问道。

    “当然!要能杀人,岂不太逆天了?星辰宗我曾经去过,他们凭借这一难缠的道术,都屹立在吴州千百年。如果梦中能杀人,那么越州修仙界早就被他们一统了!”

    孔征盘坐在地,周围喊杀震天,这里似乎成了他们的游戏。

    所有人都不在乎生死,拿魇阵开始练习道术,只有孔征一人,心如堕入冰窖一般寒冷。

    陆无彩得意地飞了过来:“可惜啊,这一计最绝的地方,就是在于你不敢撤掉。若是撤去大阵,你会被他们撕碎,凭你神谷境的实力,根本没法自保。而且你骨子里,也在想两全其美的办法,不允许自己立即认输,对吧?”

    孔征冰冷地看向陆无彩:“那些剑玄山的弟子,也会被困死在这里。”

    陆无彩冷哼道:“宗门都守不了,殉山又怎样?若不是我的魇阵,他们早就死了!”

    孔征眯起眼睛:“这算正道吗?”

    陆无彩冷冷回道:“能除魔,就算正道!能拉这么多魔道之人陪葬,你将来会被万世传颂。”

    “陆无彩,我真是小看你了。”

    “过奖!”

    “不过,你是害怕我撤掉魇阵的,对吗?”孔征反问。

    陆无彩一笑:“你会吗?”

    孔征嘴角一挑:“你之前嘱咐过,让我千万别想着醒来。只要有那个念头,魇阵就会破掉吧?”

    陆无彩笑容一收:“随你。如果你也愿意殉山,我无所谓!没有魇阵,我这群徒子徒孙,刚刚就死了。多一个圣人陪葬,剑玄山不亏。”

    “你看,你想算计我,又很担心自己的徒子徒孙。岂不矛盾?既然是算计,就不该暴露底牌的。”

    陆无彩眯着眼睛:“我不信你敢醒来!”

    孔征哑然一笑:“自然。只是被算计的人,允许暴露些底牌反击。”

    陆无彩脸色古怪,问道:“你什么意思?”

    孔征道:“据我所知,梦中道术,是能杀死人的。我要找的这个杀人的方法!如果我今日能成功破局,你的剑玄山从此就不属于你了。”

    陆无彩一愣,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以你之名,解散山门。这是你算计我的代价。”

    “孔征!你敢?!”

    孔征笑容一收:“没空跟你废话。此次我非破局不可,剑玄山之后,会在越州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