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打造最强神话 > 第十一章 金冠灵鹫
    ?江渔火的眉头微微一皱,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

    “怎么了?”

    钱画大半的注意力都在江渔火的身上。

    江渔火那种别扭的神情,她自然是看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有什么满是恶意的东西在盯着我。”

    江渔火皱眉说道。

    这种带着恶意的注视,让江渔火浑身不舒服。

    “能够感觉到那恶意的注视来自哪里吗?”

    钱画沉声问道。

    成为修者之后,基本不存在什么错觉之类的。

    除非是被人有心误导或者是欺骗了。

    “来自、、、”

    江渔火微微迷上双眼,凝神感应着那让自己浑身不舒服的视线来源。

    心中则是感叹:“我果然是个小白,成了修者也是小白。”

    “我可以自己找到对我有恶意的东西啊。”

    “一只乌鸦?”

    江渔火看到了一只停留在二楼屋檐上的乌鸦。

    那一双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

    双眼呈现淡金色,看起来有些诡异。

    “哑哑、、、”

    那乌鸦嘴巴一张,发出了难听嘶哑的声音。

    然后双翅一振。

    原本看起来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乌鸦,双翅展开居然是有六七米长。

    一只巨鸟,通体乌黑,那浑身的羽毛,就如黑金,在阳光之下闪动着流光溢彩的光芒。

    双爪如钢,向着江渔火抓了过来。

    猛恶的风声呼啸而至,让江渔火有种自己要起飞的感觉。

    “是金冠灵鹫。”

    “火蛇术。”

    李观影迅速的说道,右手一推,就见到一条火蛇蔓延而出。

    只是马上就被金冠灵鹫给一爪子抓散了。

    “哪来的金冠?”

    江渔火瞟了一眼金冠灵鹫的脑袋,根本没有金冠好不好!

    “金钟罩!”

    王云一声大喝,拦在了最前面。

    身体外面,浮现出了一口金色大钟的虚影。

    还是被金冠灵鹫一爪子抓碎。

    王云狂喷着鲜血飞了出去,胸口位置,血肉模糊。

    江渔火已经是顾不得去吐槽,这金钟罩比纸糊的强不了多少。

    “藤蔓术。”

    钱画的身体面前,迅速的生长出了数十条的藤蔓,就如一堵墙一般的拦在面前。

    但是在金冠灵鹫面前,依然是比纸糊的强不了多少。

    “五行遁符。”

    江渔火心中说了声抱歉,没有半点的犹豫,体内灵力激发。

    五行遁符爆出了黄色光芒,包裹住江渔火的身体。

    瞬间没入地下。

    土遁。

    这五行遁符,号称五行,但是真正发挥作用的其实只是其中一种。

    完全视使用者所处的环境。

    此刻可没有金、木、水、火让江渔火去遁走。

    “这就是土遁?”

    “一点都不有趣。”

    “我快窒息了好吧。”

    江渔火自一里之外的地面上出现,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不止是因为体内灵力耗尽,仿佛身体被掏空,还差点窒息而死。

    幸好,那种黑暗的无法呼吸的感觉,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大概不到十秒钟。

    “果然只能遁出差不多一里地。”

    江渔火回头看了一眼五百米外,发现钱画也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那只金冠灵鹫,目光锐利的看向了自己这边。

    双翅一振,就要起飞。

    然后一对翅膀,自根而断。

    江渔火闭上双眼,眼角有泪水流淌下来。

    就在刚才一瞬间,他看到了一道刀光,就如雷霆霹雳。

    一刀落下,金冠灵鹫的双翅就被斩断了。

    江渔火的双眼刺痛,好像是自己的双眼也要被那刀光一刀劈瞎了。

    “好强。”

    江渔火的心中,只剩下这样的一个念头,自己好歹也命星境一重了,居然是连看对方一刀,都差点闪瞎自己的双眼。

    “咝、、、”

    阴冷的气息包围了江渔火浑身上下。

    江渔火浑身僵硬的转过头,睁开泪眼模糊的双眼,看着玄蛇红色冷漠的双眼。

    “嗨!我们又见面了,真是特么的有缘啊。”

    江渔火心中发苦,转身拔腿就跑。

    “听说蛇是近视眼。”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嘶!

    蛇信如闪电一般的向着江渔火卷了过来。

    一层龟壳形状的护罩,在江渔火的身体外面浮现而出。

    啪!

    被蛇信一卷,龟壳瞬间粉碎。

    江渔火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这具身体,虚弱了太久,哪怕是这几天大吃大喝,看起来强壮了。

    其实还是虚的一逼。

    跑了十几步,江渔火就开始喘粗气了。

    最主要还是身上穿了十几斤的铠甲。

    “我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穿这身铠甲?有什么卵用?”

    “还影响我逃跑。”

    江渔火抬头看了眼那看起来比自己胳膊粗,分叉的血红色蛇信,拍碎玄龟符形成的龟壳之后,闪电般的缩了回去。

    “抓到你了。”

    一条颀长的身影,站在江渔火的身边。

    江渔火甚至没看到他怎么出现的。

    如果不是青天白日,又是个能够修炼的世界,他都要怀疑白日见鬼了。

    江渔火的注意力被这颀长身影手中提着的刀吸引了过去。

    狭长,笔直,刀尖没有半点的弯曲。

    闪烁着青色的锋芒。

    江渔火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就看到那玄蛇疯狂的扭转身躯,撞散了无数的房屋,向着远处逃窜而去。

    “不是饕餮铠。”

    江渔火看着那颀长身影的背影,脚步悠闲的向着玄蛇追了过去,并没有急于出手。

    “这是要顺藤摸瓜找到阴九?”

    “嗯,应该是顺蛇、、、怎么说来着?”

    江渔火感觉有些卡壳,爬起来,然后把身上的铠甲脱了下来。

    太重了。

    尤其是体内灵力耗空的情况之下,这虚得好像被掏空的身体根本是难以撑起来。

    “啪!”

    江渔火感觉手臂有点痒,一巴掌拍下,感觉是拍中了什么东西。

    “蚊子吗?”

    江渔火嘀咕了一声,就看到自己胳膊位置上,一只比绿头苍蝇还要大的金色虫子,趴在那里。

    并且迅速的钻入了自己的体内。

    “什么鬼东···西?”

    江渔火只感觉天旋地转,直接倒下去了。

    一个身穿着黑白二色衣服,肌肤也是黑白二色,看起来就如人格分裂的身影,出现在江渔火的面前。

    阴九。

    “所以,这是调虎离山?”

    江渔火心中恍然。

    提刀的汉子以为能够顺蛇找到阴九,没想到他一直都躲藏在旁边。

    “我草!”

    江渔火终于忍不住骂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