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这粥怎么能这么香?
    听到博克的话语,伊凡不禁的打了个寒颤,这个老家伙果然阴险,还好他谨慎的问了一句,否则冒冒失失的进入书库之中,必然会被坑死。

    “那你平时是怎么进去的?”伊凡很是奇怪的问道。

    既然在无光的书库之中没法使用照明魔法,那博克想要查看或是取出某本书籍的时候怎么办?像瞎子那样摸黑过去吗?

    那显然不可能...

    “可以拿着光荣之手进入。”博克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

    伊凡恍然大悟,看样子博克是在书库内部设置了什么感应光线的魔法,而光荣之手这件特殊的魔法道具,只有拿着它的人才能看见光亮,自然可以避过警戒魔法的感知。

    正巧艾西亚当时带回来研究的那些黑魔法物品之中,就有这件魔法物品,可以拿来直接使用。

    伊凡接着又有些疑惑。“要是你的光荣之手像这次一样丢失了怎么办?”

    “商店里有好几件存货,我也可以花时间再制作一个。”博克茫然的说道。

    伊凡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居然忘了这一茬了。

    博克本身就是一个魔法物品制作大师,原时空里甚至能够轻易修复破损的消失柜,制作一个光荣之手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要不然博克也不会把这东西卖给马尔福。

    未免博克在魔法商店里还有什么其他的陷阱,导致自己被坑,伊凡又不厌其烦的仔细问了一遍。

    伊凡越问越是心惊,博克在魔法商店里布置了大量的陷阱,很多危险的黑魔法物品都处于随时可以激发的状态。

    伊凡不禁的感慨幸好自己在那一战中披着隐形衣来了一场突袭,没有给博克准备的时间,要不然恐怕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在地下室里我还设置了一个小魔法,有陌生人进入就会自动发出声响提示,破解的方法只有一种...”博克滔滔不绝的给伊凡讲着自己的绝妙布置,足足说了二十多分钟才说完,最后还意犹未尽的砸吧了一下嘴。

    不过没过多久,博克的脸色就变了,无比惊恐的看着伊凡,惊声尖叫道。

    “你对我做了什么?”

    博克的回想起自己刚才说的一切,面如死灰,他很快就猜到了伊凡刚才给他喝的是吐真剂,身体直接瘫软了下来...

    他明白自己完了!

    博克的脸色变了变,他又惊又怒死死的瞪着伊凡,最后无奈惨然一笑,闭上了眼睛。“动手吧!”

    伊凡看着博克,抽出魔杖指了指,一个盘子出现在博克身前的地面上。

    博克等了好一会也没有感觉到疼痛,随后就嗅到了一股清香味,不由的抽了抽鼻子,睁开眼就看见伊凡仍旧站在那里,而地上多了一小盆玉米粥。

    饿得不行的博克,看着这盆玉米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随后不解的看着伊凡。“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博克很是奇怪,他以为伊凡在询问完之后,就会杀死自己。

    “我想知道的东西你刚才都已经说清楚了,如果你还想绝食饿死的话,那也无所谓。”伊凡留下这一句后,便转身离开。

    这些玉米粥,自然是早上大家吃剩下的。

    如果可以,伊凡并不想让博克这么快就死了,他的改良复方汤剂还需要一个经得起折腾的试药人。

    没办法,谁让彼得这几个月都不在身边呢?弄得伊凡都有些不太适应了,只好换一个人来代替。

    博克满头雾水的看着伊凡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无法理解伊凡为什么会留自己一命,明明自己已经没有了价值。

    很快的,博克的目光又被身下的那碗玉米粥给吸引了过去,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他很想要一把将这盆粥打翻,不屑的指着伊凡说一句自己宁愿饿死也不会吃!

    但这时候伊凡已经离开了,他表现的再强硬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所以博克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装死一般的闭目躺倒在地上,准备饿死自己。

    几天不吃不喝,博克的嘴唇已经发白干裂,更是渴得要命,在加上玉米粥的清香味不停的飘进他的鼻子里,扰乱着博克的思绪。

    烦闷不已的博克睁开眼,看着放在不远处的玉米粥,突然泛起了一个念头。

    万一这碗粥其实很难喝,根本入不了口呢?

    博克在心里想着,这样的话,自己就不需要受这种折磨了...

    博克安慰着自己,并且反复强调自己就舔一口尝一尝味道!

    就一口而已!

    由于身体被捆住,所以博克只能艰难的撑着头,凑上前迟疑着舔了一口。

    玉米粥香甜浓醇的味道通过舌头上的味蕾传递到大脑,博克顿时打了个激灵,怎么可能...这么香?

    错觉...这一定是自己饿的,这其实一点也不好吃!

    博克努力的这么说服自己。

    随后,博克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万一这个粥有毒呢?他可不觉得伊凡这么好心,他觉得伊凡一定是年龄小下不了杀手,所以打算毒死自己!

    再度安慰了自己一番后,博克下定决心又舔了几口...

    转眼几分钟过去,面前的一小盆玉米粥已经被舔的干干净净。

    博克终于看开了...

    反正自己在喝了吐真剂的情况下,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透露了出来,那在这么坚持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还不如每天吃饱喝足等着对方给自己一个痛快!

    人嘛...干嘛非要难为自己呢?

    ......

    另一边的伊凡已经向艾西亚借来了光荣之手,披着隐形衣潜入了博金博克魔法商店里。

    距离他上次来已经过了好几天的时间,当初破损严重的商店,已经被修复完好,尸体和血液也早已经被魔法部的傲罗给处理掉了。

    虽然这附近并没有傲罗巡视,但谨慎的伊凡还是带上了隐形衣,免得被人看到。

    伊凡进入地下室里,按照博克给与的提示在右侧的角落里寻找了一会,果然找到了所谓的暗门。

    上面有着一个怪模怪样的缺口,被一个石桌遮挡住了一部分,不仔细留意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

    伊凡拿出挂坠放了进去,片刻之后面前的一块墙壁突然抖动了一下,慢慢凹陷了下去。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生硬的摩擦声,一个黑漆漆的通道显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