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诗剑无双 > 0017章- 龙争虎斗 之 越女圣母剑
    南门净沙早上刚在凰朝圣殿内的‘向天殿’临朝听政,下朝后便打道回凰朝御政堂静坐修持。

    时已过午,忽然鼓鸣传声入耳。从魂身内视,看见自己的身周,正游走着缕缕的白光,心里喜道,“今天六世玄魂身,又小进一步。”如今她玄魂身的道力,已如呼吸般自然,挥洒由心。便张开眼帘,音声自带魂道之力,柔柔吩咐堂外的‘凤仪卫’端木汶沅,道:“你和如玉二人随我来,其余二人留下。看看何事如此紧急,竟要击鼓传警。”

    语音刚落,南门净沙已来到玄关,领着凤仪卫端木汶沅、颜如玉二人,步履如风,向圣殿南城门走去。

    来到城头上,南门净沙凤目扫过,城门前禁区上的三十五人四兽,已给看个清清楚楚,正高兴左右御使已安全归来,但见眼下竟有两个李白,一白一青,也不禁“咦!”一声轻呼,这时端木汶沅问道:“母凰,还有什么事能让你吃惊?”南门净沙眼珠朝左右瞄去,二人随着目光俯瞰,不禁哗然。

    “母凰圣安!”城墙下众人行礼喊道,待两个李白都回身立正,南门净沙便问道:“左禁卫,你来说。”二人相距虽有四丈远近,但司马青云听来却是如在身边,刚才断剑的震惊还没回复过来,就拱手复命道:“母凰,。。”刚一开口却忽然停下。

    司马青云再往左右察看后,一白一青,仍分不出那个是李白,心里急道,“真是白天碰鬼!到底哪个才是李白?若乱说乱猜,冤枉好人,我这个左禁卫不用当就算了,以后如何面对天下人?李白可是最受百姓百官所爱戴。而且,李白更是母凰身边的大红人,。。”正在狐疑间,南门净沙朗声说道:“我在这里,直说就好。”

    司马青云唯有硬着头皮,道:“母凰,如你所见。请恕属下无能,只能听母凰圣旨。”

    南门净沙听后也没怪他说了等如没说的答案,再问:“左御使,你来说。”其实这刻,她与这三位左右手,已从人魂交感,心里已大概有个底,但很多说话,不便由自己嘴里说出来,这就是为政之难,以武服人容易,要服人心难,要装傻瓜就更难。如事事表现得瞭若神明,则清水无鱼,朝政内外,都需要各色人等去运转应付。

    这刻,岳卑虹心思凌乱,正庆幸母凰没有找自己问话,不然就会和司马青云一样,哑口无言,一改平日作风,只好乖乖的站立在旁。

    而贺尊一到现在,心里也是没有答案,只好直说,好让母凰定夺,就拱手奏报:“昨晚追踪镇子书时,遇上身穿青衣的李白。我和右御使,一行三人,便跟踪到龙洋关前的望洋镇。在金龙观日楼的酒家里,再遇上身穿白衣的李白,前来吃饭,镇子书五人与李白,好像有点过节,就大打出手,却给这位李白一招吓跑。他们五人个个身穿战甲,也就乘乱而逃,好像往龙洋关外走去。

    “身穿青衣的李白,建议我们连夜兼程,先赶回来向母凰奏报,出现了。。出现了另一位李白之事。来到圣殿城门之前,就给穿白衣的李白追上,两位李白就打起来,两人使的都是诗剑无双剑法,之后。。就没之后了。”

    南门净沙一边在听贺尊一奏报,一边在静静观察众人。她自己也是头一次遇上这种怪事,凭人魂交感,发现两件奇事。一就是这身穿白衣的李白只是人魂之身,却竟然能够和那个穿青衣的比剑。另一奇就是,自己竟然不可以看清穿青衣这个李白的魂道境界。

    正思量间,发现地上白衣李白脚边,蹲着的那头轻虎兽,正用神的紧盯着穿青衣的李白,经魂我交感,才心头一震。正想问牠,但刹那间又口风一改,如常朗声问道:“你们两位,有话想说吗?”

    李白和李白魔身,趁各人对话,都各自心思急转,如何才能拿下对方,一听南门净沙问起,各自已有想好的反应。李白魔身先拱手说道:“母凰在上,如何看得清楚?看不清楚又如何定夺?”

    “!”李白听后,心头马上一跳,正自焦急之间,耳里却传来南门净沙的音声:“啊,说得也是,我这就下来。”语音刚落,人已乘风而下,来到二人中间。端木汶沅和颜如玉,正想叫她小心,已见她人在地上。唰唰唰!城墙上两队天与弓神射手,马上齐刷刷的把箭锋再瞄向一白一青二人。

    李白魔身随意瞟她一眼,心里喜道,“去北邪来回已有几个月,没想到她的魂道境不单没有进步,反为及不上之前的进境,想必是因朝政繁忙,荒废了修持。”眼下不动声色,抬头轻松的笑道:“净沙,几月没见,最近可好?”南门净沙也不动声色,顺着他的话题,学他轻笑的道:“当然不好,几月没人和我对练剑法,都生疏了。”

    李白魔身自问机灵透顶,一听她如此说,必是想以剑认人,眼睛看着李白的人魂身,心里喜道,“哈哈!。没想到她道境没进步,心思却比从前更精灵,聪明!是我李白从前看扁了你。”嘴里轻松回道:“那不如就趁现在?”

    众人听后都瞪大眼睛,个个都焦急的望向母凰,如果这个李白不是李白,那怕万一出了什么差池,使出阴招,那却如何是好,但眼下个个又不能开口阻拦。

    还是李白胆子最大,但正想发话间,却想起,“自己现在就算有神剑在手,也没有必杀的把握,与魔身差距实在太远,过两招还可免强应付。万一给他杀了就一条命,但却会换来更严重的后果,天下堪忧。。”这一念之间,耳里传来南门净沙的音声:“你手里的剑,能借我一用吗?”抬头只见,她正背向自己,伸出了左手。

    “!”这刻魂我交感,自己竟没法连上净沙的魂身,就连知会她一声都不行!若开口乱说,更让魔身有可乘之机,真是百辞莫辩,进退两难,心中气道,“现在的魂道力真是低得可怜!”正自担心,咬牙又想,“以今天净沙的修持境界,加上这把神剑,未必不可一战!”随即大步走上去,连剑带鞘双手奉上。

    南门净沙已魂身交感,剑我如一,头也不回,锵!一声清脆地拔出了断三空轻握在手,手腕一旋,剑尖朝地。“!”李白心中的震惊如潮涌来,耳里就传来南门净沙嘹亮的妙音:“南门净沙,越女圣母剑。”

    李白魔身嘴角微笑,也持剑拱手道:“李白,诗剑无双。”

    ------

    未完待续,请看下章《龙争虎斗·之·神剑对魔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