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诗剑无双 > 0092章- 凰朝夜宴 之 魔雄识魔魂
    大异旗七子,狄刚、聂义、白龙、拓拔雄四人,这次也是随师父镇子书赴宴而来,听到竟有人上来拜师,也觉意外。都齐刷刷回头向他望去,见他这个样子,不要说修为天赋,就是连一般武功,怕他都学不上手。

    镇子书也正自好奇,随意与这少年魂我交感,神思即如遭雷殛,双目圆瞪,魂身一震,心里诧异,

    “这少年竟是魔人魂身!”

    一念刚过,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吞见。”

    “吞剑?”

    吞见吞了一口口水,答道:

    “不是,是吞口水的吞,见到你的见。”

    五人听后,都豪笑起来,镇子书是孤儿出身,笑声里全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只是,确被他的魔人魂身所吸引,与他交感后,已大约知道他的来历,问道:

    “你父母可在?”

    “不在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我是刚刚才听到师父的大名的。你就是北邪魔雄镇子书。”

    “你既然知道我是‘魔雄’,我现在还没收你为徒,你就叫我师父。你就不怕我一时兴起,一剑把你宰了?”

    “不怕。”

    “你不怕死?”

    “当然怕了。”

    “我们大异旗里,可没半个怕死的子弟兵。你既然怕死,你就讲一个理由,让我收你为徒吧。”

    “啊?。师父如我一样。”

    “如你一样?”

    “是啊。我现在可以感觉得到,你如我一样。”

    第五子托拔雄听到这个叫‘吞剑’的,还在罗里吧嗦乱说一通,按耐不住,锵一声拔出配剑,向他走来,大声喊道:

    “你这臭小子厌命长,敢说师父如你一样,我这就送你一程!去见你的爹娘。”

    镇子书不觉吞见的语气里有不尊敬之意,徐徐说道:

    “拓跋雄,先让他说清楚再杀不迟。吞见,说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吞见从东仙一路走来,都碰见过不少恶人,但如五人般的凶神恶煞,还是头一次遇上。听后吓得双脚直发抖,压抑着惊恐,才挤出了十个字来,声音小得如蚊蝇飞过,道:

    “师父如我一样,像个什么。。”

    “啥?他妈,杀了算!”

    拓拔雄怒喝声中,手里的四尺六寸配剑,已随声而落,劈向吞见头顶。这次,镇子书并没出言阻止,只是静静的站着,一念之间想道,

    “看来,他是生而就有的魔人魂身,但他自己却并不知道。

    “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算在我所遍阅的二天境、四道地、六世见里的千卷古籍,都没有记载有这种先天魔魂身。他这么怕死,还敢连说三次‘如我一样’,难道。。”

    这瞬,路过边上的行人,看到拓跋雄手起剑落,无不吓得膛目结舌,却见那个年青人,还跪在地上,也是被吓得一动不动,正想张口喊醒他,但却眼前一花。

    八识触受,魔气自生,吞见本能地側身一摆,那如雷霆一剑,竟就劈了个空,贴着衣服直削而落。

    “!”拓跋雄一剑劈空,差点就失了重心,心里的震惊,正是无以复加。啸一声剑尖划地而过,留下了一道两尺剑痕。狄刚、聂义、白龙三人站在西灵狮马边上,冷眼旁观,看得清楚,也是惊奇万分。心想这厮定是昨晚喝多了酒,这剑连一点准头也没有,竟给这个叫吞见的小子轻易避过。

    吞见本能的避过一剑后,惊恐得就这样呆着,不敢稍动。

    镇子书双瞳如金鹰兽般闪烁,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一念间想道,

    “他能与我魂身交感,知道我也是魔魂之身。但从未有人教他修持之法,他当然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刚才生死一线,他的魔魂之气,让他本能地躲过这剑,他确是如假包换的,先天魔魂身!”

    “先把剑收起。”镇子书吩咐还愣着的托拔雄后,便上前把吞见扶起,看着他一双惊恐的眼珠,说道:

    “吞见。你以后就是我大异旗第八子!”

    镇子书说完,就转身向酒家踏步走去,吞见的魂身,忽然传来他的音声,听到他继续说,

    “随我来,先吃饱肚子。”

    这响,吞见当然不会知道,是镇子书以魂我交感,和他遥通声气。自己刚刚才从鬼门关走了一转,还惊魂未定,想道,

    “师父竟会那种什么的,叫‘秘法传声’的真功夫!?”

    现在对镇子书,吞见更是崇拜有加,这才敢呼吸起来,提起左脚,踏步跟在他的身后。拓跋雄锵一声还剑入鞘,发呆的看着二人背影,二师兄狄刚,擦着他的肩膀而过,看也不看他一眼,说道:

    “牛雄,你以后就少喝一点吧。”

    三师兄聂义,也跟着路过身旁,笑道:

    “没想你一剑,我们大异旗七子,以后就要改名,叫大异旗八子了。”

    紧接是四师兄白龙,道:

    “我们大异旗无端端多了个臭小子。牛雄,你又升级了,现在多个小弟叫你做五师兄,你就负责,好好的照顾好他啊。”

    “。。”拓跋雄啊拓跋雄,今天真是倒了他妈一万辈子的霉。

    拓跋雄口里一声不啃,随着三人走进了酒家。

    镇子书如常地跟伙计要了个最好的包厢坐下,却不如常的点了十多盆饭菜酒肉。露出了久未曾见的笑容,向吞见说道:

    “吞见。今天,就当为师的帮你庆祝,成为我第八个入室弟子。你就只管好好的吃,不够再随便叫。”说完便向他一一介绍了四位师兄给他认识。只见吞见双眼,瘦得已锅了进去,眼里泪光闪动。

    白龙开口说道:

    “你现在就是大异旗八子之一,只能留血,不能流泪。”

    听五人都视自己为大异旗里的一员,吞见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强忍眼泪,只是猛地点头。聂义忽然又说道:

    “你就不要听师父讲。你吃够就好,我就怕你一个噎死或撑死,五师兄拓跋雄,就会心里内疚。”

    吞见听后破涕为笑,只管点头。

    拓跋雄终于按耐不住,喊道:

    “吞见。你也不是哑的,就不要再用力点头,点得我眼都花啦。”

    包厢里随即传来了轰然的笑声。

    ------

    未完待续,请看下章《凰朝夜宴·之·魔魂若仙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