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诗剑无双 > 0181章- 危城天下 之 英雄气短
    南门净沙双手抱着李白,

    夜里飞身,抬头环顾身周,只见乌云,不见月色,心里戚戚然,

    “未想凰父,湛喻,与师尊二老,

    “都不能再看见明天的日出到来,......

    “卑虹她,

    “更是生死未卜,......”

    北风飒飒,

    南门净沙忽觉天地之间,

    自己就如孤身影单,自小时候,凰母离世后,还是头一次,再感到这么孤独,

    只有怀里的李白,给自己传来了一阵温热,

    八识五内,气血忽然翻滚上涌,

    在部属姐妹,百官来宾,卑虹双亲的面前,强忍的眼泪,这刻经已再忍不住了,

    眼泪,就夺眶而出,随风刮过了脸面,又再分散为几小颗晶莹的露珠。

    在视线模糊里,

    南门净沙的眼珠,往手里抱紧的李白身上扫去,只见他的脖子手上,胸膛两腿,都满是刀伤剑痕,心里,不知为何,又再泛起了一阵酸楚,

    就将他抱得紧紧,更将脸颊,贴紧了他的额头。

    伶俐的魂身,

    也是随南门净沙和李白,腾空飞身,只是没现身出来,

    八识交感,知净沙此刻心神悲伤,

    心里也替她难过,

    魂身双眼,也不其然的眼泪盈眶,自言自语道,

    净沙,你就不要再悲伤了,

    搞得我也难受死了,......

    生而为南门凰族,竟就连哭,也没有自由!......

    南宫飞瀑,

    冬不结霜,年中川流不息,

    只听到流水飞瀑,水声涮涮,不经不觉之间,南门净沙抱着李白,已来到了南宫飞瀑旁的山石前,

    收起魂气降下,就推开石门走进去,

    经过一条暗道,穿过长廊,就来到了瀑布后,第一次传功与李白的南宫仙关之内。

    南门净沙轻身如燕,飞跃过了小桥,来到当日传功的那间静室。

    只见她已经特别为李白,

    将原来的静室,

    已布置得简洁而华丽,

    静室玄关内,摆放了一尊飞天古兽,似以古铜铸造,比人身还高,雕琢工艺,更是栩栩如生,威猛雄奇,

    这尊飞天古兽,后靠一幅云花石屏风,就如镇关之用。

    室内四角,也加放了两盏南玄木地灯,其余静修坐榻,衣服革履,方凳几案,静修器物齐全,各都是五方地界里,最上乘的特产,

    每件家具器物,都造工素净,

    无论是金木瓷器,都配衬得如一门所出,可都是南门净沙,依据李白向来的喜好,而特地为他找来。

    她自己的静室,与这里遥遥相望,

    但器物摆设,又另有一种雅逸仙风。

    这个静室重新修葺,原本是预留给李白,可以在凰朝圣殿里,也能有一处清静地方,

    甚至炼魂修身,升华境道,作为闭关之用,也无不可。

    却从未想到,

    仙洞洁净翻新,未及半月,今晚就要给他用来调息养伤,南门净沙的心情,又是另有一番感受,

    “似乎就如师尊所言,

    “世事无常,

    “才是不变易的真理,......”

    南门净沙再次收拾气心情,

    将李白安放长榻后,便去拿来南门的传世丹药,给他吞服,以助他人身经脉血气,和魂身复原,

    又帮他清洁伤口,再重新一一包扎好,知他藏于魂身的魂兵,可以应伤而发,自然流出魂道力,封伤止血,

    南门净沙这刻,

    心里既是稍为开怀,也是啧啧称奇,

    “未想,他才恢复了仙魂之身,已有如此厉害的魂兵护体,直有我玄魂身的修为境界,

    “李白他,确有圣道福缘!”

    自己半晚激战下来,也要稍稍调息,便在一側石壁前的方凳蒲团上坐。

    南门净沙凭借玄魂身的超脱修为,身上的剑痕血瘀,早已散逸无踪,

    越女圣母剑念,八识无漏网,

    魂气相交,一边留意李白的魂身,一边自己培元养气,眨眼间,就已经进入定静境界。

    半个时辰过去,

    就如弹指之间,

    南门净沙已神清气足,八识轻盈,这才下坐,再过去察看李白的伤势,

    只见他的脸色气色,又要比刚来的时候,要好了一些,

    就走到静室的玄关内,在那尊飞天古兽左右的玄案上,各点上了一炉南玄沉香,自己才回到仙关另一边的静室,沐浴更衣。

    未几,

    南门净沙换了一身靛蓝色的衣衫长裤,将一双圣剑,在腰后交叉挂好,再回来李白的静室,

    上前再探探他的额头,察脉看魂气,

    觉他已无大碍,才写了一张花笺,寥寥几字,放于案上,才安心离去。

    接下来,

    凰朝可是有着如山的要事,等待她和大臣们,一起商量处理。

    南门净沙先回到和鸣厅,

    谢过了凰朝群英,和五派弟子侠士,又安抚了两千来宾,再安排了北斗营,一队骑兵剑枪卫十二人,负责守卫和鸣厅四周,

    才与凤仪卫队,凰朝各大臣一行人等,直接去御政堂,商议计策。

    南门净沙离去后,

    伶俐便现身,守在李白的长榻边上,

    只见他的魂气,不但流走魂身上下,有如经脉流转,人身里的气脉,竟也泛起了淡淡的白青色光芒,

    就算南门净沙今天的修为境界,与伶俐的法天八识相比,也不能如她一样,可以把经脉里的魂气,看得如此清澈见底,伶俐就惊奇地回想,

    “自从天雷关回来以后,李白的魂身,似乎又有变化,

    “他以离魂修炼,进境非凡,叫什么来着?......”

    对魂灵魂身的了解,伶俐可算当世第一,以她的超凡记忆,竟也一时间,没能想起那个名堂来,......

    自己也已经紧张了一个晚上,

    那就不去想了!

    伶俐这就放下了烦恼,跳上了一张方凳蒲团,静坐调息,转眼间,人魂之身,已然进入了宁定的境界。

    虚空无以名,

    李白忽觉自己如在别人的梦中,双眼一睁,眼前,竟见到自己刚才一个晚上,所遇到的一切事件!

    自鬼盗来袭前后,直至在跃龙桥外,被鬼盗所伤,就如时光倒流,从头到尾,重复演了一遍,......

    只是,在这次重现的光景里,

    自己的人身经脉,魂身魂气的流动,就有如大川小河,奔流细致,......

    自己这刻之间,就有如一尊躺在大地上的巨人,经脉魂气的流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简直就是巨大无比!

    李白的魂身八识,

    像醒又像梦,

    灵感,如泉地涌出,

    就不自觉的喃喃自语起来,

    “魂道力,

    “原来可以引流,可以坚固穴道,

    “更可合人身与魂身二气,......

    “魂气,竟能藏念!?......”

    魂,

    功,

    二字,

    忽然在自己的眼前显现,字如草书,也如画中河流,又如人身里的经脉分布,

    李白的魂身,就又自言自语道,

    “诗剑无双剑法,剑念,我心,......

    “到底,经多劫以来,在剑念和功夫上,已都没有什么进境了,......”

    炼魂修身,

    都要有所突破啊!......

    李白就在这一念间,蓦然地,闪过了几种新见,可以融合贯通,成为新的武功,

    应该可以,

    应该成!

    随即,李白有如被九日元阳的光华,照耀到了魂身八识之上,只觉炽热无比!

    李白的一念灵光所至,

    境道功法的变化,

    有如万象涌现,

    就像当日,

    创出了诗剑无双剑念剑法时,一样的兴奋激动,

    多少年,多少劫了?

    都没有再尝过,自见心得的心情,自得见地的滋味!

    以后,

    这六种能够贯通,又能会合人身经脉,藏念于魂气魂道力的武功,就叫作......,

    就叫作,无双魂功!!

    伶俐在一旁静坐,魂身双目,也忽然张开,轻呼道,

    “那是叫,......

    “离魂见!!!”

    ------

    未完待续,请看下章《危城天下·之·梦里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