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五百三十一章:绝境与死亡
    待想通这一切后,姚付江不说话了,他,没有再提问题,没有连番询问,只是坐于原地安静不语,唯有目光直视对面,久久注视着陈逍遥,注视着眼前这名给他带来强烈违和感的队友熟人。

    然后……

    咯噔!

    是心脏兀自骤颤,是身体微微颤抖,整个人被一股突兀而至的心悸感包裹,额头亦在刹那间冒出冷汗。

    ………

    天空雨水瓢泼,屋内死寂深寒,哪怕身旁就有一堆篝火,但依旧驱散不了那冰凉透骨的寒意。

    惊恐、害怕、颤栗,额头浮现冷汗,目光转移,不敢再看对方。

    经过一番观察交流,姚付江察觉到了不对劲,他隐隐感觉对面这名外形和陈逍遥一模一样的人,或许……

    或许并不是真正的陈逍遥!

    非是姚付江有多聪明快速分析出了事情真相,他是靠常识分辨出了答案,情况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就像上面说过的那样,打从进入木屋起,陈逍遥的一切表现都太反常了。

    这一刻,姚付江心脏跳越来越快,慢慢将手中一根树枝放到地上,动作间,偷偷扫了对面陈逍遥一眼,虽然他心下怀疑,但也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所以沉默了片刻后,脑海灵光一闪,姚付江想到了一个实验办法。

    木屋内,二人双双沉默之际,过了数秒,宛如忽然想到了什么,火堆右侧,姚付江当先打破沉寂继而用尴尬口吻朝陈逍遥说道:“额,那个,突然想起一件事,呐,你也看到了,由于全身湿透所以我身上的那些道符全部浸湿揉碎了,逍遥啊,你能不能把你的道符分一点给我?”

    听到对面姚付江的话,陈逍遥沉默片刻,最后边摇头边口吻冷淡回答道:“没了,我的道符也在被螝追击时用光了。”

    原以为能从对方回答中有所察觉有所证实,可,奇怪的是……

    未等陈逍遥把整句话说完,对面,一直在仔细观察对方反应的姚付江就以提前打起哆嗦,除哆嗦外,本就略显发白的脸更进一步转为煞白,彻彻底底的面无血色!

    这是吓的,这完完全全是吓的,或者说只有过度惊恐才能显露出如此表情。

    是什么能把姚付江吓成这样?又是什么能导致一名资深者抖动不休?

    答案源自于两秒前,是的,其实早在两秒前平头青年就认为没有试探的必要了,因为就在刚刚,目光扫过对面时,借助火光,他发现对面那盘腿坐着的陈逍遥……没有影子!!!

    见此一幕,姚付江当场被吓得汗毛倒竖头皮发炸,脸孔瞬间煞白,身体不由自主打起哆嗦,裤裆部位亦莫名传来一股温暖,如果说一开始他的恐惧还仅仅只是疑惑狐疑所导致,那么此刻他则是真正被无可更改的现实给吓成了半死,他找到了真相,摸清了答案,彻底搞清了一切,他终于知道对面‘陈逍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亦是当发现对方没影子那一刻起,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大恐惧瞬间席卷全身。

    害怕、绝望、颤栗、胆寒等等恐惧心理令他感觉死亡距离自己竟如此之近!

    (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

    “嗯?”

    似乎注意到平头青年反应古怪,篝火对面,‘陈逍遥’转头看向青年:“怎么了?你怎么发抖了?”

    “额,啊,我……那个,你知道的,我毕竟在雨中淋了这么久,加之天气又这么冷,这发抖很正常吧?哈哈。”

    强作镇定,待用一个还算是个合理的街口回答完‘陈逍遥’问题后,装作无所事事,姚付江本能转移目光,目光转向木屋大门。

    (不行,不再待下去了,继续待于此地我绝对死定了!我要跑,我尽快逃出这里,一样要尽快逃出这里!)

    毋庸置疑,板上钉钉,在姚付江个人看来,面前这所谓的‘陈逍遥’毫无疑问是螝伪装的,这是个阴谋,彻头彻尾的阴谋陷阱,螝伪装成自己的一名同伴现将他骗进木屋,接着在找机会发动突袭杀死自己,这应该就是螝的计划,如猜测为真,就目前来看……螝应该暂时还未意识到自己早已发现真相,既如此,不如干脆将计就计,趁螝以为自己仍被蒙在鼓里时找个理由逃离木屋,或许这也是目前唯一生路了!

    努力控制惧意,大脑疯狂运转。

    (陈逍遥曾说螝魅因神智较为清醒所以懂得使用计谋,这话当真不假,此刻置身对面的东西应该就是一只螝魅了,冷静,冷静!千万不要流露出任何不自然神色,要保持自然而然而,要装作毫不知情,姚付江你行的,你一定能活着逃离此地!冷静,有办法,会有办法的!)

    (办法,办法……)

    思考间,自我鼓励间,待强行压下惧意惊恐后,姚付江想到办法,想出了一个离开木屋的借口。

    事态危机,想到就做,毕竟在木屋多待一分钟就会多一分被杀危险,果然,脑海刚一拿定注意,下一刻,姚付江立即有所动作。

    脸孔忽然露出难受表情,双手紧捂腹部,嘴里发出呻吟:

    “哎呦,啊……”

    和预料中相差无几,见平头青年手捂小腹面露痛苦,篝火旁,陈逍遥本能询问道:“嗯?你怎么了?”

    听罢对方询问,呻吟间,姚付江则一边拄地起身一边回答道:“哎呦,不知咋的,肚子好痛啊,可能是过度淋雨受凉的关系,不行,忍不住了!我要去外面方便下!”

    用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姚付江开始行动,就这样面露痛苦离地起身,最后颤颤巍巍走向屋门。

    暂且不谈身后‘陈逍遥’如何,随着表演正式开始,随着双腿开始移动,走动间,姚付江就这样一边手捂小腹一边朝门外走去,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门口,他,紧张到极点,他不敢回头,更不敢确定后方那螝东西会不会有所察觉继而阻止自己,所以他只能强壮镇定继续行走。

    要尽快离开木屋!

    虽说他自认为自己的表演十分逼真,但那剧烈狂跳的心脏还是无时无刻提醒着他,提醒行他是生是死再次一举。

    如上所言,目前姚付江正手捂腹部朝前走着,心中恐惧异常,不过,随着脚步接连移动,随着终点即将抵达,望着还差两米就要走出的木屋大门,又听身后始终未曾传来阻拦声音,见状,平头青年顿觉心生希望,希望越来越大!

    (很好,我表演的很好,就这样保持,继续保持住,哪怕出了门也要继续保持这个样子,直到我钻进对面树林!就这样,对,就这样继续下去……)

    (不用紧张,不用害怕,对方没有发现,我只需一直走就可以了,没问题,绝对没有问题。)

    哒,哒,哒。

    大脑鼓励着自己,希望包裹着自己。

    距离屋门越来越近,距离走出木屋逃出险境还剩一步之遥。

    然而……

    谁又能想到,也恰恰是这一刻,意外发生了。

    木屋门前,就在姚付江心下激动连连,就在他还差半米便要走出木屋的那一刻……

    碰咚!

    随着一道突如其来的撞击声响起,刹那间,便见前方那原本敞开的木质房门关闭了,就这样毫无征兆自行关闭了。

    关闭了,抢在平头青年之前,抢在还差半米就要走出的姚付江之前彻底关闭。

    死死关闭,再无打开可能!!!

    见状,姚付江凝固了,凝固当场,凝固原地,如一尊塑像般呆呆的望着房门。

    然后……

    “不!!!”

    一声满含不甘的咆哮传遍周遭,回荡房间,声音既不甘又凄厉,表情既愤怒又恐惧,就差那么一点,明明只差半米就能彻底逃离木屋了,可,没想到,没想到却在这最为关键的一刻发生异变,屋门自行关闭。

    “呜啊!”

    碰!碰!碰!

    然不甘归不甘,愤怒归愤怒,眼见房门关闭,下一秒,姚付江动了,大吼间,快速奔至门前奋力撞击,卯足力气用肩膀撞起门来,但,令他不解的是……不管他如何拼尽全力,不管他如何咬牙切齿,身前,这扇明明脆弱非常明明只是用几块薄木板拼凑组成破旧木门竟始终纹丝不动!不仅如此,哪怕他接下来用脚去踹,哪怕他使出吃奶力气,重击之下,除了能制造出阵阵撞击响声外,房门依旧纹丝不动。

    见撞击无果,宛如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姚付江停住了,停止了徒劳无功的撞击,然后慢慢转身,转过了他那张因过度恐惧而略显扭曲的脸,最后将目光看向身后,看向房间正中,看向火堆一侧。.

    入目所及,目光所见,‘陈逍遥’动了,在姚付江回转身体的那一刻慢慢起身,从地面站了起来,接下来,在姚付江的惊恐眼神注视下,‘陈逍遥’先是面无表情扫了他一眼,继而嘴角一扬朝平头青年露出了一丝诡异笑容,最后,变化发生,或者说‘陈逍遥’整幅身体发生了转变,以肉眼可见速度接连变化着。

    视野中,‘陈逍遥’面部五官扭曲变形,愈发模糊,面部模糊的同时身体亦跟随一起忽明忽暗,除此以外四肢也莫名其妙扭动起来,整个人就这样在既模糊又扭动的状态下如一具提线骨架般左摇右晃,摆动不休,伴随着那诡异骇人的晃动模糊,约十秒后,‘陈逍遥’彻底扭曲,甚至已看不出早前模样,脸孔越来越白,变得和纸一样,双眼亦逐渐消失,最终转化为两颗黑洞侗眼窝,至于身体和同头颅更是在模糊消散后彻底转变,转变成一副身穿白裙全身惨白的狰狞躯体。

    再次定睛一看,就见对方哪还是什么陈逍遥?分明是一只螝,一只女螝,更是那早前曾追击自己一路的白脸女螝!!!

    恐惧混合着回忆导致姚付江愣于门口,不过,也正是这番回忆促使他找到了答案。.

    恍惚间,他明白了,明白当初自己体能虚脱时女螝为何会放过自己。

    原因有两点。

    第一,因自身实力远弱于厉螝之故,螝魅虽也能屠戮活人但却没有能力秒杀活人,或者说这螝东西仅能在猎物无法逃跑或移动速度大幅减缓的情况下屠杀活人,这便解释了早前女螝为何明明有能力追上自己可却始终维持追赶的根源所在,其目的就是要消耗猎物体能,继而令他彻底虚脱,彻底失去逃跑能力,结果,女螝目的达成了,受恐惧影响,他姚付江也确实体能耗尽扑倒地面。.

    至于那第二点,为何自己倒地后女螝没有立即展开屠戮?依旧不难解释,那就是保留猎物生命力,因螝魅具备类似人一样的思维意识,所以螝魅知道自己是螝,更知道自己如何进阶,不错,同其他只为屠戮而屠戮的螝物不同,螝魅杀人有明确目的,即,吸取活人生命力!低级螝物能够通过吸取活人生命力提升自身实力继而完成进阶,所以很自然的,为了确保亲手杀死猎物,为防猎物狗急跳墙绝望自杀,谨慎起见,完成首要目标的白脸女螝放弃追击,然后展开了第二轮计划,一个针对猎物而精心勾划的死亡陷阱。

    陷阱是什么?

    不用刻意解释了,此时此刻自己这番处境便是最好答案!

    (这就是螝魅,这就是螝魅啊,好可怕,真的好可怕,虽自身实力不强,然凭借那类似人一样的清晰意识,所造成的威胁竟如此之大,难怪当时陈逍遥会说螝魅是个大麻烦从而对那玩意忌惮万分,难怪,我懂了,终于明白了,可惜……).

    (可惜现在才明白却以太迟了,我被困住了,被困在一处狭小空间里出不去了,彻底逃无可逃,我,死定了!)

    描述虽多,但事实上以上种种皆为女螝显型后姚付江脑海刹那间想法,整个过程转瞬即逝。画面重归现实……

    此刻,木屋内,随着女螝撕下伪装,顷刻间,一股阴寒之气扩散开来,以白脸女螝为中心瞬间笼罩整个房间,混合着冷意席卷,‘她’缓缓抬起脑袋,缓缓伸出双臂,同时张开嘴唇,朝着对面,朝呆立门口的姚付江吐出一句话,一句宛如来自幽冥地府般的死亡呼唤:“过来……过来……过来……过来啊……”

    “哇啊啊啊!!!”

    目睹此景,耳中所闻,此刻,见女螝伸出双臂,又听对方呼唤自己,这一刻,猛然回神,尖叫发出,姚付江尿了,被硬生生吓尿了,在难以抑制的恐惧压迫下,大量尿液沿着裤管流淌而出,当然,虽是害怕,虽是胆寒,现已明白一切的他仍然不想死,他,真心不想死,更不愿死的无声无息毫无价值,果然,随着尖叫发出,受恐惧刺激,姚付江转身撞门,再次撞击起身前房门。

    结果可以预料,徒劳无功,毫无意义。

    碰!碰咚!.

    同最初一样,哪怕姚付江豁出命撞击,哪怕他不惜损伤死命用力甚至撞得他肩胛骨都已隐隐碎裂,然而,木门依旧纹丝不动。

    许是看腻了猎物的垂死挣扎又或是急不可耐,数秒后,就在姚付江那越发凄厉的叫喊中,白脸女螝动了,就这样在姚付江那越大的眼睛注视下

    扭动身躯朝前飘来,朝着平头青年慢慢飘去,移动过程嘴里那不段重复的呼唤亦愈发响亮愈发剧烈:

    “过来……过来……过来啊……”

    “啊!!!”

    因木屋空间过于狭小,加之完全没有可供逃离躲避的地方,注视着迎面飘来的女螝,一声惨叫过后,姚付江绝望了,身体一软瘫坐于地,就这么背靠木门狂抖不休,瞳孔所映射出也尽是因距离逐渐接近而越发放大的惨白螝脸!

    “不,不要,不要过来!”.

    见女螝逐渐接近自己,地面,伴随着无意义哀嚎,姚付江疯了,就这么伸手入怀将早前没丢干净的残余道符扔向女螝,将那些早已被水浸湿从而等同废纸的道符残渣丢向对方,说实话,这些道符如未曾被水浸湿其实是能够对女螝产生效果的,可惜天公不作美,不知是命中有此一劫又或是注定今日要死,天空下雨了,整整30张道符被水浸湿从而彻失去功效,结果很明显,那一团团丢向女螝的道符残渣就这样纷纷穿过女螝身体,纷纷掉落于地面,丝毫效果没有产生。

    饶是如此,饶是毫无意义,已经吓疯的姚付江仍然机械般丢弃着,抛洒着,没有停止丢符动作,依旧将那些注定全无效果的废纸丢向对面,仍向还差一米就要抵达身前的白脸女螝,哪怕将所有道符统统丢光可他还是机械般重复着丢抛动作,丝毫没注意到怀中那本就残余不多道符残余早已消耗殆尽。.

    直到……

    直到数秒后白脸女螝飘至身前,直到将那双前伸已久的惨白手臂伸入胸口!

    女螝手臂没入了姚付江体内,如空气般,在未造成任何物理伤害的情况下轻松没入青年前胸。

    至于姚付江……

    当女螝双手没入胸膛的那一刻,他,停住了,彻底停住了,停止了呼喊,停止了动作,整个人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凝固原地凝固当场,之所以凝固,源自于寒冷,他感觉到了温度,一股低到难以想象的强烈寒意沿女螝双臂传导入身体,下一瞬间,姚付江不动了,被硬生生冻住了,被那股剧烈低温冻麻当场。

    但,事情并未结束,远远没有结束,或者说剧烈低温才仅仅只是个开始,更为恐怖的还在后面。.

    随着女螝双手进入躯体,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寒冷中,姚付江很快感觉到自身体力竟也一点点流失,感觉很难形容,如非要描述,则可用一枚漏气的轮胎来形容,不错,手臂没入下,刚刚还有些体力的姚付江此刻就好像刚跑完一场万米马拉松般全身虚脱浑身无力,不过,真正可怕的还在后面,更让他感到颤栗胆寒的是……

    体能消散之余,大脑竟然也在半分钟后逐渐模糊!

    意识逐渐模糊,不再清醒,不再集中,精神快速萎靡。.

    其实以上叙述仅仅只是以姚付江为第一视角来观察感受,那么,假如此刻以第三者视角在旁观察,那么便会看到如下一幕画面:

    木屋门前,姚付江瘫坐于地,身前着付趴着一只白色女螝,女螝将双手没入青年前胸,而青年则神情狰狞全身打着哆嗦,哆嗦间,瞳孔逐渐放大,肌肤逐渐变白,一分钟后其脸睱、身体、手臂肌肉竟开始一点点塌陷萎缩!

    这是……

    生命力吸取!!!

    是的,白脸女螝正吸收着姚付江生命力,而此种攻击方式亦恰恰和陈逍遥所言相同,完全就是孤魂与螝魅的标准攻击方式,确实,这种杀人手法其过程并不快,甚至堪称缓慢,然而对被杀之人来说却是折磨,所造成的痛苦亦远比被一击秒杀要强烈无数倍!!!

    以上种种一切皆为姚付江心中所想,不错,几秒前,当发现大脑意识愈渐模糊,待确认短时间内自己还无法彻底死亡,受求生意志刺激,不知为何,之前还恐惧绝望的他反倒冷静下来,之所以强行冷静,原因在于他刚刚想起一段话,想起某场灵异任务中何飞曾对众人说过的话:

    “遇到生死危机时,越是惊慌失措那么死的就会越快,越毫无希望,这种时候最应该做既非无意义挣扎更非绝望等死,而是努力先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只有冷静下来你才能想出办法,只有镇定下来你才有生存希望,诚然,冷静不一定代表存活,但至少能让你在百分之百必死绝境中为自己争取到百分之一生存几率。”

    (百分之一生存几率,一线生机,仅有一线生机啊,不过,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生存几率也总比全无活路必死无疑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