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五百三十三章:规避陷阱
    来到外面后,首先发现大雨亦不知何时完全停止,唯有天空依旧暗的可怕,周遭环境也仍然和之前下雨时那样昏暗无光,话虽如此,但目前的他可没时间观察天气,加之屋内女螝随时有可能恢复行动,果不其然,待抬头扫了眼天空后,确认大雨已停,姚付江哪敢怠慢?牙关紧咬匆忙奔跑,如一条丧家之犬般踉踉跄跄奔往对面,踩着脚下积水朝左侧树林奔去,朝某一方向努力移动,而那个方向亦恰恰是阴山西北方向。

    毋庸置疑,通过进山之初陈逍遥的某段回答告知,执行者皆知西北方有什么,除必须尽快赶往外,如想同其他队友汇合,那么毫无疑问西北方才是最佳选择,毕竟众人的目标就在那里,大伙儿的终点亦在此处。

    判官庙,无论如何都要抵达判官庙,只有到达那里才能汇合队友,也同样只有那里才能获取拯救何飞的重要之物!

    随着姚付江不断前行穿梭不休,很快,青年身影隐没于树林之中。

    ………

    哗啦。

    扫了眼手中那张快速燃烧的道符,再次抬头,就见突然出现于前方的三只孤魂当场四散飞舞,如同被飓风扫过那样眨眼间就被倒飞至远处,倒飞至看不见的地方,确认螝物被驱逐,陈逍遥先是拍了拍手中道符燃烧后所留灰烬,继而转头对身旁赵平边点头边低声说道:“好了,又解决一波,咱们继续朝前走吧。”

    不错,自打半小时前雨停以后陈赵二人便离开了早前山洞继续朝阴山西北方移动,不过这一路上二人遭遇却不如刚进山时那般顺利,前进的半个小时里一路上两人频频遇螝,频频遭遇游荡孤魂,数量不一而足,有单独一只的也有五六只一小群的,甚至10分钟前他们还远远发现过一波由数百孤魂组成的螝群海洋,面对如此数量,二人不敢怠慢,快速转身回返缩身躲入草丛,一直躲到途径螝群悄然远去。

    如上所言,由于这些游荡螝物皆为灵体,漂浮中不会发出一丝声音再加阴天光线太暗视野不清,虽说二人一路上小心翼翼极力避免,极力躲避大波螝群,但由于环境昏暗加之山林地形复杂,饶是小心翼翼期间还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一些孤魂野螝。

    而一旦碰到那种躲无可躲的情况,无奈之下二人就只能选择使用道符来驱逐孤魂,如数量较少,一两张道符即可驱离,可数量一旦达到十只活十只以上,那么所消耗道符数量亦会急剧增加。

    “好了,又解决一波,咱们继续朝前走吧。”

    得到身旁陈逍遥示意,赵平面色冰冷点了点头,旋即如早前那样一前一后踩着泥泞山路继续行走,朝某一方向持续移动。

    但是……

    行进过程中,赵平脸色却愈发难看!

    原因?原因简单到极点,原因在于他怀里的道符现已不足10张,数量所剩无几,可想而知,自己所剩不多,那陈逍遥身的道符剩余数量据估计也和自己差不了多少。

    其实这一路走来赵平始终忧心忡忡,始终担心着一些事,初始他还乐观的估计如事态发展一切顺利,那么中午便可到达判官庙,下午即会离开,然,世事难料,随着正式踏入阴山腹地,没想到期间山中遭遇竟会如此一波三折,暂且不谈在自己眼里等同废物的姚付江走散失踪,单说此刻,如今都已来到下午14点20分,可他们却依旧连判官庙的影子都没看到,要单单只是时间延迟他还不怎么过于担忧,真正导致他坎坷不安的主要原因大体可分为两点。

    第一,他很担忧自己和陈逍遥所带道符耗光前能否抵达判官庙,这是一个值得斟酌的问题,亦是一个不确定问题,属于未知概率,万一途中再多遇几波孤魂那么道符无疑会提前耗光,一旦道符提前耗光,接下来如继续遇螝那他们俩可就只有逃跑的份了,除了逃跑再无任何办法,毕竟那些都是螝,实打实山中野螝,就算单独一只都能轻而易举杀死寻常人类。

    第二点则来自于环境。

    对,环境,环境成为了他目前最大忧虑,简单来讲就是天黑,对黑暗的无限畏惧,是的,不尽快抵达判官庙后迅速离开,一旦拖到天黑……估计就算是傻子也能猜测出事情将会大大不妙,毕竟白天山里都游荡着如此之多孤魂野螝,天黑后又该变成什么样?

    越琢磨越害怕,越害怕心智越不坚定。

    这个道理赵平明白,所以眼镜男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咬了咬牙,强行压下担忧,就这么一语不发继续前行,跟在陈逍遥身后继续朝前小心翼翼走行着,行走过程早前某个决定愈发冲击脑海,在强压无效的情况频频提醒着大脑,提醒他不要忘记早前置身山洞时所作出的打算,即,一旦道符用光后仍未抵达判官庙,那么他都将立即折返,撤离阴山。

    可……

    就在身后眼镜男思绪复杂琢磨问题之际,不知为何,行走于前方的陈逍遥却猛然停下脚步!

    事情并未结束,刚一停止移动,愣了两秒,青年道士动了,二话不说蹿入路边,最后弯腰缩身躲至一块山石之后。

    见此一幕,赵平不由心惊,顾不得询问缘由,赶忙紧随其后躲入路边。

    一时间,二人就这样在周遭什么都没有的情况突兀躲避,莫名隐藏,如两只嗅到危险气息的老鼠般躲藏隐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除偶尔刮过的山风外,目光所及,周围并无异常。

    说是如此,现实亦是如此,随着两人双双选择隐蔽,赵平一开始还以为如早前般有孤魂路过才不得不躲,不料一分钟过去了附近仍无异常,既无预想中的螝群途径亦无猜测中的突发危险,周围环境依旧看似安全,唯独陈逍遥默然不语眉头紧锁,就这么自始至终蜷缩隐藏,偶尔探头观察前方路面。嗯?

    终于,过了许久,等了许久都不见身侧陈逍遥有所动作,赵平心中越发诧异,不过诧异归诧异,现实中眼镜男却一言未发,只是往前轻挪几步,随后学着陈逍遥那样偷偷将脑袋略微上抬,借助岩石掩护将视线投向前方。

    前方山路中什么都没有,这里指的没有是指危险,指螝物,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那蔓延遍布的杂草植被外,目光所及,整条山路全无异状,和其他地方并无区别。

    不过,如仔细观察,如瞪大眼睛放眼眺望,看着看着,倒也有所发现……

    虽距离较远,然,凝视片刻,视野还是逐渐发现前方草丛存在某个东西,看形状,似乎,似乎是个人。

    草丛中躺着个人!

    瞪大眼睛再次凝视,虽看不清对方样貌,但从对方那过于明显的衣着颜色和一头短发仍可看出对方身份。

    姚付江!

    竟是那失踪已久的姚付江!

    是的,目前姚付江就这样一动不动横躺地面,横躺在几十米外山路中生死不知,见状,赵平眉头一凝,目光下意识转向身旁陈逍遥,随着视线投来,就见此时此刻青年道士的表情竟比赵平更为凝重,更为严肃,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又或者说陈逍遥在明明发现队友的情况下举动反常,没有如预想中那样急切近前,反倒第一时间缩身躲藏远距离观察起来。

    面对如此诡异状况,赵平双目微眯,至于陈逍遥……

    青年先是借助岩石掩护观察一会前方情况,直到再无发现,然后,陈逍遥有所动作,伸手入怀,先是掏出一枚装有红色液体的小瓶子,其后又从掏出了一片银质树叶,拧开瓶口,将银叶放入红色液体沾了沾,最后把沾满红色的银叶抹于双目眼皮。

    待将上面一切全部做完,沉默间,陈逍遥又将银叶递给身侧赵平,眼神示意一下,赵平自是会意,随即亦学着对方那样用银叶子轻抹眼皮。

    很快,双双抹过眼皮,收回物件,无需任何提醒,二人便再次抬头重新打量,观察前方,然而……

    这一次,或者说当第二次看向前方观察路面时,画面变了,场景变了。

    目光所及,眼中所见,就见正前方哪还有什么姚付江?分明是一个死人,一具尸骨,一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人类骸骨!

    但,饶是如此,这仍不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除草丛那堆尸骨外,骸骨四周还多出了其他东西,某种原本单凭肉眼绝对看不到的东西……

    骸骨附近还漂浮着四个‘人’,四个脸白如纸的‘人’正一动不动漂浮于骸骨周遭!

    四名白脸人以骸骨为中心分别分布于周遭方向,目前就这样亦近乎凝固的资深漂浮于半空,似乎在等待,默默等待着什么。

    早前陈逍遥曾解释过螝魅亦讲解过螝魅与孤魂如何区分,区分方式很简单,看外形即可,是的,严格来讲螝魅与孤魂的最好分辨方式就是外貌特征,即,螝魅的脸会比孤魂白得多,回忆至此,又见着前方那四名脸白如纸的‘人’,顷刻间,赵平面色大变。

    没想到前方竟聚集着四只螝魅!!!

    颤栗之余,男人懂了,明白了,他想通了一切,明白了一切,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前方那四名漂浮半空的‘人’竟然是四只螝魅!!!

    待用沾血银叶擦拭完眼睛后,这一刻,岩石后,不管是陈逍遥还是赵平,两人瞬间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惊骇间,本能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旋即开始后退,双双如受惊躲避的老鼠般弯着身体缓缓倒退,越退越远,最后悄无声息绕路奔逃。

    赵平是什么人?陈逍遥又是什么人?

    不否认两之者间存有很大不同,但有一点双方是共通的,那就是……两人都不是笨蛋,皆为世间少有聪明人。

    聪明人之间交流往往简单至极,有些时候甚至单凭观察就能快速明白快速想通,继而在无需多言的情况下快速做出反应。

    不错,根据二人猜测,前方是个陷阱,一处致命陷阱,而那陷阱亦恰恰是为他们所准备。

    很明显,通过某种方式,四只螝魅不单得知了他们这伙人的存在甚至还知晓其中一人失踪未归,当然了,知道归知道,许是能力有限无法在庞大山中寻找到几人,于是这些狡猾螝魅便设计了一个圈套,一个利用人类同伴意识所精心构筑的陷阱,先将一具不知死多少年的山间尸骨伪装成二人同伴模样,四只螝魅则利用隐身能力埋伏于周遭,后面的事就简单了,如上所述,由于人类一向存有较强同伴意识,只要他俩看到姚付江,那么必定会前来查看前来营救,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二人就等同踏入陷阱,踏入绝境,四只埋伏已久的螝魅无疑会毫不犹豫现身突袭。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问了,既然陷阱掩饰的如此之好如此完美,那陈逍遥又是如何发现如何识破的呢?

    理由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吃一堑长一智,潜意识敲响警钟,当经历过刚入山时的螝魅偷袭事件后,待确认阴山切实存在螝魅这种极其罕见的凶灵邪祟后,青年道士便进入防备状态,时刻防备着那些实力等同孤魂但威胁程度却又远超孤魂的狡猾螝物,诚然,刚一发现姚付江时他确实大惊失色甚至差点大步前往,但,联想到早前螝魅偷袭,陈逍遥留了个心眼,耐着性子缩身隐藏,最终利用茅山术发现真相,识破陷阱。

    ………

    沙,沙,沙沙沙。

    悄无声息后退,凭气凝神游走,直到一口气退了近千米,直到七拐八拐远远脱离危险路段,二人才堪堪停下,双双休息起来,亦是直到此时紧张已久的陈逍遥才算松了口气,旋即一边抹汗一边朝赵平咧嘴笑道:“嘿,看到了吧,螝魅狡猾这话可一点不假吧?刚刚要不是我发现及时,后果不堪设想啊。”

    性格决定脾气,脾气决定态度,果然,刚一逃离险境,青年道士逗比属性发作,当即摆出一副救世主模样得意洋洋起来,一边傲视群雄自吹自擂一边把所有功劳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内心极其希望获得对方称赞。

    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是赵平,一个向来冷漠的眼镜男。

    无视了青年自吹自擂,忽略了对方洋洋自得,对面,赵平没有庆幸,没有像青年那般样显露出死里逃生的庆幸之色,而是不发一言低头沉思,过了片刻,转移目光,眉头微皱看向青年,接着用试探性口吻提了个问题:“螝魅……应该不会幻觉系攻击吧?”

    (靠!这赵眼镜还真是一点幽默感没有,真不知道我来之前何飞那伙人是如何同这货交流的,随口夸我两句会死吗?)

    见对方早前不搭理自己随后反倒突兀询问,没有得到夸奖的陈逍遥顿觉无趣,心中更是频频腹诽眼镜男不懂幽默,当然腹诽毕竟是腹诽,现实中他可不敢说出来,听完对方问题,稍一迟疑,最后还是点头回答道:“不会,螝魅不会施展幻觉,那玩意虽然狡猾,但能力有限,除螝物统统具备的基础能力外便不具备其他能力,顶多自身变换下形态骗骗人,至于你刚刚所说的幻觉,此类能力最基本也要达到厉螝档次才可使用。”

    “确定吗?”

    “我确定,以我那挂掉的师父名义起誓!”

    赵平自动忽略了陈逍遥后半句赌咒发誓,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待确定螝魅虽会伪装但却不具备制造幻觉能力后,不知怎么的,思考过程中,眼镜男嘴角一扬,继而露出一个让陈逍遥大惑不解的笑容,一边面露笑意一边再次看向青年道士。

    依旧不知为何,此刻,注视着身前眼镜男那颇为阴森的笑容,陈逍遥顿觉背脊发寒,虽搞不懂对方为何要笑可还是在潜意识促使下本能被笑容吓得不轻。

    (我日哦,平白无故笑个毛啊?尤其是像你这种腹黑之人笑起来所带来的感觉更是阴森满满,咦?难道是我的错觉?)

    “额,那个,赵前辈你笑什么?”

    听着陈逍遥那略显夸张的好奇询问,赵平笑容随即消失,没有回答,没有解释,抬手扶了扶鼻梁眼镜,径直转移话题,将二人处境如实说出:“既然前方有螝魅,看来……你我又要绕路了啊。”

    “没办法,毕竟我自身道行有限,没那能力同时应付四只螝魅,加之道符所剩不多,额,无所谓,绕路就绕路呗,大不了多花点时间。”

    说到这里,陈逍遥顿了顿,环顾四周,又低头扫了眼手表,接着朝眼镜男继续说出一句话,一句他个人的真实打算:

    “反正我已经做好熬到晚上摸黑寻找的打算了,判官庙必须找到,招魂幡必须到手!”

    没有错,与赵平不同,这次重返现实陈逍遥可谓意志坚定势在必得,完全抱着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架势前往阴山,正如早前所言,眼镜男所带道符所剩无几可他兜里的道符又如何会多?然这又能怎么样呢?就算道符耗光又能如何?对于陈逍遥而言依旧不算什么,暂且不提除道符外自己身上还额外带了瓶同样有驱螝功效的黑狗血,单说意志力他就比其余人强悍太多,不同于进山后赵平的踌躇担忧,不同于进山后姚付江的畏缩紧张,陈逍遥从始至终意志坚定,目标明确,而刚刚他也已在心里做好决定,假如随后时间里道符用光,那么怀中黑狗血便会排上用场,如果连黑狗血都消耗殆尽……

    那么就算兜圈绕道他仍要继续前行,不惜一切代价抵达判官庙!

    话归正题,以如今态势,目前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摆在赵平和陈逍遥面前,好消息是陈逍遥知道判官庙大体位置,至少二人不用在这庞大阴山中漫无目的寻找,只需按大体方向行走即可,一直走下去最后总能找到目标抵达终点,至于坏消息则是他们这段前进路途并不太平,会时不时遭遇危险继而频频碰到数量不一的孤魂乃至螝魅,孤魂最大威胁来自于数量,螝魅最大威胁来自于陷阱圈套,加之阴山本就游荡着海量螝物,可想而知,哪怕二人走的在小心在警惕仍无法做到规避所有危险,顶多能尽可能减少危险,而规避危险时还需经常躲藏偶尔绕路,就像刚刚躲避螝魅那样,所以一次次下来他们着实浪费了很多时间。

    能否抢在天黑前抵达判官庙现已成为未知,彻底成为未知数。

    “你确定不拿到招魂幡誓不罢手?”

    面对青年果断坚持,赵平神色微变,随口提了个反问,而陈逍遥亦非傻瓜,他亦从对方口气中隐隐察觉到一丝退堂鼓味道,听罢此言,青年道士笑了,继而眯起眼睛一边盯着眼镜男一边用反问语气解释道:“那是自然,毕竟咱们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现在想回头估计也有点晚了吧,你说是这个道理不?嗯?尊敬的赵前辈?”

    眼镜男没有回答,没有说话,自始至终没有回答陈逍遥的反问,只是转头四处张望,环顾周遭,抬头看了眼天色,最后才别过脑袋朝青年说出一句平淡无奇的话来:“继续前进吧,争取赶在天黑前抵达判官庙。”

    ……………

    PS: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猎手生活艰难,写书着实不易,如果可以,请喜爱本书的读者朋友们能在闲暇之余为《凶铃秘闻录》投些月票,毕竟读者的支持才是猎手写作最佳动力,加之猎手本人确实很穷,之所以能坚持写下去,除为勉强填饱肚子外更多则来源于那份执念,即,写一本史上最长且真正意义上的鬼魂逃生小说,为了那个愿望,我一直努力着,也希望读者朋友们多多支持我,投些月票打赏一下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