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五百三十四章:异变突发
    战争永远伴随着腥风血雨,而但凡战争就没有不死人的,尤其是古代战争,其残酷程度更非现代人可以想象,所造成的杀戮亦非近代战争能够比拟,为了权利,历朝政权互相厮杀,互相攻阀,天下黎民苦不堪言,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历代战争莫过于此。

    不过,凡事无绝对,并非所有战争都是为了争夺权利,有些时候为了保家卫国,哪怕统治者并不愿战争也只能被迫自卫,在国力衰弱之际尽可能发动力量同那些全无人性的野蛮侵略者殊死一搏,胜,国家得保,百姓安康,败,生灵涂炭,天下覆亡!

    ………

    山风呼啸不休,吹的周遭植被沙沙作响。

    雨过没有天晴,天空依旧昏暗,倒也着实符合着阴山之名。

    昏暗环境中,山中某一地面,此刻,姚付江正躲于一棵树后狼吞虎咽,吃着手中面包。

    是的,自从逃出小树林后平头青年就一直马不停蹄,虽受体力限制导致他移动速度并不快,但为了抢在白脸女螝恢复行动前尽可能跑远一些,姚付江还是硬着头皮强撑虚弱身体接连逃蹿,一口气逃了近半个小时,直到体能彻底耗尽,直到再也无力移动,无奈之下才不得不躲于路旁停顿休息。

    幸亏上山前背包装有些许食物,休息期间自是毫不犹豫大口开吃,不得不说摄入食物当真是恢复体力的最佳方式,三下五除二将携带面包全部吃光,姚付江明显感觉自己早前所耗体能被弥补了一部分,完全恢复绝无可能,可至少恢复了行动能力,相信在随后的前进中只要不处于奔跑状态那么坚持赶路还是问题不大。

    时间紧迫,想到就做,喝光最后一瓶矿泉水,感觉恢复一定体力的姚付江打算起身继续赶路,原因无他,需尽快同陈赵二人汇合。

    (嗯,阴山面积着实不小,好在知道判官庙大体方位,而我现已经没有了退路,身上所有道符与道具皆已消耗光,自身亦完全失去了防御能力,加之体力大减,移动速度受限,现今哪怕一只孤魂都能轻易追上我,继而把我杀死,如不尽快找到队友寻求庇护的话……)

    想通这一点后,本就强撑起身的姚付江再不迟疑,就这样依靠食物带来的稍许体能继续前行,踩踏着脚下那泥泞崎岖的山路摸索寻找,试图尽快汇合队友,不错,他很清楚耗光所有道符道具的自己已失去原路返回的能力,为今之计只能强行寻找,哪怕走到天黑亦在所不惜。

    ………

    行走穿梭于山林野路,除山风呼啸冷意频频外,期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对姚付江而言这倒算个好消息。

    因刚刚吃了两块面包之故,姚付江这一次走路步伐相较于早前逃离树林那会要平稳不少,不再踉跄,不再虚浮,整体还算有力,目前正沿一条勉强算是道路的山间丛林穿梭行走着,速度并不快,首先由于阴天视线受阻,再则山路不平,走过程中还要一边谨慎打量四周一边注意脚下以免被碎石藤蔓绊倒,诚然这样无疑影响了赶路速度,可至少能让他保持着足够警惕,毕竟对于已失去护身道具的姚付江来说目前最害怕的不是路途遥远而是半路遇螝,极度害怕那群游荡山中的孤魂野螝,一旦遭遇,万事休矣,体能耗尽的他连逃跑都做不到。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无论如何都要把神经紧绷到极致,一有风吹草动便要立即躲避,立即撤离。

    言归正传,随着行走接连持续,目前时间已来到下午16点15分,距离最初行走亦已过去差不多一小时,虽不否认大雨早就停止,但雨后天空却自始至终未曾放晴,加之在过两三个小时天就要黑了,见状,姚付江越走越不安,心中不免焦急起来,对于能否赶在天黑前抵达判官庙产生质疑,意志略有动摇。

    哒,哒,哒。

    呼吸压抑而粗重,脚步缓慢而细微,目前姚付江依旧在这条山间小路中谨慎穿行着,一路左顾右盼,防备不休,唯恐遭遇危险,还真如早前所言,青年现已提起十二万分警惕,就这样边移动边观察,时刻关注着周围,打量着左右。

    只是……

    正如世间没有绝对完美的防御警戒那样,很多时候人们往往百密而一疏。

    旁人如此,姚付江同样如此。

    不否认平头青年确实精神集中高度警戒,亦不否认一路上确实频频观察左顾右盼,但……

    他却忽略了身后。

    也恰恰因这一疏忽,导致他在不知不觉间再次陷入危机,陷入一场生死危机。

    因为……

    走着走着,就见身后百米开外出现了东西。

    后方某处草丛中缓缓飘出一个女人,一名披头散发又全身煞白的女人。

    惨白的脸孔全无血色,黑洞的眼眶犹如深渊,无声无息漂至路面,继而开始尾随,在整幅身体脱离地面的情况下逐渐靠近,靠近前方青年,靠近那忽略身后的姚付江。

    白脸女螝!

    是的,正是白脸女螝,正是那一个多小时前利用陷阱曾差点杀死姚付江的邪灵螝魅!

    没有人知道女螝何时恢复的行动,亦无人知晓女螝又是用何种方法寻找到青年踪迹,唯一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白脸女螝再次出现,在未曾发出任何响动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尾随于了姚付江身后,一点点靠近,一丝丝靠近。

    画面转移至前方。

    默默行走间,姚付江没有察觉到身后异常,更不知后方有只螝魅正一点点靠近自己,话虽如此,然,奇怪的是,不知为何,走着走着,青年眉头一凝面色微变,旋即停止移动蹲下身体,一边借助植被掩护一边探头看向前方,望向山路正前方。

    果然,维持已久的警惕当真起到作用,说时迟那是快,就在他仓促附身隐藏原地之际,抬头张望,虽距离很远,可努力大睁的双眼还是勉强捕捉到些许画面,隐约间,就见前方几十米开外迎面来了一群人,一群越几十之数的人正集体低头缓慢前行,移动过程无声无息。

    孤魂!

    很明显,除非是傻子,除非未曾经历过阴阳路任务,否则只看一看便能发现那群人真实身份,毫无疑问,那些所谓的人通通是孤魂,正是一群终日游荡山中的孤魂野螝。

    眼见道路前方飘来一群孤魂,姚付江敢怠慢?一个闪身蹿至路边草丛,其后就这样如一块石头般蜷缩不动凝固隐藏,借助茂密植被隐藏于道路一侧在无声息。

    不出所料,多亏反应及时抢先隐蔽,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很快,螝群逐渐飘来,就这样纷纷途径小路,继而隐没于道路后方,飘没于远处树林。

    “呼!”

    终于,直到几十只孤魂渐行渐远,确认再无危险,姚付江才重新钻出草丛回返路中,先是长呼了一口气,旋即又庆幸般伸手去擦额前冷汗,不错,他刚刚成功规避一次危险,成功躲过一场生死劫难。

    然而遗憾的是……

    很多时候危险并非只有一次,威胁并非一次为止,正应了那句老话,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命该如此无法避免,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

    山路中,注视着右侧那渐行渐远乃至只剩隐约轮廓的螝群,抹了把额前冷汗,姚付江转身就走,打算继续前行,可……

    正当他本能转身之际,就在他抬脚欲走之际……

    “过来啊!”

    突然间,一道声音,一段话语,一段似曾相似又无比熟悉的女人声音自背后突兀想起。

    声音不似人声,充斥回音,宛如来自于地府深渊的狰狞嘶吼,瞬间回绕耳旁,当场充斥耳膜。

    不仅如此,从声音响度来判断,就好像……

    就好像直接在耳旁出现那样距离极近,近到躲无可躲,近到就在眼前!

    随着背后突兀传来声音,心脏在这一刻骤然停顿,汗毛在这一刻集体倒竖,整个头皮阵阵发麻。

    出于本能,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怀揣着茫然,掺杂着颤栗,愣了愣,姚付江猛然回头,然后,他看到了白色,或者说刚一回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脸,整个视野被一张惨白螝脸尽数占据,尤其是白脸中那双黑侗眼眶更是无比清晰展现于视线,映射于瞳孔!!!

    这是……

    女螝,白脸女螝,赫然是那只早前差一点弄死自己的邪灵螝魅!

    万万没想到女螝竟再次找到了自己,再次追来,乃至已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后!

    “哇啊啊啊!!!”

    见此一幕,眼见女螝近在身前,甚至已近到脸贴脸的地步,姚付江瞳孔瞬间紧缩,旋即发出尖叫,在那前所未有的恐惧刺激下猛然爆发出凄厉无比的尖叫,太近了,实在太近了,近到躲无可躲,近到逃无可逃,潜意识告诉他自己完了,而现实中青年也确实即将完蛋,原因很简单,此时此刻,就算置身眼前的白脸女螝不杀他,单凭他刚刚那声嚎叫就足以导致他瞬间陷入死地,因为,随着尖叫响彻周遭回荡山林,山路右侧,那群本该渐行渐远即将消失的孤魂停住了,集体停止漂浮,集体停止移动,旋即如一群发现猎物的野兽般纷纷转身,纷纷折返,用比早前快上数倍的惊人速度朝姚付江漂浮而来,聚拢而来!!!

    至于姚付江……

    才堪堪叫了一声,接下来他就不叫了,闭嘴了,凄厉尖叫仅仅维持两秒便戛然而止。

    非是他不愿尖叫亦并非他压住了恐惧,而是他叫不出来了,因为两秒后白脸女螝那骤然伸出的惨白双手没入了身体,在距离极近又躲无可躲的情况下直接伸入青年胸膛。

    “呜……”

    噗通。

    熟悉的寒冷麻痹感,熟悉的体能流失,无法抗拒的大脑模糊,体内本就不多的能量就这样如同被一瞬间抽空般导致整个人倾斜倒地摔于路中。

    这是生命力吸取,是不把人吸程干尸绝不会停的生命力吸取。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曾无数次挣扎,我曾无数次躲避,没想到最后还是避免不了被螝杀死,难道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结局?难道命中注定我要死在阴山?)

    不同于早前,不同于当初置身木屋,这一次,姚付江失去抵抗能力,彻彻底底无一丝一毫抵抗可能,他的体力早已耗尽,他的精力早已告竭,所以很自然的,当白脸女螝第二次攻击他时,平头青年当场摔倒,如一具尸体仰面摔倒。

    然,饶是轰然倒地,哪怕看似已死,恶毒至极的女螝仍未罢手,手臂依旧没有从青年身体抽出,很明显,女螝是摆明了要弄死对方,不把猎物生命力吸收干净决不罢休,不将姚付江完全转化成干尸誓不罢手!

    同最初置身木屋时一样,姚付江不单又一次落入白脸女鬼手里,还同上次一样被女螝第一时间吸取生命力,且更加令姚付江绝望的是……

    这一次攻击他的已不单单只有白脸女螝,就在平头青年因全身无力而仰面倒地刹那间,恍惚之际,透过眼角余光,他还看到两侧草丛中接连飘出大量孤魂,眼见路中有一名人类横躺不动,孤魂们竟个个如打了兴奋剂一样猛然加速,纷纷朝无法动弹的自己围拢而来!!!

    见此一幕,地面,本就因被白脸女螝吸取生命力而无法动弹的姚付江绝望了。

    彻彻底底绝望了。

    这由不得他不绝望,更由不得他不悲观,他,再次落入白脸女螝掌控中,而这一次他亦失去所有抵抗可能,加之道具消耗一空,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等着被孤魂包围,继而被一瞬间吸成干尸。

    泥泞路面中,感受着身体逐渐变冷,感受着意识逐渐模糊,又见道路两侧还差几米就要抵达身前的孤魂浪潮,说来也怪,许是百分之百确定再无生机之故,姚付江反倒不怕了,原本笼罩心头的恐惧消失了,整个人就此平静下来,他,闭上眼睛选择等死,心中满是遗憾……

    (本就没剩多少体力,这次又被女螝捉住,几秒后两侧孤魂估计也会和女螝一样吸取我生命力吧,哎,看来,看来这次是当真在劫难逃了,遗憾,可悲,倒霉至极点,是的,我姚付江这辈子倒霉啊……前所未有的倒霉,先是莫名其妙被卷入诅咒空间,其后又要被迫执行灵异任务,这算够惨了吧?没想到临了临了直到最后被杀还要变成一具死状难看的干尸,我日哦,不甘心,没想到这竟然是我最后的结局。)

    (可,不甘心又能如何?不甘心就能免于一死吗?别做梦了,哎,罢了罢了,死就死吧……)

    在那无与伦比的绝望包裹下,不待神志彻底消失,姚付江就以主动闭上了眼睛,闭目等死,与此同时身侧两旁蜂拥而来的大群孤魂也终于飘至身前,然后,不出预料,刚一抵达近前,孤魂们便和白脸女螝一样纷纷伸出双臂,纷纷将双手伸向姚付江身躯。

    姚付江亦知道自己这一次无论如何都必死无疑。

    接下来……

    得哒,得哒,得哒。

    不知是不是听错了又或是大脑过于模糊而出现了幻听,闭眼没多久,耳旁听到声音,听到一串很有节奏马蹄踩踏声。

    (嗯?)

    如上所言,一开始姚付江以为因自己就快死了所产生了幻听,直到那阵马蹄声不断加大继而逐渐清晰,他才不得不确信自己确实听到了一串愈发响亮的马蹄声,所以他有些不解,不解于为何会在临死前听到此类响动,诚然,听到马蹄声没啥大惊小怪的,但也请不要忘了这里是哪。

    这里是阴山,是一处百多年来少有人至的闹螝凶山!

    可想而知,以往山里连人都不可能来,又怎么会有马?

    心中愈发汹涌的不解导致疑心顿起,从而促使姚付江打算死前看个究竟,然后,他重新睁开双眼,可谁曾想……

    刚一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静止,沉默,视野中,就见围拢身旁乃至即将把手臂伸向自己的孤魂们竟无一例外停止了动作,不单孤魂如此,就连那一直将手没于身体吸取生命的白脸女螝亦同样停止动作,除此以外,那可怖骇人的惨白螝脸更是破天荒露出惧色,隐隐显露出一丝类似人类般的紧张惧色!

    螝居然显露出恐惧表情!?

    怎么了?这到底是是怎么了?莫非这世间还存在能让螝感到害怕的事物吗?就算螝魅因神志清醒懂得害怕,可周遭那一只只全无神志的孤魂怎么也一起陷入停顿?就好像瞬间察觉某种危险逼近般停止杀戮转而纷纷抬头观察周遭。

    见此一幕,姚付江大吃一惊,同时心中的不解与迷茫亦进一步愈发浓重,不待找出答案,接下来,更令他惊愕万分的事情发生了……

    得哒,得哒,得哒。

    随着远方马蹄逐渐接近,随着踩踏响动越来越大,下一刻,白脸女螝动了,首先动了,竟主动将手臂从姚付江身体抽出,旋即转身漂移,同周围大量孤魂一起四散飘舞,就这样如作鸟兽散般朝纷纷退往四面八方,短短数秒便散了个一干二净!

    这,这……

    目睹此景,这一次姚付江算是彻底蒙了,整个人呆愣当场,是的,他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唯有一点无法否认,即,也正因那串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救了自己,把自己从原本必死的无解绝境中救下,使得他没有被螝群杀死,加之联想到刚刚白脸女螝和孤魂们的畏惧反应,他猜测这些螝十有八九因很害怕某种事物而逃跑了。

    害怕某种事物,某种连螝都感到畏惧的事物……

    咯噔!

    想至此处,恍然回神,顷刻间,随着心脏兀自狂跳,刚刚还狐疑连连的姚付江再次被恐惧包裹,惧意重新笼罩全身!

    虽说因螝群逃离才让他侥幸存活,但也正因未死,所以在求生渴望下他那刚刚消失恐惧感才会重新回归,原因非常简单,试问,连螝都害怕的事物他这个人类又如何不怕?加之马蹄声越来越近,如果他仍然滞留此处,那么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会自己会有何种下场。

    逃!

    立即逃跑,抢在那越发靠近的未知事物到来前远远逃开!

    思绪是正确的,可惜现实却是残酷的。.

    他,想逃,但他逃不了,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费劲。

    由于本就没剩多少体力,再加之刚才又被白脸女螝狠吸一番,这时的姚付江可谓是彻彻底形同废人,就这么仰躺地面动弹不得。

    “呜,呀啊……”

    哗啦,哗啦。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听着前方那逐渐响亮的马蹄踩踏声,受求生意志促使,狠狠一咬牙,平头青年还是在无法起身的情况下费力翻滚身体,旋即如一滩烂泥般缓缓蠕动,咬牙切齿爬往路边,爬往路边草丛。.

    不错,在他想来,就算体力全无逃跑无望,可好歹也要躲起来,虽不知接下来会有什么东西途径此路也不清楚对方会不会发现自己,但躲起来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呼,呼,呼。”

    哗啦,啦啦。

    于是,拖着虚弱身体,喘息间,姚付江费力爬动着,在那遍布泥泞积水的山间小路中艰难爬行缓慢挪动,目标为小路右侧一处草丛,那里地势较低,加之草丛掩护,相信只要趴在那一动不动,按理说应该不会被途径此处的未知事物轻易发现。

    不远处,马蹄声更加响亮,这也代表着前方事物即将到来,至于姚付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青年亦成功爬至路边,钻入草丛,旋即不敢动了,就这么一边躲于草丛一边用好奇目光注视上方,注视小路,耳中尽为马蹄响动。

    得哒,得哒,得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