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界疯人院 > 第22章、母猪的产后护理
    “小红,你是个好女人,但是我们不合适,我们分手吧。”?

    崔子玉将包小红叫到了客厅里,他的表情非常严肃。

    包小红嘴唇微微颤动:“什……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已经厌倦了,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你明白吗?”

    “可是,以前,你不是说非我不娶吗?”

    “咳,那时候太年轻,不够成熟,你难道想我们结婚之后,两个人都痛苦吗?”

    “你真是这样想的吗?”

    “是!”

    “我不信,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感情就是这样,淡了,也就散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那,你以前说的,都是骗我的了?”

    “以前是真的,现在也是真的。”

    “崔子玉,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也许,你并不了解我吧,我也是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但是,但是……”

    她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哽咽的说不粗话来。

    “小红,我知道,你很好,但感情的事儿,勉强不来,你不希望我天天装疯卖傻吧?其实,我真的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真的疯掉。”

    “既然,你都决定了,那……那我还能说什么?”

    “小红,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对不起吗?”

    “……”

    “我现在就走,你满意了吧?”

    崔子玉急忙说:“不,我们相恋一场,这套房,就留给你吧。我的精神,的确出了很大的问题,我想跟随左医生,到沙姆巴拉好好疗养。”

    “那,我等你回来,好不好?”

    “没有必要了,说好分,就别再藕断丝连,对我们彼此都好,不然,只会带来更大的痛哭……”

    包小红已经哭成了泪人,死活要等崔子玉回来。

    但是,他留不住崔子玉的人,更留不住他的心。

    当然,嘴上说要等一生一世,其实也就是一时冲动,当不得真。据左飞了解,包小红在几个星期后,就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子好上了……

    左飞带着崔子玉到了沙姆巴拉,将他安排在了一级楼的10号房里。

    “你不是说,这里有我的顶头上司吗?”

    左飞指了指旁边的9号房:“里面就是。”

    崔子玉敲响了房门。

    张百忍打开房门看着崔子玉问道:“你哪位?”

    崔子玉抱住张百忍就哭:“阎王爷,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不对啊,你是地藏王吧?也不像啊……”

    左飞一脸黑线。

    张百忍气急败坏道:“你谁啊,什么阎罗王地藏王的,老子是玉皇大帝。”

    崔子玉被吓了一跳,急忙闪在了边,上下打量着张百忍,然后看了一眼左飞。

    “他说的没错。”

    左飞说道,毕竟有李耳这个道祖亲自认证过其身份,假不了。

    崔子玉急忙给张百忍行礼:“哎呀,见谅,见谅,不知者不罪,我是九幽的崔府君,渡劫后借体重生,不知道玉皇天尊大驾,多有得罪。”

    “喂,老张,别磨叽了,三缺一啊,快点儿。”

    “好嘞,马上到。”张百忍说完关了房门,一溜烟跑掉了。

    崔子玉看着张百忍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三缺一,那是什么?”

    “不干正事,过两天你就明白了。”

    “左医生,我有个疑问,刚才那个老不死的是谁?”

    “哦,你说太上老君啊……”

    崔子玉打了一个寒颤:“卧槽,当我没问。”

    左飞问道:“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崔子玉一脸无奈:“以前,还想多抓鬼,但现在渡劫也算是卸任了,抓了鬼也没地儿关去。问一下,现在人间什么职业最吃香?”

    “吃香?”左飞咽了一下口水,医院食堂好几天没见猪肉了,他随口答道:“养猪!”

    “不能吧?”

    “怎么不能,现在猪肉价格一路飙升,只要你养的好,三年首富不是梦。”

    左飞突然感觉自己怎么像个骗子。

    “这么邪乎?”

    “你几百万的房子都拱手送人了,现在又想赚钱了?”

    “我现在肉体凡胎的,也不能修炼,总不能一天到晚的逗鬼玩儿吧,总得找个事情消磨时间。”

    左飞听李耳说过,这次渡劫的神佛,似乎都遭受了某种禁制的束缚……

    但也绝非完全不能修炼,说白了就是看机缘。

    左飞说道:“你的思想觉悟,倒是比那些老古董高。”

    “那是,毕竟我可是新秀,九幽最有前途的判官,曾经是——”

    “行吧,那你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

    “小目标?”

    “没错,有目标,不迷路嘛。”

    “我得好好想想。”

    “养猪还要想?”

    “不然呢?”

    “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

    崔子玉当场吐血:“你认真的吗?”

    “咳,你不是最有前途的新秀吗?这点儿小目标就吓倒你了?”

    “不,我是说太少了,小目标,怎么说也得一千亿啊。”

    这会轮到左飞吐血了,没想到崔判官胃口这么大,怕是把养猪当抓鬼了。但这也并非坏事,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

    “我有一个好建议。”

    “请讲,我洗耳恭听。”

    “你不是能驱使阴灵吗?现在地府都没了,孤魂野鬼应该漫山遍野都是啊,让它们为你工作,不光可以节省人工费,还便于管理,这才是真正的无见人流全自动化。”

    “行,我看行,你这个想法,真是太棒了,别说一千亿,就是一千万亿,我想也是可能达成的。”崔子玉一下子自信心膨胀的不像样了。

    左飞趁机压了压他嚣张的气焰:“先别忙,你还得做好准备工作,明天先给你买本《母猪的产后护理》,好好研究一下,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而且,防疫工作也不能大意,一个猪瘟可以让无数养殖厂破产,绝非儿戏。”

    这时,唐僧怒气值暴增十万点冲了过来,见到崔子玉,一个抱拳:“这位兄台,我们好生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崔子玉笑道:“幸会幸会,我曾经在地府谋生,不才正是九幽最有前途的新秀崔府君。”

    “靠,原来真是你个小比,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先吃老子一记流星拳吧。”

    唐僧照准崔子玉的面门就是一拳,登时鼻血横流,好似开了杂货铺。

    崔子玉当场懵逼了,还以为遇到了老熟人,正准备叙叙旧呢,那成想被迎面一拳?

    左飞急忙拉架,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人会掐再一起,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过节的样子啊。

    唐僧会武术,拉都拉不住,扬言要废了崔府君。

    他自从练拳之后,他的气焰也不是一般的。

    崔子玉更是不解其意:“光头老弟,咱们萍水相逢,井水不犯河水的,你何故打我?今天若是不讲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可跟你没完。”他说着用袖子擦着鼻血。

    左飞也是莫名其妙,对唐僧道:“怎么回事,你先说清楚再动手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