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界疯人院 > 第28章、你男的女的啊
    命悬一线之际,左飞使出了全身力气,将手电筒砸向了巨猩猩。

    他爆发出了所有的潜力,只见洞口在他的瞳孔中越来越大。

    左飞冲出洞口的瞬间,一股巨力也如影随形而至,他一回头,心中一紧,只见一只黑毛巨掌拍来。

    嘭……

    他直接被拍飞了出去,慌乱间,一把抓住了热气球的缆绳。

    热气球只能搭载一人,两人的重量之下快速下落,速度逐渐加快。

    左飞将奥利给扔进了吊篮,自己也跳了进去,将火力调到了最大,顿时烟气升腾热浪扑面,即便是拧断了火焰控制旋钮,也没能阻止热气球下降的速度。

    轰——

    热气球的吊篮重重地砸在地上,当场就震裂了,奥利给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生死难料。

    只见那最小的巨猩猩在断崖边上一阵咆哮,却没有追下来。

    左飞将奥利给抱上了车,快速送往了市医院。

    经过五名特级外科医生在急救室三个小时的抢救,奥利给终于是保住了一条命,身上全是皮外伤,断了三根肋骨。脑袋上插入的那块三角石,是最致命的伤,差半厘米就刺入脑干了,而且颅腔积血,虽然手术非常成功,但能不能完全恢复,还得看天意。

    这种脑部受重创的病人,会因为中枢神经受损,产生大量的后遗症,比如语言、听力、表达受损,甚至会变成植物人。也有极少一部分会失忆,以及痴呆。

    手术后过了72小时,奥利给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但医生说病人生命体征平稳,左飞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二货虽然平时不怎么招人待见,但也没有什么坏心思。虽然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像巨猩猩这种,才是真正的外族,他怎么说也还算个人。

    而且,奥利给的行为,也算是见义勇为了,足以拿下三八红旗手。

    至于什么是三八红旗手,左飞不甚了解,但听着很牛叉。

    黄伯、黄菲、曹蛋、大葱、杨仁都来看望奥利给了,但也只是在病房门的小窗上瞅一眼,根本不敢打扰。左飞已经联系了白警官,但他带着人去断崖洞窟,却没有发现巨猩猩的踪迹。

    “找不到,更好!”

    左飞也没想着和畜生计较。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他实在不清楚这种巨猩猩,到底还有多少。

    可别为了抓几只,而搞的猩球崛起,那就得不偿失了。

    那名被救的女子也来看望奥利给了,其实她一直与左飞、小鱼等到奥利给手术结束,见脱离了危险,才离开的。不过,这事儿因她而起,前来看望也是无可厚非的。

    毕竟,奥利给若是变成痴呆或者植物人,她也脱不了干系。

    “左医生,他还没醒吗?”

    “嗯,只能等了。”

    这种时候,谁也没办法,除非有灵丹妙药。

    不过,太上老君都打酱油了,去哪儿找那种奇效药物?

    女子叫花小玲,个子不高,一米六不到,长的不算难看,但也称不上好看,脸上有很多雀斑,头发倒是乌黑浓密,雪白的皮肤的加持下,倒也是不会让人讨厌。她的声音很好听,这也算是一种补偿,不能悦目,但也悦耳。

    “左医生,我姐姐那天因为我被猩猩抓走,受到了惊吓,这几天浑浑噩噩,总是看着院子里的花发痴,你能不能去看一下?”花小玲这些天都快忙死了,都没顾上姐姐的病情。

    左飞心知留在医院也帮不上什么忙,便答应了下来。

    花小玲家的条件不错,竟然在老区,有一座别致的四合院,占地面积不小。

    院子里布有照壁、花园、荷塘以及竹林,环境非常的清幽,老建筑飞檐高翘,起码有几百年了。这座院落,在燕京的老区,即便是拿着三千万,也问不响,更别说买了。

    忽然,竹林的假山后,传来一阵咯咯的女子笑声,空灵悦耳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一个白衣女子从假山后闪出,见到左飞与花小玲,立即收住了笑,表情略显僵硬。就像是偷偷看动画片的小孩儿,被爸妈逮了个正着。

    “姐姐,你干嘛呢?”

    花小玲一脸讶然,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

    据她说,她姐姐花百仙非常文静,堪比古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少女。如今她老是痴笑,不由让花小玲感到害怕,就像是哑巴突然开口了,说不出的诡异。

    “没事,小玲,他是谁?”

    花百仙看向了左飞。

    花小玲哦了一声:“他是我同学,恰巧在路上遇见,便请他到家里坐坐。”他说着看了一眼左飞:“他叫左飞。”

    左飞看向花百仙,只见她白衣胜雪,青丝低垂,鹅蛋脸,月牙眉,水杏眼,皮肤很白,身量高挑,美的让人窒息,完全无法将她与花小玲联系成姐妹,简直就像是美玉与煤球。

    虽然现代社会不提倡以貌取人,但人毕竟不是机器,会不自然的带入自己的感情。这与男生留长发,没什么本质区别,但就是很多人看不惯,认为长头发就是流氓,亦或者女人才长发呢。不过,对于女生留短发,倒是没意见,也许是女性地位上升了。

    其实,在以前女生留短发,也是会被说:哎呦呦,你看那谁谁谁的女儿,头发剪的和男孩子一样。甚至更过分的一些,明明看人家胸脯鼓鼓,没有喉结,说话也是萝莉音,还是会阴阳怪气地和瞎子一样问:你是男的女的啊?

    这种人,尚未灭绝。

    左飞对以貌取人别没有多大意见,你心里怎么想都成,别说出来伤人就行。

    毕竟,容貌是上天赐予的财富。有美,那就必有和其对比的丑,俗话说五指有长短,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当然,徒有其表,也是绣花正头一包草,只有不断充实自己,才能走的更远。虽然说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但毋庸置疑,好看的皮囊更受人欢迎。现实就是如此,越好看越幸运,不好看的人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不过,只要有钱,长什么样,并不重要。

    一头价值三千万的金猪,没人会关心它的外形,因为它内在价值,远超外在的样子。很多男同胞看见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就气愤的咬牙切齿,老天瞎了眼,他那点儿比我强了?又矮,又胖,又黑,还是二婚,比少女大了五十岁,暗骂没有天理了。其实,这就是钞能力,不服都不行,别说牛粪,就是狗屎,但它拥有内在的财富,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姐妹两人在说话,左飞走到了假山旁,假装看风景,往后面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一丛开的很好的红杜鹃,不知道花百仙为何独自发笑。

    花小玲好像说她姐姐老是盯着花……

    左飞看向盛开的杜鹃花的丛中,心中不由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