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界疯人院 > 第35章、女生宿舍
    左飞早就料到张飞的出院,势必会给其他人带来影响,为此,他早就想好了对策,出院第一条要点就是:必须要有强硬的生存技能,可以为人民服务,并有奉献社会的决心,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终生奋斗的勇气!

    唐僧虽然练得皮肤黝黑头皮发亮,阳刚之气蓬勃,但凡事过犹不及,刚而易折,还需要对其进行思想攻坚,而且自从练拳之后,这厮简直魔怔了,有种见谁都要打一顿的冲动,这种狠戾,进入社会,怕是危害不小。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

    他每天只顾埋头练拳,大有横行天下铲奸除恶的态势,已经不能用法律意识淡薄来形容了,简直就好毫无法律意识,像一头脱缰的野马,只顾往前冲,自认为没有什么是一拳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拳!

    左飞甚至有种感觉,在疯人院中呆久了,心理会慢慢扭曲,变的极端,一种就是极度抑郁,整天一言不发,还有一种就是怒气值爆表,随时可能失控。这两种,都是情绪在心底持续积压,得不到释放的结果,等达到临界值,必定会崩溃,不是伤害自己,就是伤害身边的人,非常危险。

    很明显,奥利给、唐僧、大葱三人都有往后者发展的倾向。

    大葱虽然是医护人员,但情绪也是非常容易点燃,简直不比任何一个地字区的患者危险度低。当人只剩下一种情绪时,不是在绝望的深谷,就是在希望的顶峰,都极为可怕,因为物极必反。

    左飞看着唐僧,对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说吧。”

    唐僧横眉竖目的,左飞给他倒了一杯茶,必须让他褪去怒火,一个人只有平静的时候,才是最清醒的,情绪波动越大,越不理智。千万不能在一个人激动的时候,说他不愿意的事情,不然肯定会适得其反。

    果然,一杯热茶喝完,唐僧也没那么火大了。

    左飞耐心的对他解释道:“之前让你练拳,是为了强身健体,不是让你争狠斗勇的。而且,武的精神,在于止戈,也就是平息战乱,而不是挑起争斗,武之高者,不怒不威,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现在只有武的力量,而没有武的精神,最多也不过是匹夫之勇。我建议你,还是复习一下以前学的经文,以此来养心静神,我相信,永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出院了,你好好想想吧。”

    唐僧双手端着茶杯,听完之后一言不发,他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放下茶杯,默默离开了左飞的办公室。

    左飞舒了一口气。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思想工作也真不是那么好做的,简直太考验人的耐心了。他现在的力量,完全可以打的唐僧叫爸爸,但他没有这么做。一来,医者仁心,二来,也是对自己的锻炼,他可不像变成的与奥利给和大葱一样。

    清醒,这是他最需要的!

    下午的时候,他带着张飞在白警官的帮助下,注册了身份证,名字定为张小飞。因为,叫张飞的话,实在有点儿瓜兮兮滴感觉。

    大葱将张飞卖掉的刺绣钱存入了卡中,并交给了他。

    张飞得知竟然有七万多,激动的都快哭了,就要给大葱下跪,发誓要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大葱咧嘴一笑:“不用客气,你不是要开刺绣庄吗?可以在郊区盘一个门店,招几个女工。”

    张飞摸了摸头:“嘿嘿嘿,还没想好店名呢。”

    “就叫我肥你刺绣店吧。”

    左飞提了一嘴。

    “我肥你?怎么讲?”

    “损己肥人,这听着就顺耳,不信你念三遍。”

    “我肥你,我肥你,我肥你……咦,还真是啊,妥了,就用它了,开张的时候,一定要来捧场啊。”张飞已经具备了生存技能,怎么用银行卡,以及普通的日常礼仪,都经过严格的培训,应该可以得心应手的解决问题。

    左飞为了鼓励张飞,还拿出一万元入股,可把张飞给高兴坏了。

    没几天,张飞的刺绣店正式揭牌,最终定名为:我肥你——绣易恋!

    别说,还颇有几分浪漫的气息。

    张飞以自己连夜赶制的几件精美刺绣充门面,还网购了一批便宜货,算是凑数。前来的人并不是很多,主要是宣传力度不够,以张飞的绣工决心,左飞相信这绣易恋迟早会火爆,仅仅是时间问题。虽然说酒香也怕巷子深,但只要是好东西,随着口碑的发酵,必定会席卷天下。若是产品太差,即便是广告满天飞,也只不过是招来骂声一片。

    最近,燕京艺术学院,发生了一件怪事。

    每到夜半,女生宿舍楼里,就会传来一阵女人的怪笑,楼道里厕所的隔间门,就会跟打鼓似的嘭嘭响。还有金属的摩擦声,以及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搞的女生夜里都不敢出去上厕所了。

    有一个叫罗娟娟的女生,打了神疯特攻队的专线,希望能帮助她们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专线越来越频繁了,带‘神’‘疯’‘鬼’‘怪’的事情,都会拨打,但大多数是乌龙。比如把小偷当做了闹鬼,把老鼠当成了妖精,这种事情层出不穷,有时搞的左飞哭笑不得。

    这次,情况非常特殊,女生宿舍楼禁止男生出入,左飞感到为难。

    而且,小鱼又忙的离不开,无奈之下,他只好找了黄菲。

    他本来是不太愿意与此女有过多交往,虽然黄菲在魔鬼训练之后,转变大的惊人,但一个人骨子里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几十年养成的性格。除非换个环境重活一次,不然,无论她怎么克制和掩饰,都无法完全埋藏住天性。

    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黄菲表面看起来没有了以前的冷傲,但全刻进了骨子里,也就是说她更加冷傲了,一言一行之间,其实是非常明了的。

    左飞与黄菲交往,有一种让他也无法理解的压力。

    “我们下午去吧。”

    左飞言辞之前,透着一种询问的语气。

    黄菲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点点头:“可以。”

    两人的交流,仅此而已,可以用词穷来形容了,几乎很难找到共同话题。

    下午,天气很好,但太阳红化之后,再也见不到蓝天了,万物仿佛都是暗红色的。

    再次返回大学校园,左飞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校园与他求学时的情境,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男生,操场边上谈情说爱的情侣,还有树下打太极、踢毽子锻炼身体的附近居民。

    黄菲穿着白色胸口有红心的短袖,下身是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配上她清爽的短发和精致的脸庞,在校园里,回头率很高,可谓是引人注目。

    左飞穿着一件灰白色带子母的卫衣,其他与黄菲差不多,毕竟是在校园里,不能穿的太正式,那样会显得格格不入,即便是这种休闲的打扮,但因为他们长期的高强度工作,与学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心理上少了一丝对未来的期望,这也就让他们显得不是那么富有朝气。

    左飞在排球场边上见到了罗娟娟,她有点儿害羞,红着脸讲述了一些东西。

    不过,当听到一个大三女生在厕所隔间的排水管上吊死时,他还是吃了一惊。他每天都忙的要死,并没有留意到新闻,而且现在各处怪事层出不穷,即便有一些报道也会被淹没。

    “左队长,你一定要保密啊,千万别让人知道是我说的,这件事的消息,学校怕影响不好,进行了全面封锁。”

    罗娟娟说话时,往四下看了看,生怕有人听去了。

    左飞感到非常奇怪,一个学生的自杀,绝非小事,如果不彻查清楚,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他可不想等到十连杀的时候,再来个马后炮。一个女大学生的死亡,是一个家庭的悲伤,为了阻止这种恶性事件的再次发生,他必须找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