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界疯人院 > 第38章、开门,送快递
    天一黑,人就坏了。

    这种时候,正是疯子和怪物出没的时候。

    八点半左右,街上人已经很少了,因为不太平,旁边的酒馆早已打烊,只有远处的高楼上还有亮光,路灯犹如孤独的流浪者,瑟瑟发抖的站在夜风中,等待着更冷的冬天。

    左飞已经感受到了寒流。

    这个冬天,注定不平静。

    他问黄菲:“你冷吗?”

    “还好!”

    “冷的话,我就开空调。”

    “不用了!”

    然后,就是一阵安静。

    左飞咽了一下唾沫,他几乎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

    看来,她也很紧张。

    左飞心中暗想。

    这时,街道尽头传来一阵犬吠。

    左飞极目远眺,一条卷毛瘸腿狗出现在了路灯中,拖着一条断腿,看起来有点儿可怜。不过,他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到野狗身上,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乌鸦叫声。

    只见一抹黑影从低空掠过,又极速拉升,然后落在了罗门胡同对面的电线杆上。左飞对这只乌鸦感到好奇,他透过黑夜,发现它竟然有一双红眼睛!

    这是传说中的阴鸦!

    民间对乌鸦的风评历来都不是很好,因为喜鹊报喜,乌鸦啼丧。认为乌鸦叫,会带来厄运,甚至是血光之灾。乌鸦虽然是杂食性鸟类,但也食腐,据说乌鸦吃死人肉之后,便会上瘾,四处寻找丢弃的死婴和战死的尸体,长此以往,眼睛便会因尸气感染而变成红色,可以通灵见到亡灵和鬼魂,被称为阴鸦。

    想到这些古老的传说,左飞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不知道那神秘人是何来历,但其用隐身药粉换取血浆,非常让人怀疑。

    不会是吸血鬼或者狼人吧?

    左飞脑海想起了电影中的诡异画面,脸色苍白嘴唇血红的吸血鬼,毛发戟张獠牙毕露的狼人,一时间他感到压力山大。

    啪……嗒……啪……嗒……

    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由远而近,就像是孩子拖着大人的鞋子一样,声音的节奏让人非常不舒服,如果是视频的话,以左飞的强迫症,非开二倍速不可。

    十分钟后,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左飞的视野中。

    那人走路的姿势非常怪,身体就像面条似的抖来抖去,脚下软趴趴的,仿若无骨,看起来极为诡异。左飞瞪大了眼睛,但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对方的脸上就像包裹着一层墨水,当那人经过车旁时,左飞差点儿被吓尿了,只见对方的身体竟然如黑色的泥浆,怪不得如此诡异。

    这还是人吗?

    左飞感到心惊肉跳,不知道它是什么怪物。

    不过,这东西并没有去罗门胡同口的电杆下,而是进入了酒馆前面的一条黑暗的巷子里……

    左飞看了一眼黄菲,只见她脸色苍白,眼睛盯着怪物消失的方向,红唇微张。

    “沥青都能成精!”

    左飞轻叹了一声。

    黄菲收回了目光,她暗暗吐了一口气,不断调整着呼吸。

    时间过的很慢,感觉过了很久,但也只不过是三两分钟,左飞就像在等下课一般煎熬。将近九点的时候,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子从刚才怪物进入的巷子里走了出来,径直朝着电线杆下的杨仁而去。

    左飞与黄菲对视了一眼。

    “他不会是刚才的怪物吧?”

    “极有可能,莫非刚才那泥状物的形态,是他穿的诡异外套不成?”

    “他可以让斗篷隐身,能让衣服呈现出泥状也不无可能。”

    “一会儿跟上他!”

    电线杆旁,杨仁冻的鼻涕都拉不住了,他抱着双臂瑟瑟发抖,不时跺跺脚,之前看到远处一个黑影,还以为是神秘人来了,让他白高兴了一场。就在他打退堂鼓的时候,一个男子朝他走来,行色匆匆,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你来了?”

    “嗯,我已经等了很久了,你怎么才来?”

    “有事耽误了,这是你要的东西,血浆呢?”

    杨仁拿出血浆递了过去:“你要这么多血浆干嘛?”

    “你不用管,好了,下次换地点吧,我要搬去同人街,你在小康路的八号站台等我。”

    “可以!”

    杨仁不敢多问,言多必失,穿帮可就得不偿失了。

    男子盯了一会儿杨仁:“你的声音,怎么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吃火锅,上火,嗓子有点儿不舒服。”

    男子没再说什么,摆了摆手:“你回去吧。”

    杨仁拿着用牛皮纸小袋,沿着后街的方向走去。

    突然,男子叫住了杨仁:“你走错了,你家不在那个方向。”

    杨仁强自镇定,回头说道:“不回家了,找乐子去。”他说完压制着怦怦直跳的心,没有再理会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左飞看着男子再次进入黑暗的巷子,他让黄菲继续在车上盯着,自己下车后,迅速跟了上去。很快,左飞在巷子的拐角处看到了男子,只见他身体颤抖背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喝着血浆,表情极度的扭曲和痛苦。

    男子将空袋扔进了垃圾箱中,他朝着门口亮灯的一户人家走去,推开半掩的侧门进到了里面。左飞感到很是奇怪,他走到门口看了门牌号,给白警官发了信息,让其帮忙查一下户主的信息。

    半个小时后,白警官回了信息:户主名叫毕爱河,年龄三十五岁,毕业于柳城科技大学,十年前来到燕京,从事于IT行业,三年前与杨萍萍结婚,根据户主变更信息,宅子是杨萍萍家的老宅,结婚之时过户到了毕爱河的名下。

    左飞收到了毕爱河的身份照。

    虽然之前光线昏暗,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毕爱河就是与杨仁交易血浆的男子。

    现在,他已经完全肯定,毕爱河就是白世民口中的神秘人。

    但还有一个疑问,毕爱河与那个泥状的怪物,是否是同一人?

    因为泥状怪物进入那条巷子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关于毕爱河要搬家的信息,杨仁通知了左飞,问他是否采取行动?

    左飞想了很久,担心出现变故,决定连夜对毕爱河进行抓捕审查,因为这关乎民生大计,他必须对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负责。

    黄菲敲响了毕爱河家的大门……

    “谁?”

    “开门,有你的快递。”

    “不好意思,我没有买东西。”

    “可是,单子上写的是这个地址,请问你是毕爱河先生吗?”

    “是我!”

    “那劳烦你开门,签收一下。”

    “莫名其妙!”

    哐当一声!

    铁门被打开了。

    毕爱河刚从门里挤出半个身子,就被左飞一把抓住了头发,生怕他溜了。

    “你……你们是谁?想干嘛!”

    毕爱河大惊失色,就要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