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界疯人院 > 第43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左飞跟着扁鹊三人,一路来到了龙河西岸,这里有一个破窝棚,几根竹竿加上乱起八遭的垃圾覆盖,散发着一股子的怪味儿。

    “小扁,你们来了啊,今天开荤,我在河边捡了一只死猪崽,还很新鲜呢。”

    窝棚中有烟气冒出,还有毛发燃烧的气息,很是刺鼻。

    扁鹊拉开了一块破布,左飞看到里面盘腿坐着两个小老头,中间的火上架着一只烤的黑乎乎的死猪崽,看着就倒人胃口。

    “老孙,我张,我们遇到救星了。”

    白发老者看向了左飞:“他是何人?”

    “我们的救星,左飞先生。”

    白发老者作揖道:“左先生,要援助我们吗?”

    “你们这些老人家,无依无靠的,我想为你们安排食宿。”

    白发老者旁边的美髯中年人说道:“这位仁兄,不知要我们做什么?”

    “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帮助老人,这是我的责任,你看你们多不容易?这死猪,岂能吃?若是有病毒,那还不得生病暴毙,你们都是老中医,难道还不明白吗?”

    白发老者一脸悲伤:“这不是实在没吃的嘛,不然,谁会吃这玩意儿?看着就恶心。”

    美髯中年人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还是直说吧。”

    扁鹊说:“他是三界代理人,专门寻找我们这些穿越者,不要多心。”

    白发老者咳嗽了一声:“在下张仲景,小友,若是真能帮助我们,那真是感激不尽。”

    美髯中年人抚着长须说:“我,孙思邈,附议张仲景。”

    左飞很是开心,没想到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搞定了,他来的路上想了不少对策,唉,浪费了,白费了那么多心思……

    ※※※※※

    沙姆巴拉疯人院。

    大榕树下落叶满地,太阳照在落叶上,透着一丝红晕。

    李耳摸出一张牌,一看是幺鸡,他会心一笑,看向了旁边的云中子:“小云子,该你了。”

    云中子吹胡子瞪眼:“老不死的,别老是叫我的小名,信不信,我插你的眼?”

    “就凭你?你师尊,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张百忍笑道:“少废话,快摸牌,天越来越冷了,多打一圈儿是一圈儿,过几天,若是下雪,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天寒地冻的,我可不想感冒。”

    “就是,再打两圈儿,我就要去研究《养猪有诀窍》了,我准备这几天就出院,筹备养猪场的事宜。”崔子玉拿到一张红中,嘴角扬起了微笑。

    不远处练拳的武松听说‘出院’二字,压了压怒火,一声不吭的走了过来:“小崔,你也要出院啊?”

    “是啊,唐兄,你也得抓紧。”

    唐僧低声问:“可以走后门吗?我实在不想待在这里了,我要去开武馆。”

    崔子玉愣了一下:“能有什么后门?左飞不点头,你就别想走。再说了,我这养猪可是利国利民,你的武馆就不好说了。”

    “怎么就不好说了,你看不起老子?”

    唐僧的光头气的通红,撸袖子就要和崔子玉干仗。

    崔子玉急忙说:“莫生气,不然,你就更加别想提前出院了。冷静,冲动是魔鬼,只有心平气和,宽厚待人,才能让你更快的完成审核。”

    唐僧急忙念了一段《心经》,压住了即将爆发的怒火,喃喃道:“阿弥陀佛,心魔作祟!”

    李耳看了一眼唐僧:“小光头,怒大伤肝,气大伤肾,保重啊,保重。”

    “老不死的,打你的牌吧,输死你。”

    唐僧冷哼一声,走到一边继续练起拳来……

    左飞带着五个老中医,才进医院大门就见到了小鱼,只见她奇怪的看向几个穿着破烂的老人,又看了看左飞,有点儿不明白怎么回事。

    “咳,他们都是病人。”

    扁鹊挺了挺胸:“我就精神病。”

    华佗、李时珍、孙思邈、张仲景也异口同声道:“我们都是精神病。”

    他们气势轩昂,简直就像当精神病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儿,也是没谁了。

    小鱼被他们吓了一跳。

    “好了,给他们登记注册吧。”左飞对五个老中医说:“跟我走!”

    只见五人以扁鹊为首列成一队,步伐整齐,目不斜视,精神抖擞。因为,左飞已经承诺了包分配,有房有闲还管吃,他们必须好好表现。

    小鱼很快给他们登记归档,分了区,编了号。

    左飞对小鱼的办事能力非常满意:“好,你们五个,是连号,住黄字区1234号房。”

    扁鹊笑着笑着表情逐渐消失:“不对呀,我们是五个人,怎么四个房间?”

    “不要挑剔,1号房比其它的房间,要大得多,而且里面有两张床,不会让你们在一个被子下滚的。我们医院,还是很注意卫生的,不会让你们染病。”

    “那怎么分配,我要住单间?”扁鹊说。

    “我也要单间。”

    “单间,必须单间。”

    “我反正不要华佗住一起,他脚臭。”

    “那我单间,你们随便。”

    华佗突然感觉脚臭竟然是优势,他心中对自己的这个天赋,很是得意,看来有时候缺点也能变成优点。

    “李时珍有皮肤病,最好别混住,容易出事儿。”

    李时珍高举双手表示同意:“没错,我有皮肤病,谁跟我住,传染谁。”

    左飞看向了其他三人:“你们,自行决定吧。”

    孙思邈扶着美髯,他眼珠子一转:“来,我们跳远,跳的最远的,就住单间。”

    扁鹊骂道:“想得美,你这是欺负我们老人啊。”

    张仲景:“严重同意,我们来比赛打坐,谁坐的久,谁住单间。”

    孙思邈抗议道:“不行,我有痔疮,你这是欺负病人。”

    扁鹊说道:“我看,划拳吧,三拳两胜!全胜者,住单间!”

    “同意!”

    “可以!”

    “来啊,一心敬,二喜好,八仙寿,三桃园,七星照,点子圆……”

    三人经过一番厮杀,最终,扁鹊一枝独秀的胜出,对其余二位抱了抱拳:“哈哈哈,承让,承让。”左飞心中叹息不已,这几个老中医,皮的很,全是不正经的老顽童,闹起来,比年轻人更气盛。这时,花园那边传来女子美妙的歌声: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哎,红得好像,

    红得好像燃烧的火,

    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这不是花百仙的声音吗?”

    左飞朝着花园走去,想知道她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