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界疯人院 > 第45章、来,开个眼!
    崔子玉真是一个事儿逼,非要拉左飞去,要展示自己的能力以及在阴间的威信,还说什么不去后悔一辈子。

    “我信你个鬼,去了一辈子后悔!”

    左飞十万个不愿意。

    崔子玉压低声音说:“飞哥,你就卖我一个面子吧,与花百仙两个去我紧张啊,你就帮帮小弟!以后,你若是有事儿,我一定赴汤大火,在所不辞!”

    左飞转念一想也好,就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

    首先,要准备朱砂、黄纸、红线、青稞和柳叶。柳叶是用来见鬼用的,而其他东西,都是做法的必备物品。其中,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牛眼泪。牛眼泪滴在柳叶上,可以延长见鬼时间,光有柳叶的话,很快就会失效,而且容易被鬼迷眼。但有牛眼泪加持后就不一样,一片更比三片强,可以完美续航不掉线,清晰看鬼每一秒。

    牛眼泪是稀罕物,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是开屠宰场,专门收集牛眼泪,也得不到三滴。

    三人跑了五家屠宰场,一无所获。

    “不用找牛眼泪了,我们不看也可以,反正又帮不上什么忙。”

    “不行,不能就我一个人害怕啊。”

    “我去,你不是判官嘛,你说你怕鬼,这谁信?”

    “这能怪我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怎么与鬼打交道,那套业务早就生疏了,必须拉你们两个,一起给我壮胆。”

    左飞对这货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他甚至觉得,看这厮的德性,搞不好,会被鬼拐走。

    花百仙说:“我们再找找吧。”

    左飞看了一眼落山的夕阳,肚子都饿了,便说道:“何必这么急呢?紧事要缓做,才能更快乐,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还是慢慢来,可不能因为干事,而忘了最简单真实的生活,千万不能当工作狂,逼死自己。”

    左飞其实还是比较佛系的。

    世上,没有必须要做的事。

    世上,没有必须要做的事。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是非做不可的,因为曾经认为是崇高的理想,也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变得可笑。

    “去吃牛肉面吧,你看牌子上写着:西北正宗,味道肯定不错。”

    花百仙咽了咽口水。

    跑了大半天,左飞腿都快断了,他带着二人去了面馆,老板是一个忠厚的年轻人,已经过了饭点儿,因此没有几个人。

    “老板,来一盘凉拌牛肉。”

    崔子玉竟然自作主张就加餐了。

    “你够可以啊?”

    左飞看了崔子玉一眼,对老板说:“再炒两个小菜。”这累的,不吃点儿好的,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一顿饭吃了85块钱,左飞还是觉得有些贵了。主要是最近肉贵,简直要了亲命,还是赶紧让崔子玉搞养猪场吧,不然真顶不住了。

    “老板,这牛肉是哪里进的?”

    年轻人露出了憨笑:“这牛肉是从额们西北运来的牧场牛,每天现宰,只留下最好的里脊肉,用来切臊子和凉拌,其他的都卖给了肉铺。”

    左飞来了兴趣:“老板,杀牛的时候,怎么能让牛流泪?”

    “你们要牛眼泪?”

    左飞咬了一片牛肉,说道:“不错,就是不知道怎么能弄到。”

    年轻人叹息了一声:“牛眼泪,其实好弄,但就是太残忍咯。”

    “这个怎么讲?”

    “其实……”他欲言又止:“只要当着母牛的面,杀掉小牛,就能得到,但是这太不人道了。虽然吃牛肉没什么,杀牛也是常事,但用这种残忍的手法,却是非常让人不耻的。我们杀牛的时候,都不会让其它牛看到,物伤其类嘛。”

    左飞听后沉默了。

    年轻人说:“不过,你们若是想要,我可以送你们一点儿。”

    左飞大喜:“真的?”

    年轻人点点头:“嗯。”

    崔子玉说:“你不是说杀法太残忍嘛,那你还不是杀牛犊取母牛的泪?”

    年轻人急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手里的牛眼泪,是一头小牛的,因为母牛害病奄奄一息,小牛发出了难得一见的悲鸣,流了不少眼泪,我大(爸)觉得稀罕,就把牛眼泪收集到了一个很小的玻璃药瓶中。”

    左飞白了一眼崔子玉,对年轻人说:“小老弟,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年轻人挠挠头:“反正我留着也没撒用,看你们挺急的,就送你们吧。”

    很快,他拿来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用一只橡皮塞密封着,玻璃瓶的底部有少量的透明液体,与清水没有什么区别。年轻人说道:“这瓶子,是用干净的瓶子装的,不会有其它的残留药物,你们不用担心。”

    崔子玉问道:“那牛犊子,是雄的雌的?”

    “母的。”

    崔子玉一脸激动:“啊呀,太好了。”

    母牛的眼泪用来开阴阳眼的效果,要比公牛的好太多,因为公牛的阳气太重,会削弱眼泪的效力。毕竟,阴气越重,越容易看到鬼。

    ※※※※※

    零东路是一条笔直的公路,这里已经出了城区,放眼望去,只有大片的荒草。因为退耕还林,草木非常茂盛,虽然栽了马尾松,但因为近年来比较干旱,最高的也没有三米。

    土门是零东路上的一道风景线,是用黄土筑成的一条长城,相传有两千年的历史了。虽然有历史价值,但旅游价值和文化价值不是很高,保护的也不是太好,有不少地方已经坍塌了。之所以叫土门,是因为这段古长城的中段,有一个巨大的隘口,形状因为风蚀像极了圆形拱门。

    听老人说,土门原本是方的。

    时间真是最无情的杀手,硬生生把方的,给修圆了。

    左飞开车穿过了土门,按照导航的提示,继续往前行驶,天已经黑透了,因为此处不会有对向行驶的车辆,所以他开了远光灯。

    两道光柱辉映之下,远方出现了一个巨坑,宛如小型盆地一般,里面除了疯长的野草,还有一块块墓碑,有新的,也有老的,还有破裂的,甚至半截的。

    这老坟场,非常的荒凉,现在人对老祖宗也不那么尊敬了,除了清明和过年,基本不会扫墓。想想就知道,工作那么忙,都像机器一样,连自己还活着都忘了,那还有心思想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坟头事儿?

    甚至,几年不回家,也是常事。

    就像贺知章诗里写的: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想想,就觉得尴尬,即便是儿时的伙伴,也都各自瞎忙,天南海北的,根本见不上面,都快变成陌生人了。

    左飞停了车,对崔子玉指了指:“看到没?那千丈大洼地,就是鲤鱼坑。”

    下车后,崔子玉拿出了柳叶,在上面抹了牛眼泪,递给了花百仙和左飞:“来,开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