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帝国吃相 > 第1444章 忠臣不事二主
    在一群人各怀心事,围观者也各自屏气凝神的状态之中,棋牌室的热闹很快便安静下来。

    充当这次世纪大赌局荷官的花魁小鱼儿已经切好扑克牌,神情激动脸颊殷红的看着陈旭和赵亥,“二位侯爷,奴发牌了!”

    在陈旭和赵亥两人均点头示意之后,小鱼儿将两张扑克轻轻推到二人面前。

    第一张暗牌,陈旭未动,赵亥也未动。

    “继续~”赵亥示意。

    于是第二张牌也发了出来,陈旭一张黑桃六,赵亥一张红桃九。

    “继续~”陈旭轻轻敲了一下赌桌,手很随意的抓起两张牌,轻轻挪开看了一眼底牌。

    “无论有无看见,谨记勿要声张,要是谁连累本侯输了,小心本侯奏请陛下送他去出使安息!”陈旭看得虽然隐蔽,但还是忍不住回头叮嘱陈平李顺等一群围观者。

    “嘎~”

    一群本来都准备凑上来观看的人赶紧都死死捂着嘴巴往后退,脸色充满了惊恐,就连因为出使安息而一举封侯的李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巨大的摆子。

    拐走了安息国王的婆娘,再去出使安息只怕会安条克三世被剁成肉酱,然后再挫骨扬灰。

    看见陈旭看牌,建成侯也忍不住翻看自己的底牌,脸色没有变化,但其身后围观的一群人微微有些骚动,看情形牌面似乎很一般,赵亥脸皮抽抽着回头,“观牌不语真君子,诸位能否退后一些!”

    于是哗啦一阵拥挤,围在赵亥身后一群王侯公卿也都往后退了几步,赌桌四周瞬间宽敞了许多。

    熙攘之间,小鱼儿第三张牌也发了下来,陈旭一张黑桃J,赵亥一张红桃A。

    “继续~”

    因为是一局梭哈定输赢,因此也没有哪个牌大先说话下注的规矩,而且底牌已经都看过,赵亥和陈旭皆都不动声色催促继续发牌,很快五张牌发完。

    陈旭面前明牌是两张黑桃六,一张黑桃J,一张方块K,最大是一对,若是加上底牌,最大也不过是三条六。

    赵亥面前的明牌看起来要大一些,一对9,一张A,一张草花2。

    总体来说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烂牌,和香港的赌神电影中动不动就是同花顺和豹子的牌面比起来,简直有些侮辱这一局令万众瞩目的世纪大赌斗。

    “哈哈,看来本侯还是明牌占优一些!”赵亥笑的有些纠结。

    一对9固然有优势,但所有人都明白,梭哈的变数太大,明牌上的优势有时候简直就和屎差不多,特别是陈旭这种牌,随便翻出来一张K或者J便赢了。

    两人都没有急着开牌。

    赵亥有些口干舌燥,若是这一局他赢了,林仙儿将会永久留在春芳园,一旦不用再顾及陈旭对林仙儿的影响,便可以利用林仙儿用身体诱惑许多王侯公卿,另外陈旭这一百万兑票也将极大缓解他目前经济状况,随便可以收买十多位能够在朝廷说的上话的官员。

    陈旭脸色平静的将牌全部抓起来,用袖袍遮住之后展开,底牌是一张草花9。

    眼下赵亥明牌一对9,自己有一个9,那么赵亥底牌是9的可能性极小,但明牌眼下自己落后,就此翻牌必输无疑。

    陈旭回头看着自己身后一群围观者,尤其是赌瘾很大的陆嚣,“本侯听闻陆中尉酷爱梭哈,乃是春芳园棋牌室的豪客,此局你以为本侯能赢否?”

    陈旭说话之时,故意将底牌露出来。

    陆嚣脸色颇有些难看的凑过来看得一眼便微微摇头,“清河侯这把牌嚣并不看好,建成侯依旧赢面稍大一些!”

    “不会吧,难道师尊这次依旧不愿保佑我!”陈旭脸色古怪的瞅了陆嚣一眼,将手中的牌不紧不慢叠好犹豫许久之后慢慢放在赌桌上,“既然是梭哈,等下去也终究是枉然,建成侯,开牌吧,输赢在此一举,本侯若输了,这些钱便归你,仙儿姑娘也归你,以后本侯绝不再提此事!”

    “好,就依清河侯所言!”赵亥此时心中已经笃定陈旭底牌很小,绝对不会是两对,更不是三条6,于是非常爽快的翻出底牌,一张黑桃2,这样他的牌面便变成了两对,而陈旭要赢,除非是三条六,否则没有任何机会。

    围观者一阵骚动,陆嚣更是忍不住闭上眼睛,心中有一百个想法都是希望自己眼下坐在赵亥的位置,只要赢得陈旭这一百万钱,他眼下的困局将会迎刃而解,哪怕是同谋篡位,至少不会被赵亥等人牵着鼻子走。

    看着赵亥的牌面,陈旭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脸色慢慢露出一抹遗憾,在数十双当朝卿侯和重臣齐刷刷的凝视中慢慢翻开底牌。

    “哗~~”

    在围观者剧烈的骚动和惊呼声中,赵亥瞬间面若死灰。

    “这……这……怎么会这样?”

    陆嚣以为自己看错了,拼命揉着牛眼大一对眼珠子再次细看,陈旭翻出来的确是一张草花6而不是一张草花9。

    “哈哈,听闻陆中尉最近赌运欠佳,看来还需要好好学习一下梭哈技巧才行,今日这么多卿侯和同僚作证,本侯赢了建成侯,还请建成侯践约吧,仙儿过来,这就随本侯离开!”陈旭畅快大笑着将牌丢到荷官面前。

    “唉,也罢,仙儿随清河侯去吧!”赵亥也叹口气站起来摆手,看着陈旭将百万兑票收走,瞬间兴致降至冰点。

    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却是林仙儿,她并没有言听计从打算随陈旭离开,而是走到陈旭面前跪下伏地磕头,脸色苍白的开口:“仙儿不过是贱奴出身,眼下也不过是略有些姿色的优伶,当不起清河侯如此厚爱和恩宠,求求侯爷开恩,让仙儿留在春芳园!”

    林仙儿的举动和言辞让整个棋牌室瞬间安静下来,除开林仙儿楚楚可怜的声音之外,听不见一丝杂音。

    “你不愿意跟我?”陈旭瞬间脸色阴沉下来,语气也冰寒无比。

    “仙儿不敢,只是仙儿已经熟悉了春芳园的一切,建成侯也对奴恩宠有加,仙儿虽出生低贱,但也知礼守节,也懂忠臣不事二主之义,如若奴去清河园,世人也不过以为奴攀附侯爷贪图名利,而且也对不起建成侯对仙儿数月的礼遇和照顾,天下优伶何其多,天下比奴美貌多才之女子也处处皆是,还请侯爷体量奴之心意,留奴在春芳园!”

    林仙儿伏在地上言辞恳切,但越听陈旭脸色越发冰寒,即便是建成侯都看得心惊胆战,脸孔略微扭曲的对着林仙儿怒斥:“林仙儿,莫非你想死,眼下赌局胜负已定,速速起来随清河侯去,此事岂容得你做主?”

    “还请侯爷开恩留下仙儿,仙儿愿意为奴为仆,也不愿意落下一个朝秦暮楚之名,仙儿虽出生贱籍,但家族并非无名无姓之辈,乃是大周王氏后裔,岂容的任人买卖,若是侯爷拒绝,仙儿愿以死明志……”

    林仙儿说话之时,突然伸手拔下发间一根金簪对准自己的咽喉。

    “哗~~”

    房间内一阵剧烈的躁动和喧哗,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其中有人也想开口劝说,但终归嘴巴张合几下之后又紧紧闭上。

    林仙儿此举不光突然,而且出乎所有人预料。

    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眼下的境况。

    清河侯赢了赌局,但林仙儿竟然不愿意跟他走。

    “林仙儿,你可知本侯的身份?”陈旭一字一句,声音中透出浓浓的寒意和愤怒。

    “奴知侯爷身份,乃是大秦左相,皇帝太师,御封的清河侯与泾阳侯,还是太乙仙尊弟子!”林仙儿伏在地上声音虽然微微有些颤抖,但依旧清晰。

    “好,你抬头看着本侯!”

    林仙儿抬起头,惨白无色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毅然和决绝

    “哈哈,好,很好,区区一贱奴罢了,周王室后裔如何,如今是大秦天下,你竟然胆敢提及前朝王族身份,难道与民间那些六国遗老遗少一般,还想有朝一日复国不曾……”陈旭盯着林仙儿不怒反笑。

    “仙儿的确低贱,但无论清河侯如何说,终究无法改变仙儿的身份和来历,侯爷是仙家弟子,难道就和天下贩夫走卒一般充满世俗的偏见?如若如此,仙儿对于今日的选择更加没有遗憾……”

    “够了,林仙儿,本侯的春芳园容不下你,速速离开!”建成侯脸色铁青的冲林仙儿大吼。

    “还请建成侯怜悯留下仙儿!”林仙儿苦苦哀求,紧紧握着金钗,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忠臣不事二主……哈哈,好,既然你还想保留一份周王室的脸面,不愿意任人买卖,那便罢了,天下名伶无数,花魁也非只有你一人,你好自为之,今日就此作罢,诸位告辞,哼~”

    陈旭死死盯着林仙儿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围观者也赶紧散开一条路,看着陈旭怒气冲冲离开棋牌室。

    “清河侯留步~”

    赵亥舍下林仙儿追出去,但也只看到陈旭大步离去的背影,随即就被外面熙熙攘攘聚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文武官员和豪绅名士堵住去路,纷纷上前询问赌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