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汉血长歌 > 第三章 守城第十九日(1)
    伍长邵子夫的伍队换了两波手下了,追随他才不到十天的张孝武反倒他身边时间最久的人。张孝武失足从城墙上跌落,疯了几日才恢复了一些,他担心这小子脑子没好过来。尤其是张孝武时不时地自言自语,这让什长冯斌和伍长邵子夫都很是担忧,冯斌特地让邵子夫多注意一点儿这小子,这小子身强力壮武艺精湛是个好苗子,虽然是役卒出身,可若是将他练成了,身边又多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勇士。

    头上箭矢叮叮当当不断射在盾牌上,张孝武觉得像是下雨声,他大声问:“伍长,我们就这么等着他们射完箭吗?”

    邵子夫戏谑道:“废话!莫非你要站起来当箭靶子?”他没有戴头盔,头上裹着灰布,因为几日前被一发流矢擦着头皮掠过,这几日皮肉还未长好,戴上头盔反而会压得流血。再说天气寒冷,万一戴上去黏在头皮上摘不下来,那可就热闹了,几日之前有个兵士便是如此,最后有人出了个馊主意,向头盔撒尿才摘了下来——那小子两日前死了。

    张孝武伸出两根手指,嬉笑道:“我听说,犬夷每隔两日攻一次城,居然成了惯例。”(犬夷是中原王朝百姓对异族的蔑称)

    邵子夫大笑:“犬夷愚蠢,不自量力,太浮躁,浮躁!”而后却长吁道:“可他们又无穷无尽,怕没有百万也有十万了。”

    张孝武道:“城下尸首少说有两三万。”

    邵子夫道:“都是生番、鞑塔、月氏这些仆从国人,你看乌桓人,一个都没死。”

    “弓阵撤后!”远处,军候丁毅盯着着敌军的与城墙的距离,敌军开始竖梯子准备攀爬城墙了,他旌旗一挥下令道:“长矛准备接战!”

    “长矛!”

    “长矛!”

    “准备接战!”

    “起身起身,犬夷杀到城下了!”

    校尉王坚一面督促呼喊一面走过去将士兵一个个踢起,汉军将士们便拿起兵刃准备应敌,邵子夫看了一眼张孝武,恰逢张孝武也抬起头来,笑问:“能战否?”

    “早死早投胎,免得受折磨!”张孝武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绽放出闪烁的光芒,刹那间身体释放出一股凌厉无匹的杀气来。

    邵子夫被他身上的杀气激得愣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道:“月氏人,好打。”

    张孝武起身抖擞了精神,扶着墙垛向外看去,只看到三里之外近万顶白色帐篷耸立包围着土城,城外炊烟袅袅,围城的敌人当真无穷无尽壮观不已。若是在前世,他上哪里能看到如此波澜壮阔的攻城战,也许只有在电影中能看到这样的镜头,可当下这种境况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确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嗖——嗖——嗖——”

    突然,靠近土城的月氏人突然再次向城内抛射箭矢,千百发箭矢如疾风一般奔向城墙,与此同时,身着白色长袍手持圆盾弯刀的月氏士兵高喊着嚎叫着,踩着地上的尸体,登上了攻城梯,杀上土城城墙。

    “嗖——”

    张孝武一个闪身,眼看到一支利箭飞来,他全神贯注,只觉得这利剑越飞越慢,仿佛伸手可探。于是他毫不犹豫一把抓住,只觉得手心一烫,那利剑在他手心中向前摩擦了半尺才看看停下,箭簇距离他眼睛只有一指不到。

    周人目瞪口呆见到他徒手抓住飞矢,许久才忍不住叫起好来,

    却猛地一把抓住了一支箭矢,引得周遭其他士卒一阵叫好声。张孝武却一阵力竭似的虚脱,手掌疼痛不已,仔细看来居然被箭羽破开了几条口子。

    邵子夫一把将她拉回来摔在地上,担心道:“憨货,不要命了?”

    张孝武却对刚才的感觉格外兴奋,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会对动态捕捉的能力堪比苍蝇、蚊子,莫非因为穿越导致身体发生某些变异?还是因为自己是穿越者,有什么系统?于是他心中默念各种乱七八糟系统,然而却只看到周边的士兵因为抵挡不住箭雨而倒在地上,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大骂没什么鸟系统,只有一个自己被孤零零扔在这埋骨之地。

    上百月氏兵卒趁着汉军将士躲避之时,将长梯搭在城墙上,头顶着圆盾便开始攀爬梯子。城墙上的汉军将士们立即拿起了长矛,张孝武也放下朴刀拿着长矛,等待都头命令。

    箭雨稍弱,都尉陈台立即高喊:“杀——杀——杀——”

    “杀!”

    汉军将士们扔下盾牌,起身杀敌,将一块块沙包砸了下去,直砸得月氏人哭爹喊娘,少倾,一两百月氏人被沙包砸死。随后汉军将士们又将近千一丈长的矛枪竖起在城墙之上,见到那寒光粼粼的排排矛尖,直吓得月氏人浑身一颤。

    “呜呜呜——”

    趁着这个空隙,汉军士兵们拿起长矛刺向了梯子上的月氏犬夷兵。

    “啊!”

    “啊啦!啊啦!”

    “姆妈——”

    一排排的月氏士兵惨叫着掉了下去,有的直接摔死在城下,有的却是被长矛捅死砸向了袍泽战友。这是一场屠杀,赤裸裸的屠杀,半空之中的月氏士兵根本避无可避,他们只能在临死之前抓住汉军的长矛,试图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对方矛枪,但他们的遗愿落空了,汉军士兵们快速抽回矛枪,随后刺向下一个攀爬的敌军。

    张孝武身高臂长居高临下,看准了一个白袍月氏士兵的腰腹,趁着他举刀抵挡别人的时候,一矛刺了下去。

    “噗呲!”

    那高鼻深目碧眼的月氏战士惨叫一声,很快眼神涣散起来,手中的刀盾也掉了下去。张孝武右手一挑,月氏战士从梯子上摔了下去,砸在人群之中。

    另一个月氏人趁机爬上来,在躲避长矛的时候忽然拉住了袍泽李向的矛尖,拼命地拉扯。

    感觉到自己即将被拽下城墙,李向忍不住慌张起来,握紧了长矛惊叫道:“伍长,他抓住我的兵刃了!他抓住我的兵刃了!”

    那月氏人听见尖叫越发用力拉扯,李向也浑身颤抖奋力向上拉扯,但月氏人用自己的身体重量拉拽,李向自然抵不住他的力气,一个不小心,李向居然被猛地拉出城墙。

    “啊——”

    张孝武忽然扔掉武器,一把抱住李向的腰,奋力拉拽的同时大声呵斥:“放手啊蠢货!死握着兵刃作甚?放开长矛!”

    “喏!”

    李向吓得不知所措,却被一嗓子喊醒了,立即松开长矛,那月氏人顿时掉了下去,直至被长矛刺穿了胸膛,哀嚎着呼喊着,很快被其他月氏人踩在脚下死了。

    李向却吓得一屁股坐在城头,头脑中一片空白,而张孝武打得兴起,再次跨坐在墙垛上,将长矛当做刀斧,朝着爬梯子的月氏人的头上一个个地砸下去。他手劲非常大,矛尖锋利,几个迎头上来的月氏人不是被砸中脑袋便是被砸中胳膊肩膀掉了下去。

    连着砸了七八十下,张孝武一阵力脱,居然被一个月氏士兵抓住了他的矛尖,他毫不犹豫地松开长矛,以免被拖拽下去。此时感到身后被人拉住,随后一根长矛从身旁刺了下去,挡住了随后杀来的敌人。

    张孝武转头一看,是伍长邵子夫出手帮他,但邵子夫一言不发,继续冷静地杀敌。

    赤手空拳的张孝武只好在城上搬起一个沙袋,朝着城外梯子上月氏人砸了下去。这沙袋足足十斤重,威力不比石头差多少。沙袋将梯子上的四个月氏士兵砸落在地,月氏人团成一团呻吟惨叫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