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汉血长歌 > 第五十七章?虎父犬子
    两人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张孝武笑了笑喝了口酒,将酒壶递过去说道:“来,一起饮酒。”

    胡三万受宠若惊,忙道:“不敢不敢。”

    “废什么话,让你喝酒你就喝,扭扭捏捏跟老娘们似的。”张孝武笑骂。

    胡三万心里一暖,接过酒壶往嘴里倒了口酒,顿时被辛辣的烧刀子给呛到了,大声咳嗽起来。

    张孝武又从怀中又掏出了一壶酒:“别喝急了,那壶酒给你了。”

    胡三万哭笑不得,心说我不是喝急,我是想表现得豪迈一些,可惜炫技不成反打脸,差点咳死。

    两人边喝边聊,反倒熟络起来。

    胡三万自从装了张孝武亲手做的木头假牙后,整个人卡起来没有那么丑了,但依旧很猥琐。张孝武对他了解不多,如今接触下来,觉得这人也很有意思,也值得信赖。

    这胡三万在第六团多年,最善于打探各种消息,堪称禁军百晓生。

    与仅组建两年时间的二十七团不同的是,第六团从开国迄今便是禁军二十四团之一。圣汉禁军第一至第六团隶属青龙军团,驻防龙都东大营;第七至第十二团隶属白虎军团,驻防龙都北大营;第十三至第十八团隶属于朱雀军团,驻防龙都南大营;第十九至第二十四团隶属于玄武军团,驻防龙都西大营。

    太乾二十五年时,经兵部商讨由右丞相王承奏请,太乾帝允新建禁军八团,分别是二十五团至三十二团。此后八团为禁军预备团,非战时仅保留伍长以上官佐和民夫,每团仅有不到五百余人。

    此次北讨无信,青龙军除第一团、第二团、第三团、第四团、第五团、第六团外,另有第二十五团、第二十六团、第二十七团,第二十八团,总计十个团十八万战兵,六万役卒,总兵力二十四万。

    张孝武恍然道:“莫非因第六团是禁军常备战团,所以才驻防木城,坚守后方?”他想想又觉得不对,“坚守后方也可以让临时战团,例如二十八团和二十六团,不比让常备战团吧?”

    胡三万道:“也许是能及时救援前线。”

    张孝武冷笑道:“胡说八道,从木城到鸦山要走十天路,便是救援也来不及,而且一个战团就能改变大局?”

    胡三万尴尬一笑,贼眉鼠眼地左右看了看才说:“其实是因为程将军。”

    “程将军怎么了?”

    胡三万低笑:“圣汉北伐无信,诸将纷纷请战杀敌,唯独咱程将军恳请驻防木城,承担全军护送粮草之责。表面是程将军勇挑重担,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程将军根本没有带兵打过仗——倒也不是没打过,他年少时随父亲远征北夷,却打了败仗险些丧命。”

    张孝武眯着眼睛道:“我对程将军不熟。”但他的脑海之中很快回忆当日他角斗草原三金刚时,楼台上的程褚不忍观看台下鞑塔尸首,始终仰头望天的一幕,心中嘲笑起来,一个堂堂将军居然见不得血,圣汉帝国这种士族平民制度只怕培养了不少草包将军。

    第六团守在后方,许多贪生怕死的士兵和军官便想尽办法调到第六团中,以至于所有人都知道,这第六团从将领到士兵,全都是窝囊废。第六团也堪称圣汉禁军中的窝囊废战团了。

    程褚并不是一个御下威严的人,尤其骁骑营军候李存元更是个刺头。曾经有一次在酒宴之上,李存元喝醉了酒和程褚发生了口角,李存元冲上去便要揍程将军,幸好被人拦下。虽然事后李存元登门道歉,程褚也原谅了他,但此事致使第六团一盘散沙。

    “李存元敢打程褚?”张孝武惊诧道,难以想象这种情况发生在二十七团,何人敢于顶撞石敬?即便丁毅与石敬私交匪浅,私下经常相互揶揄,丁毅却也不敢公然挑战石敬的威信。这李存元要么就是泰山可倚目中无人,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程将军莫非不愿意和一个二傻子一般见识?

    见张孝武一脸疑惑,胡三万大笑说:“其实论出身,程将军出身要比李军候高贵得多了,李存元不过是有个天下第一武将的大哥李存义罢了。可程将军却世袭邵武伯,乃开国十三英雄邵武伯程氏后裔,轩辕皇族规定,每隔三代皇帝必纳程家女儿为妃,程家世受皇恩且世代从军。至程褚一代,程家四子随邵武伯程铭贞兵出龙门关讨伐北夷,却不幸遇难,程家四子仅最年幼的程褚一人逃了回来。”

    张孝武大胆猜测道:“程铭贞该不会是玄武军团的统帅吧?十二万玄武军绝灭于桦树河畔?”

    胡三万一拍巴掌,给了他一个厉害的表情,笑道:“对咯,正是如此,程铭贞正是玄武军统帅,程将军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随父出征,那时他才十九岁,和你一般大。”

    “真是虎父犬子,老子英雄儿子完蛋!”张孝武鄙夷道,他不是第一次听人说起玄武军团被屠惨案,重建的玄武军团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天下第一的锐气,龟缩在龙都西大营多年,最大的成就就是听兵部指令在中原四处剿匪,还多有败绩。

    于是原本天下第一禁军军团成了外人耻笑的乌龟军团,玄武军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窝囊至极的表现导致没有任何上将军愿意领军玄武统帅一职。

    胡三万继续讲述起来,因桦树河惨案,程家家道中落,唯一幸存的程褚在兵部只担任一个小小的提事。太乾十六年,太乾帝三个妃子同时因病去世,一时之间后宫清冷。元老院建议选妃充斥后宫,程褚的堂妹程兰艳绝众秀女,被太乾帝收为兰才人。太乾帝极其宠爱兰才人,一月升美人,二月升贵人,三月升兰嫔,四月升兰仪,五月升兰妤,六月升昭仪,七月便做了兰妃,八月便成了兰贵妃,其宠爱程度可见一斑。

    宫里有兰贵妃协助,程褚也得以步步高升,最终担任御前带刀侍卫。程褚日夜护在太乾帝身边,忠心耿耿之举感动了皇上,后天火教刺杀皇帝,程褚替太乾帝挡了致命一击,从此之后更是飞上枝头变凤凰,摇身一变成了御林军统领。

    兰贵妃病逝后,太乾帝思念过甚大病一场,见到程褚时便会想到兰贵妃,陛下为了避免日夜悲怆,便将程褚委任为第六团统领将军。

    张孝武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胡三万讲着程褚的故事,觉得分外有趣,打趣道:“看来这程褚是从没有带兵打过仗了?唯一的一次还是十几年前在关东地区,还差点死在那里?”

    胡三万掩笑道:“倒也不是唯一的一次,他还是打过的,例如在南釜山剿灭了刘三霸一伙儿天火教余孽。”

    张孝武鼓掌讽刺道:“好能耐,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