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汉血长歌 > 第二百六十章 木城难克
    次日,乌兹人早上跳完了舞,热了一个身后,这才慢悠悠地杀出大营,朝着木城杀来。木城诸军严阵以待,乌兹人兵分四路分别从四个方向共达木城。他们以为木城兵力有限,然而木城此时有一万八千步卒,大多数都是战场上见过血杀过人的老卒,尽管还有许多兵卒身上旧伤未愈,可越是遇到这种激战,老卒便完全忘记旧伤。

    乌兹人在四个方向分别投入一万军队,乌兹人这次学乖了,人人手持木盾,尽管防护力不假,木盾还非常笨重,可木城的覆盖性散射便没了用处,士兵们只能瞄准射击,杀伤力骤降。

    但仰攻本来便吃亏,而更加吃亏的是乌兹人缺少攻城器械,连攀爬的攻城云梯也缺少。在乌兹人分散进攻之后,汉军只需要把手住每个梯子口即可,乌兹人的武器较短,被汉军的矛枪杀得惨叫连连。但同时乌兹人的偷袭尤其是手斧还是让汉军吃了亏,许多士兵闪躲不及被手斧击中。

    一日厮杀之后,乌兹人纷纷败退。

    此战乌兹损兵折将一千余人,汉军士兵伤亡三百,大多数汉军是被乌兹人的手斧与弓箭射杀。

    张孝武对二百伤亡并不在意,令人收敛尸首救治伤员之后,依旧坚守城池第一线。作为一名指挥官,张孝武不需要拎着刀背着弓亲自作战,这让他心痒手痒,恨不得冲过去厮杀一阵。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冲动,稳坐钓鱼台,望着手下兵将们将乌兹人杀得大败。

    乌兹人战败之后回到大营,又是一阵坟头蹦迪,他们也开始总结起来,最后的结论是,虽然分散进攻会让汉军也分散防守,可是他们的云梯只有一百架,分散之后每一次只能投入二十五个士兵,所以汉军只需要守住二十五个云梯入口即可。

    “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误。”阿和拉罕王子及时承认错误,赢得了将士们的原谅,他们重新布置进攻的方式,第三天,乌兹人全力进攻东门。

    见乌兹人将所有兵力全部投入到东侧,张孝武同样也把主力放在东侧,并轮换守备营守城。

    祖公茂与申林东兴奋得嗷嗷叫唤,祖公茂手持双刀,对申林东大喊:“你替我指挥,我杀一会儿先!”然后一溜烟跑了,留下目瞪口呆正在穿戴盔甲准备作战的申林东。

    申林东怏怏不乐,只好坐在城门楼里指挥作战,好在此时张孝武带着关城等亲卫营到来,而亲卫营的作用是预备作战,可看样子他们一时半会儿用不上了。张孝武远远地看到祖公茂发了疯似的与乌兹士兵作战,双刀舞出两个银色光圈,那乌兹士兵在他面前无不缺手断脚掉下城池。

    “哟呵!祖公茂武艺精进了许多。”张孝武点评道。

    申林东也开始点评起来:“这一刀不应该这么砍,若是向下三寸,敌人必然躲不不开。”

    张孝武赞同说:“发力太猛,不留余地,这种打法难以持久。”

    申林东笑道:“我认识的祖公茂,便是如此,这人平时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看上去就是平平无奇的一个人,可是一上战场就发疯,每次不把自己弄伤决不罢休。”

    正说着,祖公茂便回来了,肩上插着一根箭镞,还在汩汩冒血,便听到他哈哈大笑:“过瘾!过瘾!着实过瘾!杀得老子好生痛快!”

    张孝武与申林东对望一眼,顿时哭笑不得。

    如果说第三日的猛攻让乌兹人看到了一点点希望,那么第四日的猛攻就让乌兹人产生了怀疑,除了丢下上千具尸体外,他们未取得任何成绩,甚至汉军并未烧掉云梯,还允许他们的收尸队收敛尸体。

    乌兹王子阿和拉罕的连续四日强攻,却导致乌兹人损兵折将将近五千人,甚至连心腹爱将阿拉比和艾图力也战死,阿和拉罕不得不修整两日。

    木城守军也趁机修养两日,并为守城战死的一千将士举行了哀悼仪式。

    与乌兹人的跳舞不同,张孝武的死士营从开始便规定在哀悼仪式上唱军歌送别战友,这个传统也延续到了现在。所有人一起唱起了《永远的战士》这首歌,歌声哀伤而悠远,许多人唱着唱着就哭了。

    一曲之后,诸将解散,张孝武下令将这一千具尸体拉到城外埋葬好。

    乌兹的士兵见到城门大开,向乌兹大营汇报,于是乌兹人准备偷袭。可天很快黑了下来,营养不良的乌兹人黑夜里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于是不得不狼狈返回军营。但这次失败的偷袭却让张孝武看到乌兹人的羸弱,原来乌兹人不但战斗力不强,士兵营养失调,人人都有夜盲症。

    原本他以为乌兹人长得黑,如果发生夜战,汉军会一不小心被乌兹人的“隐身术”躲在黑暗中反杀,可患了夜盲症的乌兹人反倒怕黑。

    张孝武立即让人准备狼烟,下令守备营好好休息,做好决战的准备,城防营继续坚持几日,耗尽乌兹人的斗志。

    阿和拉罕王子不顾苏尔美达的劝说,在第七日再一次对木城发起了猛攻,萧开和胡立已经适应了指挥作战,并且越发熟练应对。第七日的作战从早上打到黄昏,乌兹人依旧折损严重,眼看着士气大跌难以坚持,乌桓大将海拉提却冲上了墙头。

    海拉提手持两把大锤,所过之处横扫千军,无一抵挡。

    申林东拎着铁棍冲了上去,被海拉提连砸三锤,愣是将一根铁棍砸成了U型。此时祖公茂手持双刀冲上去,也被海拉提砸得连连后退,好在此时萧开带着弓箭手将海拉提身边护卫射死。海拉提独木难支,不得不后撤下去,申林东与祖公茂对视一眼,心中啧啧称奇道:“这黑塔一样的汉子,当真天生神力。”

    晚间时候,众人像张孝武说起这个手持双锤的乌兹勇士,顿时引起了他的警觉,看来自己小瞧乌兹人了。

    第八日,张孝武亲自守城,陈青的青字营作为轮换也上城墙参与了守城,伤兵们陆陆续续加入守城部队之后,木城的防御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乌兹人只看到城墙上的数千守军,却没有看到城内汉军的轮换作战,以至于产生对方每个人都是不死金刚的错觉,乌兹人开始士气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