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汉血长歌 > 第三百三十二章?鬼卫四将(2)
    清武城地理位置特殊,除了毗邻东瀛列岛,清武县还是保障龙门关龙卫后勤的重要粮道,因此东瀛海盗也经常会冒死劫掠龙卫军粮。为了剿灭海盗,龙卫与清武守军屡次联手驱逐,却杀之不绝灭之不尽,前后两任清武守将皆葬命于东瀛海盗之手。

    幽州最大的问题便是这清武,以至于朝廷武将听闻前往清武,都要提前找关系调往别处或直接称病拒不上任。如果说萧开和胡立去的都是养老的地方,这申林东去的可是四战之地,赴死之所。

    季御使不待众人提问,直接说:“兵部得闻申军候武艺乃塞北第二,仅次于张将军,而张将军需镇守塞北抵御犬夷,因此不得调动,便只能劳烦申军候赶往清武城。这清武城,也非得申军候领军才是,余人既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申军候若是拒绝,这清武城百姓可就要年年遭殃了。”

    “臣,接旨。”申林东不假思索立即上前接下赏赐,他安耐住心中的隐隐激动,调往清武城虽然危险,可在清武城他便是守将,便是城主。申林东虽然敬服张孝武,可内心之中却一直不愿做第二,他渴望单独军作战,不再张孝武的羽下。

    张孝武自然明白申林东是一只苍鹰,而非猎鹰,他拍了拍申林东的肩膀,点点头道:“以后你的对手就是海盗了,若有困难,传信给鬼卫,你始终是鬼卫的人。”

    申林东激动不已,道:“将军,多谢。”

    阮清文恭喜道:“申大人,越是危险之地,反而越是得功名之所,你我众人皆为人才,当取功名如探囊取物。在此,吾等提前祝申大人旗开得胜,斩杀东瀛犬夷。”

    “多谢众人。”申林东道。

    季御使继续宣旨道:“鬼卫祖公茂,悍不畏死,每战必杀敌与阵前,于国有功,赏赐玄铁黑甲一副,玄铁双刀一副,黄金三百零,白银一千两,着令其调任朱雀军第十八团任军候,组建祖字营,协助平叛江南叛军。”

    张孝武倒吸了一口凉气,江南?居然是江南!

    祖公茂皱着眉久久不上前,既不说话也不反驳,一如他的性格一般,沉闷刚毅。众人担心起来,越是这种闷不做声的人,越是容易做出过激行文,阮清文立即给了张孝武一个眼神,意思是这圣旨不得不接,张孝武心中叹息不已,缓缓说道:“祖军候,接赏赐吧,你我身为军人,理当听从国令。”

    “喏。”

    祖公茂这才不情不愿地上前接赏,众人看得出来他的恼怒,到不是因为他被调往江南平叛,而是因为朝廷突然将鬼卫四将全部调走,且每个人都调往危险之处。

    那萧开面临的是政治风险,胡立面临南羌危险,申林东面临东瀛之患,而祖公茂的去处才是最危险的,江南叛乱。

    江南叛乱的始由,只是因为一桩小事,一个新到岳州的县令相中了一户人家的女儿,要娶人家做小妾。哪想到那户人家虽然家资不富裕,却是一户有骨气的人家,宁愿女儿给穷人做妻,不愿女儿做富人妾氏,于是惹得那县令大怒。那县令的狗腿子家奴便唆使人故意招惹女子家人,并诬陷别人与天火教反贼有关,于是县令便以此威胁女子嫁给他做妾。

    岂料到那女子父母刚直不阿,在狱中自尽,狱卒将此事透露给女子,女子一头撞死在县衙门口。此时引起了当地轩然大波,百姓纷纷涌到县衙门口讨要说法,那县令昏招尽出,竟然下令驱散人群,混乱中一个幼儿被踩死,更是引起了百姓躁动。

    恰逢此时征收秋粮,往日官府欺压百姓,今日百姓怒火一并爆发,于是百姓冲到了县衙打死了县令和几个官员捕快。朝廷得闻,太乾帝误以为灾民造反,勒令岳州守将下令镇压。那岳州守将随后派遣以前是并镇压反民,但岳州乡军如同豺狼虎豹一般,不但严苛镇压灾民,还勒索抢夺百姓,引起了当地百姓更大反弹。此时天火教教众起兵造反,这才引起了双方仇杀,继而导致江南叛乱。

    江南叛乱在于朝廷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错误决定,也在于官府和百姓的对抗,因为江南稻米一年两熟,素有江南丰而天下足的说法,因此朝廷在江南的税收向来比北方更重,当地百姓对于官府压榨一直苦不堪言,如今有人挑头造反,索性便反了,他们并不知道朱雀军主帅已经被杀身亡。

    祖公茂对此不屑一顾,[笔趣阁 www.biqugex.info]他若是没胆量迎接困难,便再也没有人有胆量了,他只是想到鬼卫四将皆被调派四处,很显然朝廷这是在打压鬼卫。

    但张孝武却笑着说道:“很好,很好,大家都得意重用,这说明朝廷很看重众位。我以为朝廷只能躲在大家背后,却没想到我们的所为都在别人的眼中,不枉大家舍生搏命。我以往最担心的便是有人贪墨功劳,而今看来,兵部众人都是明辨是非之人。”

    众人苦笑附和,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看得出,为什么张孝武手下的四将被调走,朝廷不过是借此办法削减鬼卫的战斗力,也意味着朝廷开始提防他们了。张孝武想过有朝一日,朝廷会用手段遏制边军的发展,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季御使道:“张将军,接旨吧。”

    “臣,领旨谢恩。”张孝武上前接旨,但见季御使依旧微笑,但脸上却满是不忍,便说道:“季御使,本将备下薄酒,还请小聚一番。”

    季御使却摇了摇头,转身又从盒子里拿出了第二道圣旨,脸上满是苦涩,犹豫许久才说道:“张将军,实话说于你听,朝廷不止下了一道圣旨,我手上还有一道圣旨,只是这圣旨内容让人气恼……我私传给你吧。”

    张孝武心中一惊,道:“这……”

    季御使道:“有人弹劾你遗弃青龙军卒,导致数千青龙军兵卒身亡,另外,还有人弹劾你拥兵自重不服朝廷管教,这第二道圣旨,是——对你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