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 第二百二十八章:吹嘘?
    花千痕对邢墨渊开口道:

    “据师妹所言,关于比试的事,是你们先动手阻止师妹展示医术,才会导致她比试失败。对于这件事,九王爷可有什么要解释的?”

    对于这些人的话,邢墨渊觉得有些好笑:

    “的确是本王动手的,但是那是因为本王的未来王妃看不下去神医谷的人医术差到如此地步,本王的未来王妃心地仁善,看着那只狗就要被贵谷的花满月治死了,才会忍不住出手。这件事所有人都清楚,难道花满月没有和你们说她为何会被阻止的原因吗?”

    邢墨渊竟然直接讽刺神医谷的人医术差?!

    神医谷的弟子都十分不悦地盯着邢墨渊,似乎很想冲上去和邢墨渊打一架。

    花千痕倒是没有听说过这种事,他觉得有些奇怪,神医谷的医术,绝对没几个人敢说医术差。

    他疑惑地询问道:

    “比试时,是九王爷你阻止了师妹救治那只狗没错吧?按九王爷的意思,是因为师妹医术太差,你们才会出手?那请问当时九王爷的未来王妃,可有将自己的那条狗治好?”

    花千痕果然不愧是神医谷的少谷主,一听便发现里面不对劲的地方。

    邢墨渊冷笑:

    “否则花少谷主以为,若我们真的无耻地用武力压制来取胜,会有机会让贵谷的三小姐安然离开,还让你们神医谷的人来找麻烦?”

    神医谷的弟子全都满脸不服气,怒道:

    “你们难不成还想杀了三小姐?谅你们也没有这个胆!”

    “没错,你们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三小姐的手就是因为那位尹幽月才被废的,也是你们阻止三小姐救狗,才导致她第二轮输了,这总没错吧。”

    “你们那位尹幽月呢,她当时夸下海口,说只要比两轮就行。结果第二轮便耍诈。说起来你们不过是为了尹幽月的脸面,才肆无忌惮破坏比试规则,害我们三小姐输掉的!”

    听着这几个人的叫唤,花千痕眉宇微微皱起,刚想说什么。

    突然,一道清悦的声音响起:

    “我的医术,还不需要靠耍诈才能赢!”

    随着话音落下,花千痕他们就看到一个身穿素色长裙,面容清冷绝美的女子从侧门缓缓走来。

    她的眼睛漂亮澄澈,却带着一股无形的气场,长得绝美却让人完全不敢有非分之想。

    她便是尹幽月。

    尹幽月走出来时,先是对邢墨渊不满地瞥了一眼,这才用冷淡的余光扫过花千痕一行人。

    花千痕和神医谷的弟子看到尹幽月时,整个人都惊讶不已。

    他们完全没想到,区区玄幽国,竟还有长得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子,更重要的是她的气场,一点不熟其它男子。

    谁都能看出,眼前这个尹幽月,绝对不是一般女子。

    尹幽月可不管花千痕等人心里怎么想,她勾着唇,对花千痕道:

    “花少谷主是吧,我便是尹幽月。我不知道九王爷对你们说了什么,但是,对于花满月双手被废之事,我无愧于心。她会有如今的下场,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

    尹幽月一开口就这般不客气和强硬,让神医谷的人都气的回神。

    花千痕心里十分惊诧,因为尹幽月的话和方才邢墨渊的话,分明是一模一样的意思。

    而且他此时看着邢墨渊和尹幽月,觉得这两人即使没有站在一起,气场却是这么般配。

    花千痕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想到这一点。

    他对尹幽月道:

    “在下只有一件事想弄清楚,尹大小姐的医术,是否真的全凭真才实学,而不是用了阴谋诡计获胜。”

    花千痕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看看尹幽月的医术是不是真的比花满月厉害。

    若是尹幽月的医术更厉害,那么根本不需要使用什么阴谋诡计。

    尹幽月和邢墨渊都笑了,看来这位花少谷主,是难得的明白人,说话也直击重点。

    尹幽月就喜欢和这样的明白人说话,直接开口:

    “那花少谷主要如何弄清楚?难不成又是比试?对于残害动物来比试,这一点恕我无法答应!”

    她可不想再看到一次好好的狗或者其它动物,被故意重伤!

    她那两条狗,此时才堪堪能走几步而已。

    之前比试的那两条狗,尹幽月都放在自己院子里养着了,如今情况还不错,再养个半个月左右,就能痊愈了。

    花千痕摇了摇头:

    “比试的作用不好,就直接以东域的千古奇病来比试吧,整个东域在一千年前,曾经出现过一个十分恐怖的传染疾病,那次传染特别可怕,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传染,被传染的人都发热,呼吸困难,呕吐,出血,浑身起脓泡,有的不过一日就被传染死亡!

    据传当年这病让东域死了将近一半的人,各国都造成了严重损失,还因此签下了百年内不得有战争的条款。

    现在很少出现大规模的这种传染病,可还是一直没能解决。在下听说前段时间玄幽国也出现过一次奇怪的疫病,被传染的患者会变成肺痨。整个玄幽国束手无策之时,是由尹大小姐你力挽狂澜,研制出药解决了这次的疫病。

    想必尹大小姐在疫病方面,也不会差,我们便根据东域的千古奇病来比试,写一篇关于这千古奇病的看法和猜想治疗方法,让全东域的大夫来评判,到底谁的医术更高一些,尹大小姐可敢应战?”

    尹幽月听着花千痕的话后,脑中也出现了关于这个千古奇病的一些记忆。

    她从原主的记忆和花千痕的描述中,便渐渐呈现出那种病的一些特性和表现,越是思考,越发现这病听起来实在太像是黑死病的症状了!

    黑死病,也就是鼠疫,是属于现代的甲类传染病,十分棘手!

    没想到这个东域千年前也发生过吗?死了将近一半的人,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了!

    一想到是黑死病,尹幽月一言难尽地开口道:

    “花少谷主,不是我不应战,只是我必须提醒你,关于你说的千古奇病,我不但有了准确的传染源猜测,更是连治疗的方法和预防药物,都有了,你要跟我比这一点,你必输无疑。不如换个方式吧。”

    尹幽月的话音落下时,众人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他们都完全没想到,尹幽月竟然能这般脸不红心不跳的吹牛。

    那可是东域千古的奇病,尹幽月竟然说自己不但知道传染源,连治疗的方法和药物都有,这也太扯了!

    花千痕都没想到尹幽月这般会吹,倒是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

    他并不信眼前气场不一般的尹幽月,会是那种会无知吹嘘之人,他下意识地问道:

    “尹大小姐,你确定自己真的知道这千古奇病发生的原因,以及治疗的方法和药物都有?”

    花千痕明明知道这事根本就不是真的,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

    尹幽月对于这种病,完全没有要藏着掖着的打算,直接道:

    “虽然我不是很确定,你说的病和我了解的有没有偏差。但如果是那种通过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染给人的病,那便是鼠疫。这种病传染性极强,病情也十分严重,凡是被感染的人都几乎在十日内死亡!

    它一开始是老鼠身上的病,传染到人身上后,还能通过唾沫之间进行传播感染。严重的人身上的淋巴会肿胀,出血等等,出脓溃烂,死状十分惨,还得统一焚烧处理,否则埋在地下,一样会传染给他人!”

    尹幽月说完之后,花千痕的眼里只剩下惊诧。

    因为尹幽月说的完全没有错,而且之前也有猜测是什么虫子引起的,没想到尹幽月直接说是老鼠身上跳蚤传染到人身上的!

    他一想到自己之前研究的资料,怎么都和尹幽月此时说的吻合,完全能对上。

    就凭这一点,他便知道,尹幽月的医术,绝对不可能是虚的,比他师妹更强!

    花千痕做人讲的是凭本心,这一次,他知道定然是自家师妹真的隐瞒了一些事没有说。

    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尹幽月说的药:

    “尹大小姐,您的医术,在下已经确定。这次师妹的事,我可以保证神医谷不会追究,但是有一点,你所说的鼠疫传染病,你真的有药可以治了吗?”

    对于黑死病,尹幽月身为一个医生,怎么可能不去研究,对于要用什么药,早就了然于心。

    她也没想到花千痕说话做事这般坦然,笑着点点头道:

    “花少谷主也许还不知道,我尹幽月在医术上,没有金刚钻从不揽瓷器活。但凡我说过能治的,就算在阎王手里,我也会抢过来。”

    尹幽月的话令花千痕十分欣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话十分狂妄嚣张,他却总觉得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是真的可以做到她说的一切。

    花千痕对尹幽月行了个礼:

    “有尹大小姐的保证,在下就放心了。在下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也知道尹大小姐这般洒脱之人,定然不会做出背地里使诈的小人行径,对于之前师妹有哪里得罪您和九王爷的地方,在下便在这里替她对两位说句抱歉!

    事情已经了解清楚,在下也就不宜多留,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