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另类千金归来 > 第169章 勉强合理(4更)
    “自然。”

    “小虞,如果你是听谁说了什么,别当真,我殷九烬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在将你接回来之前,我甚至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出现。”

    “在你之前,别说抱过别的女人,不论男女,旁人都轻易近不得我的身。这个,你当是听说过才是。”或者说,查到过。

    就算不问不查,殷九烬也知道,颜瑾虞回北城以前,必定查过他。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算是一类人。

    换作是他,也绝不会轻易留在一个一点根底都不知道的人身边。

    “九哥又何必说这些,大名鼎鼎的九爷,与你有关的消息哪是‘听说’二字能做得准的?别说听说,就是我亲自去查,也未必能查到多少。”

    慌乱的殷九烬深深拧眉,“别这么说话。”听得他心里又闷又难受。

    “九爷是别人喊的,不是你。”

    颜瑾虞也懒得和他翻第一次见面他就让她喊九爷的旧账,端着清冷的眸子看他,“我再问最后一次,你有没有抱过别的女人?”

    “九哥,我不知道你对第一杀手‘魑’了解多少,但我现在想告诉你,‘魑’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一个问题,问第二遍都是例外,绝不会问第三遍,所以,想好了再回答。”

    殷九烬看出了她不是在开玩笑,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次的回答不如她的意,他可能会永远失去她……

    正是因为这样,那声“没有”才没立即说出来。

    尽管他无比肯定自己的答案。

    “你别急,我想想……我小时候抱过我妈和祖母,算不算?”

    令人闻风丧胆的九爷,何曾这么卑微又……逗逼过?

    如果对面坐的不是颜瑾虞,瞧见他这样,心底那股气怕是就散了。

    颜瑾虞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她既然这么介怀这个事,当然要问个彻底。

    毕竟现在不解决,这件事就会像一根刺一样一直扎在那里。

    淡淡看他一眼。

    “我再想想……”

    最终,殷九烬憋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说:“真没有,我记忆力向来很好,除了你和一个不知好歹往我怀里扑的女人,就……”

    说到这里,殷九烬猛地一顿,再看到颜瑾虞的神色,瞬间明了,“你是说那个恶心的女人?”

    能得殷九烬这样沉稳矜贵的人都多次用出“恶心”二字来形容的人,看来是真的恶心到他了。

    “我听说,她扑你怀里哭了?”

    一提起这个,殷九烬面色就十分难看,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他还不至于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用上“恶心”二字。

    “是、是有这么个事……”

    看到颜瑾虞脸上再无一点笑意,眸色淡漠中透着一抹冷戾,然后她的右手抚在左手腕上,殷九烬忙说:“丫头你别急,先听我解释。”

    小姑娘呆傻的时候是真呆傻,小姑娘撩人的时候是真撩人,小姑娘狠的时候也是真狠。

    他活了二十多年,所有的稳重自制都在她这里破了例。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将他逼到这个地步。

    他早就发现,他这辈子是栽在她身上了。

    “那天我是如常去留园小坐,没想到来上茶的会是她。一个不重要的人,我倒也没放在心上,只当她和寻常服务员一样。”

    “她倒完茶,我以为她已经离开,并没有在意,没想到她就低低的哭了出来。我有些不悦,却到底没将她赶出去。”

    “为什么没赶出去?”颜瑾虞看出他的表情似乎有变化,带着她都看不懂的复杂,心一软就问出了声。

    “那天是她未婚夫的忌日,她不提,我倒险些忘了。”

    “她未婚夫,你那个任务中牺牲的战友?”

    殷九烬诧异,“你……知道?”

    如果到现在颜瑾虞还看不出他在意的实则是那个战友,那她未免也太蠢了。

    “不算清楚,却也知道点皮毛。所以,因为她是你战友的未婚妻,她伤心哭泣你就允许她扑你怀里?”

    “自然不是!”趁着她软了态度,殷九烬忙起身坐到她身侧,也不顾她的挣扎就将她抱坐在他腿上,紧紧困住。

    越挣扎他困得越紧,颜瑾虞索性放弃,直接开口:“先放我下来。”

    “不放。”下巴靠在她肩头,“有什么话就这么说。”

    离她太远,他心底的慌乱怎么也控制不住。

    “放开我。”

    殷九烬软软的蹭了蹭她的脖颈,“丫头,我就这么抱着给你解释好不好?想起以前的事,我心里并不好受。”

    厉害了,还会撒娇了。

    不过显然,他这一招对颜瑾虞起了作用,看到他这样,颜瑾虞的心就不由得软了。

    就当还是坐在沙发上吧。

    颜瑾虞淡淡道:“你说。”

    “我也没想到她哭着哭着会突然扑我怀里来,我当时被其他事吸引了注意力,没留神就……”

    “那反应过来后,你怎么没将人推出去?”

    “我不是说了么,我当时被其他事吸引了注意力。我走到今天,想杀我的人不知凡几。那天,有人潜进了留园。”

    “人数似乎还不少。”

    对上她看过来的眸子,殷九烬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微暖,“不用担心,区区几个人还奈何不得我。”

    颜瑾虞轻哼一声,“谁担心你?”

    “如果我将人推出去,会打草惊蛇,那个女人可能还会当场毙命。若是在别的地方倒也罢,但那是在留园。不管是那个女人死了,还是那些想杀我的人慌不择路闹出动静,留园都会受到影响。”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留园是祖母的。”

    颜瑾虞一愣,这个她倒是不知道。

    帝都最大的京剧园子,居然是殷老夫人的。

    “祖母走后,就转到了我名下。”

    “留园是祖母生前最喜欢的地方,又是我名下的产业,自然不能让它的声誉受损。”

    “底下的人接到我的指示悄无声息将那些人解决掉,我才忍无可忍的将那个女人推出去。”

    “真是推出去的,你要相信我,当时她直接撞到一旁的桌子,听说背脊都险些撞断了,在医院住了好些天。”

    颜瑾虞:“……”

    “到现在想起来,我都还犯恶心。”

    “那天回去后,我泡了一整晚的澡,当天穿的衣服直接让底下人拿去烧了。”这倒不是假话。

    唇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耳侧,“所以,丫头,别再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人来吓我了,好吗?”

    “……那她现在,怎么还留在留园?”

    “她是园长的养女,园长是祖母手底下的老人,他求到我面前,我自然要给他几分薄面。”

    “不是因为她是你那个战友的未婚妻?”

    提起那个战友,殷九烬吻在她耳侧的动作一顿,眸光有几分深邃,“不是。”

    “想不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颜瑾虞侧头,与他对视。

    “你并不想说。”肯定的语气。

    “既然不想说,就不必勉强。”

    殷九烬心下微颤,就这么看着她,罢了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她总是这么通透。

    他确实不想说,当年的事,他并不想去回想。

    这个吻很轻,很快就结束,殷九烬没敢太过分,怕她还在生气。

    “还生气吗?”

    “我只是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既然我觉得这个解释还算合理,自然不会再追究。”

    “那你以后别再这么吓我了。”

    “这么不经吓?你的胆子是遗传了你母亲?”

    殷九烬表情微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不过很快就恢复,“她来找你麻烦了?”

    “也算不上找麻烦,正好撞枪口上了,没讨到好。”

    “别和她多计较,她除了胆子小一点,平时喜欢多管闲事,还总用她那一套‘门当户对’的标准来行事,也不算什么大恶之人。不想理会,不理会就是。”

    “以后她再来找你的事,你只管告诉我,我来处理。”

    “她大抵是不敢来找我的事了。”

    听她这么说,殷九烬也大概猜到了,毕竟那个人的胆子可是小到了连亲生儿子都惧怕的地步。

    “这样也好。”

    垂头又吻了吻她,扫一眼茶几上的酸奶,“你以后再生气,别再拿自己的身体出气,酸奶喝多了,你的身体会受不住。”

    “也不是不让你喝,别喝那么多。”

    “如果实在控制不住,可以吻我,我的唇除了你可没人碰过,不自量力的扑过来碰到的情况也绝对不可能发生,你不会吃亏。我知道的,其实你吻我,能控制你的情绪。”

    颜瑾虞“……”不愧是敏锐的九爷,这都能发现。

    ------题外话------

    *

    我是一个挖坑挖不长的人,挖了就埋,压根虐不起来。

    就喜欢甜甜的。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