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财迷农女忙赚钱 > 093 她脱皮了
    大夏天的,就算每天都会有落脚的地方,经过一天的奔波,身上依旧一股子汗臭味。

    一看到装满水的浴桶,立马忍不住蹲进去彻底梳洗一番。

    再次出来,又是一个矜贵的小公子。

    在一旁伺候的安甲和安乙,即便见过他家主子此模样,还是每一次都会被惊艳到。

    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是得到老天爷的偏爱的,不仅身份背景强大,容貌好看,连能力都远超旁人一大截。

    主子绝对是这类人中的佼佼者,旁人是羡慕不来的,更生不出妒忌之心。

    太过于强大,别人只能够仰望,无法望其项背。

    “咳咳……”两个护卫又一次看傻了眼,易苍梧不得不出声提醒两人,他还在等着两人给他宽衣呢,干啥干啥,即便是大夏天的,也不能让主子衣不蔽体吧。

    安甲和安乙两人忙将旁边的袍子拿过来给易苍梧披上。

    “主子,床已经换好了,你是直接休息还是先吃点东西再休息?”赶了一天的路,肯定累坏了。

    进来的时候,闻着外面的香味,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矜贵的启唇,“那就来一点外面的烧烤吧。”

    他收到的烧烤调味粉就那么一点点,而家里的人又有那么多,有几个闻着味的,飞快的冲到家里将他的调味粉瓜分一空。

    都是他的东西,他却只吃过一次。

    一想到就来气,其中最可恨的还是季霖安,人形牲口,抢劫他的东西毫不手软。其间还一个劲的追问他调味粉还有没有。

    有怎么样,没有怎么样,他绝对不会给他第二次抢东西的机会,以后还想要调味粉,可以啊,花钱买,不给钱就没有。

    安乙领命,立马前往大厅,不用他找,掌柜的目光一直落在后院出来的地方,一看到人马上迎来,询问安乙有什么吩咐。

    “主子饿了,需要准备一些烧烤。这大晚上的,你们看着上,别整太多。”晚间吃多了不好消化,主子可金贵。

    掌柜的称是,本人亲自去厨房吩咐给易苍梧准备烧烤,一定要最好的、最新鲜的,现在就烤,烤好了他亲自送过去。

    掌柜的吩咐,厨师怎么会不优先准备,不能太多,还需要好消化的东西,那来一份烤鱼,再来一小份凉皮和一小碗冰粉。

    够主子吃饱,又不会腻味。

    烤鱼刚好有客人点了,实在不好意思,先征用了,等会出去道个歉,给人一些折扣。

    鱼肉拆了,去掉鱼骨,配上一些小菜,装盘。

    拿着给易苍梧准备的宵夜,掌柜的直奔后院而去,身后还跟着一位伙计,端着给安甲和安乙准备的宵夜。

    至于其他侍卫和车夫,早就派伙计安排他们在大厅里坐着了。

    稳稳地端着盘子,安乙一直在房门前等着,看到掌柜的过来,接过给易苍梧的宵夜。

    “这个是给两位准备的,请慢用。”掌柜的跟安乙说道。

    伸出一只手,接过伙计手里头的食盒,询问了掌柜几句,得到答案后道了一声谢谢,敲门进去,关上房门,将人给挡在外面。

    主子没让掌柜的进来,那便代表没那么着急。

    都已经抵达了南湖县,难道还怕掌柜的和苏半夏会跑了不成。

    就算是跑了,只要他们主子想,也能想办法将人给挖出来。

    “主子,宵夜来了,你在外间吃还是端进去?”安乙没直接进内室,烧烤终归是烧烤,容易沾惹味道。

    闻着很香,却不希望沾惹一声。

    “在外头吃。”易苍梧放下手中的书籍,领着安甲从里面出来。

    安乙将易苍梧的那一份放在桌上,掌柜的给他和安甲的也一同放下。

    “主子,这个是掌柜的给我们两人准备的。”打开食盒,差不多的,就是鱼和小菜没主子的多。

    “这两样是什么?”易苍梧指着凉皮和冰粉问道。

    不是烤出来的。

    知晓易苍梧肯定会问,提前从掌柜的那里打探到资料的人对答如流,“这个是凉皮和冰粉,掌柜的说是寄信之后苏半夏才提供的。”

    “这些是凉皮的酱汁,厨师不知道主子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所以配了三种酱料,倒入里面拌一拌就能吃了。”

    “这个是冰粉,吃的就是一个甜口,主子都可以尝一尝。”

    刚看到只有一点点烤鱼的时候,易苍梧并不是很满意的,他想吃的是烧烤,给另外上两份别的是几个意思。

    被安乙一说,觉得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先趁热把烤鱼给吃了,一边吃一边满意的扬扬眉头,调味粉的味道配的更好吃了,看来在他收到调味粉之后,又改进了一些。

    配的小菜也还行,中规中矩。

    凉皮给他的感觉跟当初吃过的红薯凉粉有点儿像,就是颜色上有很大的差别。

    尝试着吃一口,味道还算不错,有麦子粉的味道。

    至于被要求放到最后吃的冰粉,易苍梧的眉毛轻轻地挑了一下,这个是最让人惊喜的,丝滑冰凉,甜度适宜,还想再来一碗。

    易苍梧开动,旁边的安甲和安乙同样开动,他们吃饭可不想易苍梧细嚼慢咽的,易苍梧还没吃完他们先全部干掉了。

    满足的轻轻长出了一口气,好吃。

    跟着主子,吃到的佳肴越来越多。

    “收了吧。”易苍梧指着干干净净的餐盘,跟两人说道,站起来,进了内室,在没人的时候,抬起袖子闻了闻,还好,身上没有任何烧烤的味道。

    拿起之前没看完的书籍,等觉得消化的差不多,这才躺床上休息,为明天即将到来的见面养精蓄锐。

    他从没想过他会有想见苏半夏但却见不到的时候。

    至于被易苍梧惦记着的人,前一个早上醒来,脸上长满了红色的小疙瘩,第二个早上醒来却发现,自己的脸结痂了。

    她……

    有些地方的痂还自己掉落了。

    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她在枕头上找到了几片布满黑色点点的皮屑。

    她怎么觉得特别像某种会蜕皮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动物呢,好方,她的脸不会经过一个晚上又发生了变化吧。

    从床上一跃而起,直奔后院而去,看看她的脸到底怎么样了,昨天到底恶化成了什么样子,还掉皮。

    旁边的苏迎春听到苏半夏起来的声音,跟着睁开眼睛,生怕她昨天晚上又3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会见到自己的模样又会收到刺激。

    刺激肯定是有的,不过这次不是惊吓,而是惊喜。

    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脸,原本布满整张脸的小红疙瘩,有一大半结痂了,掉皮的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虽然无法清楚的看到掉皮之后皮肤的具体模样,伸出手指轻轻地摸了两下,光光滑滑的。

    啊,她是不是不用毁容了。

    小红疙瘩是什么鬼,肯定会很快远离她的。

    “半夏,你在这里做什么?”身后传来苏迎春的声音。

    苏半夏欢喜的回头,站起来,冲到苏迎春的面前,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对方的双手,“姐,你快看我的的脸。”

    苏迎春定睛一看,原本凝重的脸色瞬间消失不见,“半夏,你的脸好了很多。结了一层痂,还有些地方脱皮了,里面的皮肤,白白嫩嫩的。”

    “是吗是吗?我看不清楚,但我刚才摸了,是比之前的皮肤要光滑很多。”苏半夏的嘴角终于可以扬起,虽然结痂的地方依旧绷着,让整个人脸部的表情无法做到极致,对比昨天,已经很不错了,她已经很满意了。

    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半夏,你今天起来这么早?”听到脚步声,苏实秋起来,来到后院,与苏半夏正脸对上。

    快步走进,看了一阵。“看,我昨天说的没错吧,你的脸好了超级多的。”

    “是啊。”苏半夏也是忍不住感慨出声,但谁又能想到了。

    睡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整张脸都是红色的小疙瘩,动也动不了。然后又睡了一个晚上,密布的小红疙瘩全部结痂,一小部分甚至自动脱落。

    连她自己,都无法想象会经历如此惊奇的两个早上。

    昨天是坏事情,今天是好事情,照这么下去,她的脸肯定会好的,等全部的痂脱落完毕,又是一张完好无损的小脸蛋。

    刘桂花几人陆陆续续起床,每一个人起来,苏半夏都会开心的凑过去,让对方看她的脸,好了很多。

    后续见到的三人,如她所愿,纷纷用语言给予她肯定的答复。

    连续得到肯定,苏半夏眼睛一直闪烁着明亮的光彩,也愿意顶着一张起皮的脸满院子溜达。

    今天是个好日子,明天也会是个好日子。

    不行了,太开心了,忍不住想要给他们出题。

    兴致勃勃的拉上苏迎春、苏实秋和苏忍冬,兴奋的说着算数题目。

    看到苏半夏开心,三个人对视一眼,眼里传递出苦哈哈的信息,算了,看在半夏的脸好了开心的份上,他们先配合吧。

    等她的热情褪去,就不会一直拉着他们出题了。

    或者,他们可以给半夏找一个愿意经常算题的小伙伴,让对方受折磨去。

    算数虽好,一只学会很痛苦的。

    一时半会格外开心的人,将姐姐和弟弟们的神色给忽视的很彻底。

    等人欣喜的劲头过去,看到三人凝视自己的眼神,苏半夏不由得摸摸鼻子,她太兴奋了,忘记收敛,给他们出的题目一个比一个难。

    按照她所了解的水平划分,家里的三个顶多是七岁普通儿童的算数水平,而她刚才出的题目,有一大部分远远超出他们当前的水平,真的让他们写肯定回答不上来。

    “那个……”她非常的不好意思,“抱歉,我太激动了。今天的算数题目,你们只要做前面十道就好,剩下的先留着,等以后学到了再做。”

    题目都出了,想不写答案是不太可能的,岂不是浪费了她的热血与激情,那可是多少人智慧的结晶。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接受算数知识,他们要懂得感恩与知足哈。

    迎接她的是三双白眼。

    嘿嘿的笑了几声,坚定不改哈,希望他们努力学习,争取早日能做后面的算数题目。

    “我们今天先学新的东西。”苏半夏顶着三个人的白眼宣布。

    虽然不是很喜欢算数,但不妨碍他们赞同苏半夏让他们学算数的理由。不想吃亏,就得能算。

    算的清楚明白,才能知道盈亏。

    三个人整理好情绪你,认真听着苏半夏讲述今天新学的内容,同时巩固一下前天学的内容。

    作业的话,今日的提前布置了,苏半夏便没有另外再给他们增加,收了他们前天的作业,一个个批改。

    她出的题目,答案烂熟于心。

    飞快的扫过去,这一次算数成绩最好的依旧是苏迎春,开窍了的苏忍冬迎头赶上之前一直压他一头的苏实秋。

    排在中间的苏实秋成功垫底。

    等听到苏半夏宣布他的成绩,苏实秋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他是最后一个吗?

    扭头看向苏忍冬的作业本,分数确实比他的要多。

    苏半夏走过来,拍了拍苏忍冬的肩膀,语重心长,“实秋,你都被弟弟给赶上了,要加油啊。”

    这个不太像是加油的话语,更像是过来刺激他的。

    苏实秋给了苏半夏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看着他的作业本发愁。怎么就是最后一名了呢?

    “要不要开小灶?”苏半夏蹲下来,小声的说道,“忍冬能提升那么快,可多亏了我给他找到的办法。”

    苏实秋沉默,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回复,听到了的苏迎春立马说了一句,“我需要。”

    她现在算的已经很吃力了,再不找个能快速解决的办法,迟早会被后面的两个弟弟给追上的。

    “我也要。”连算数成绩一直都是最好的姐姐都想要开小灶,他为何要将机会拱手推出去。

    顶着一张黑红的痂翻起的脸奸笑两声,苏半夏思索应该怎么样才能彻底打通两人的任督二脉,让他们从此爱上算数。

    而她对面的苏迎春和苏实秋对视了一眼,默默的觉得刚才奸笑的半夏特别像是话本里面想要使诡计的坏人,面目可憎。

    这话他们肯定不会说出来的,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一下就好,让半夏知道他们是怎么形容她的,肯定会跳脚。

    不过呢,半夏跳脚的模样也很可爱就是了。

    “姐,你通常算什么的时候脑子思路会特别清晰?”苏半夏觉得她姐的话,代入各类食材,肯定能理得一清二楚。

    暂时是这个想法,还得跟苏迎春确认一下。

    “姐,你手里头有一百文钱,鸡蛋两文钱一个,你需要买十三个,肉是十三文钱一斤,你买了两斤,然后我突然说想要吃糖葫芦,三文钱一根,买了七根,你还剩下多少钱?”

    苏迎春很快给予答案,“我还剩下二十七文钱。”

    好了,不试了。她刚才出的题目就是前天作业里面唯一错了的一道题,她姐算出来的是二十五。

    “姐,你去看一眼前天作业的第三道题目,就你错了的那个。”她不想说什么了。

    姐姐用买食材的方式解决问题,最小的弟弟用药材解决问题,剩下的最后一个,明明是双胞胎,怎么就没有同样的能力呢?

    她心算多厉害啊,看一眼就能给出答案,而同一个时辰出来的弟弟去没有这项能力。

    难道是她一个人抢来了,所以实秋才会在算数一道上比她弱。

    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她应该多体谅实秋一点点。

    “我呢?”自从入了学堂之后越来越气定神闲的人按捺不住了,他也想要独属于自己的算数方式。

    联想平日里实秋最喜欢的东西,苏半夏觉得应该找到了方法。“我有一两银子,买书花了六百三十二文,又看中了八十文钱一刀纸,我剩下的钱还能买几刀,剩下几刀。”

    题目相对来说难一点,就是先尝试一下,看他算不算的出来。

    “还能买四刀纸,剩下四十八文钱,如果我还想买的话,其实可以再买半刀的,余下八文钱。”

    苏实秋得意的说道。

    苏半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就是算出来了一个相对比较难的题目嘛,“就这样,你的方法找到了,自己摸索去。”

    看看姐姐弟弟,一个食材,一个文房四宝,一个药材,齐全了。感情不是自己所关心的东西,脑子压根没办法将数字对上啊。

    联系的方法太适合他们,方法已经给他们找到了,各自摸索去吧,简单的加减乘除肯定是没问题的。

    太过于复杂的算数呢,以后还是可以学习一下的,还能不能用代入的方式另外再说吧,就看他们自己是怎么努力的。

    而她,脑子里有的是一堆的数字,无法将这些数字跟所谓的食材、药材、文房四宝联系在一块而。

    有些人的脑子思考的方式就是不一样的,更复杂的计算公式,说不定他们都能转变成三类东西的转化。

    “谢谢半夏。”找到了跟苏忍冬同款方法的苏迎春和苏实秋一同跟她道了一声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