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2000章 血债必须血偿
    “张若尘,你当真是不想给自己留退路吗?”

    大曦王眉头紧皱,目光紧紧盯着张若尘。

    在她看来,张若尘根本是在将自身往绝路上逼,斩杀他们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固然是能够逞一时之快,但却必须为此承担可怕的后果。

    大曦王其实并不想管张若尘的死活,但张若尘在她体内种下了一种可怕的火虫,能够掌控她的生死。

    如果在最后关头,张若尘选择拉她垫背,她无疑是很冤枉。

    张若尘的目光扫过大曦王,嗤笑道:“退路?你们天堂界派系如此兴师动众,还会给我留下退路吗?”

    商子烆眉宇间浮现一抹煞气,道:“张若尘,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无论你做什么,结局都不会改变,你必须要死。”

    “子烆,难道不管紫玲珑他们的死活了吗?”大曦王连忙问道。

    商子烆双眸开阖间,身上涌现出无比浓烈的杀机,道:“只要能杀了张若尘,可以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他们早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此话一出,天堂界派系不少强者,都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大曦王没有再说话,因为她已经看出商子烆要杀张若尘的决心,谁也无法动摇。

    哪怕现在是她被张若尘擒住,只怕商子烆也不会改变主意。

    “商子烆,你可真狠。”紫玲珑近乎咬牙切齿道。

    顾天阴则是自嘲一笑,道:“都说我顾天阴阴狠歹毒,但相比于你商子烆,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在你眼中,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棋子,为达目的,在关键时刻,都可以牺牲掉。”

    “商子烆,你敢如此这样对我,我师尊绝不会放过你。”蚩昇怒视商子烆,疯狂的咆哮道。

    即将成为弃子,任谁都会感到愤怒和不甘,奈何,他们却根本无力去改变什么。

    和封古道一样,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同样是后悔了,后悔上了商子烆这条贼船,将自身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只是,事到如今,已经是悔之晚矣。

    张若尘的眼神变得很平静,轻呼出一口气,道:“既如此,那他们也就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要放过紫玲珑等人,因为他们在圣明城造成可怕的杀戮,不杀他们,何以告慰圣明城的死难者?

    即便商子烆拿池昆仑来交换紫玲珑等人,之后,张若尘也必定会想办法,将他们尽皆除去。

    而现在既然商子烆不愿交出池昆仑,那么紫玲珑等人,也就更加没有留下的必要。

    要救池昆仑,并不一定需要借助紫玲珑等人,只要擒下商子烆,一样能够将池昆仑救出来。

    “多谢主人。”

    魔音面露妩媚的笑容,当即释放出许多根须,扎入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的体内。

    三位顶尖的临道境强者,乃是难得的大补,她岂有拒绝的理由?

    “商子烆,你绝不会有好下场,我在下面等着你。”顾天阴无比阴狠的嘶吼道。

    “啊,我不甘心,为什么我会落得如此下场?”蚩昇呐喊,内心充满不甘。

    反倒是紫玲珑一言不发,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商子烆,那种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商子烆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冷酷下令道:“给我毁掉孔雀山庄,里面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杀无赦。”

    事到如今,商子烆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再与张若尘玩下去,只想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除掉张若尘,以消他心头之恨。

    当即,天堂界派系的强者,纷纷出手,包括商子烆本身在内。

    商子烆将五彩功德神碑祭出,如一座巨大的太古神山,从天而降,狠狠镇压向孔雀山庄。

    “轰。”

    饶是孔雀山庄外的阵法极为坚固,可面对如此多可怕的攻击,仍旧是颤动起来,一些阵纹出现损伤。

    “与其等他们破阵杀进来,倒不如我们先主动杀出去。”豹烈战意昂扬道。

    越是情况不利于己方,才越应该主动出击,将战斗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金禹眼中金芒闪烁,道:“当初面对池青中央帝国的进攻,我选择了退避,没能守护圣明的山河子民,这一次,我不会再退避,他们敢屠戮圣明的子民,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胆敢毁我圣明城,不可饶恕。”罗辰眼中迸发出可怕的雷霆光芒。

    孔兰攸拉住张若尘的一只手,柔声道:“表哥,八百年前,我没能保护你,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池瑶剑下,如今,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听到四人的话语,张若尘心绪顿时剧烈起伏,紧紧握住孔兰攸的手,目光依次扫过四人,目光坚定道:“圣明不可辱,圣明子民的血,更加不能白流,这些天堂界派系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很早以前,张若尘便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所以他并无半点惧怕,反而是很期待与商子烆交手,了结他们之间的恩怨。

    “那便战个痛快。”

    一时间,金禹等人身上,均是涌现出无比浓烈的战意。

    任凭天堂界派系如何人多势众,也休想令他们退缩、畏惧。

    “三师兄,我记得你使用的兵器,是弓箭,我这里正好有一套还不错的弓箭,内蕴十万道铭纹。”

    说话间,张若尘取出一张黄金神弓和一支青色箭矢,递予金禹。

    金禹眼中顿时泛起精光,连忙伸手将弓箭接过,大笑道:“好宝贝,有了这套十耀万纹圣器级别的弓箭,我的实力将得到极大提升。”

    随即,张若尘又看向罗辰,时空秘典出现在手中,开启后,一柄泛着锋利幽光的圣刀呈现出来。

    这柄圣刀,正是在击杀苍龙后,镇压起来的幽月刀,一件强大的君王战器。

    能够赐下一件君王战器,可以看出幽神是何等的想要张若尘的命。

    “四师兄,这是一件君王战器,以你的实力,要炼化,应该并非难事。”阳裕道。

    他看得出来,在这三位师兄中,最为低调的罗辰,实力其实最为强横,连金禹都没法比,说不得能与孔兰攸相媲美。

    明帝的眼光何其高,一生只收过六名弟子,每一个都绝非平凡之辈,哪怕是六弟子鲁元植,尽管修炼天赋稍差,但在炼器一道上,却是绝顶奇才。

    听到“君王战器”四个字,哪怕罗辰性子再怎么淡薄,此刻也不禁露出震惊的表情,没想到张若尘竟然拥有君王战器,且还要将之送予他。

    “老四,你还等什么?赶紧炼化啊,大敌当前,别婆婆妈妈。”金禹催促道。

    闻言,罗辰回过神来,连忙出手,从多元空间内,将幽月刀摄取出来,继而运转自身磅礴的圣气,开始炼化。

    张若尘将时空秘典收起,目光投向孔兰攸。

    不待他说什么,孔兰攸轻轻晃动手中的竹箫,温婉笑道:“我有它便足够了!”

    看到竹箫,张若尘的心中,顿时被勾起许多思绪。

    八百年前,孔兰攸总是喜欢跟在他后面,缠着他玩耍,还曾吃池瑶的醋,说他心中只想着池瑶。

    为了哄孔兰攸开心,他亲手谱写了《兰攸曲》,并用竹箫吹奏给孔兰攸听。

    一晃八百年过去,孔兰攸竟是还保留着当初的竹箫。

    张若尘看得出来,这根竹箫已经变得极不平凡,沾染上了不朽气息,不比那些顶级的万纹圣器差。

    能够将一根普通的竹箫,化作一件强大的圣器,也不知孔兰攸为之付出了多少心血。

    想及此,张若尘不免很是心疼,他是直接来到八百年后,而孔兰攸却是苦苦等候了他八百年。

    除了心疼,张若尘心中更有浓浓的愧疚。

    这个时候,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尽皆被魔音吸干,死得极为凄惨。

    魔音的气息节节攀升,修为明显提升了一大截。

    照这般下去,若能再多吞噬一些强者,达到临道境,可谓指日可待。

    没用多长时间,罗辰顺利将幽月刀炼化,整个人的气势,都隐约变得凌厉了许多。

    与此同时,守护孔雀山庄的阵法,变得越发不稳定,更多阵纹被磨灭掉。

    “杀出去。”

    没有再多再做耽搁,张若尘六人,当即出动,主动从孔雀山庄内闪掠而出。

    “既然你们都这般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商子烆眼泛寒光道。

    当即,天堂界派系的诸多强者,不再继续攻击孔雀山庄的守护大阵,转而对张若尘六人展开攻击。

    狄風邪魅一笑,道:“孔兰攸交给我。”

    说话间,狄風体内涌现出海量可怕邪气,化作一只百丈大的巨手,向着孔兰攸抓去。

    孔兰攸并指如剑,轻轻一划,一道凌厉之极的剑芒飞出,斩向迎面抓来的邪气巨手。

    “哗啦。”

    邪气巨手威力巨大,可还是被剑芒一举斩成两半。

    不过,邪气巨手在被斩裂后,竟是化作两只数十丈的邪气大手,仍旧继续向孔兰攸抓去。

    一道模糊的身影,从孔兰攸体内飞出,手持泛黄的竹箫。

    那是孔兰攸的剑魂,虽不及张若尘的那般强大,却也绝不可小觑。

    剑魂以竹箫为剑,施展出精妙绝伦的剑术。

    “嘭。”

    两只数十丈大的邪气大手,均是破碎开来,化为滚滚森然邪气。

    孔兰攸本身在剑道上的天赋,其实并不算太高,可因为张若尘喜欢剑道,她便让自身也去修习剑道。

    八百年时间,孔兰攸在剑道上,总算是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此时她以剑道对敌,其实就想让张若尘看看,希望能够得到张若尘的认可。

    眼见天堂界派系诸多顶尖强者围拢过来,张若尘不由冷冷一笑,道:“当真以为我这边没人吗?”

    说话间,张若尘一挥手,顿时有着二十六人显现出来,每一个身上都散发出强大无比的气息,赫然都是九步圣王。

    “嗯?是封师兄以持魂大法控制的那些九步圣王。”寺寒面露惊色,立刻认出张若尘召唤出来的这些强者。

    封古道原本控制有三十位九步圣王,先前为了对付张若尘,让一位九步圣王自爆圣源,结果张若尘没死,反倒是又搭进去三位九步圣王,如此便只剩下二十六位。

    毫无疑问,这是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

    先前这些九步圣王,都是受到封古道的控制,如今封古道一死,对他们的控制,自然便得以解除。

    在张若尘将情况说明后,二十六位九步圣王,都答应出手对抗天堂界派系的强者。

    主要也是因为他们没得选择,不与张若尘站在同一战线,只怕便只有死路一条。

    商子烆自战船飞掠而出,出现在张若尘前方,淡漠道:“张若尘,即便你召唤出来再多强者,也无用,这一次,你休想再逃脱。”

    很显然,商子烆是打算亲自出手对付张若尘,除掉这一心腹大患。

    接连两道身影,从商子烆体内走出,均是与商子烆长得一模一样,就连散发出的气息,也都与商子烆一般强大。

    面对张若尘这位劲敌,商子烆并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一开始,便是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施展出所修炼的《三尸炼道》。

    此功法号称《太乙神功榜》上最难修成的功法之一,从古至今,就没几个人修成过,但偏偏商子烆便修炼成功了。

    单凭这一点,便足以看出商子烆的天资是何等的卓绝,诸天万界,都鲜有人能及。

    商子烆的炎尸,手持赤子剑,寒尸手托万炼塔,元尸则是执掌五彩功德神碑,这三件无疑都是了不得的至宝。

    张若尘取出沉渊古剑,握在手中,同时将藏山魔镜祭出,悬于头顶上方,亦是严阵以待。

    “商子烆,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在今夜,彻底了结吧。”张若尘道。

    当初,商子烆为了对付他,请动杀手,杀死白苏、朱洪涛、万柯、灵枢及一众圣明旧部,还残忍的将他们的头颅挂在阴阳殿外。

    张若尘亲眼看到白苏等人的头颅爆碎,圣魂湮灭,这笔深仇大恨,他一直都记在心中,时刻都想报此大仇。

    “二师兄,三师兄,五师姐,白苏,还有圣明的将士,今夜,我必取商子烆项上人头,以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张若尘在心中暗暗想道。

    这一天,他已经等待太久,如今也该让商子烆血债血偿。

    ……

    (实在是抱歉,本来昨天说好要更新的,但是头真的疼得没办法,浑身发软,也不知道是不是中暑了,还去医院输液了,根本没办法码字。今天,好了一些,下午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