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66章 胜负已分
    “黄极境大圆满又如何?我也是黄极境大圆满的境界!”



    九郡主的嘴角扬起一丝迷人弧度,运转天河玉经,体内的真气化为玉白色,就连她的皮肤都蒙上一层玉色的光华。



    她手中的碧水剑,也冲起半丈高的剑芒。



    “哗!”



    九郡主的手臂一挥,在头顶划出一个圆形的剑圈,散发出玉白色的光芒,剑气一圈一圈的向着林泞姗涌去。



    “怎么可能?”



    林泞姗哪会料到九郡主能够突破黄极境大圆满?



    而且,九郡主的真气似乎也比以前更加厉害,十分浑厚,带着一股淡淡的寒气。



    林泞姗感觉她自己的真气,似乎都比九郡主弱了一筹。



    “果然将天河玉经的第一重修炼成功了,没想到九姐的体质,竟然如此适合修炼天河玉经。”张若尘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功法秘籍并不是品级越高就越好,关键是,功法要和武者的体质相贴合。



    很明显,九郡主的体质就与天河玉经十分贴合,所以才能在短时间之内,将天河玉经的第一重修炼成功。



    若是让阿乐去修炼天河玉经,说不定,他的修炼速度还不如九郡主。并不是说,他的天资没有九郡主高,而是因为,他的体质与天河玉经不贴合。



    既然九郡主也达到黄极境大圆满,那么胜负就又有了悬念。



    林泞姗在剑法上的造诣,要比九郡主高出一筹。



    可是九郡主修炼的功法的品级却在林泞姗之上,所以,她的真气纯度更高,施展出低品级剑法,也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她们并称为“王城双美”,拥有常人不可比的绝世美貌,每一招剑法出手都美轮美奂,十分优雅。犹如两位仙女在舞剑。



    她们交锋却又极其凶险,一道道剑气飞出来,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口子。



    “就算你达到黄极境大圆满又如何?依旧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天心指路!”



    林泞姗将灵级下品的剑法施展出来,手臂一挥,一道八米多长的剑气从剑锋中飞出,拖着一条长长的剑路,向着九郡主斩过去。



    九郡主没有修炼过灵级下品的剑法。但是,却修炼成了一种人级上品的剑法。空灵剑法。



    “空灵无音!”



    九郡主双手握住剑柄,向着地面一斩,与林泞姗硬拼了一击。



    “嘭!”



    九郡主被剑气划伤手臂,手腕处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灵级下品的剑法的威力,根本不是人级剑法可以比拟。九郡主最终还是比林泞姗弱了一筹。



    林泞姗冷笑一声,再次踩着步伐,向着九郡主追了上去,又是一招“天心指路”。



    见到九郡主被林泞姗逼得不断后退,张若尘立即道:“九姐。不要与她硬拼,采用游走的策略,消耗她的真气。”



    听到张若尘的话,九郡主恍然大悟,立即施展出一种人级中品的身法,化为一道残影,横移出去。避过了林泞姗刚才那一剑。



    灵级剑法虽然威力强大,可是相当消耗真气。林泞姗只是刚刚达到黄极境大圆满,真气还很稀薄,最多施展十招灵级剑法,真气就会枯竭。



    林辰裕背着双手,站在练武场外。笑道:“既然表弟你要指点九郡主,那林某是不是也可以指点泞姗?”



    张若尘的双手一摊,笑道:“请便。”



    林辰裕道:“泞姗,既然九郡主要逃,那你便趁胜追击,使用林家的追命剑法,封死她的退路。”



    林泞姗心领神会。按照林辰裕的话,立即施展出追命剑法,向着九郡主追击上去,将九郡主逼得险象环生。



    九郡主的衣服上面,又多了几道口子。



    张若尘站在练武场的另一头,道:“九姐,使用碧水剑法,攻击她的下盘。”



    九郡主立即按照张若尘的话,施展出一招碧水回流,剑尖从林泞姗的小腹位子划过。



    “刺啦!”



    林泞姗的小腹处的罗衫被划出一道口子,露出雪白细腻的皮肤,差一点就被九郡主一剑重伤。



    张若尘和林辰裕在武道上的见识,比九郡主和林泞姗都要高出很多,所以,他们的指点,让她们的战斗变得更加险象环生。



    已经不能算是九郡主和林泞姗的战斗,而是张若尘和林辰裕的对决。



    “林泞姗,使用天心剑法,直取她的面门。”



    “九姐,不要与她硬碰,立即向左横移三步,回身刺剑。”



    ……



    张若尘和林辰裕不断出言指点九郡主和林泞姗,一连半个时辰过去,二女依旧没有分出胜负,她们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张若尘看到九郡主身上的伤口已经多达五道,每一道伤口都在淌血,心头暗道,若是再战下去,她和林泞姗必定都会受重伤。



    两败俱伤之局?



    张若尘摇了摇头,将阿乐手中的铁剑夺过,捏在手中,道:“九姐,看我是如何出剑?天心破梅!”



    张若尘站在练武场外,脚踩玄妙的步伐,一剑刺出去,七道剑气从剑锋上面飞出去。



    九郡主依葫芦画瓢,立即按照张若尘的剑招出手,施展出天心破梅,一剑刺向林泞姗的眉心。



    天心破梅乃是天心剑法上面的招数,就连林泞姗到现在也没有学会。



    见到九郡主施展出天心破梅,林泞姗顿时有些慌乱,立即向着右侧躲避。



    练武场外的张若尘似乎早就预料到林泞姗会向右躲避,于是手臂一抖,手中的剑立即向下一沉,向着右侧挥斩过去。



    九郡主看见张若尘变招,也跟着变招,手持碧水剑,向着右侧挥斩。



    “唰!”



    她的剑停住的时候,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刚刚指在林泞姗的脖颈处。



    林泞姗的脸色大变。想要反击。



    “别动!”



    九郡主手臂上又多加了几分力道,剑锋划破了林泞姗脖颈上的皮肤,一滴鲜血从剑锋上来滚落下来。



    若是林泞姗敢反击,剑只会刺得更深。



    此刻,九郡主十分欣喜,就将剑指在林泞姗的脖颈处,用剑尖将林泞姗的下巴挑了起来。笑道:“泞姗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动哦!若是一不小心。本郡主划破了你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那可就遭了!”



    林泞姗不敢妄动,真的十分害怕九郡主会划破她的脸。



    以九郡主的身份,在比武的时候,就算划破了她的脸,也最多只是被云武郡王和王后娘娘训斥几句,不会真的处罚她。



    “若不是张若尘帮你,你不可能赢我。”林泞姗咬着洁白的贝齿,十分气恼。道:“我们再公平的战一场。”



    “我都已经赢了,为什么还要和你战?”九郡主眨巴着眼眸,有些俏皮的问道。



    她的剑始终指在林泞姗的脖颈和脸颊的位置,像是随时都会一剑刺下去,将林泞姗毁容。



    在比斗之前,林泞姗从未想过自己会败在九郡主的手中,直到此刻。她已经不承认自己不如九郡主。



    林泞姗不甘心,道:“只要你愿意与我再公平的战一场,我们可以赌得更大。若是我再次败在你的手中,我愿意做你的侍女,服侍你十年。”



    “没兴趣!”



    九郡主摇了摇头,道:“本郡主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你再战一场。这一场武斗你败了,立即跪下,给本郡主道歉,要不然本郡主划烂你的脸,让你变成一个丑八怪。”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女人之间的战斗真是可怕。



    但是。他并不同情林泞姗!



    若是这一场武斗输的人是九郡主,那么林泞姗肯定会用更加极端的方法来羞辱张若尘。



    林泞姗的眼中带着一股阴沉的怒火,道:“我答应向你道歉,没有答应要下跪向你道歉。”



    “本郡主赢了,就要你下跪道歉,你看着办吧!你若是不下跪,那本郡主可是真的会划破你的脸。”九郡主道。



    林泞姗的目光盯向林辰裕,投过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林辰裕道:“郡主殿下,得饶人处且饶人……”



    “闭嘴!你是什么身份?你只不过是七哥的一个奴仆,有资格站着跟本郡主说话?”九郡主道。



    林辰裕的脸色一沉,一丝杀意从眼中闪过,可是很快他就将杀意掩饰下去,恭恭敬敬的对着九郡主一拜,道:“奴才不敢。泞姗,还不立即下跪,给九郡主道歉?”



    林泞姗的眼中也带着浓浓的杀意,浑身都在颤抖,对她来说,给九郡主下跪,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九郡主的眼眸眨巴了一下,笑道:“本郡主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你若是愿意拿出一百万枚银币赎罪,可以绕过你这一次,让你免跪。”



    “一百万枚银币,我哪里拿得出来?”林泞姗道。



    九郡主的目光向着练武场外的张若尘看了一眼,那意思很明确,九弟欠你了一百万枚银币。只要你不再索要那一百万枚银币,本郡主就可以放你一马。



    林泞姗自然明白九郡主的意思,也向着张若尘看了一眼。



    只要拿出一百万枚银币,就可以不跪。



    但是,那可是一百万枚银币,对于整个林家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林泞姗舍不得拿出来。



    “好!我跪!”



    林泞姗像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竟然真的跪在了九郡主的面前,道:“九郡主殿下,泞姗向你道歉,以前都是泞姗的错,请你原谅。”



    九郡主愣住了!



    九郡主并没有真的要难为林泞姗的意思,仅仅只是想要逼林泞姗将那一百万枚银币还回来。



    可是她没有想到,林泞姗为了一百万枚银币,居然真的愿意受如此奇耻大辱,下跪道歉。



    若是换做九郡主,她肯定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