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反派就很无敌 > 第九十八章 第三个世界(拉拢)
    得了,大帽子提前扣过来了,麦凡哪里还敢再为难他们的心肝啊。

    他赶紧靠在自家的沙发上朝着三人摆摆手:“哪能呢,我怎么可能临阵脱逃。你瞧,我枪不都带在身上了吗?”

    “这还不够说明我的决心?”

    “我呢,只是提了一个很合理的建议罢了,是你们反应过度了啊。”

    “不过这样也好,也让我知道了咱们奋青社的对待男女同学的态度了嘛。”

    “放心,今天晚上,你们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哦,对了,多问一句,我刚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怎么瞧着厅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吗?会不会对接下来的行动有所影响?”

    看到麦凡主动的转移了话题,奋青社的三个人立马就想起了刚才在麦家门大口发生的一系列的不快。

    三个人当中,王伟先开了口。

    他带着些鄙夷又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艳羡,语气酸酸:“还能是什么问题?”

    “当然是与你那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朋友起了龌蹉呗。”

    “其实也没有大事儿,我们站在门前正等着你们家的门房给我们打开大门,就碰到那位姑娘,从黄包车上下来。”

    “梦瑶不过说了一句,麦家上还认识这种带着风尘味的亲戚?”

    “那女人就不依不饶的……她下了车对着兰梦瑶又是瞪又是骂,说的我们三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噗。”

    听到这里,麦凡真是没憋住,他靠在沙发上,哈哈哈的笑出了声。

    等到他把这三位同学笑懵了之后,麦凡才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对这三位同学说到:“那你们可是没冤枉这位花小姐的。”

    “她的确是卿浅斋里的歌舞双绝。”

    “一曲胡旋舞,跳的是风情万种。

    艺伎又怎么样呢?

    人家花小姐胆子特别大的。

    我跟她说啊,今天晚上让她陪着我一起参加晚宴,人家可是一口就应了下来。”

    麦凡这么一夸,兰梦瑶反倒是急了:“什么叫做胆子大?你将今天晚上的计划说给那个妓……那个花小姐听了?”

    麦凡理直气壮的点点头:“对啊,我估摸着梦瑶同学肯定是胆小如鼠,柔弱如蒲,是配合不了我的行动的。

    等待进入会场,瞬息万变,我必须得找一个胆子大的搭档来协助我。”

    “毕竟咱们这个计划,一个持着凶器的单身男子与一个带着纨绔的女伴,谁更容易成功,就不用我再说了吧。”

    “花小姐愿意为我冒险,就等同于愿意为了革命牺牲。她是我今晚行动最合适的搭档了。”

    说完,麦凡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将西服马甲上的褶皱拽平,对着管三个人转述了送客之意:“时间也不早了,我还需继续要准备。”

    “说到底,这事儿怎么干,什么时候干,干不干的成……还就只有我一个人说了算。”

    “你们呢,现在过来表达的所谓的革命战友间关心……对我的行动毫无作用。”

    “我只当这些是你们对我最单纯的慰问和鞭策吧。

    我谢谢你们。”

    “只是希望啊,我就是希望,我若是将这事儿办成了,你们能不能在同学面前别提我。”

    “你们就说,这大汉奸的刺杀全是奋青社的功劳,与我麦凡毫无关系。”

    “真的,我就这一个要求,是不是特别贴合咱们革命青年办……好事儿不留名的作风?”

    那三个人本来是站起来了,听完麦凡这番话之后,又惊的差点坐来。

    “这是为什么呢?”杜若松有按耐不住的疑惑。

    麦凡笑了:“因为执行完今晚的任务之后,我就要从咱们社团里退出了,也就不是奋青社的成员了啊。”

    “忘了跟你们说了,毕业之后,我要到香城读大学。”

    “临走前把名气搞得这么大,对我毫无帮助。”

    “不如将这个成果,留给咱们奋青社。

    权当替革命点燃了一个小火苗。

    也希望咱们社团接着这个名声,吸引到更多的爱国青年,为这个国家呐喊助威,抵抗奋斗吧。”

    “诺,事情就是这样,咱们就说定了啊!”

    说完,麦凡一抹油头,朝着兰梦瑶露出了一个相当花哨的笑容。

    意思说:你有没有爱上我?

    看得那三个一脸怀疑的同学在此时…….立刻释然,并且坚决的告辞,迅速的离开了麦家的花园。

    他们就说嘛,麦凡还是那个麦凡。

    一个为了泡女人就没脑子的纨绔罢了。

    是不可能突然就变得有觉悟的。

    既然他为了一个女人不要这么大的功劳……

    他不想要,有的是人想要呀。

    三个人默许了麦凡的提议。

    却不知道,等到他们三个人刚离开,麦凡脸上的笑就收了起来。

    他靠在沙发上,对着身侧的仆役吩咐到:“小江,你来,帮我办件事儿。”

    然后对着这位负责跑腿的仆役耳边嘀咕了两句,才将人给遣了出去。

    也就过去了十多分钟吧,仆役小江引着一个人,再次返回了客厅。

    “你干嘛又单独把我叫回来了?”

    是王伟被单独叫叫回来了,他一脸的不耐烦,人却是坐了下来。

    麦凡笑笑:“你以前最不愿意跟我这样的人一起玩儿了,怎么我差人一叫,你却立刻就来了?”

    “我知道是为什么。”

    “因为你听到我说,我在毕业之后就要离开海上市,再也不能觊觎你喜欢的梦瑶同学了。”

    “既然我已经不在你潜在的情敌名单之中了,那么你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看我哪都不顺眼了。”

    “王伟同学,你说,我说的对吗?”

    麦凡这番话,说的王伟心中一惊,他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兰梦瑶的?”

    麦凡指指眼睛:“就刚才,就因为我的建议,你们焦急担心的时候啊。”

    “王伟同学,你表现的太激动了。”

    “我是真没想到,原来,你才是藏的最深的那个。”

    “你对着兰梦瑶同学竟然存着这样的心思啊,那你岂不是跟我一样,都是因为兰梦瑶才加入的奋青社?”

    “我就说嘛,堂堂斧头帮家的二公子,为什么会对先进的革命理念与思想感兴趣。”

    “码头上跟青帮争的最厉害的,还不是你们这帮子堂子。”

    “斧头帮的人只重利不看情,怎么可能为了理想去奉献自己?”

    麦凡说到这个时候,王伟知道自己心思跟脚都被人摸出来了,他也不再伪装,盯着麦凡开口询到:“你什么意思?”

    麦凡:“没什么意思。就想说,有的时候,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你刚才也瞧见了,兰梦瑶这个女同学我是放弃勾搭了。”

    “若是选个人互帮互助,并从此事件里顺利脱身,我是一定要选你这一方的。”

    “今天晚上的事儿,我是说万一啊,万一被我办砸了,等到第二天回到学校里边,我也不求别的,只求王兄弟在杜若松憋出什么坏水的时候,站出来替我说句公道话就行。”

    “我就这么一个要求,你看行不行?”

    王伟也很务实,他抬头到:“那我有什么好处?”

    说到这里麦凡就得意的抹了下鬓角:“好处当然有,你听我说完啊。

    我需要你的帮忙的时候会给你暗号,作为交换…….我把杜若松的跟脚……也跟你说一下怎么样?”

    “他的身份可是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呦。”

    听到这里,王伟倒也干脆,他只是盯着对方看了一瞬,就答应了下来:“成交!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你肯定不敢骗我。”

    “放心,今晚上这事,你若是不办,我也会想办法帮你一把。”

    “记得你说的话。”

    说这话的王伟就起身往门口走去,在马上要出门的时候,他突然转身,竟是难得的提醒了一句:“有时候,实在是没有那个胆量,什么都不做,比做要好。”

    说完,他就快步离开,只给麦凡留下了一个背影。

    “呵。”

    这种现实的人,麦凡还挺喜欢的。

    麦凡耸耸肩膀,抄着兜儿,晃晃悠悠的往二楼的小厅走去。

    那里还有一对组合,他还没弄明白始末关系呢。

    他得上去瞧瞧,看看花莹莹跟他母亲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麦凡他来到小客厅,却发现,向来胆大的都有些憨憨的花莹莹,此时却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的,缩在沙发椅的角落里。

    他那位端方有礼的母亲,却是饶有兴味的盯着对方猛瞧。

    “母亲。”麦凡快走两步,坐在了花莹莹的一侧,挡住了亲娘的视线,笑的有些虚:“女士们在说什么呢?母亲什么时候与莹莹处在一处了,看起来,还十分的熟络?”

    初韶雪笑而不语,她盘着手腕上碧绿的镯子,对着有些紧张的儿子说到:“这位莹莹小姐,不是你让人请的。是我让人从卿浅斋中接过来的。”

    “我想着,这人还是我请的好。”

    “若是你那老爹,知道是你干的事儿,那今天晚上,他在宴会上暂时忍下那口气,等到回了家也会给你一顿好打。”

    “还不如我提前请她过来,瞧瞧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顺便给你参谋一下,她是不是够资格带去那样的宴席。”

    麦凡一愣:“那母亲瞧着怎么样?”

    初韶雪轻笑了一下:“勉强还入得眼,最难得的,竟然还是个老实的孩子。”

    “人也算是见过点场面,跟着一起去,也失不了大格了。”

    这是通过了,麦凡笑了:“那母亲的意思是?”

    “带着一起去吧,你父亲那里我来说。”

    “哎!还是母亲疼我!”

    就在麦凡喜笑颜开的时候,本已经起身打算离开的初韶雪又转过身来,轻扫了麦凡与花莹莹一眼:“没想到你在女士面前还挺注重礼仪的。”

    “这般知礼,好歹也把礼貌用到也让你父亲身上,让他也感受感受。”

    说完,初韶雪再不逗自己的儿子了,她在一旁大丫头的搀扶下,轻缓缓的往自己的房间行去。

    待到母亲转到了三楼,麦凡才松快了几分,

    他一抬屁股,砰,坐到了花莹莹所在的沙发椅上,跟对方挤在了一条凳上。

    “跟我母亲说了什么?”

    花莹莹抬眼看了一眼麦凡,然后小声说到:“小凡哥,你放心,不该说的,我一句都没让夫人知道。”

    麦凡脸上这才挂上了真笑,对着花莹莹圆鼓鼓的脸腮,吧唧,来了一口:“这才乖,还算是机灵。”

    “等到散了宴,我让人给你送一支钗去。”

    “就你平日里最喜欢的又粗又笨的大金钗子。”

    “保管你乐的笑不开眼。”

    花莹莹被哄得那叫一个美啊,她学着麦凡的样子,吧唧,也在对方的脸上来了一口,她今晚的晚宴了。

    ……

    过了傍晚,麦文才带着请柬和一家子的人,朝俱乐部而去。

    他们乘坐的是福特牌小轿车。

    是老爷从福来车行当中买来的进口货。

    麦凡以为这已经是相当气派的轿车了……可是等到他们将车子停到俱乐部附近时,却发现这条街上,早已经停满了各种型号的豪华轿车。

    这么一比较,麦家的车子可真算不得最起眼那一辆。

    也就在这个时候,麦凡明白了,初韶雪为什么一直强调,要让儿子多参加一些真正的大场合,出来见识见识了。

    可惜了,麦凡特别喜欢这种有大人物的场合,但是因为他身上有任务,他只能把自己尽量伪装成一个纨绔,越不引人注意越好。

    走前面麦文才,发现自己儿子那副日天日地的嚣张嘴脸……在下车后就收拢了回去,他有些欣慰的点点头,拍拍自己的夫人的手,把请柬递了出去。

    接待员在记名册上写下麦文才一家人的姓名,接过客人递过来的衣帽配饰,才对着内厅负责迎宾的侍应生喊到:“齐鲁商会副会长,胶东大粮商,麦文才先生携家眷到。”

    话音落下,这俱乐部当中就跑出一个穿着黑西装马甲的侍应生,点头哈腰,将麦凡一家人给引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