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万界真武大帝 > 099 杀
    “呼呼……”

    劲风迎面吹来,刮的人脸颊生痛。

    夜色下,一人双臂伸展开来,脚踏枝叶,身如疾风般在林中飞驰。

    此人三角眼、鹰钩鼻,面色阴翳,正是同为般若堂的真玄。

    同时,也是那日潜入真拙房间,盗走少阳丹的蒙面僧人!

    “真玄师兄。”

    真慧被他提在手里,虽奋力挣扎依旧不能挣脱,反而浑身酥软无力。

    “你抓我们干什么?”

    “干什么?”

    真玄面色阴沉,冷声道:“有人要你的性命,我自是拿你去与人交换。”

    “你要杀我?”

    真慧面色一白:“为什么?师兄,杀人是不对的,你还偷学了破衲功!”

    对方主修韦陀掌,据他所知,并没有得到破衲功的传承。

    “幼稚!”

    真玄低哼:“杀人不对,少林寺为什么传下那么多的杀人功夫?”

    “这个世道,本就是彼此厮杀,强者为尊!”

    “少林武功是为了自保。”

    真慧辩解道:“我佛虽有金刚怒目法相,但一直心怀慈悲之心,你这是歪曲佛理。”

    “慈悲?”

    真玄面色更怒,忍不住低吼:“你对他人慈悲,他人如何对你慈悲?”

    “家族被人灭绝,难道我还要劝人慈悲不成?”

    “师兄。”

    真慧面色一僵,随后道:“我听说过你当年的遭遇,但往昔种种,皆为磨难,我等应该放下……”

    “放屁!”

    “全都是放屁!”

    真玄双目一红,大声怒吼:“秦山匪灭我全家三十七口,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玄念师叔救了你。”

    真慧急忙开口:“师兄你应该心怀感恩才是,不应该有如此怨气。”

    “他既然救了我,为何不帮我报仇?”

    真玄怒瞪过去:“这么多年,他只传我逃命用的八步赶蝉,就连韦陀掌都不愿意传授。”

    “那当初把我留在少林寺干什么?我来少林,就是为了学好功夫报仇雪恨!”

    “阿弥陀佛。”

    真慧双手合十,道:“师叔是想借佛门清净之地,来净化你心中的杀念,消除一份杀业。”

    “这是慈悲之心!”

    “哈哈……”

    真玄仰天大笑:“他有这慈悲之心,为何不去感化那群杀人如麻的秦山匪?”

    “把我留在寺里,又不用心教我武功,天天让我背那劳子佛经……”

    “我去他妈的!”

    “师兄。”

    真慧面色变换,看着双眼泛红,眼神癫狂的真玄道:“你已经入魔了!”

    “没错!”

    真玄咬牙低吼:“入寺十三年,每一年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如今我已贯通四条奇经,两年没有寸进,再待下去也是无望。”

    “既然少林寺不帮我达成所愿,有的人愿意帮我!”

    “师兄。”

    真慧面泛慈悲,口中喃喃:“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真慧。”

    一直沉默不语的郭凡终于忍不住,道:“这家伙精神已经不正常,你跟他说这些是行不通的!”

    他有过走火入魔的经历,很清楚现今真玄的情况。

    意识混乱,念头中满是杀机,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刺激,就能让对方精神失常。

    就如此时……

    “你不吭声,我都快把你给忘了!”

    真玄垂首看来,双眼赤红,面上狰狞一笑,手臂随之发力猛的一甩。

    “唰!”

    疾驰之中,郭凡就如被奋力扔出去的包袱,狠狠撞向一侧的大树。

    “彭!”

    “咔嚓……”

    十一岁孩童娇小的身躯,生生撞断树干,余势不减,继续砸在一块山岩之上。

    甚至把山岩砸出道道裂缝。

    一抹暗沉血迹浮现,郭凡一声不吭瘫倒在地,好似浑身筋骨俱都断裂。

    “师兄!”

    真慧双眼一睁,惊声尖叫。

    “你跟他关系不错,他死了,你是不是很伤心?”

    真玄低头,面露狞笑:“真慧,你说,你现在是不是心生怒火,想要杀了我?”

    “说!”

    “是也不是?”

    “阿弥陀佛。”

    真慧身躯颤抖,双眼含泪:“真玄师兄,为了报仇而滥杀无辜,你已入魔!”

    “没错!”

    真玄大吼,状若癫狂:“你知不知道这十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每天夜里我一闭眼,就能看到我家人惨死眼前的场景,偏偏玄念那个老头子要让我放下仇恨。”

    “哈哈……,我只恨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要不然我早一巴掌拍死他!”

    “只要能报仇雪恨,就算入魔又如何?”

    “啊!”

    咆哮声中,他脚下加速,疯狂朝着密林深处狂奔而去。

    真慧则是双手合十,眼含热泪,声音哽咽着念诵佛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不多时。

    真玄提着真慧在一处破旧的木屋前停下,身躯一晃,没入屋内。

    此地显然前不久有人居住过,被褥温热。

    他随手把真慧扔在床铺上,大手一挥,地面两块木板掀开,露出一个不知通往何处的漆黑洞口。

    正要跃下,他双耳一挑,猛然转首。

    “谁?”

    “是我。”

    沉闷之音从门外响起,也让真玄面色一松。

    他听出这声音来自黑袍人。

    “你来的倒是挺快,怎么,那群和尚没有发现是你偷偷点的火?”

    “侥幸。”

    声音一顿:“开门,我要看看那天生佛心的小和尚到底长什么模样。”

    “有什么好看的。”

    真玄轻哼一声,道:“这种人跟先天之体不同,外在与常人无二,只是慧心通透。”

    “慧心……”

    说到此处,他不屑撇嘴,伸手就去开门。

    手刚刚放在门上,真玄的面色却是突兀一变,身躯如针扎一般猛然后跳。

    但,依旧迟了!

    “彭!”

    突然爆发的恐怖力道轰然击碎木门,余势未歇,继续落在真玄的身上。

    瞬间。

    木屋内烟尘四起、木屑纷飞。

    真玄也闷哼一声,嘴角溢血,身体撞破后墙,滚入后方山林之中。

    “你是谁?”

    怒吼声紧接着响起。

    “要你命的人!”

    烟尘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行入木屋,气势凶猛骇人,好似征战沙场的猛将。

    郭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扫眼一旁的真慧,迈步朝后方行去。

    这身衣服也不知他从何得来,原主人的身材竟是不比他本体相差多少。

    “找死!”

    此时的真玄显然精神不太正常,竟然能强行压下身上的伤势。

    悍然扑来。

    韦陀掌!

    韦陀拜佛!

    双掌一合,单手轻击,一股托天之势随之而起,好似要掀翻一切。

    “好!”

    郭凡冷哼一声,脚下大步一迈,身躯一抖,浑身之力瞬间节节贯穿。

    然后手臂猛甩,单掌下落。

    大摔碑手!

    “轰……”

    气劲碰撞,轰然横扫四方。

    木质房屋瞬间崩裂开来,无数草木离地而起,打着旋的飞舞。

    “菩提心法!”

    “大摔碑手!”

    真玄面色一肃,身躯一转,袈裟一抖,一层层气墙朝着郭凡悄然落下。

    破衲功!

    他修行的是家传内功,功力之精纯,竟是丝毫不亚于少林心法。

    此即脚踏八步赶蝉,手使韦陀掌,破衲功接连施展,威势也是极为恐怖。

    至少,给郭凡带来极大的压力。

    毕竟对方打通了四条奇经,而他只打通了一条,两者差距太远。

    “唰!”

    他身躯后错,脚踏风行无影步伐,手臂一旋,数道刀气狂飙斩出。

    猛虎百劫斩!

    刀气纵横,一连九记,且招招连环,更有一股凌厉刀意内蕴其中。

    “刀意!”

    真玄双眼一缩,袈裟一抖,无形真力绕身环绕,瞬间消弭刀气。

    随后身形闪动,就欲反攻。

    但郭凡身法更快,脚踏无影,身躯忽左忽右,各式刀法连环施展,紧追不舍。

    “找死!”

    真玄眼神一沉。

    他擒住真慧,一刻都不敢逗留,若是被少林寺的人追到此地,必死无疑!

    当下心中发狠,顾不得身上伤势,脚下一踏,浑身气势勃发。

    就在此时,他心中猛然一跳。

    “不好!”

    韦陀掌——八方朝圣!

    无数掌影与刹那间涌现,层层叠叠,如同绽放的莲花,把他尽数包裹。

    同时袈裟抖动,层层劲气环绕周身。

    与此同时,六道漆黑刀光不知从何而来,悄然没入掌劲之中,斩入袈裟之内。

    “呲……”

    真玄身躯翻滚,再次起身,身上袈裟已经破破烂烂,内里更有道道血痕。

    眼中,更是满布惊惧。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前方人影狂飙而来,九道刀气倏忽一合。

    般若降魔刀第一式。

    “啊!”

    真玄双眼一睁,拼劲全力爆发体内真劲,一掌迎面悍然击出。

    “彭!”

    掌劲、刀气两相对撞,随后彼此消散。

    而真玄的面上,却没有丝毫死里逃生的喜悦,反而尽是绝望。

    在他身后,一个人影轻飘飘落下。

    郭凡身躯前探,单掌轻击,身躯微微泛红,浑身之力汇聚于掌心爆发。

    燃血大法!

    这门功法,可以提高他三成之力,堪比又打通了一条奇经。

    道道气劲化作一面石碑,轰然落在真玄身上,没有丝毫劲力外溢。

    “轰!”

    真玄身躯一颤,无数道血水喷洒而出。

    跪求收藏、推荐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