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轮回大劫 > 第七章:一支红杏出墙来!
    一级武学书:

    姓名:陆渐

    神力值:550斤

    内力值:0

    魂力值:2

    武学:开山掌【圆满】

    源力:3

    经验:【5/100】

    八步赶蝉【品级:不入流】

    【来源:无限江湖】

    【介绍:爆发型轻功!武功特效:传闻习得此功,八步之内,赶上飞蝉,如探囊取物。】

    推门入院,天色混沌!

    陆渐的双掌却彷佛化成千百招,风声呼啸,衣袂激荡。

    他在练习【开山掌】!

    他练得很起劲,到他停下的时候,一身衣衫已经汗水湿透。

    那暴增的力量,带给他的自信已平复了下去,彷佛已随汗水流尽。

    陆渐坐了下来,用力地喘息。

    他从未如此的酣畅淋漓。

    在这种酣畅之中,【开山掌】的招式已经彻底融会贯通,臻至圆满。

    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风雷呼啸!

    这种心随意动的境界,是武学书无法办到的!

    “大成的【开山掌】,移山填海是威力最大的一招,但是现在,五丁开山,两掌分击,威力已经超越了移山填海……”

    陆渐反回到了房间里,热茶壶放在嘴边,咕噜咕噜,一口灌下!

    “我手掌的膂力是550斤,却只能在手上发挥出来。其他身体部位,并没有获得这种力量……”

    陆渐又看着自己的手掌。

    这一张手掌,比原来宽大、粗糙、更具力量!

    陆渐看着看着,目光已转向武学书,转向那一门新出现的武功【八步赶蝉】。

    不需要介绍,他事实有印象。

    这门武功是前世一个叫做《无限江湖》游戏中的技能。

    传闻习得此功,八步之内,能赶上飞蝉,如探囊取物。

    这是一门短距离爆发的轻功!

    “3点源力,正好试一试这一门轻功!”

    陆渐意念凝聚为一根手指,直接点下!

    初入,源力1点!

    嗡!

    他打了一个激灵,脑海中立时自然而然多出了一些关于【八步赶蝉】的记忆。

    于此同时,一股暖流生出,涌入陆渐的双腿肌肉中。

    “继续!”

    【八步赶蝉】小成,1点源力!

    大成,1点源力!

    陆渐对【八步赶蝉】的理解再上了一个层级,双腿力量亦增加了些!

    一级武学书:

    姓名:陆渐

    神力值:550斤

    内力值:0

    魂力值:2

    武学:开山掌【圆满】、八步赶蝉【大成】

    源力:0

    经验:【8/100】

    “力量还是550斤,这上面的力量,取的是最大值……”

    陆渐想明白,打开了房门,开始施展、练习【八步赶蝉】。

    他直挺挺跨出一步,近一丈!

    两步,近两丈!

    单纯的立定跳远,陆渐已经超越了前世的世界记录,一旦助跑,必然十分恐怖!

    事实上,【八步赶蝉】本来就是连续性的轻功!

    陆渐直接连续施展!

    一步!两步!八步!

    陆渐直接奔出了十五丈!

    算算时间,他最多用了3到4秒。

    这样的速度,的确已经超越了普通人。

    不知不觉间,天色大黑,斗大的灯笼燃起,照亮一片光明。

    天空上,一朵朵雪花飘洒,自九天上洒落大地。

    “夜深了……”

    陆渐立在雪花中,四面空寂无人,心中忽然涌起一片悲凉。

    孤独、寂寞、寒冷、无助,这些情绪侵袭着他的内心,令他忍不住要落泪。

    天地虽大,却已没有了家,这是人生的大悲哀!

    他需要温暖!

    一个女人,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李月令!

    这是前身的妻子…!

    “前身,你的妻子,我会好好替你照顾她的……”

    陆渐在心底郑重道。

    念头一起,脑海深处前身的一些残留情绪立刻消失了些。

    “看来,你是赞同我的决意了……!”

    陆渐在黑暗之中,大步走去。

    灯,银灯,富贵灯。

    灯旁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女孩子看来还不过二十来岁,很年轻,很漂亮,那肤色也的确是如霜如雪。

    她右手斜拈着玉匙,拨弄着文王鼎里烧着的香,左手轻托着香腮,半边身斜倚着雕禽桌子,幽幽而坐!

    灯光从旁射来,替她在脸上添下了淡淡的灯影,人于是显得更美了。

    她当然就是李月令。

    帘外雪飘飘,寒气升腾,她眼中却如雪般寒。

    风忽地穿窗,吹过了灯旁。

    “谁?”

    李月令吃惊的转过身去,面色一变,声音甚至都岔气了。

    “是我,潘安!”

    黑暗之中的人影,蝴蝶也似地手舞足蹈地闯了进去,吹吸蜡烛,随即又将门掩上,还下了闩。

    “差点没有给你吓破胆子……”

    李月令抬手拍着胸口,忽的又低声叫了起来:“他已经苏醒!你怎还能到这里来,还不赶快出去,让他过来看见,可不得了……”

    “不得了,能如何不得了?美人,我的美人,心肝,我的心肝!放心,明天,明天,你就真正是我的人儿了!”

    潘安在笑。

    他不笑时已像是在笑,笑起来更见风流倜傥。

    他的确很英俊,年纪怕已有二十六七,但笑起来却只像个十七八的男孩子。

    他已抱住了寂寞的美人。

    一张温暖的大手抚摸在了浑身发颤的美人身上。

    潘安那一双手,温暖,光滑!

    此刻更似燃烧的火焰,再寒冷的心脏,也要被解冻,融化!

    “明天,明天!你要杀了他么!府里,府里可是来了一个高手,叫做萧翎子!”

    李月令的娇喘越来越急促,那双眸子的寒冷已经融化。

    春日已经到来,春日生春意,春意生春情。

    两人已伏在了床榻上。

    “箫翎子?箫翎子!你确定是这个女人?她是太阴派的徒弟,是后天九重的高手!”

    “后天九重,那可真是大高手哩!该怎么办?”

    李月令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那娇吟声都变了音,岔了气。

    “那只有用香了!”

    “用香?”

    “用香!色授魂与香!你晚上把这香插在他的房间,第二天,他便会j泻而亡,哈哈哈……”

    潘安又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也的确十分动人,即便是在说这种诡计的时候。

    也难怪这个寂寞的女人,会被他所诱惑。

    “你是要我谋杀亲夫!”

    李月令的声音变得嘶哑了起来,喉咙里似乎塞了一个鸡蛋。

    潘安不屑的冷哼:“让他能死在那种幻境中,也总好过被强盗乱刀分尸来得强!怎么,你心疼了?”

    “唉,他虽然无趣,冷落了我,但我总归是他的妻子。我已对不起他,现在,又要……唉!”

    李月令竟然在不停的叹气,她心中究竟是怎样想的?

    “为了我们的将来,那一柱香,你非点不可!乖乖的,事成之后,我们便永远永远在一起了…”

    潘安声音充满了磁性,神色温柔,大手摸向李月令的头顶。

    李月令更似一只宠物,嘶哑的声音缓缓平复下去,似乎感到十分舒服,轻轻“嗯”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