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轮回大劫 > 第八章:长恨!
    楼外。

    雪,大雪,苍茫大雪。

    冷,寒冷,天凝地闭,风厉霜飞。

    雅致的小楼,在黑暗之中,却婀娜着,无比的妖娆。

    楼内窸窸窣窣的声音,更显旖旎,传入了梅花树下的人影耳中。

    梅花傲雪,在这大雪之中,绽放出了最为美丽的颜色。

    小楼之内,那个女人是否也绽放出了最美丽的样子?

    欣赏梅花之美的是陆渐,欣赏美人的那个人又会是谁?

    陆渐本来不相信,但站在这颗梅花树下,仔细,仔仔细细,全神灌注的听着,若还是不相信,那只能叫做自欺欺人了。

    “老弟,这就是事实!这就是真相!你一直视若珍宝的妻子,已经背叛了你!”

    陆渐心中没有对前身的嘲笑,只有悲哀、可怜、同情。

    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那已是最大的伤害。

    恨恨恨!

    脑海中,前身残留的情绪沸腾了起来,作狮子吼,作猛虎哮,作龙象吟!

    “这一对奸夫**,我必将杀了他!”

    陆渐的心却很冷静。

    他缓缓靠近着这一座阁楼,脚步很轻,宛如一只狸猫,落地无声。

    一步,两步,三步!

    陆渐走到了小楼门前。

    楼内的声音继续传来,虫子一般钻入他的耳中。

    “就怕他过来,咋们还是小心些,去客栈吧……”

    李月令娇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任何男人听到这个声音,都能想象到那一副旖旎的画面。

    潘安的声音又响起,更清晰、更明白,哼道:“陆渐那个孬种,手无缚鸡之力,遇到了我,也只有……”

    李月令粉拳锤在潘安胸口,娇笑接道:“只有怎么样?”

    “只有死路一条!!”

    爆喝声响起!

    潘安浑身猛的一震,霍然抬头!

    “谁!”

    “轰”的一声,小楼的门,刹那间碎裂,木屑破片“嗤嗤”四射!

    陆渐破门而入,悍立在门前三尺之处,瞧着屋内的景色,瞧向那一对奸夫**,脸上显出杀意!

    “潘安!是你!”

    陆渐瞧见了这个男子,眉头大皱,厉声道。

    前身的愤恨情绪,再度冲出。

    潘安,同是白帝城十大富豪之一,为潘家的子弟,是家主潘宇飞的长子。

    当然,这不是令他不可置信的原因。

    潘安是前身的至交好友,前身经常会邀请潘安来自己家中玩耍。

    他万万不能想到,潘安竟然还淫乱了前身的妻子……

    “陆渐!”

    潘安终是看清了,亦脱口一声惊呼,那双手不觉一松,几乎将李月令摔在地上。

    “你,你来了……”

    李月令挣扎着离开潘安的怀抱,面色刹那已苍白如纸。

    她一直担心发生的事情现在终于发生了!

    “好!哈哈!”

    潘安忽然大笑了起来,神色已恢复了那宠辱不惊之态。

    “大少爷!”

    噔噔噔!

    脚步声急响起!

    不知道从哪里,急步上来了两位大汉。

    这两个大汉,体格魁梧,身形挺拔,穿着青色的长棉袄,长袄之上,还散落着大片雪花,一瞧见耸立的陆渐,均是脸色大变。

    “潘少爷,我们……”

    两人正要开口朝潘安解释看守失职的原因,却被潘安挥手制止。

    “陆渐!”

    潘安一挺胸脯,一把又将李月令搂住,脸上浮现善意的微笑,道:“我要你这个女人,你要我什么东西交换?”

    他竟这样说话,李月令不由一怔,嘴角不觉露出了一丝甜意,侧首整个身子都偎入潘安的怀中。

    “交换!好啊!”

    陆渐目光更寒,冷笑道:“你们的两条命换给我吧!”

    “笑话!”

    潘安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陆渐的话,叹一口气:“兄弟一场,你何必不成全了我!你也该知道,月令在你这里,很不快乐!”

    陆渐冷笑一声,厉声道:“一个奸夫,也配与我称兄道弟!”

    潘安脸色大变。

    李月令脸色亦变,恨声道:“陆渐,你一去求学,就是大半年,让我一人独守空房,你可知寂寞的滋味?你若真心爱我,现在就该放我离开!”

    “痴心妄想!”陆渐冷冷道。

    李月令脸色更白一分。

    潘安更是脸色大变,十分难看:“好!好!好!那休怪我了!”

    “沈庆,沈荣!”

    话音一落,他一摆头,朝两个大汉会意。

    两人立刻明白,举步向陆渐走去。

    “他们两人都是后天武者,看你怎么死!!”

    潘安站在一旁,冷冷瞧着。

    “后天一重!?”

    武学分为后天、先天,天人。

    修炼内功者,需贯通全身经脉。

    每贯通一条,境界更深一层,实力当然大幅度提升。

    先天则要打通人体穴道,开启人体密藏,脱胎换骨。

    而天人,乃天上之人,已经超凡脱俗,晋入超凡入圣的境地。

    眼前两人,后天一重,那肯定打通了一条经脉,实力不是普通人可以比肩。

    “臭小子,敢坏了少爷的好事,让我们帮你小子活动活动筋骨!”

    话语未落,沈庆,沈荣身子飞射而来!

    “恶虎扑食!”

    嗖嗖!

    劲风呼啸,两人竟然同一时间来到,携裹内劲的一拳狠狠朝陆渐的胸前砸去。

    “五丁开山!”

    陆渐双掌一动,脚步弹射而起,猛然爆发出一股向前的速度,两掌更急,直如排山倒海,轰击在两拳上!

    砰!砰!

    声如霹雳!

    陆渐就感受到两股汹涌大力,直朝自己身体涌来,直把他震退出楼外,脚下的地板,都产生了裂纹。

    噗通!噗通!

    两道声音自房间内响起,上等的桌椅立刻被砸得四分五裂!

    两声痛呼同时响起。

    “沈庆!沈荣!怎么回事?你们后天一重,竟然连一个废物也打不过?快给我用出全力!”

    潘安见到两人飞摔而来,砸碎桌椅,倒在地上,眸子不由闪过一缕慌乱,口中怒喝一声!

    他已发现了。

    这两人长久当他的保镖,养尊处优,爱惜生命,出手不求伤敌,只想自保,并没有舍命一拼之心。

    “大少爷,这个小子,虽然不入后天,但足有五百斤的力量!力气比我们都还要大!”

    沈庆冲潘安匆匆解释,又俯下身子,拉起沈荣。

    两人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血迹,眉宇间,那股羞怒之意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内劲!!!拳力附带了内劲,能增幅力量!要不是我的‘五丁开山’用了全力,还真要被这两人打飞!”

    陆渐身子一震,脸色凝重。

    “潘安,你的这两个奴才,想要杀我,恐怕力有未逮!现在,我就先杀了这两个人,再来杀你!”

    他眸子射出一道冷电,直刺潘安眉心。

    潘安脸色一变、再变,怒喝一声:“你们两个,还等什么?”

    “杀!”

    “虎落平阳!”

    沈庆,沈荣互相对视一眼,脚步一蹬,人已飞向陆渐,一拳携裹开山碎石的大力,直朝陆渐轰来。

    拳力中,携裹内劲,加持之下,力量更为恐怖!

    虎落平阳,这是大路货【猛虎七杀拳】中最强的一招,刚强之力内隐藏阴柔之力!

    “五丁开山!”

    陆渐长啸一声,【八步赶蝉】奔袭,两掌如怒涛狂澜,与那轰来的两拳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