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因为是试炼之刃!
    他如今非常精通空间之能,灵魂意志也强大无匹。

    像是征服者那种跨界被召唤的降临能力,夜林现在也完全可以做到。

    不过稍微有一点额外尴尬的是,没有美少女和他契约~!

    比比身上有征服者的印记,已经足够了。

    丸子和贝亚娜对召唤学一点都不感兴趣,希曼倒是有意,想和他契约试试,但她本身实力有点“渣”,连魔法阵的魔力都提供不出来。

    征服者的召唤,对召唤师来说起码也得是觉醒者境界才行,一般职业者根本不够资格,去沟通强大的卡西利亚斯。

    西莉亚对戒指惊喜了片刻,有了这个,她的安全性便能得到极大提升。

    贴身收好后,她从抽屉里取出一支昂贵的口红,准备涂抹自己薄嫩的双唇。

    色彩极为鲜艳的红唇,吃东西的时候,会增添一分独特的妖媚之感。

    “最近就算了吧。”

    夜林婉拒摇了摇头,按住了她手里的口红,在不解的目光中解释道:“我最近一周的钱,都得交给赛丽亚~”

    西莉亚闻言愣了片刻,才了然一笑收起口红,但仍优雅的执意跪坐在他身前,微笑道:“既然您已经成婚,那么私房钱,不就是理所当然么?”

    她抓住了自己的“希望”,爱不释手,同时倾诉着自己愁闷的心绪,哀叹道:“我已经见过斯卡迪女王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总觉得,我比起她好像少了点什么。”

    现在这支口红,无论哪一方面都更让她满意,仔细在唇间轻抹。

    这种烦恼,她现在也只能私下里和夜林去说一说。

    别人的话不行,乃至于她忠心的部下和护卫,都不能随意吐露。

    还没有坐上尊贵的王位,就考虑自己的女王之姿,已经算是十分膨胀,且自大的行为了。

    但是性格要强的她,即将离开赫顿玛尔,绝不想带着一团迷雾,搁在心间闹得自己长久苦闷。

    “西莉亚,我问你,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皇帝?”

    “您说,什么样的……皇帝?”

    简单的问题却如雷贯耳,西莉亚愣住了,也不吃东西了。

    她一直都渴望坐上帝国的王位,但也仅仅只限于“坐上王位”这一目标而已。

    至于以后如何,成为一个怎么样的皇帝,她并没有考虑过。

    暴君者里昂,气势冷酷,威严震慑,孤高的帝王,眼神中夹杂着噬人的血腥。

    斯卡迪女王,虽维持着女王应有的尊贵仪态,但热心为民,被贝尔玛尔百姓们誉为最出色的国王。

    原来,自己是缺少一种“国王的形象”。

    但只要登上王位,这个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西莉亚女皇会是怎么一种女皇,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自然就是国王的形象。

    听到他的谆谆教导,西莉亚把脑袋点的飞快,如同一位上课认真听讲,勤记笔记的学生。

    知识的经验终于迎面而来,高贵冷艳的面容,恰到好处流露一丝厌恶和冷漠:“您的私房钱,还挺多呢。”

    …………

    原本赛丽亚给自己预定的小假期,是一周七天,可以逛一逛森林,看一看海洋,还能去斯顿雪域溜达一圈,观赏雪景。

    起初也是这么做的,前四天分别去了格兰之森怀旧,海上列车和安图恩温泉,次元之城寂静城顺道去了一下魔界营地,最后是斯顿雪域的圣山。

    时间来到第五天,听说虚祖红色丛林的树木,已经长满了独特美丽的红叶,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但是傍晚回来之后,赛丽亚用魔法重新把树屋隐藏起来,坚决拒绝继续剩下两天的度假,要回庄园休息。

    塔娜不在,她少有空闲的时候,短短四五天而已,柔韧性都被迫提高了一个档次。

    “我们回来了!”

    声音发懒,赛丽亚推开门后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一旁提着各种换洗制服的夜林容光焕发,精神振奋。

    彼诺修歪头不解,按常理来说,无精打采的不应该是夜林才对么。

    赛丽亚应该是肌肤光泽,眉目有神,大补之后气色红润。

    “他有恢复精力的无轩啊~我就是个孱弱精灵,又不是强悍的龙。”

    婚后赛丽亚的性格也大胆了许多,不像以前那般非常含蓄文静,经常脸红挂绯,扭捏不好意思。

    “但,你不是使徒么?”小墨梅眨了眨眼貌似不解,那可是究极生命体哎。

    可翻江倒海,毁灭天地!

    “嗯嗯,我是究极使徒,但你们把他的身份给忘了?”

    赛丽亚没好气白了某人一眼,能够刺穿使徒的试炼之刃。

    某行星的女王都被刺穿了,她这个未觉醒的状态,堪堪自保而已。

    客厅铺着柔软温暖的地毯,赛丽亚小心的抱膝而坐。

    墙壁上的挂钟指向前半夜九点,正是闲聊扯淡的时候,就像赛丽亚调侃的,几天发生了很多,但好像什么又没有发生。

    庄园还是那个庄园,也就是她的身份从女朋友,变成了妻子而已。

    赛丽亚想要大展宏图,准备继续拓展自己的商业帝国,还有许多地方,她未能完全涉足插手。

    比如德洛斯帝国的生意,她受到了当地权贵的压制,至今只依靠着三皇女,开了一些店而已。

    还有天界第七帝国的诺斯匹斯,贵族院的大本营,艾丽婕成为大一统君主的最后一道门槛。

    商会的生意,也没能拓展到那里去。

    小队也准备重新前往魔界,展开区域战争,以及赫尔德充满阴谋的“使徒盟会”。

    对于重振爆龙王之名,索菲一直心有执念,龙刃难忍。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两件小事需要解决,一是墨梅她们的状态问题,还有就是~公国的储君。

    索菲一口解决一根炸鸡腿,擦了擦手指的油花,含糊不清道:“对了,你们之前不是问我乌里缪恩棉花嘛,我想起来有这个。”

    她取出一根大概一尺长的尾羽,色彩艳丽斑斓,还有不菲的魔力流动,绝非凡品。

    除了给赛丽亚的婚纱做内衬用了部分,还有一些乌里缪恩棉花留存,这种轻柔独特的材料,就是天界的昂贵材料圣痕丝绸,在其面前也都黯然失色。

    若是能将其制作成衣裳,定然是最舒适,最美好的物品,梵风之衣,也将落入下等。

    哪有女子不爱美,馆长和艾丽丝,都对这种材料爱不释手,想用来做制服衣裳。

    而且放在赛丽亚商会,也能变成一种独家商品,让无数贵族趋之若鹜。

    就是,材料太少了,目前只剩不到二两,顶多做一顶帽子,或者两条棉质内裤。

    “那只野鸡,羽毛还挺漂亮的,落在海里漂浮着,当时生死不知,但因为映衬着昏暗的海水很显眼,阿斯特拉就把它给捞上来了。”

    索菲还有点惋惜,如果不是这只野鸡会说话,她当时想直接扭断对方的脖子,尝一尝野鸡腿的味道。

    “你说,野鸡?来自于泰波尔斯?”

    拿起尾羽仔细看了看,夜林深思苦索,要不是体型对不上,第一时间他还以为是雕兄,被索菲当成了野鸡。

    “你知道什么?”索菲又从盘子里摸了个鸡腿,撒上一点椒盐。

    “嗯~泰波尔斯有一只美丽的孔雀,她羽翎艳丽,戴着黄金藤蔓制成的王冠,是泰波尔斯备受尊崇的存在,普雷也对其尊敬有加,称为……青炎之母,卢芙松。”

    “孔雀?”索菲把骨头一丢,回忆了一下,嘟囔道:“它羽毛也不美啊,尾巴羽怎么这么短。”

    “卢芙松是雌的,只有雄孔雀才开屏艳丽。”夜林无奈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