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 > 038 狂妄
    看着李八斗那伤感的样子,我知道哪怕过去了那么多年,我在他心中依旧是那个执着的少年。

    很想再喊他一声八斗叔,告诉他我还活着,但我不能。

    我也没问他为什么会离开炎夏,又是如何成为天府学院的老师的,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我知道他心中有炎夏,这就够了。

    我对他说:“八斗老师,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天才少年是谁。也许我不如他那么有天赋,但我意已决,我自认对五行五元也有着不错的感知力,我很想试试。”

    “固然精于某一种真意钻营,有机会拥有领域,在同级是无敌的存在。但那也只是同级无敌,而我却知道我们所要面临的敌人可能并不是人。”

    “同级无敌又何妨?如果只把人作为对手,永远跳脱不了天地樊笼,可能最终连敌人的面都见不到。”

    “所以,要走就走一条最难的路,哪怕这是一条死路,在没有死之前,我也永不回头。”

    听了我的话,李八斗再次一愣,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眼光逐渐变得炙热了起来。

    他抽出了那杆铜锈斑驳的老烟枪,狠狠抽了一口,道:“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能代表炎夏来此学习,一定是闻天师安排好的。”

    “宿命,轮回,我炎夏终将出龙,是压制不住的。看来你也是知道不少潜在危险的,那我也就不和你啰嗦了,以免误了你。”

    “吴明,我只提醒你一点。强者之路,一往无前。路上会有太多的东西束缚我们,家国天下枕边人,我希望你先懂得保护自己,再学会忧国忧民。”

    “那个少年本可能早就傲立天地,闻天师他本该是比法老还强的神……他们就是先有天下再有自己,最终没能圆满。我没有资格去评论他们,他们都是我心中的英雄。”

    “但时代变了,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时代,我希望你首要任务是提升自己,然后再考虑其它。因为你可能是我们炎夏最后的机会了,孩子,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我明白李八斗的意思,他不是让我放弃家国天下,而是在提醒我懂得取舍,毕竟这是一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世界。

    我点了点头,说:“八斗老师,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懂你的意思,我会做好平衡的。”

    他吐出一口烟圈,笑着说:“哈哈,就连法老都要接受你的提点,你的心境定当不凡,老头子我多虑了。”

    说完,他再次风骚地甩起了长发,一如当年那个不羁的大叔。

    他振奋道:“那就走属于你自己的道吧,不论它最终通向何处。老八斗我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一定在路上。”

    我两对视一笑,很快就离开了密室,直接去到了他的教导之地。

    在那里,李八斗很快就给我演示起了他那玄奇的扎纸秘术。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过去,他并没有荒废这炎夏秘术,越发的精通了。以他如今圣阶仙帝的道行,扎出来的灵物简直是毫无破绽,很难看破。

    “来,吴明,我把理论和实践都给你讲解了,你扎个小黄雀给我看看。我倒是要看看,现今的炎夏第一天才,是骡子还是马。”李八斗笑着激将我。

    黄雀,第一次见我时,就是在西江的花韵会所,他通过一只扎出来的黄雀将我引了过去。当年的我直呼神迹,将他当作了神人。看来李八斗还没有忘掉那些细节,黄雀代表着开始。

    我掏出一张黄纸,举手投足间就扎出了一黄雀,栩栩如生。

    他楞住了,忍不住道:“他娘勒,这么娴熟?感觉你都可以直接扎人了啊,你扎一个自己试试。”

    我取出一套衣服,扎出骨架,很快又滴上了一滴精血,施以术法后,一个一模一样的吴明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李八斗揉了揉眼睛,震惊道:“诶呀?怎么搞的,怎么感觉你小子这扎纸术还不亚于我呢?”

    我笑着说:“八斗老师,我觉得吧,这还只是皮毛,其实扎纸术应该这样玩。”

    说完,我将那纸人烧掉,然后又取出了五套衣服。

    我盘腿而坐,开始感应那五行符令,然后我张开双手,同时出五行之气。

    金木水火土,五道流光之气从我的身上猛然射出。

    很快,我又射出五滴血,释放五缕神魂,同时扎出了五个我,五个分别五行单命的我。

    “八斗老师!”五个我,同时开口。

    看到这一幕,李八斗震撼地张大了嘴。

    “他娘勒,还能这样玩?”李八斗都有点语无伦次。

    很快,他又激动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小子要干嘛了!”

    说完,他又眉头皱了起来,道:“不对啊,你是怎么办到的?一个新手怎么可能将我们李家扎纸秘术学得如此之快,我感觉你都能做我老师了,我爹李瘸子恐怕也不过如此。”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你……小子你……?”

    我将食指放在嘴边,然后摇了摇头。

    李八斗多么聪明的一个老头,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

    “哈哈哈!”他风骚地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老泪纵横。

    一切尽在不言中。

    ……

    而我扎出了这五行单命的纸人后,直接操控其中五行金命的我离开了这里。

    我的本体动用了A级资源中的灵液,直接在李八斗这里的浴盆内开始了对肉体的锻造。

    这就是我选择李八斗的真正原因,固然是因为有着情感。再者,我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动用扎纸之术,通过纸人去闯试炼塔,这样我的时间就是别人的多倍!

    很快,纸人的我就来到了试炼塔,直接走了进去。

    我刚来到这里,眼尖的学员就认出了我,一个个都好奇了起来。想着我这么快就来闯试炼塔,而不是去仙宫先模拟,难道是胸有成竹?要知道这每一次真实的闯塔,可都是会影响到排名的。

    我没有管他们的眼光,直接让纸人进入。

    五行单金的我在这里并没有闯上多久,加上我又只感应金之气,很快我就败下阵来。不仅如此,我这纸人甚至还死在了里面。

    学员们虽看不到我在里面的情况,却可以从旁边的屏幕上看到里面的能量点,当看到我的能量点消失后,所有人都懵了,更多的人则是幸灾乐祸。

    神榜天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

    好事之徒刚把这个消息传给道格,很快,五行水命的我又出现了,进入了试炼塔。

    没一会功夫,水命纸人死了,但火命纸人又来了……

    我就这样一边本体锻造提升,一边操控纸人闯塔感悟。

    这种感觉很爽,但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由于我不停地闯塔失败,我的积分不停地减少,仅仅半天时间,我就掉到了一百五十名……

    ……

    师山密室中,老师们聚在一起,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光荣事迹’。

    姬玛气得一拍桌子,冷声道:“胡闹!简直是胡闹!这个吴明居然不是开玩笑,真的就跟着李老头子胡闹了!”

    “姬玛,这样下去,他迟早要掉到最后一名啊。”

    “还真以为自己神榜天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还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了,他这样搞不仅是浪费时间,更是走火入魔!”

    “姬玛,要不要通知法老?再不阻止他这傻冒行为,恐怕覆水难收啊。虽说他我们不在乎,可是万一法老……”

    姬玛神情凝重,思索片刻后,冷声道:“别管他了,学院有学院的规矩。自以为是地一意孤行总要付出代价的,他最后被淘汰,只能怪他自己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