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五章 今生的前世(2)
    ☆、第五章今生的前世(2)

    “我总有种感觉。”

    时宜沉默着,慎重措词。

    周生辰很有涵养,没有追问什么,只是任由她看着自己的掌心。

    “我们可能在前世,有相识的缘分。”

    她不知道如何去说,最后也只能给出这样含糊其辞的话。放在现在的社会,如果她是个男人,而周生辰是个女人,她想,自己一定是个纨绔。

    可惜性别换过来,这种话就显得很诡异。

    究竟要说什么呢?

    要说我们很早就认识,或许经过了许多的轮回,终才有幸再遇?

    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话,也许,只有自己会相信。

    她握了太久,只得放开他。

    他收回手的同时,忽然说:“我相信你说的。每个人的相识,都会有因果缘分。”这话,真不像他能说的话,时宜尴尬笑笑,听到他又问:“明天回去了?”

    “好多工作,不得不做了。”

    “如果方便的话,给我留一个电话号码,”他说,“有时不方便上网,或许能通过这个联系你。”时宜以为自己听错了,脑中有短暂空白。

    他微微笑笑:“不方便?”

    “方便。”她脱口而出,却不知拿什么抄写给他。

    “念给我听,我可以记住。”他看破她的疑虑。

    时宜念出一串数字。

    想要再念第二遍,周生辰已经颔首说:“记住了。”

    次日,她返回上海。

    西安的意外旅程,耗费了她整整一周的时间。时宜在经纪人美霖的压迫下,不得不每日午饭后就进棚录音,往往工作结束,就已经是半夜了。

    她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通常会拿着A4纸,从头到尾默念两遍。

    念的过程中,找到最佳状态,立刻就会要求录音师开始。当然,偶尔也会念错字,只要重新补录这句对白,余下的皆很完美。

    “时老师,好了,我这里没问题了,等导演来了,再听听效果。”

    她走出工作间,到走廊的饮水机前,接了杯,握在手里要喝不喝的。

    看着窗外出神。

    有录音棚的助理,从电梯走出来,手里提着大小塑料袋子,装着饮料和宵夜,甚至还举着个白色一次性塑料盒,装着马路边的烧烤,一簇竹签尾巴露出来,甚是诱人。

    那个助理和她毕恭毕敬打招呼。

    她点头,笑笑。

    一颦一笑皆销魂。

    那个助理脑袋里蹦出这个词。

    时宜这个名字,在配音界早已如雷贯耳,可见过她真人的很少。她是业内的金牌配音员,有最华丽的声线,也很专业,只要是她的工作都很轻松。可惜,她的时间也最难约。偏偏就这个声音这个人,很多人都无法抗拒。

    就算预约排期半年多,也要等她来配音。

    这些常年混迹录音棚的人,来往无数,她的声音再特殊,也总有相似的替代。可惜,腕儿都是这么追捧出来的,她越是难约,就越有名。

    说起她的容貌,业内流传过一个段子。

    在她尚是新人时,有位名制片,在录音棚里偶然遇到时宜,非常直接地说她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女主角,在她婉拒数次后,腰缠万贯的制片人当场光火,惹得众人寒颤若噤。最后的结局是,时宜沉默离开,再也不去那间录音棚。

    多年后,她一举成名。

    仍旧是那个制片人,听到时宜的录音demo,惊艳不已,千方百计约了她见面。

    结果不言而喻,她不肯再露面。

    这种剧情波折的小故事,众人乐此不疲提及,隐约都成了她抬高身价的助力。

    约莫到十一点多,所有的工作竟然提前结束,时宜离开前,取消手机机静音,发现手机上有一个陌生号码,曾经打过来,而且是两次。

    是骗子电话?

    她把手机扔到包里,撞到了钥匙,发出钝钝的金属声响。

    是周生辰。

    脑海里浮出这个念头,就抑制不住地蔓延开。她又拿出手机,回拨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很快有人接听,却不是他的声音。

    “时小姐?”陌生的声音,竟准确说出她的名字。

    “不好意思,可能打错了。”她说。

    电话很快转手。

    出现了另外的声音:“是我,周生辰。”

    她很自然地嗯了一声。

    也因为太过自然,两个人都是一愣。幸好不是面对着面,避免了很多尴尬

    片刻的安静后,忽然有来电的提示音,时宜看了眼,很快对他说:“稍等我几分钟,我要接我妈妈的电话。”

    “没关系。”

    时宜得到他的答案,略微安心,接通了和母亲的电话。

    因为她的“特殊”,自幼和父母并不是非常亲近,是个家人眼里奇怪的孩子。甚至在六七岁时,因为她奇怪的言语,母亲曾悄悄带她去见过心理医生,当然,这件事只有寥寥数人知道。否则家中远近亲戚,恐怕都会背地里有所议论。

    母亲因为她,操心不少。时宜很清楚。

    在成年后,她也开始尝试性让自己感性回应。偶尔电话撒娇,渐渐习惯了,反倒是将两世对亲情的眷顾,都倾注在现在的父母身上。所以她才会因为母亲,暂时让周生辰等待。

    母亲说的不多,大意是最近她电话来的少,有些担心。

    虽然说的不明显,但她知道,母亲担心的是她又开始有“幻觉”。

    她安抚了会儿,总算结束电话。

    切换回周生辰的电话:“我好了。”

    “刚刚工作结束?”

    “是啊,”她笑,“所以没有看见你的电话。”

    “如果方便的话,一起宵夜?”

    这是初次,他主动约她。

    时宜没有任何的犹豫,答应下来:“好。”

    “告诉我你的地址。”

    她念给他听。

    “我到了会告诉你,不要提前在路边等。”

    “好。”

    她在走廊的沙发上坐下来,录音室的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除了两个工作间还有光亮外,余下的都暗了灯。不断有人离开,和她打招呼,她只是握着手机,想周生辰为什么忽然会找自己,可惜没找到答案。

    或许只是路过。

    周生辰很快到了地下停车场,时宜走出电梯时,看到他独自站在电梯外,等着她。

    他像是换了个人,穿着非常妥帖的白色长裤,淡色的格子衬衫,甚至还有蓝色休闲西服外衣。非常出人意料的着装,颠覆了先前身着实验室白大褂的印象。品味非常好。

    有风度,却并非是风度翩翩。后者略显浮躁,而他,恰到好处。

    她不可思议看着他,慢慢地走过去,绕到他身前。

    那双明净的眼睛,也在看回她。

    他笑了笑:“很意外?”

    “非常,”她打量他,“你今天的样子,感觉上非常配你的名字。”

    “配我的名字?”

    “周生辰,”她念他的名字,“应该给人感觉,就是这个样子。”

    周生辰。

    同样的名字,在那个历史时间里,就应该是如此的样子。不是皮相,而是风骨。

    他笑,没有说话,却又觉得她说的有趣。

    “为什么站在这里等我?”

    “车停的比较远,怕你会找不到位置。”

    “这里我常来,恐怕比你还熟。”

    他笑:“已经过了十二点,这里又只有两个保安,不怕遇到什么意外吗?”

    真是理科人的习惯。

    只是偶然来,就留意到停车场只有两个保安了吗?

    时宜抿嘴笑笑:“谢谢你。”

    他们走过去的时候,一位中年绅士始终在车旁等候,时宜没留意,直到他走近,那位中年人忽然就笑著说:“时小姐,你好。”

    “你好。”她看周生辰。

    后者已经为她打开车门。

    没想到偶然一次宵夜,能见到不同的他。包括这样的气度风骨,还有这样的车和私人司机。她虽然好奇,却没好意思追问他,只在车开出停车场后,细细看了看司机。

    驾驶座上的人年纪看起来有五十岁上下,握方向盘的手非常稳,双手戴着手套,竟也穿着面料很好的西装,细节考究。看起来,更像是多年用下来的人。

    车一路在开,老司机只问过一句,是否需要水。

    周生辰拒绝了。

    真是安静,时宜用余光看他,想,总要说些话:“你这个样子,应该是刚刚见了很重要的人?”周生辰颔首:“几位长辈。”

    时宜点点头。

    真是什么话题到他那里,都能一句话回答,且毫无延展性。

    她转头去看车窗外,忍不住笑起来。

    周生辰,你可真是个怪人,幸好我不计较。

    她在这个城市这么久,还没到过今晚吃饭的餐厅。

    应该说是个别院。

    有人早早等候,有人引路端茶,甚至还有人在屏风外,添香剪烛,往来供食铺灯。

    她越发好奇,看屏风透过来的人影,轻声说:“午夜十分,我们误入了什么幻境了吗?”

    “我只是大概推测,喜欢看三言二拍这种书的,应该会喜欢这种地方。”

    她笑:“真的很喜欢,不过三言二拍也就是小说集,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有人喜欢读现代文体,有人喜欢古文体裁,口味不同而已。”

    周生辰眼中有潋滟波光:“有时候,我会发现你和我,有相似的地方。”

    “比如?”

    他坦言:“我喜欢收集吴歌的刺绣。”

    时宜有些哑然,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笑着,扭头继续去看屏风外的人影:“这不一样的,好不好。你的爱好……非常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