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章 故事在城内(1)
    ☆、第十章故事在城内(1)

    她心里静悄悄的,听见自己的心,在缓慢跳动着。

    周生辰笑一笑。

    她忽然听见房门外,有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响。这一层雅间的数量不多,所以招待的人也有限,整顿饭下来,听到如此往来的脚步声,仅有两三次。

    而这最后一次,堪堪就停在了门外。

    有一只手推门而入,探出个小小的脸,是个男孩子:“大哥哥。”周生辰有些意外的神情,门被推开,不止是一个男孩子,还有两个穿着旗袍,披着披肩的女孩子。走进来时,时宜看到有个女孩子已经小腹微隆起来,显然是有孕在身的模样。

    她惊讶于这个女孩子的年纪,看她尚未褪去的少女婴儿肥,应该未到二十岁。

    意外来客,让安静的雅间热闹起来。

    “你们怎么也出来了?”他问他们。

    几个人对视,小男孩子抢先解释:“我们被寒食节弄的没有食欲,不是冷盘就是冷盘,所以约出来打打牙祭。”

    他们都很礼貌,除了见面招呼,没有把视线过多放到她身上。只是在看到她胸口的金锁时,都有些讶然,却很快地掩饰了情绪。

    时宜坐到周生辰手边,将自己宽敞的位子让给了那个孕妇。

    在简短的介绍中,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一个是他的堂妹周文芳,有孕在身的,是他的堂兄嫂唐晓福,而最先进门的男孩子叫周生仁。

    没想到,竟还有个男孩子姓周生。如果按照周生辰的说法,他是长房长孙,那么这一辈不会再有另外的人,和他同姓。

    那这个男孩子,为什么会姓周生?

    她脑子里蹦出“儿子”这个词,很快扫了眼他们两个。看上去应该差了十三四岁周生辰像是看出她的想法,有些好笑地说:“他是我弟弟。”

    他说的时候,小男孩子没异样。

    但另外两个女人,明显静了静,很快就聊起了别的话。

    那个唐晓福,听起来,是头次到镇江来。

    非常不习惯那个老宅子,难免抱怨,夜晚睡觉时总怕有妖魔鬼怪出现。周佳人不以为然:“如果我是你,就仗着怀宝宝,逃开那个鬼地方。”

    “我已经仗着怀宝宝,没有祭祖,再不住过去,怕会有长辈教训了。”

    周佳人轻轻吐出口气:“好在四年一次,否则常住在那个地方,真会发疯。”

    周生辰听了会儿,视线就移到窗外的湖面,像是看雨,又像是出神。

    时宜看他一眼,猜测他会想什么。

    忽然,他回过头来,看她。

    太直接的对视,她躲都来不及,眨眨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在想什么?”

    “早晨他们发来的试验报告,并不理想,”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我想,他们的实验方法应该出错了。”她噢了声,又问了不懂的话题。

    时宜啊,活该你冷场。

    他温和地笑了笑,继续说:“所以我想,尽快结束这里的事情,回西安,否则我怕前期的所有工作,都会前功尽弃。”

    她点点头,想起他穿实验室白大褂的样子。

    非常干净和严谨。

    在返家途中,她问起那个小男孩是否是他弟弟?

    周生辰摇头:“严格来说,小仁是我的堂弟,是我叔父的儿子。”

    “那他,怎么也姓周生?”

    “五岁时我父亲过世,周生只剩我一个人,”他说,“为周生家业,我叔父就继承了周生这个姓,所以,他的儿子小仁和我一样姓周生,但必须过继给我母亲。”

    她点点头。好复杂的关系。

    “我订婚后,算是顺利成年。叔父和小仁都会改姓。”

    好复杂的关系。

    时宜顺着他的话,构架出如此家庭。

    “你母亲,只有你一个儿子?”

    “还有弟弟和妹妹,是一对龙凤胎,”他的眼神忽然就温柔下来,“可惜都是性情乖僻,从不回家祭祖。以后有机会,你会看到他们。”

    周生辰把她送回家,两个人在门口告别时,她欲言又止,想要问他接下来需要做什么。她不知道,在他母亲明显反对后,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灯光橙黄,没有温度,却让人感觉暖意融融。

    她舍不得回去,他也没有立刻离开。

    两个人,此时此刻的样子,倒真像是约会整日,依依不舍告别的男女恋人。

    他问她:“你父母的计划,是什么时候离开镇江?”

    “大概是后天。”

    他略微沉吟:“我把订婚仪式,安排在一个月后的上海,会不会让他们不舒服?”

    “上海?”她脱口道,“不是镇江?”

    说完,就后悔的不行。

    好像真是急不可待。

    他笑了声:“时间上来不及,而且,你下午也听到我堂妹和兄嫂说了,四年一次祭祖才会来,所以没必要在这里。”

    她嗯了声。

    不太安心,犹豫问他:“你妈妈的意见,真的不重要吗?”

    “在这件事情上,只有一个女人的意见,值得采纳,”他难得开玩笑,“就是你自己。”

    很舒服的解答方式,语气也很笃定。

    “我把这个送给你,就代表了我的立场,其它人都不会有权力干涉,”他伸出手,用手指碰了碰她胸前的纯金项圈,顺着细长的圆弧,捏住那个金锁:“每个姓周生的人,生下来都会打造这个东西,里边会有玉,刻的是我的生辰。”

    他的手,就在胸前。

    时宜的两只手在身后,自己握住自己,甚至紧张的有些用力。抬头想说话,却暮然撞入了那双漆黑的眼眸中,虽映着灯光,却仍是深不可测。

    她看着他。

    他也直视她。

    然后,听到他说:“在订婚前,这个东西会送给未婚妻。而你收下了,就已经定了名份。”

    她的两只手在身后,已经搅的发疼。

    “我需要每天都戴吗……”

    “不用,”他不禁一笑:“收好它就可以了。”

    他说完,松开那个金锁。

    她松口气。

    他其实早已看出她的紧张,好笑着说:“晚安。”

    “晚安。”

    她转身,打开门。

    回头看了看,他已经走进了电梯间。身影颀长。

    在叮地轻响里,他看了这里一眼,轻颔首后,走进了电梯。

    后来母亲追问她,那天和周生辰父母见面的情景,时宜都一语带过,倒是记得他说的话,认真征询父母意见,是否介意一个月后在上海订婚。

    这是个非常仓促的决定,但幸好,他给父母的印象很好。

    不傲不浮,有礼有节。

    从这些来看,就赢了长辈的高分。

    他们离开镇江的清晨,周生辰特意来送,和时宜约定在上海试礼服的时间,并亲手递给他父母,订婚地点的详尽介绍,另有四个备选。

    时宜坐进车里,他还特意弯腰,低头和车内的她道别。

    “上了高速,要系安全带。”他说。

    她忙拉过安全带,老老实实扣好。

    回程路上,母亲坐在她身边翻着那本小册子,竟发现是人工手绘,文字也是中规中矩的小楷抄写,不免和父亲感慨:“这孩子,真是用心了。”

    “何止用心,”父亲笑,“这孩子啊,真是规矩做的足,没有丝毫的浮躁傲气,像是搞科研的人。”

    母亲嘴角待笑,看时宜:“平时你们一起,会不会觉得无聊?”

    时宜想了想:“不会。”

    “不会吗?”母亲觉得有趣,“每天准时三个电话。早晨七点,中午十一点,晚上十点半,每次电话都不会超过三分钟,会不会太死板了?”

    “不会啊。”

    这样多好,每次快要到固定时间,她就会避开所有事,等他的电话。

    谈话的内容也很简单。

    她从没想过,可以这样有规律地和他联系。

    没有任何的不适,甚至会很享受。

    周生辰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把两个人的相处,当作了一个研究方向,非常耐心地执行每个必须的步骤。无论多忙,也要每天三通电话联系。每天早晨,一定会让人送来不同种类的鲜花。

    他人在镇江,却就像是在上海。

    因为清楚她特殊的工作时间,每当她在录音棚做到深夜,都会准时在十一点有宵夜送过来。而且总很细心地,为工作间每个人都备了一份。

    到最后,连和时宜合作五六年的录音师都开始好奇,边吃着热腾腾的宵夜点心,边问时宜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还是追求者。

    时宜说是男朋友后,就不再多做解释。

    有晚,经纪人美霖来视察工作,也碰上了爱心牌宵夜,颇为诧异地看时宜眼睛里幸福的笑,都觉得自己和这小姑娘恍如隔世了。短短十几天没见,怎么她就有了个从不露面的二十四孝男友了?

    美霖是急脾气,百般威逼利诱下,时宜终于说,是个化学教授。

    “科学家?”美霖很是被颠覆了价值观,“你会喜欢整天在实验室的科学家?”

    她笑,把港式红茶握在手里:“智商高啊,我喜欢高智商的人。”

    美霖摇头,不太相信地笑著。

    她轻声说:“而且,我们马上订婚了。”

    美霖足足怔了五六秒,拍了拍她的手腕,长长地,呼出口气:“幸好是订婚,否则,我真是要被吓死了。订婚这种事,都是富家公子常玩的伎俩,你可切忌,不要太当真。”

    时宜没理会她的调侃,反倒是认真地问她:“你觉得,如果一个人什么都不缺,送他什么比较好?我说的是订婚礼物。”

    “什么都不缺?”美霖立刻抓住了重点。

    “他这个人,看起来什么都不太感兴趣。”时宜刻意避开敏感话题。

    “一个化学教授,什么都不感兴趣……”美霖无能为力,“我对化学一窍不通,你男朋友对我来说,和外星人没差别。”

    “算了,不问你了。”

    “好了,我也不问你了,反正你不是露脸的艺人,我不怕你被狗仔队偷拍,”美霖笑,“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获奖了……”

    她看看表,还有一分钟,他就要来电话。

    只要是工作日,晚上的那通电话,他都会改到十一点半打过来。

    “让我打个电话。”她打断美霖,把她推出阳台,关上玻璃门,拿出自己的手机。

    他为了她专门配了手机,号码薄上,只有她的名字。

    细想想,何尝不是浪漫至极。

    工作室的露台下是步行街道。春夏交接的季节,梧桐树已经开始郁郁葱葱地,绽出大蓬的绿叶,有清新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

    时间从11:29跳到11:30。

    忽然就有来电显示,周生辰三个字闪烁着,在漆黑的夜色里,格外的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