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三章 陈年的旧曲(1)
    ☆、第十三章陈年的旧曲(1)

    嘉宾轻轻用手,在时宜身后,拍了拍。

    她恍然:“谢谢。谢谢各位。”

    她接过玉白塔,因为自己站在舞台最光亮的地方,看每个人都只能是个轮廓,她看到,周生辰轻轻地把右腿,搭在左腿上,调整了坐姿。

    “我是个不太擅言辞的人,”时宜很谦虚,“所以,只想到,要说谢谢。希望我的声音,可以一直为你们的每部电影、电视剧、纪录片、译文片配音。”

    非常简单,简单的,所有人都以为她还没有说完。

    所以,都还在安静的等待着。

    时宜略沉默了会儿,不得不扬起嘴角,再次说谢谢。

    然后微微,举起手里的塔型奖杯。月青色的曳地长裙,本该是春光无限,她却硬要挑了袖口到手肘的复古款式,全身上下仅有一件饰品,是那日见周生辰母亲时,他送给自己的翡翠颈饰,翠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没有刻意大方自然的微笑,甚至有种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感觉。

    所有人,这才有意识,她真的说完了。

    后知后觉的掌声里,她离开舞台,手提长裙,从最光亮处下来。身后已经有当红的艺人登台,在不断喷出的干冰中,出场表演。

    时宜从台下的黑暗中,悄悄地,走到他身边。

    周生辰看她穿着高跟鞋,伸手,轻握住她的手,引到身侧坐下来。

    “你怎么坐在这里?”她刚才落座,就轻对着他耳边问。

    他略沉吟,也觉自己做的位置,太过醒目:“我只和他们说,想要给你个惊喜,坐在能看清楚你的地方,这是林叔的安排。”

    她哑然,轻声笑:“你知道,你坐的是什么地方吗?”

    “大概猜到了。”他的神情,有些无可奈何。

    “那……我们现在就走?”

    “你不需要等到结束?”

    “不需要,”她摇头,“我无所谓的。”

    只他这个局外人在这喧嚣的地方,也为他难受。

    周生辰偏过头,看了她一眼。

    她疑惑看他。

    “今日,我母亲问我,为什么会想要和你订婚。”

    她嗯了声。

    “我说,你很适合我。”

    因为此处喧闹,两个人都是近乎耳语,才能听得清彼此。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就在时宜的耳边,甚至还能感觉到淡淡的温热气息。她有些耳根发烫,渐渐地脸也烫起来。再坐不住,轻轻动了动自己的手。

    从刚才坐下来,他始终不紧不松地握着她的手。

    她动,周生辰自然有感觉,他兀自笑了笑,起身带着她,悄无声息地向偏门而去。太醒目的位置,还有时宜这个今夜最让人惊艳的美人,都足以引人瞩目。时宜感觉到很多人在看这里,看了看他,周生辰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们离开大厅,甚至还有人在议论。

    尤其是坐在第一排的那些,都没料到,这样一个神秘来宾只是为了个配音演员。不过再想想,以时宜的品相,这也并不过分。不娇不艳,不俗不傲,合该就去古装电影里的仙品女主,有人轻声问了句:“大陆四大女声之一,没想到这么漂亮,她经济人是谁?”

    “东视的美霖,”后者笑,“我都不敢相信,她手里有这种王牌,至今还不捧出来,也不知道是在等什么。”

    “等什么?”那人摇头,“你是不识货,她今晚脖子上的那串老种翡翠,都够再拍一个黄金甲了。我猜,是她不想出来而已。”

    后者咋舌:“难怪,美霖这种金牌经纪人,都能忍着,不捧她。”

    时宜并不知道,周生辰忽然的出现,让她成为庆功宴的热门话题。

    有人私下透露,坐在那个位置上人,姓周。

    再深入,已无人熟悉他的背景。

    他们出来时,不到九点。

    车从车库开出来,能看到大剧院门口有很多等待的人。灯火通明,车来人往。

    林叔询问是否要去试礼服,周生辰不置可否。

    “试礼服?”时宜有些奇怪。

    他拿走了她的详细尺寸,送来了各式礼服,甚至还和她品味相似地,都是不太□的复古款式。这么多,真的足够十次订婚了,却还要试礼服?

    “今晚看到你穿这身衣裙,觉得很好看,”他坦然,“所以临时预约了这件礼服的裁缝,想要给你做一件新的。”

    “这件不好吗?”

    “很好,”他笑,“只是,忽然想让你订婚的时候,穿新做的。”

    她恍然。

    直到车开出上海,她才开始猜想,他是否要带自己回镇江。幸好,她认得去镇江的公路,并不是那个方向,倒是开到个不知名的小镇。

    这里并不像大城市,到夜晚灯火醒目,只有一家一户,自点着灯。

    时宜穿着礼服,披着周生辰的西服外衣,下车走了会儿,到了个小宅院前。看起来像是住户,而非是什么缝制礼服的店面。她疑惑打量四周,周生辰这才出声解释:“这家人家,十几代都是裁缝,到年轻一代,也是如此。”

    时宜想了想:“别告诉我,这里有什么隐秘的国际设计师。”

    “这倒没有,”他笑,“他们的家底也很丰厚,已经不需要为人缝制衣服。只是祖训不能丢掉家传手艺,年轻一辈喜欢这些的,都会去四处游学,再回来继承家业。”

    “所以,中西合璧了,”时宜低头看自己的礼服,“难怪,所有你送来的衣服,都很特别,却也精致的吓人,不像寻常礼服。”

    林叔叩门不久,就有人开门。

    看到是林叔,都恭恭敬敬地唤了声,倒不认得周生辰。

    他们跟着进了院子,倒是不大。青石地雕,石雕门楼,楼层不高,皆隐于树木中。幸好早已用复古的壁灯,取代了灯笼,否则时宜真会怀疑,某个地方,会走出红衣女子。

    时宜轻声说:“这样的院子,还像江南的老宅。”

    周生辰说:“你的意思是,我的祖宅不像?”

    时宜摇头:“你家太大了,我都数不清是几进。”

    他颔首:“听起来,像暴发户?”

    她摇头,一本正经说:“不是暴发户,像香港电影的鬼片拍摄地。”

    他摇头,笑起来:“那里也不常住人,只有祭祖时才有人回去。”

    “平常有人看管?”

    “每一代都会有,基本都是最老的管家去养老,”他说,“半是看管,半是给他们颐养天年。”他们说着,来接的老妈妈已经撩起绣线软帘:“林老先生,先在这里坐坐,我去叫太太来。”林叔颔首:“告诉太太,今日是正主来了,要亲自挑选衣服样子。”

    老妈妈应声去了,不大会儿就有人端茶来。

    时宜刚和周生辰拿起茶杯,没来得及抿一口,就见有两男两女前来,除却一个年迈的婆婆,余下三个都是年轻人。两个男人,一个穿着长袍,另外那个倒是西服革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到了某部民国片子的片场。倒是女孩子,穿着简单的体恤长裙,手里抱着画册,还算正常些。

    也只有那个时代,能看到这么中西夹杂的衣着。

    时宜有些愣,那个穿长袍的眼睛扫了扫,就落在时宜身上:“我猜,这位肯定是时宜小姐。”女孩子笑起来:“废话啦,只有这个是女孩子,当然是她。喏,二哥哥,她穿着的是你打的样,这次二哥胜了。”

    “你们三个,”老婆婆笑著挥挥手,“要尊重客人。”

    老婆婆走过来,看到林叔是站在一侧,就大概明白了周生辰的身份,微笑颔首:“大少爷,我还是你四岁时见过。这么多年了,给你做了不少衣服,却一直没见到人,没想到,竟然再见,是带了新娘子来。”

    周生辰欲要起身,老婆婆却先落了座:“婆婆我啊腿脚不好,就先没规矩,坐下了。”

    “婆婆请便,”他倒不大在意,“抱歉,这么晚来。”

    “没关系,你是忙人,科学家,”老婆婆很欣赏看他,笑眯眯地说,“周家人呢,就是聪明的多。老一辈也是,小一辈也是。”

    他们闲说了会儿话,老婆婆就开始认真打量时宜。

    先前周生辰虽给了些尺寸,却比不得见到真人,衣裳终归是要配人的,不止是尺寸,甚至是容貌气质。做了一辈子的衣裳,倒真难碰到时宜如此身材容貌俱佳的,自然欢喜,不止是老婆婆,那几个孙子辈的,也像看到珍宝,看时宜的神情都像是看宝贝。

    重新量了尺寸,因为时宜是女孩子,自然那个穿着便服的女孩和她亲近,低声和她交流着衣服的细微末节处,甚至说到兴起,又拿来各色料子,一一品评建议。

    “时宜,你的腿好长,”那个女孩感慨,“我记得,我有个表妹考舞蹈院校,要求,一定要腿比上身长14厘米,你大概,超出标准快2厘米了。”

    她笑一笑。

    由始至终,除了腿脚不方便的婆婆,倒真的没人坐下来。

    看起来,他们都很尊敬周生辰。

    整个过程中,周生辰都在一旁安静坐着。

    非常耐心。他没有看书,偶尔和老婆婆说上几句话,在几个年轻设计师的询问中,表达自己的意见。离开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

    此处离镇江不远,时宜以为,她大概会在镇江住一晚。

    却未料,周生辰坚持把她送回了上海。

    待看到她房间的灯亮起来,他坐回车上。

    如果不是非常时期,他也不想如此长途跋涉,送她回来。

    他忽然说:“我希望,她能一直都平安无事。”

    林叔颔首:“大少爷放心,如今周生家的人,都在静候订婚日。在这之前,时宜小姐不会发生任何事,否则,所有人都会怀疑周生行,他不会出此下策。”

    周生行掌权已二十几年,心思缜密,谋算深重。

    他的确不会这么做。

    周生辰等到她浴室的灯灭,卧室灯亮后,习惯性看了眼手表。

    这次用了38分钟。所以……她习惯的时间,应该是25-38分钟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