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四年 陈年的旧曲(2)
    ☆、第十四年陈年的旧曲(2)

    林叔继续说道:“周生家规森严,无人敢破。大少爷放宽心,周生行不敢不让权。”

    他的将手搭在车窗边沿,说,“走吧。”

    车内并未有照明灯,只有月光透过车窗,照进来。

    很安静。

    林叔把车开上路,平稳行驶着,“大少爷为何忽然想要扭转时局?逆市引资,扶持江南经济。”周生辰因为累了,说话的语速有些慢,“五到十年内,中国不再有全球最低廉的劳工,内陆制造工厂陆续关闭,madeinChina,会变成madeinCambodia,madeinVietnam。庞大的失业人群,会造成巨大冲击,一定要提前缓冲。”

    林叔在沉默。

    这个大少爷,和旁人不同。

    从他十四岁进入大学开始,就已经注定他和旁人不同。5-10年的逆市投资,需要的,是庞大的人脉和资金。如今替周生辰出面的,只是外姓和一众幕僚,但如此长期项目,必须要他真正的支持,而此举,必然违背周生不得从商的家规。

    倘若没有周生行这个叔父,或许,还简单些。

    时宜本以为,他会如先前一样,白日返回镇江,深夜再来。却未料,次日清晨,她从公寓附近的酒店健身房回来,周生辰已经等在楼下。她有些惊讶,他却说:“我来陪你吃早饭。”清晨七点,忽然出现的人说要陪你吃早饭。

    她忽然觉得,这种场景,极像是读书时,那些在宿舍楼下、校食堂边出现的年轻男女。

    可惜不巧,她已经吃过了。

    可他却还饿着。

    时宜试探问他,要不要上楼,她给他随便做些早饭吃?周生辰没有拒绝,她带他上楼后,后知后觉地发现家里只有牛奶和一些水果。厨房的架子上,有雀巢的蛋奶星星,哗啦啦倒了大半碗,倒了奶,切好一盘水果,端给他。

    他坐在餐厅的桌子旁,低头看了眼奶中形态可爱的星星,有些怔愣。

    “我不知道,你习惯不习惯吃这个,”时宜有些不好意思,轻吐舌头,“挺好吃的。”

    “习惯。”他忍俊不禁。

    她怕他不够吃,还特地把盒子也拿出来。

    周生辰刻意扫了眼上边的说明:6-12岁食用。

    他笑,低头舀了口奶和星星,吃起来。

    她耐心陪着。

    仔细去看,他双眉间拢着的淡淡倦意,脸色也显苍白。时宜忍不住伸出手,想要碰碰他的额头,他察觉了,微微抬起眼睛看向她。

    短暂的安静。

    她不知道是该收回手,还是坦然去试他额头温度。

    就在她尴尬徘徊时,周生辰轻轻往前凑近了,配合着,贴上她的手。

    她碰到他的额头。果然烫着。

    “是低烧。”他说。

    她嗯声。

    他们牵过手,都是在大庭广众下发生的。

    此时此刻,在明亮安静的餐厅里,她忽然触碰他的皮肤,手竟然有些忍不住的颤抖。幸好很快离开,他没有察觉:“是一直没退,还是又受寒了?”

    “一直没退。”他放下调羹。

    她沉吟了几秒。

    他好笑看她:“又要给我泡药包?”

    “现在不管用了,”她遗憾看他,“那个是紫苏叶,泡水喝可以散寒。但是现在你已经不是简单的寒热了,上次应该让你喝完,在这里睡一晚渥汗,很快就好了。”时宜说完,反应出自己的措词非常暧昧,虽然是要订婚,但和他之间似乎刚才有了比朋友多一些的关系。

    若真是留宿……

    周生辰仿似没有察觉异样,继续去吃水果,动作慢条斯理的:“睡一晚?可能不会有这么完整的时间睡觉。”

    “那现在呢?”她忽然问。

    “现在?”

    “嗯,”她说,“你刚吃了东西,过二十几分钟,我给你吃些退烧的药,在客房睡一觉,烧也就退了。”她的眼睛看着他,倒是认真。

    周生辰有些意外,但很快就颔首:“也好,我大概有几个月没有好好睡了。”

    时宜的提议,是真的为他着想。

    所以也不觉得什么,只是迅速把客房腾出来,边给他换干净的被褥,边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等到他吃了药,躺到床上,她就走出房间,收拾早餐的碗碟。

    在清凉的水流中,她慢慢清洗碗碟。

    眼前似乎仍是他的模样。眉目清秀,并不深刻的五官,惟有鼻梁很挺直,躺在床上的时候非常地安静,像是刚才闭上眼睛就已经沉沉睡去。如此坦然,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完全信任。

    方才把洗净的碗碟放好,她却想起来,他吃了药肯定会发汗。

    醒来了怎么办。

    难道还要穿着一身汗湿的衣裤?

    她一念刚起,就听到有人轻叩门。打开来,是林叔,也没有过多的话,只说送来少爷常备的干净衣服。时宜放下心,越发感叹他的严谨,任何事情都准备稳妥,做的滴水不漏。她把衣服放到干净的藤编篮子里,推开房间门,放了进去。

    这个公寓设计的非常好,不论主卧还是客房,都有自己的洗手间和浴室。

    她想,不用自己提醒,周生辰醒来也肯定会去洗澡。

    整个上午,因为周生辰在客房里睡着,她的心就像是飘着,始终落不下来,索性就拿了一盒影碟,看起电视剧。她的工作时忙时紧,不可能像母亲那些,每日准时坐在电视前追电视剧集,只有休息了,找些感兴趣的片子,从头看到底,也免得惦记。

    因为日光太烈,只能拉拢了窗帘,让房间暗下来。

    怕吵到他休息,就戴上耳机,仔仔细细盯着字幕,看得入神。

    一集集连下来,浑然忘了时间。

    忽然身边的沙发沉了沉,她猛地回头,看到他坐下来。头发还湿着,显然已经在睡醒后洗了澡。浅蓝色的绒料长裤,白色衬衫,干净的像是个尚未离校的学生。

    “怎么醒了?”时宜摘下耳机。

    “不习惯睡很长时间,”他看电视里的无声画面,“你一直在看电视?”

    她点点头,去试他额头温度。

    幸好,烧退了。

    “你没有家庭医生?为什么发烧了,都不吃药?”

    “有,不过这种低烧,我通常都自己会痊愈。”

    她噢了声,耳机挂在脖颈上,看他还微湿的头发:“如果不急着出门,就多坐一会儿。”

    “没有急事,我这一个星期,都会空出来陪你,”他松了周身力气,靠在沙发上,“可能之前已经很忙,订婚之后会更加忙。”

    她嗯了声,看着他。

    “有话想说?”他了然一笑,声音疲倦,略有柔软。

    “没有正经话,”她也侧身靠在沙发上,和他面对着面,“只是忽然好奇,为什么你会做科研,真是因为想还能做什么,才随便选择的吗?”

    “做一些事情,可以对别人有益处,”他倒是认真考虑着,如何回答时宜的问题,“而科研这种东西,可能帮到的人会更多一些。”

    她嗯了声。

    “我家里这样的人,不多,但还是有几个。比如我妹妹,”他说,“她生下来,心脏就是天生性的供血不足,身体不好,却一直读医科,也就是想做一些事,多救几个人。”

    他说起妹妹的声音,有种温暖的感觉。

    她在家里看东西时,总习惯戴着眼镜。而现在,坐在面前的周生辰,也戴着眼镜。

    两个人眼睛,隔着薄薄的镜片,时不时对视一眼。

    她靠在沙发上,和他慢慢地闲聊。只是如此,就已觉得享受。

    从这里,能看到的客厅和餐厅之间的玻璃墙。玻璃上,映着她和周生辰。

    轮廓清晰,面容却是模糊。

    她想起,前世的初见。她在城楼上,扶着城墙,有些费力才能借着黎明的日光,看到远处的他,也是如此面容模糊,只见背影。那时身边有人说,十一,他是你今后的师父。她轻轻颔首,在偷偷来见他前,她已听过这个名字:周生辰。听起来儒雅清贵,仿佛饱读诗书。

    可所见,却完全不同。

    她所想的,是手持书卷的先生。

    而她所见的,却是金戈铁马的小南辰王。

    那一日。

    长夜破晓,三军齐出。狼烟为景,黄沙袭天。

    他立于高台,俯瞰大军,素手一挥,七十万将士铿然跪于身前。这就是真正的周生辰,家臣上千,手握七十万大军的小南辰王。

    是色授魂与?还是情迷心窍?

    六七岁的她,并不懂得这些,只是被眼前所见震慑。双手紧紧扣住城墙青砖,心跳若擂。

    作者有话要说:看不懂古言的不要担心。。全文正文,就这一段前世回忆。

    这文是现代文,嗯,现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