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十九节 十八子念珠(1)
    第十九章十八子念珠(1)

    藏书楼,总有很多故事。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往来过多少人,隐藏过多少的□。但此处是江南,而曾经记忆中的那座楼,却远在西北。早已尘归尘,土归土。

    周文幸从身上摸出老旧的长型铜钥匙,开了锁。

    兴许是怕时宜爱干净,边推开门,边告诉她,这里每日都有固定的人来打扫,不会有任何的灰尘:“对了,你对灰尘和花草过敏吗?”

    时宜摇头。

    “我大哥哥对灰尘和花草过敏。”周文幸低声笑笑。

    时宜点点头:“记住了,以后家里要一尘不染,而且不能养花花草草。”

    周文幸笑起来:“他过敏不算很严重,”她忽然压低声音,像是偏向着时宜般,“所以你和他吵架了,就让他闻花香,他就会身上发出红色的小肿块,不多,但是特别有趣。”

    时宜实在怀疑,面前这个女孩子是学医的。连她都知道,过敏是不容忽视的事情,虽大多病发不严重,但真严重起来,还是非常可怕的。

    室内果真是一尘不染。

    时宜从一楼到三楼,像是欣赏古物似的,从每个角落的摆设,到仰头看到的木雕,都觉得有趣。周文幸看起来对古文学没有任何兴趣,也说不出所以然,任由她走到楼顶。因为是古建筑,所以楼高足有十丈。

    三楼的东面和南面,是有悬窗的,十几排的书架上,摆放着各色书籍。有书卷也有书册,幸好没有竹简,否则她真要怀疑自己所在的年代了。

    周文幸接了个电话,因为信号不好,匆匆下楼。

    她站在书架旁,随手拿起一本书,就听见有脚步声。

    很快,周生辰就出现在楼梯口,他手搭在楼梯尽头的木雕扶手上,透过一排三米高的书架缝隙,很快就看到了她:“有没有喜欢的书?”

    “我才刚到不久,”她放下书,“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处理?”

    “结束了,”他微微笑著,“余下的那些妯娌间的事,应该不需要我插手。”

    他的神色坦然,声音里仍有些不太自在。

    毕竟都是一些家庭矛盾,的确不需要他来作主。

    所以他匆匆离开,甚至走的步子有些快,只是想看看时宜看到这样的礼物,会有什么反应。而此时看到了,却发现她的态度并不重要。

    背对着窗外的夕陽,她这种恬淡而又古典的气质,像极了传说中一顾倾城的女子。

    “为什么不到窗边去看看?”他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时宜愣了愣,瞥了眼半敞开的窗子,竟然踱步动步子。有种深刻的恐惧感,让她甚至有些手指发抖,呼吸困难。她并不恐高,十丈也不过是十层楼房的高度,可为什么会这么怕。她轻轻地深呼吸了下,怕他看出自己的反常。

    他却已经先走到窗边,彻底打开窗子,将支撑的钩子挂上。

    如此一来,视野更加开阔。

    有风吹进来,临近窗边的书架上,有书刷刷翻过数页。

    他靠在窗边,回身看她:“来,看看这里。”

    时宜不敢动,觉得周身都有些疼痛,那种从骨缝里渗出来的疼痛,让她紧紧攥住拳头。

    他看着窗外,未曾留意她的异样:“站在这里,你能看到整个老宅的全景,还有落日。”

    声音淡淡的,在清凉的晚风里,让人如此熟悉。

    时宜克制住自己心底里的恐惧,慢慢地,一步步地走过去,把手递给他。直到被他轻轻握住,带到窗边。她扶上窗棂的一瞬,眼前只有血红,他的声音明明那么近,却像是隔了曾水雾,听不清。

    “身体不舒服?”周生辰单手撑在她身侧,低头看她脸色竟有些微微的泛白,“时宜?”

    他唤她的名字,耳边是他的气息,还有他的体温。

    所有现实的触感都把她从噩梦中渐渐拉回来,直到眼前恢复清明。

    血光散去。

    只是夕陽余晖。

    连绵的白墙黑瓦,还有浓郁的绿,都被余晖拉长了。真的是一眼看不到边界的老宅,那些似乎是边界的风火墙,都隐在了暮色里。

    美极了。

    她想,他是想让自己看美景。

    她额头有些浮汗,此时在即将散去的日光中,才被他看清楚:“忽然出了这么多汗,真的不舒服?”她摇头,还未待说话,周文幸已经走上楼来。

    周生辰本想给她拭去额头的汗,刚才伸出一半的手,也因此而中途收回来,插入了裤子口袋里。好像他在第三人面前,永远都很矜持,矜持的像个不近女色的和尚。

    时宜被他这个动作逗笑。

    所以周文幸走上来,看到的是时宜笑得有趣,自己哥哥却一本正经地看时宜,面上毫无笑意,眼底却有着细微的愉悦。

    周文幸越发对自己这个未来嫂子有了好感。

    要知道,这位科学家哥哥,可是对女人历来没兴趣的。

    晚上周生辰带她去见外婆。

    让她非常奇怪的是,他的外婆那么大年纪,竟然不住在老宅子里。

    车开出山区,拐入不算太繁华的临近小镇,见到了独居在两层小楼的老人家。接近百岁高龄,老眼昏花,却思维清晰。

    她坐在摇椅边,陪着外婆说话时,周生辰始终在耐心地四处检查着用具、设备。甚至淋浴头都要亲自检查,是否有任何细孔的阻塞。

    “再耐心的人,终年对着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也会失去耐性。无论安排多少人在这里,总难免会有不尽心的时候,还是自己检查的好。”他对走过来,看自己劳作的时宜轻声解释。

    时宜颔首:“陪护不是亲生子女,总会有怠慢。”

    他笑一笑:“感同身受?”

    她解释说:“以前我妈妈和几个舅舅轮流照顾外婆,就是因为发现,陪护不陪外婆说话,给她老人家晒的日光不足。都是些小事情,但做子女的就会照顾到。”

    她看着他,忍不住去想,他在实验室是不是也是如此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