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二十三节 总有离别时(2)
    第二十三章总有离别时(2)

    有陽光,落在手臂,暖暖的。

    他的手,顺着她的肩膀滑下来,碰到她的腕子,轻轻握了握:“多吃些。”

    她嗯了声,脸红的有些发烫。

    “我可能要离开国内一段时间。”

    “因为那件事?”

    “不是,”周生辰笑一笑,“那件事情,的确是为了让我离开这里。不过,我这次走的目的,是为了我的研究项目。”

    “无卤阻燃硅烷交联POE复合材料?”

    时宜真的是生记硬背,记下了这个拗口的名称。

    周生辰没想到,她能说的如此顺畅,倒是有些意外地深看了她一眼,似乎想问什么。过了几秒,却又作罢。“那个是西安的研究项目,并不是我这几年所做的。”

    她疑惑看他。

    “简单来说,我这几年在欧洲的一个中心,复制金星环境,研究居住可行性。”

    她喔了声。

    这么听着呢,的确比那个名词听得懂了。

    可是怎么离她更遥远了:“金星的居住可行性?金星可以住人?”

    “地表炙热,温度480摄氏度左右,表面压力接近90倍地球大气压强,”他简单回答,说起这些,就想教科书的有声读物,“但是它的大小、质量,甚至是位置都最接近地球,在太陽系里,和我们算是双胞胎。所以,以后它应该有机会住人。”

    她又喔了声。

    他笑:“听着会不会无聊?”

    “不会,”她摇头,“挺有意思的,因为不懂才听着有意思。”

    他继续讲了些。

    她记性不错,虽然基本不懂,却记得清楚。比如金星的4天环流,极低漩涡,等等,还有他所做的对微量组分的分布情况的研究。她想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悄悄补习补习,起码在他偶尔想到时,不再坐在陽光里傻乎乎地听着。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他说:“三个月。”

    她点头,想,三个月会很快过去的。

    “时宜?”

    她嗯了声。

    “为什么会是我?”

    她没听懂:“为什么?”

    “在白云机场,为什么你会想要认识我?”

    周生辰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碰到了她腕间的十八子念珠。翠色的珠子,触手微凉,让他有些奇怪的感觉。他蹙眉,不太适应这种瞬间失神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呼之欲出,却完全抓不到方向。

    时宜也恰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会儿才说:“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他重复。

    她点点头,无法解释,那些存在在史书中的过去。

    只好如此形容故事的缘起。

    三个月。

    周生辰简单交代了这个时长后,就真的在次日离开。

    他只给了她大概归返的时间,从头到尾,都没提过要带她同行。

    她猜,他口中所谓的项目,或许只是他离开的原因之一。他出生的家庭,是个诡异的存在,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仿佛没有任何震荡,出了那个深夜的不速之客,还有一系列爆炸性的涉嫌罪名外,没人再提过那个轻易殒命的唐晓福。

    那个家族像在另外的空间,有着自己的守则。

    如果她不是记得他,怎么敢接近这样的家庭?

    他离开不久,夏天早早就来了。

    除了每天三个电话,他似乎远离着她的世界。

    美霖为了给公司造势,整个月都在筹办配音选秀活动。她因为获奖的缘故,不得不配合一些活动,其实也只是录了一段宣传语,仍旧坚持不参与活动。

    那天美霖拿给她十几个录音听,大多是参赛者自己写的稿子。

    “那一年,佛祖在菩提树下结跏跌坐,用七七四十九日顿悟。他顿悟的是四大皆空,忘却的是爱恨癫痴。我想,你我相识四百九十日,四千九百日,四万九千日,我都没有勇气结跏跌坐,宁要金身儿忘记你……”她听着demo,忽然有些感动。

    美霖笑起来:“好像当初我听你demo的感觉,那么多的样带,竟然只有你念了一首《上林赋》,念的我们是云里雾里,却觉得真是好听。”

    时宜笑:“我对《上林赋》最熟,所以读着最有感觉。”

    “时宜?”

    “嗯?”

    “你那个科学家的未婚夫……”

    她回过头,伸出手晃了晃:“看清楚我戒指戴在哪里,已婚了。”

    “已婚?”美霖不敢相信,“你这两个月都和我厮混在一起,算是已婚?房子呢?车子呢?蜜月呢?最重要的是,你的化学先生呢?”

    “他在罗马的国家天体物理研究院……”时宜实话实说。

    “天体物理?”美霖有些茫然,“他不是做化学的吗?”

    “界限没有那么分明,他现在主要做的是金星地表的微量组分和半微量的测试分析……”她尽量说的不专业,实际上她也说不了多专业的话。

    美霖沉浸在这些词语里,仍旧不理解金星和时宜的婚礼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不知道,你喜欢的是以人类发展为志向的科学家,大爱无私啊?这种人,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应该会看得很淡。”

    大爱无私?

    她视线飘开,落到大厦外的空地上:“可能吧。有时候我看历史题材的东西,都在想,如果我生在古代,肯定会喜欢上心怀天下的男人。一个男人总要做些事情,和名利、爱情无关,天天谈情说爱……不太适合我。”

    美霖又说了什么,她没留意。

    只是看到空地上有熟悉的一对儿人影,是他的弟弟周文川和王曼。在纷扰穿走的人群中,他们两个像是一对简单的情侣,低声说着什么,很快就上车离开。

    时宜看得太专注,美霖也留意到。

    忽然就说:“挨?这个男人我认识。”

    “你认识?”

    美霖大致给她讲了讲,公司来了个大学毕业生,顶头上司太过强势,天天被骂。忽然有天这个男人来公司,说是要找最大的老板谈些事情。具体谈了什么,美霖自然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大老板点头哈腰把人送走后,直接把毕业生分给最强的项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