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二十七节 情爱如何解(3)
    第二十七章情爱如何解(3)

    “我明天要回去了,”他说,“是明早的航班。”

    她把戒指放到桌上:“我也该回去了。”

    周生辰早就说过,这次在不莱梅只会留一周,她只是不知道具体离开的日期和航班而已,所以听他这么说也不觉意外,只是有些舍不得。

    时宜从没掩饰过对他的依恋。

    他也看得出:“这次会议已经结束。但我稍后需要出门处理一些私事,大概晚饭时间会回来。”

    “一起去吧?”她征询问他,“我不会干扰你做事情的。”

    只是想尽可能多的时间和他一起,哪怕是坐在车里等他。

    他略微思考了会儿:“好,你告诉林叔喜欢看什么书,我让他准备一些在车里。”

    她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拿来桌上的便签纸,用铅笔随手写了几个名字,都是想看而没买到的书。她的字很漂亮,甚至可以说极有风骨,周生辰拿过来,有些意外地仔细看了会儿:“你的字,应该不会比刘世伯的差。”他说的上次她作画时,给她题字的那位世伯。

    她笑一笑,倒是不否认。

    毕竟师从于曾经的他,总有些骄傲在。

    他把林叔唤来,递出纸笺,吩咐准备这些书给时宜下午读。等林叔退出房间,周生辰才认真看她:“时宜,很抱歉,我们虽然已经是夫妻关系,却连你的字迹都不了解。等这次事情彻底结束,我会空出很长一段时间,让我们彼此了解。”

    这个人,总在匪夷所思的地方认真。

    她笑,看了眼桌上多余的那枚戒指。

    周生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从外衣的内侧拿出钱夹,将这枚戒指放了进去:“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两个人稍作休息,很快离开酒店。

    车内果然备好了她喜好的书,周生辰抵达目的地,下车前征询她的意见,是留在车内等他,还是一起上去找个休息的地方。她侧靠在那里,想了会儿说:“你会去很久吗?”

    “不会,”周生辰把外衣脱下来,放在她手侧,“最多半小时。”

    他时间观念极重,说是半小时就一定不会超过。

    “我在车里等你好了,”她扬了扬手里的书,“还能看半小时的书,否则和你上去,都是不认识的人……其实我挺不喜欢见陌生人的。”

    “发现了,”他笑,凑过来低声说,“你会脸红。”

    她睁大眼睛:“真的?”

    “真的。”

    他笑著下车,把她留给了林叔。

    不过从周生辰离开后,林叔也离开了驾驶位,立在车子靠前的位置。

    这幢大厦的停车场在三层,视野开阔,她扫了眼,只觉得林叔是考虑到她的身份,才没有和她一同坐在车内。她低头继续翻看这本书,野史奇说,百千年流传下来的故事,写的人文笔不错,凄烈处令人动容,慷慨处也自然让人心潮澎湃。

    字字句句延展开,几十年几十年地掠过。

    直到,出现他的名字。

    简单的白纸铅字,寥寥十几行,她却盯了足足七八分钟,不敢看下去。

    心脏撞击着胸口,沉闷而又紧张的声音,就在耳畔。

    她不是没有找过关于那些半梦似醒的记忆,可大多数句带过,身为逆臣贼子,无人会为他撰书立说。他一生风华,在数千年的历史里竟毫无存在感。

    她靠在那里,过了许久,终于逐字逐句地读完了这段野史。

    后人著说,大多下笔过狠。

    笔者将他描述为少年掌兵,权倾朝野的佞臣,言之凿凿,仿佛自己所写的才是历史真相。时宜沉默了会儿,把这页纸撕下来,撕成碎片,放到了长裤的口袋里。

    她没了再看书的心思。

    把书放到手边,看到他下车前脱下来的外衣。

    忍不住就伸出手,摸了摸,手指顺着衣衫的袖口,轻轻地滑了个圈。只是如此,就已经脸颊发热,像是碰到了他的手腕。

    他曾经的“不负天下”,到最后都被淹没。

    而现在他想要做的事,在数百数千年后,或许连记载都没有。

    他的抱负,他的慈悲,他的所作所为,能懂的有几人?

    她脑子有些乱,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休息,让心静下来。

    就在眼眸合上,黑暗降临的一瞬,忽然传来了刺耳的槍声,猛烈连续。时宜猛地睁开眼,不敢置信地从后车窗看出去,看到有四个人完全没有任何蒙面遮掩,举着手臂在射击,目标虽然不是这里,但槍声击碎车窗、车身的声响都完全真实。

    “时宜小姐,”身后林叔已经迅速打开车门,“不要动,就坐在车里。”

    她反应不及,已经有四辆车急刹在车前,挡住她的视线。

    那些纷纷走下来的人,都静默立着,护住时宜这辆车。那些远处的槍击和跑动尖叫的人,都像是和这里没有关系。

    仍旧有槍声,她再看不到画面。

    手控制不住抖着,紧紧攥住身边他的衣服。

    完全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只能记住林叔的话,不要动。

    很快,槍声就平静了。

    可是那些护着她的车和人都没有动,她不敢眨眼,纵然什么都看不到,也紧紧盯着刚才看到的方向,慢慢地告诉自己,时宜你要冷静,冷静……

    忽然,车门被打开。

    她猛地抱住他的衣服,惊恐地看着车门。

    “时宜。”

    周生辰在叫她。

    她想答应,张了张嘴巴,没发出声音。

    “时宜,”他再次叫她,声音有些轻,人也跟着坐进车里,“没事情,什么也没有,不要害怕,完全没有任何危险。”这是他头次说话,完全失去条理,只是拣最能让她安心的话,一句句告诉她没有危险。

    刻意温柔的声音,不断安慰着她。

    周生辰攥住她的手,把自己的衣服拿开,把她的两只手都攥在自己手心里:“和我说句话,时宜,叫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