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抗日之铁血战将 > 第902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第二更!)
    杨司令沉默了。

    野战医院仅有的那点西药是地下党,交通员,冒着生命危险从日军占领区高价买回来的。

    或者是部队从战场缴获的。

    几乎每一颗药丸都沾着烈士们的鲜血。

    自己是司令员,可以调动整个根据地的力量去做一件事,但西药不行。

    它掌握在日本人手里,而且被列为非常重要的战略物资,禁止流通,所以想通过购买得到这种药品,太难了,而且还要付出巨大代价。

    哪怕有收获,数量也太少,起不到太大作用。

    战场缴获也是一条途径,但同样很困难。

    日军不仅不傻,反而很聪明。

    知道八路军缺药,野战战场上,他们只随军携带一些止血药,对伤口进行简单处理,然后送到大后方进行治疗。

    所以想从日军野战部队手中缴获到手术需要的消炎药品,几乎没有可能。

    除非攻击配有医院的大型据点和县城。

    但部队缺少重武器,必须要付出巨大代价才能攻下他们。

    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付出几百上千人的伤亡,缴获数百人使用的药品,得不偿失。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杨司令绝对不会去做这样的蠢事。

    自己生产,那就更不可能了。

    没有生产技术,没有生产设备,没有工人,给自己再长时间都搞不出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杨司令第一次面对问题如此棘手,甚至一点头绪也没有,根本无从下手。

    看到杨司令沉着脸不说话,张院长一脸为难回答:“首长,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太难了,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

    “您放心,我们野战医院会想尽一切办法救治每一个伤员,没有西药就用中药代替,用清洗伤口的方式尽量控制伤口发炎,降低伤员死亡率!”

    “所以我需要大量医护兵帮忙清洗伤口。”

    “还需要大量中医上山采药,保证医院有足够数量的中药使用。”

    “另外,我还需要大量高度白酒。”

    “酒精是清洗伤口的最好东西。”

    “我们没有专门的医用酒精,只能用高度数白酒替代。”

    “最后,我还需要大量绷带,食盐。”

    “通过清洗伤口,保证伤口干净卫生,从而降低伤口发炎的几率。”

    杨司令没有闲着,把张院长的要求逐条记录下来,然后就递给身边警卫员命令道:“马上把这些要求给参谋长送过去,告诉参谋长,集整个根据地力量满足张院长这几个要求,而且速度要快。”

    “是,首长!”

    警卫员刚离开,一个医生喘着粗气冲过来,一脸焦急。

    “张院长,又有两个重伤员伤口发炎发高烧,必须马上对他们用消炎药,否则肯定撑不过今天晚上。”

    “我们还有几人份的消炎药。”张院长拧着眉头反问道。

    “只剩八个人了!”医生满脸无奈回答。

    “唉!”张院长长叹一口气回答。

    “尽人事,听天命吧!”

    “专门安排一个医护兵招呼他们,每隔一个小时给他们清洗一遍伤口,喂一次中药。最后能不能撑过来,就看他们自己的意志力了。”

    “为什么不给他们用消炎药,不是还有八人份的消炎药吗?”杨司令皱着眉头反问道。

    “张院长,你不要告诉我那些消炎药是留着给干部用的。”

    “干部是人,普通战士也是人,你作为野战医院院长,必须做到一视同仁。”

    张院长摇头回答:“首长你误会了。”

    “并不因为这两个重伤员只是普通战士我们就不给他们用药,而是这两个伤员的情况太糟糕了。”

    “八人份的消炎药全部用到他们两个人身上,也只有五成的把握将他们救回来。”

    “如果用到其他伤员身上,这些药品至少可以救活八个战士!”

    杨司令又一次沉默了。

    两条不敢保证一定可以救活的性命,八条肯定可以救活的性命。

    让他选择的话,肯定也会选择后者。

    所以张院长的决定并没有错。

    错就错在野战医院没有足够数量的药品,否则还能赌一把。

    现在,医院连赌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重伤员因为没有药而活活病死。

    杨司令心里很不甘心,脸上全是痛苦表情,但又无能为力。

    张院长犹豫了一下安慰道:“首长,我们能做到这样已经尽力了。”

    “我相信战士们从加入八路军那一刻开始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所以您就不要太难过了。”

    “我们野战医院一定尽全力救治每一个伤员,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会放弃。”

    “踢踏踢踏……”

    突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传到杨司令耳朵。

    野战医院是根据地军事重地,绝对不能骑马狂奔,这是军规。

    杨司令正在为药品的事情绞尽脑汁,听到马蹄声,下意识认为有人违反军纪,眉头一拧,怒火蹭蹭就冒了起来。

    大步走出野战医院,想要逮住这个人。

    马蹄声越来越近,明显是朝野战医院冲过来。

    杨司令脸上的怒火更盛了。

    走到野战医院门口时,三个骑兵正好停下来。

    三个战士跳下战士,两个战士装备双枪,一把步枪。一把盒子炮,一个战士背上背了一个箱子,腰上挂着一把盒子炮,一看就知道是精锐,而且不属于自己部下。

    看到杨司令冲过来,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激动。

    “报告首长,我们是守备团警卫营的,奉命送一箱药品,政委有命令,这些药品必须要亲自交到首长您的手里才算完成任务。”

    杨司令下意识问道:“你们从哪儿来的这些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守备团好像也缺药。”

    “是团长从重庆借道二战区快马加鞭送回来的。”

    “太好了,里面都有什么药?”杨司令两眼放光继续问道。

    “全都是特效消炎药。”警卫员回答。

    “消炎药,你确定?”杨司令满脸不可思议反问道。

    得到警卫员确认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激动叫道:“太好了,伤员有救了。”

    “走,跟我进去,现在我们急缺消炎药,你们的到来绝对称得上是雪中送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