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025章 幽夜之昙
    好友验证通过之后,何依依直接给童洁发了一个文件过去:“何老师,这是我对你的《岁月的歌》节目一点小小的建议。您先看看,如果觉得我这份建议对您有用的话,我们就谈一谈吧。”

    童洁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何依依的话,在她看来什么建议之类的无非是面前这个自以为是的小丫头给自己加的谈判筹码而已。毕竟这个节目尚未开播,连她自己这个制片人跟筹备组的重要组成人员都不能确定这个节目会有怎样的反响,面前这个小丫头竟敢给这个节目提建议?

    不过是两千多字的一个文档,童洁没用五分钟便看了一遍,然而看完之后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忍不住又看第二遍。这一次她看了十五分钟。

    何依依气定神闲地把一杯玛格丽特一点一点喝完,耐心地等着童洁开口。

    “你看过我们的策划方案?”童洁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虽然何依依的文档只有两千多字,但她提出的五个建议都是这个节目的不确定因素,其中三个问题是今天上午刚刚在筹备组会议上提出的必须解决的问题。而面前这个丫头不但知道,还给出了可行性意见。“既然你在我们筹备组有人,又何必来找我?”童洁生气的放下手机,拿起酒杯把整杯酒都喝下去,然后烦躁的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

    “童老师怎么这么说?我怎么可能认识你们筹备组的人?”

    “你的这份建议针对性这么强,就算你看过策划方案都未必能找出这些问题,若不是我们筹备组有人跟你讨论过,你怎么可能拿出这个?”童洁生气地敲着桌子。

    何依依笑着摇了摇头:“童老师您误会了。昨天在我爷爷的书房里偶然翻到了你们节目组送去的邀请函,里面附带着一份策划案。我看过之后一再思量才写出的这份建议。当然,如果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您亲自组建的团队,难道您心里会没数吗?”

    听了这话,童洁心里的疑虑和怒气才消散了些。

    “当然,我做这样的功课是有目的的。就是不知道童老师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童洁笑了笑,说:“那就先让我听听你的目的吧。”

    “我想参加你们这个节目。”何依依看着童洁的眼睛说。

    “你参加?”童洁错愕的看着何依依,像是看着一个笑话。

    “是的,我想在你们这档节目上出道。”何依依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据我所知,你是个新锐作家,跟歌手可不搭边儿。就算我点头,你也过不了初选。”童洁沉下了脸色,对何依依这样无理的要求她很生气,就算何岳亭不答应来节目组做特别嘉宾,也不代表她的一番心血可以被这些“二代”用来胡闹。

    “童老师的意思我明白,是我没把话说清楚。我是说——我想从您这里要一个参加初选的机会。可以吗?”

    童洁看着何依依没说话。按理说,仅仅是初选的话她是不担心的——没实力自然就会被刷下来,还能卖给何嘉庸甚至何岳亭一个面子。可是她还是有顾虑,现在拟定的三个评委有两个都是何岳亭的学生,若是这姑娘上台,那两个人会不会放水?到时候何依依的身份被扒出来,这档节目一开播就会被黑个底朝天。

    何依依像是看透了童洁的心事,把手里的酒杯一放,起身所:“童老师,您等一会儿哈。”说着,她径自走向酒吧的小舞台。

    容轩身为一个音乐世家的少爷,音乐是沉淀在血液里的。别看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这里的音响设备却是一流的。何依依在上舞台之前随手拿了一把吉他,落座时对旁边的DJ笑着点了点头,说:“《外婆的澎湖湾》,谢谢。”

    DJ小哥跟何依依比了一个OK的手势。何依依把吉他抱在怀里,抬手拨了一下吉他,一串音符叮叮咚咚从她指尖流出来,酒吧里交谈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

    “晚风轻拂彭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

    轻缓柔和的嗓音略带一点沙哑,是轻吟浅唱,又像是深情诉说。竟把一首欢乐的老歌谣唱出一分怀念,两分不舍,还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原本对此不屑一顾的童洁缓缓地坐直了身子,眯起眼睛看着舞台上的白衣姑娘。

    二十岁是女孩子最绚烂的年华。而此时的何依依与其他的姑娘不同,在登上舞台之前,她的容貌美则美矣但并不夺目,然而就在她开口唱歌的时候,周身的气场悄然改变。

    许是舞台灯光的效果,抱着吉他弹唱的何依依就像是一朵暗夜里的昙花一样缓缓地盛开,让人舍不得眨眼,仿佛一不留神她就凋谢了,再也无从寻觅。童洁隐约觉得自己的心口有点疼。

    一曲终,酒吧里依旧一片沉静。还是童洁率先鼓掌,大家才醒过神来跟着鼓掌。

    何依依起身,先向着顾客们鞠了一躬,然后又对DJ欠身一礼,方走下舞台。

    童洁看着何依依在自己对面坐下,方摇了摇头说:“你的声音是不错,但这样的风格太柔和,并不适合有竞争力的现场直播的舞台。”

    “我只是要一个参加的机会而已。”何依依真诚地微笑着。

    童洁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何依依的请求,随后又摇头叹道:“如果你不是何嘉庸的女儿,或许会更好一点。”

    何依依赞同地点头:“我也不希望节目组用这件事情来炒作。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我是个小白,搞不好这样的身份会给节目组招黑。我自己怎么样无所谓,若是节目的播放受到影响就是我的罪过了。”

    “跟明白人说话就是轻松——那我们算是达成共识了。”童洁向何依依伸出手。

    “多谢童老师给我这个机会。”何依依伸出双手跟童洁的手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