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104章 正面回应
    《特别会客室》节目的录制现场布置得简约知性。主持人海铭一身浅灰色细条纹一字领筒裙,短头发,妆容淡雅,落落大方。

    简短得开场白之后,海铭微笑着说:“这几天娱乐圈里大事不断,前几天新人仗势欺人,霸凌同台艺人得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今天我们特别请来了这件事情的核心人物何嘉庸先生的女儿何依依小姐,也是最新当红的歌手伊殿!有请——伊殿!”

    何依依踩着半高跟白色小皮鞋上台,身上穿着的是秦晓月最新设计的小香风套裙,米白色小西装外套搭配橘色一步裙,知性而不失甜美。

    “海铭老师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何依依甜甜地笑着跟所有人打招呼。

    已经将近四十地海铭感慨地笑道:“哇哦!看见伊殿,我只想说年轻真好。”

    “海铭老师这话让我想起一位女诗人的话。”

    “哦?什么话?”

    “那位女诗人说,我曾经年轻过,你老过吗?当时听了这句话,心里唯一地愿望就是时间能不能过的快一点,我想快些长到跟她一样的年纪。”

    “嗯,听了这话,我居然也升起一股优越感。第一次感觉到年纪大也是一种资本。”

    何依依笑道:“不过海铭老师还要继续努力哦,您现在还是如花地年纪呢。”

    海铭忍不住笑道:“这么可爱的孩子究竟是谁家的?好想带回去。”

    这样轻松欢乐的开场白不是这档节目的风格,所以旁边的导演有点着急,说好的尖锐提问呢?别忘了这是网上同步直播啊!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没有剪辑的!

    “我可是个叛逆的孩子,海铭老师你可要慎重哟。”何依依嬉笑之间把话题带上了正规。

    幕后的导演舒了一口气,对旁边的人说:“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哈!挺上道。”

    海铭很自然的接过了话题:“的确,前几天网上爆出来的那些言论让我都感觉到害怕。”海铭笑着摇摇头,说:“霸凌这样的事情分很多种,有校园霸凌,有职场霸凌,前阵子网上那些说你的言论铺天盖地,你害怕吗?”

    何依依略一沉吟,说:“说心里话,是有些怕的。但也没有怕到吃不下睡不着的地步。”

    “能具体说一下吗?怕,怕什么?不怕,又因为什么?”

    “其实这几年比‘霸凌’更普遍的现象是网络暴力。尤其是公众人物,我想每个人都怕遭受到网络暴力。我也不例外——我怕自己来不及为自己变白就被扣上一顶‘霸凌’的帽子还来不及解释,就被拍死了。”

    何依依说话的语速故意放慢了些,节目直播的画面上无数的弹幕像是千军万马排队而来。

    【西红柿团子:说得对!拒绝网络暴力!】

    【用户136******77:什么霸凌?简直放屁!自己没本事比不过就说人家霸凌?】

    【葡萄爱狐狸:前面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看那些被伊殿按在地上摩擦的人,哪个不是被网络暴力了?】

    【小桃仁本仁:伊殿伊殿,爱你到永远!】

    【荷尔蒙的荷:颜狗表示永远站队最美伊殿!】

    【用户8897222:舔狗滚出!】

    ……

    镜头跟前的海铭跟何依依看不到弹幕,所以对话有条不紊地继续:“哎呀,不怕不怕。今天咱们节目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呀。”

    “谢谢海铭老师,谢谢节目组。”何依依朝着海铭欠了欠身,又继续说:“说怕,也没有那么怕。为什么呢?因为当初参加《岁月的歌》这个节目地初衷并不是要爆红,而是想给我爷爷和爸爸一份安慰。”

    “说起这话来,我必须要插一句嘴,伊殿去年刚拿了新锐作家奖,其实你不去当歌手,不进娱乐圈,也可以活得很精彩。”

    “那倒也没有,其实我去考汉语言系当初也是因为跟我爸爸赌气。”何依依自嘲的笑了笑,“网上的朋友说我仗势欺人,仗着自己家里是音乐世家,我爷爷,我爸爸,我姑姑都是搞音乐的,现在音乐界半壁江山都是何氏子弟。其实我从小就很反感这个,很反感音乐。”

    “啊?为什么呢?你音乐素养那么好,你的歌我听过,你的功底可是专业的。”

    “是啊,那都是因为我妈妈。”何依依笑着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我的妈妈她爱惨了我的爸爸。她为了能嫁给比她大十岁的我爸爸不但跟我的外婆闹翻了,还让我从学说话的时候开始学唱歌,学简谱,学弹琴……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童年就是跟一堆乐器过的。别的孩子看动画片的时候我在看音乐会,别的孩子玩积木,玩各种玩具,在外面疯跑的时候我都在练歌,练琴。

    那时候我问我妈,为什么?为什么别的孩子可以玩那么多好玩的东西我就只能玩琴,玩吉他,玩笛子,葫芦丝这些乐器。

    我妈妈说,因为我们是音乐世家,我要对得起祖辈,父辈的努力。当时我小啊,就觉得妈妈说得都对,她让我做什么我都做好,那就没错了。直到后来……

    何依依忽然哽住,眼圈儿一红然后低下了头。

    录制现场一片安静,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悄悄地抹眼泪。

    海铭抿了抿唇角,打破了沉静:“我了解过,何太太当年是遭遇了车祸,那年你十四岁,正是女孩子最敏感的年纪。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应该是毕生之痛。”

    “是的,我知道我妈妈再也回不来的那天,砸烂了所有的乐器。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碰那些东西了,我从家里搬了出去。然后高考那年我没跟任何人商量就偷偷的填了中文系。海铭老师也应该听我爸爸说过,他的女儿在国外读书。其实我就在凤岺市的传媒学院呢。”

    海铭点头说:“这个是真的,不光是我,恐怕所有跟何教授熟的人都知道他的女儿在国外读书呢。就没有人知道他的女儿用‘伊殿’这个笔名在写书,而且还拿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