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226章 逃不掉
    何依依躲开明景昕炽热的目光,低头说:“我得先把一个人的日子过明白,才能确定自己需要怎样的一个人去共度余生。”

    听了这话,明景昕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好。我等你。”

    “啊?”何依依以为他会生气,就算没翻脸,至少会质问自己。

    “啊什么啊?傻瓜。”明景昕用手背蹭了蹭她的脸颊,“已经十二点半了,不饿吗?”

    何依依揉了揉空荡荡的胃,点头说:“饿。”

    “走,带你去吃大餐。”明景昕握住她的手腕,两个人一起出了影音室。

    “我想吃火锅。”何依依忽然说。

    “这大热的天……好吧,吃火锅。”明景昕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天热怕什么,把空调开得低一些不就行了嘛,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酒店是自己家的,就是有这么个好处。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明景昕带着何依依进了一个大房间,即刻吩咐下去准备火锅。

    食材都是现成的,十几分钟之后,薄薄的羊肉片,肥牛片就端了上来,还有各种蔬菜,豆腐,粉,以及蛋饺等。

    明景昕亲自开火,等汤沸腾的时间,何依依跟公司的几位通话回信息。

    忙起来不觉得时间快,何依依两手捧着手机一遍发信息还发语音。刚停下来就听明景昕说:“快吃!肉好了。”

    “好嘞!”何依依把手机一扔开始干饭。

    明景昕看她吃的香,忍不住笑道:“你这么能吃,怎么也不见胖呢?”

    “唔……你嫌我吃得多啊?”何依依嘴里还塞着肉,媚眼扫了某人一下。

    明景昕的心尖儿蓦然一点酥麻,又捞了三颗羊肉丸子放到她碗里,方说:“听话听音动不动?我是嫌你吃得多吗?我是嫌你太瘦了!”

    何依依又飞了一记白眼,说:“明白了,你是嫌我浪费粮食。”

    “你还是好好吃吧,别说话了。”明景昕又捞了两棵青菜给她。

    “我跟你说哈,人生最大的意义在于什么?在于享受美食。你是没体会过那种挨饿的日子!啧啧,那滋味……”何依依深深地感慨着。

    “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想了。美食当前,应该好好享受。来,吃肉。”明景昕把刚煮好的肥牛捞出来,放到何依依的碗里,又问:“酱料还要吗?”

    “要!”何依依又往嘴里塞了一口肉。

    美食当前,何依依一不小心吃撑了。

    于是午睡只好免了,明景昕拉着她去酒店的健身房里消磨时间。

    “吃的太饱,不能跑步。你就在上面慢慢的走。”明景昕把跑步机调成健步模式。

    何依依一边走一边说:“一会儿我想约着卓老去锦绣街转转,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宝贝。”

    明景昕想也没想就否定了:“不行。那地方鱼龙混杂,不安全。”

    何依依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明景昕的电话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到落地窗跟前去接电话。

    随后,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拿着两瓶没开瓶的水走过来,跟何依依搭讪:“嗨,我叫艾伦·布鲁斯。可以认识一下吗?”

    “你中文说的不错。”何依依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他就跟自己隔着三个跑步机,刚才明景昕在,他一直偷偷地瞄自己。

    “美女你贵姓?”

    “我姓明。”何依依随口胡诌。

    接电话的明景昕听见这话,忍不住回头笑了一下。

    艾伦·布鲁斯伸出右手,说:“啊,明小姐你好。”

    何依依迟疑了一下,刚要跟这人握手,明景昕就走了过来,直接握住那人的手说:“抱歉,我跟我女朋友还有事。”

    “呃,那好吧。回头见。”艾伦·布鲁斯遗憾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之前又朝着何依依点了点头。

    “走吧。”明景昕伸手揽着何依依的肩膀往外走。

    何依依忍不住笑问:“真走啊?”

    “不然呢?你还想跟那个黄毛喝一杯?并聊聊人生?”

    “……这有什么不可以吗?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

    “你不需要。”明景昕的眸色暗了一下。

    “明总,你的粉丝都说你是宠妹狂魔。请问你怎么想?”

    “我?我没想过。”明景昕带着何依依进了酒店的行政酒吧。

    两个人在吧台跟前坐下来,明景昕点了点台面对酒保说:“两杯苏打水。”

    “下午又不让出门,不能喝点酒吗?”何依依撅起了嘴巴。

    “不能。”明景昕直接拒绝,“知道刚才谁给我的电话吗?”

    “谁?该不会是孙凌的事情又有进展吧?”

    “不是。我一个世家的伯伯听说我来龙都了,要我去家里吃晚饭。你跟我一起去。”

    “哈?为什么?”何依依完全不想掺和这些事儿。

    “这位叶伯伯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儿。你认识一下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我一点都不想跟长辈吃饭,老爷子那边我都不常回去的~”

    明景昕犹豫了一下,抬手按了按何依依的脑袋,叹道:“不用有压力,更不需要你去讨好他们。”

    “可是……我没带像样的衣服啊!”何依依各种找借口,她是真的从心底抵触这样的事情。

    “不用刻意打扮,穿的随便点就行。你只要陪我一起就可以了。”明景昕却很坚持。

    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了,何依依只好点了一下头。

    一杯苏打水喝完,何依依放下杯子说:“我去个洗手间。”

    “嗯。”明景昕的手机刚好响了,他因为接电话就没来得及多说什么。

    何依依去洗手间后就没回来,她从另一条走廊悄悄地溜了。

    ·

    半个小时以后,何依依跟卓鉴虹,何必等一行五个人到了锦绣街。

    “卓老,咱们进这家店看看。”何依依看见一家门庭冷落的小店,抬脚就进去了。

    卓鉴虹看了一眼小店门楣上的匾额,抬脚就跟了进去。

    店里的主人正在泡茶,看见有人进来,只随意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屁股动都没动一下。

    何依依知道这样的店铺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店主自然也不需要见着个进门的就上前打招呼。真正买东西的都是通过渠道找上来的,随机找上门的这种,都是凑热闹的外行。

    店里的东西倒是不少,各种文玩珠子,古董摆件儿都有。

    何依依发现自己对玉石有特别的感应之后就像是开发了一个新技能,对这些东西特备感兴趣。之后悄悄看了很多类似的书籍,帖子,论坛上也请教过多次。

    但那都是纸上谈兵,并没有实战经验。这次,她真心地想试试。

    琳琅满目的文玩珠子里,何依依看上了一串蜜蜡佛珠。

    “老板,这个拿给我看一下可以吗?”何依依指着那串蜜蜡说。

    “没问题。”老板起身,带上白手套从玻璃柜里把那串佛珠取出来放在一块黑色丝绒布上。

    古董行里的规矩,东西不往对方手里递,拿出来,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对方自己取。这样,东西若有损坏,责任分明。

    店主很会做生意,随手又拿出一个紫光灯照了照那串珠子,说:“您上眼。”

    “这个多少钱?”何依依问。

    店主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一个数字。

    卓鉴虹笑道:“老板,我们虽然不敢称行家。但也不是那种门外汉,你这串珠子可用不了这个价。”

    店主温和的笑了笑,说:“那您给开个价,我听听。”

    “两百块。”卓鉴虹笑道。

    “……”店主的脸色变了变,眉头皱了起来。

    何依依惊讶地看向卓鉴虹,心想难道这是个仿品?可是,自己怎么觉得像是真品?

    卓鉴虹又笑道:“我们家大小姐不懂这些,她就是图个好看而已。”

    店主听了这话便知道卓鉴虹算是半个回家,遂笑道:“呵呵,这位先生目光如炬。如果这位小姐真的喜欢,那就按您的价儿来吧。也给我这小店开开张。”

    “行,这个我要了。”何依依说着,打开手机把支付码调出来,“你们可以扫码支付吗?”

    “可以。”店家拿出一个打印版的二维码递给何依依。

    看来,这店里多数还是卖这些小玩意儿的吧?何依依笑着扫码支付。

    店主找了个塑料密封袋子把那串蜜蜡佛珠装进去,递给何依依:“您拿好。”

    何依依接了东西,又看卓鉴虹。

    卓鉴虹微笑道:“大小姐,咱们去别处逛逛?”

    “好。”何依依知道卓鉴虹有话说,便率先出了店门。

    何必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卓鉴虹又跟店主客套了两句方才出来。

    “卓老,您都没上手,怎么就知道这是个仿制品?”何依依小声问。

    卓鉴虹哈哈一笑,说:“嗨!这还用上手吗?蜜蜡这东西如今可是极其稀缺的,如果是真的,他肯定不会摆出来卖的。”

    “可是,我怎么觉得它是真的呢?”何依依捏着那个袋子,仔细的看着里面那串珠子。

    卓鉴虹摆摆手说:“少东家,你放心,它绝不会是真的。”

    何依依无奈地笑,她也知道如果是真的,那店家绝不会两百块钱卖了。看来自己对于蜜蜡的认知真是很一般,以后只玩玉石好了。其他的就别碰了。

    既然不是真的,何依依也不怎么在乎了。把密封袋打开,就把这串黄橙橙的佛珠缠在了手腕上。

    别说,这一抹暖暖的色彩拢着她白皙纤弱的手腕,还真是叫人移不开眼。

    何必的手机铃响,他接起电话后,听了两句,直接把手机塞给了何依依。

    “干嘛?找我的?”何依依没反应过来,把手机贴在耳边:“喂,谁?”

    “何依依,你居然敢给我跑?”明景昕阴沉沉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额,我没跑。就是看你那么忙,不好意思粘着你了。”

    “你给我回头!”明景昕说。

    “啊?”何依依下意识的回头,就看见几十步之外,全副武装的明景昕——白色的连帽防晒服,大墨镜以及口罩,把他那张脸遮的严严实实。

    何依依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面前,叹道:“你这幅样子跑出来干嘛?”

    “没办法,谁让我摊上这么个你呢。”明景昕伸手揉乱了何依依的头发,低头看见她手腕上的佛珠,“你喜欢这些?”

    何依依把珠串摘下来送到明景昕手里,“你喜欢就送你。”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明景昕笑着挽着珠串,一圈圈缠在自己手腕上。

    “不客气,刚花二百块钱买的。”何依依一脸玩笑地挑了挑眉梢。

    “二百?”明景昕纳闷地举起手,把珠串凑到鼻尖嗅了嗅味道,“不能吧?”

    “卓老帮我打的价。”何依依回头看了一眼卓鉴虹。

    “哈哈,没错。是二百。”卓鉴虹笑呵呵的说。

    明景昕又对着阳光看了一眼珠串的成色,没有再多说。

    “好热,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吧?”何依依环顾四周。

    “那边有个水吧。”何必指着街道的一侧。

    “走。”何依依率先朝哪家水吧店走去。

    天气炎热,古董街上没什么人逛。水吧的生意很冷清。

    何依依没有点果茶,而是随机买了几瓶水。虽然她很想喝现做的东西,但出于安全问题,还是买没开瓶的比较好。

    几个人分开落座,明景昕,何依依跟卓鉴虹三个人围坐在靠墙的小茶桌周围。

    明景昕抚摸着手腕上的蜜蜡佛珠,对卓鉴虹说:“卓老有没有相熟的朋友在这条街上做生意?”

    “明总是想买点什么吗?”卓鉴虹问。

    “今晚去看望也伯父,想买个文玩手串。不论紫檀或者沉香,就要一串木珠。”

    “你的这位伯父比较喜欢哪种呢?”

    “其实我也不是太了解,就听我妈说他喜欢木头。”

    卓鉴虹一口答应:“嗯,没问题,一会儿我帮你去挑一串。”

    何依依默默地叹了口气,心想今晚的事情怕是逃不过了。

    明景昕在卓鉴虹的帮助下买了一串金星紫檀的手串,看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他对卓鉴虹说要带何依依一起去拜访前辈。卓鉴虹就跟卖文玩珠串的老朋友约了一起去喝酒,何必留了一个安保人员给他,其他的人都跟他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