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229章 该吃吃,该喝喝,该反击也不手软
    柳瑶对明景昕的不耐烦完全不在乎,依旧温和地表达着她的意思:“其实我正想跟你说,我在西南买了一块地,想开发成度假酒店。但是酒店这块我并不熟悉,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合作一把?”

    何依依听到这里就笑了——怪不得叶青眉那么有恃无恐,原来人家有一个随时随地砸钱给她擦屁股的老妈。

    “景昕,你那边有人?是不是说话不方便呀?”柳瑶温和地问。

    明景昕听柳瑶闭口不提叶青眉的事情,不耐烦地说:“柳总,你的意思我明白。明氏集团现在还是我妈当家做主,您要谈合作,不如直接找我妈。”

    “你妈妈跟我是多年的朋友,我跟她说当然没问题了。而你是你妈妈唯一的儿子,也是明氏集团的继承人。这件事情你也做得了主嘛。”

    “柳总,除了西南的合作,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啊,是,是有一件事。就是小眉的事情……这孩子太任性了,你别跟她计较哈!她就是太喜欢你了。”

    明景昕冷笑道:“喜欢我,就是她黑我家人的理由吗?打着喜欢我的名头伤害我的人,这种喜欢还真是特别。柳总,如果你没别的事情,那再见。”

    杜悦看明景昕挂断了电话,方笑道:“这个柳总是瑶驰集团的老版吗?”

    “嗯。”明景昕眉头拧成了麻花。

    “她说的小眉是谁?”杜悦又问。

    “就是在网上黑我们老大的人吧?”鹿霏雨追问。

    “好了,吃饱了都洗洗睡吧。明天且有的忙呢。”何依依放下汤碗,拍了拍鹿霏雨,“都说了这件事情你们都别管了,我自己来。”

    鹿霏雨一脸懵懂地问:“……额,你想怎么来?”

    “今晚累了,先睡觉。”何依依说完,自行上楼了。

    “明总,我先上去了。谢谢您的芝士苹果,真的很好吃。”鹿霏雨忙把自己的电脑收起来,拎着包追着何依依上楼去了。

    杜悦小声问:“你们俩又闹别扭了?”

    “没有。”明景昕把自己的那份汤喝完,把空碗推到杜悦面前:“吃完把碗洗干净。”

    “啊?”杜悦看着上楼去的明景昕,狠狠地呲了呲牙——好想咬他一口!

    ·

    这一夜,何依依把手机关机,睡了个好觉。

    一早起来冲了个澡,换好出门的衣服之后她才把手机开机。

    然后手机叮叮咚咚的声音响了好几十声。

    打开看时,除了信息之外,关机时未接来电就有十几个。有高纯子,唐小棠等公司姐妹们的,还有何嘉庸,容轩等亲人们的。唐泽九也打过两个电话,而且还微信留了言,让何依依开机后给他回电话。

    何依依知道公司的姐妹们打不通自己的电话一定会骚扰鹿霏雨,所以先给何嘉庸和盛偃回了信息,之后才给唐泽九回电话。

    “依依,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帖子是怎么回事儿?我叫人查了一下,有两家的服务器在国外,没办法删帖,起诉的话,跨国官司又很麻烦。你这是得罪了谁?”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任性的姑娘把我当成了情敌。”

    “情敌?”唐泽九沉默了片刻,方问:“是明景昕招惹了谁家的姑娘?”

    怎么一猜都猜到明景昕了?这么明显吗?何依依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说:“额……也算不上招惹吧。”

    “那他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让这些东西一直在网上挂着。”

    “没事,也挂不了几天。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需要我做什么?”唐泽九又问。

    “这件事情倒不用您出手,就……有另一件事需要您帮个忙。”

    “你说。”

    “您最近跟韩明德联系过吗?我听说他在龙都。”

    “他的确是在龙都。好像是搭上了一条线,想要靠着某位大佬拿到一些政策性的补助。你也知道,韩锦财团的势头大不如前,韩明德在龙都找出路也是正常。”

    “您知道他打赏的是那条线吗?或者说,他跟天府玉翠城的孙凌有没有关系?”

    “这个……我还真是不清楚。不过我可以打听一下,怎么,孙凌跟你耍花样了?”

    何依依没有提及自己被盯梢和偷袭的事情,只说:“她当然是不甘心的,不过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赚到便宜。我只是担心,韩明德被孙凌利用之后跟我们的对手绑在一起。”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事儿交给我了。”

    “嗯,麻烦您了。”

    “网上那些事情真不用我来办?”

    “不用,那些都是小事,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唐泽九又叮嘱道。

    “好的。”何依依也没跟唐泽九客气,反正已经绑在一条绳上了,瞎客气也没意义。

    挂掉唐泽九的电话,何依依刚要联系斯黛拉,就见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的何必举着手机朝自己摆了摆手。

    “斯黛拉?”何依依狐疑地问。

    “嗯哼~她打你的手机一直在通话,就打到我这里来了。”何必把手机递给何依依。

    何依依接过手机就换上了笑脸,开心又无奈地说:“嗨!亲爱的,你那边应该是半夜吧?你在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King会把我吃了的。”

    “依,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网上那些言论真是疯了。”

    “没事,我不是有你嘛。”何依依把酸奶打开,倒进装了麦片的玻璃碗里。

    “我已经叫人把那几家网站都查清楚了,要准备诉讼吗?那至少要准备三个懂国际法的律师,因为这几家网站分别属于三个国家——Oh!~Shit!他们居然都不是一个语种!”斯黛拉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何依依忍不住笑了:“亲爱的,你居然骂脏话了!这可不好。我们是淑女,优雅是沉淀在血液里的,怎么能骂脏话呢。”

    “依,律师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搞定。我一定要你拿到大笔的赔偿。”

    “不不,不必那么麻烦,而且赔偿什么的,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你把这三家网站的信息发我信箱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搞定。”

    “OK!不过,你有什么打算,想要什么人做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去安排。这些事情不需要你亲自去做,你要参加那个什么歌的总决赛了不是吗?我押了五十万欧赌你拿第一。你可不能让我输哦!”

    “我的天呐!你……哪儿来的信心赌我拿第一?!”

    “你必须是第一!否则我就惨了!亲爱的,你去好好比赛,网上那些烂事交给我,好不好?”

    “呃……为了五十万欧,我一定拼上所有的力气。”

    “你一定行!我相信你!MUA~”飞吻的尾音忽然中断,代替的是一记缠绵悱恻的闷哼。

    何依依调了调眉梢,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了何必。

    “老板,需要我做什么?”何必问。

    “不要被这些小事干扰,你只负责一件事——盯死孙凌。”

    “好的,老板。”何必低头吃饭,没再多说。

    明景昕从外面回来,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

    “咦?你出去了?”何依依纳闷地问。

    “早餐。”明景昕把手里的袋子放在餐桌上。

    何必扫了一眼纸袋上的LOGO,夸张地摇摇头:“哇哦!一大早跑二十多公里就是为了买一份早餐?”

    “这家的早餐是凤岺市陈家老店的风味。”明景昕说着,把纸袋里的餐点一一拿出来,“虾蓉煎饺,芙蓉蒸蛋,糙米麦仁粥。还有小酱菜。”

    “辛苦了。”何依依笑了笑,又叹道:“顶着被全世界骂的压力,吃你这顿精致的早餐……哎!也就我有这份殊荣了。”

    “不过是条疯狗而已。我会收拾她的。”明景昕挨着何依依坐下,“你第三首歌选好了吗?”

    何依依想了想,说:“我比较喜欢《假如爱有天意》,但是需要再找一首歌叠加一下,你觉得选那首比较好?”

    “这首歌对嗓音要求很高,你要保持好嗓音状态。”

    “当然,昨晚我都把手机关机了。”何依依挑眉笑了笑,丢开酸奶麦片,把糙米麦仁粥巴拉过来开吃。

    从昨晚起,何依依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明景昕都在为网上那些谩骂而烦恼。

    唯独何依依本人对这件事情并不在乎,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足就把自己关进影音室练歌。

    下午四点,童洁打电话来,通知何依依说晚上可以去龙都体育馆看看舞台,走走位什么的。

    晚饭后,何依依专门带了十几份奶茶咖啡冷饮小蛋糕等,准时去跟童文杰汇合。

    明景昕当然跟着一起,事实上,自从他到了龙都,就寸步不离的守在何依依身边,也就是趁何依依睡觉的事情出去一两趟,但是连杜悦都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房车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鹿霏雨忽然惊呼一声:“哎呀!删了!”

    “什么?”何依依一直在想歌曲的事情,没反应过来鹿霏雨说什么。

    “网上那些骂您的帖子都被删了!不是说服务器在国外,不好处理的吗?”鹿霏雨纳闷地看着何依依,“老大你用了什么手段?”

    “??”何依依扭头看明景昕。

    “国外而已,又不是外星球。”明景昕抬手理了理衣袖,一身的风轻云淡。

    “有道理。”何依依笑着点了点头。的确是有道理,明氏的根基是在米国,明景昕这句话特别应景。

    可是——何依依一脸的不高兴:“我不是说了嘛,这事儿我自己处理!谁让你插手的?你是怕我把你的小青眉整的太惨吗?”

    “你想怎么做,只管去做好了。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

    何依依没再多说,反正她想做的事情,明景昕也拦不住。

    ·

    始作俑者叶青眉这几天的日子也不好过。

    首先是一只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狄丰从那晚挂了电话就没搭理她,习惯了被时时刻刻宠爱的叶青眉忽然没了这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宠爱,心里十分失落。

    另外,她的母亲柳瑶也打电话来训斥,虽然只是说了她几句,怪她太任性,做事不计后果,但叶青眉从小到大也没听过这样的斥责,心里当然不舒服。

    让她最生气的是伯父在中午饭的时候狠狠地训斥了她,甚至骂她,蠢事做尽,早晚会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原本她以为这已经是最难听的话了,谁知道下午五点的时候,柳瑶又打电话来,质问她,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瑶池在南非的并购项目被人抢了?为什么她想要在西南Y省拿下的那块地皮被一个无名小公司给抢走了?为什么她跟H国三元电子集团的合作项目黄了?!

    叶青眉被骂的头晕脑胀,直接对着手机吼回去:你生意上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然,柳瑶说,我刚通过关系打听过了,好几个人都劝我管好自己的女儿!我生你养你,就是让你给我挖坑的吗?叶青眉我告诉你,老娘这几个项目要是都砸了,以后你就去喝西北风吧!

    “贱女人!戏子!表子!我绝不放过你!我一定要弄死你!”叶青眉狠狠地骂着,把手机摔到地上,眼见着一部手机化为零部件,散在四处的角落里。

    ·

    何依依见到童洁,开心地上前打招呼:“童总辛苦了!小伙伴们辛苦了!我给大家带了咖啡奶茶还有点心。”

    “真乖!还是咱们伊殿懂事哦!”童洁伸手揽过何依依的肩膀,小声问:“网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帖子是怎么回事?你得罪了什么人呐?”

    何依依不想解释是你么,只说:“没啥,不是已经删了嘛。怎么,这会影响咱们的节目吗?”

    “我刚也看到原发帖子都已经删干净了,但是,很多人都截图了啊!一些微博账号又开始转发了。虽然这对咱们的节目影响不大,但是你的名声就不重要吗?”

    “清者自清。我刚进娱乐圈半年的时间,那点破事已经被人翻来覆去的骂了。也没啥新花样了。”

    童洁无奈地笑道:“你倒是想得开。”

    “想不开又能怎样?难不成我再骂回去?我可没那个闲钱雇水军。”

    “行吧,看你这样,我就放心了。”童洁实在是担心何依依因为网上的破事影响心情,到时候发挥不好。她可是这档节目最大的流量,她发挥不好,节目就会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