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236章 将计就计
    对于糖三角旗下的子不语等三个服饰公司遇到的事情,何依依曾经想到过。但是没想到柳瑶的动作会这么快。

    何依依原本是想一切等今晚的直播结束再说的,既然她沉不住气,那就别客气了。

    趁着休息的空隙,何依依用手机登录自己的Skype,找里面的几位老朋友聊天。

    因为现场直播非同小可,中午大家都没有离开。节目组定了盒饭,何依依就随手拿了一份回自己的车上去吃。明景昕则只拿了两瓶水跟了进来。

    “你不吃饭?”何依依说着,把自己的那份饭菜打开。

    明景昕抬手按住饭盒,说:“别吃这个了。等会儿有人送饭过来。”

    “那这份饭不是浪费了?明总,即便有钱也不能浪费粮食。”何依依说着,依旧打开饭盒准备吃饭。

    “我吃。”明景昕说着,从何依依手里拿过筷子,“你这份饭我吃就是了。”

    “这多不好?”何依依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人敲车门。

    明景昕开了车门,果然见何必拎着一个大纸袋站在门外。

    “有点堵车,所以晚了点。你们饿了吧?”何必拎着袋子上车,看见小餐桌上的盒饭笑道,“都饥不择食了?”

    “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何依依淡淡地说。

    “别啊!”何必把打包盒从纸袋里拿出来,“我特意绕路去明总指定的老店去买的卤八件。”

    “唔,我要吃肉!”何依依闻到香味,顿时觉得更饿了。

    明景昕打开一盒米饭,送到何依依面前:“慢慢吃。”

    容轩随后上车,惊讶地叹道:“好香!你们躲在这里吃好吃的,不叫我!真是没良心啊!”

    何必笑道:“容少,有您的一份。还有宋沅老师的,你发个信息让他过来吧。”

    容轩摆摆手说:“我喊他了,他说还是跟工作人员一起吃。不好太特殊了。”

    “这家伙……随他的便吧。我饿了,我先吃了。”何依依笑了笑,带上手套拿了一个卤猪蹄直接啃上了。

    “等下,先喝汤。”明景昕把一个保温桶打开,盛了一碗汤送到何依依面前。

    “等会儿喝。”何依依扬了扬手里的卤猪手,“我手忙着呢。”

    明景昕直接用勺子喂到何依依嘴边:“张嘴。”

    “我去!你们……差不多得了啊!就不怕本少这只大灯泡闪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吗?”容轩实在没眼看,痛苦地不要不要的。

    “把碗给他,让他喂我喝。”何依依指了指容轩。

    明景昕勾了勾唇角,轻声说:“他忙着吃东西呢,哪有手管你?”

    “吃东西还能这么多话,我看他闲得很。”

    “容少,尝尝这个。”何必戴上手套给容轩抢了一个卤猪手。

    “嗯,谢谢。”容轩用饭盒接了卤猪手,低头啃了一口,“好吃!宋沅那小子不来,真是亏大了。”

    明景昕喂了何依依一碗汤之后,也加入了干饭的队伍。

    何依依啃完一只卤猪手,方对何必说:“之前那件事情解决了没?”

    “老板放心,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再搞不定,我就不配在江湖上行走了。”

    “刚才纯子打电话过来,说这两天的时间里,子不语,雅晴和MS三家损失了五千万的订单。”何依依说着,看了一眼明景昕。

    “柳瑶是有病。”明景昕说着,抄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别。”何依依用带着手套的油手按住了明景昕的手,“我自己来。”

    “这事儿因我而起……”

    何依依冷笑一声,说:“不管因为谁,她都是把我当成了软柿子。我必须让她尝到苦头,她才能长点记性。”

    “好,需要我做什么,直接说就是了。”明景昕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着给柳瑶的打击还是太小了,应该再想办法给她一个更深的教训才行。

    一个人干饭和一群人干饭的区别就是,一群人干饭特别香,大家都不自觉的去抢。

    没多一会儿,何必带来的餐饭外加容轩和何依依带回来的工作餐就被四个人干完了。

    “啊!好饱!”何依依摸着肚子感慨。

    “一天天的这么能吃,也不见你长肉。”容轩伸手揉了一下何依依的头顶,把餐桌上的七七八八收拾到纸袋里,下车去丢垃圾了。

    何必把餐桌擦干净,找借口去买奶茶,也溜了。

    “你的化妆师安排好了没?”何依依问。

    “嗯,你的也安排了。衣服你这么准备的?”

    何依依指了指房车后面:“秦晓月早就准备好了,在里面箱子里呢。”

    “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明景昕又说。

    “我出去逛一圈儿。”

    “外面乱糟糟的,我陪你去?”

    何依依浅笑反问:“亲爱的哥哥,我要上厕所,你也陪着我?”

    “……”明景昕皱了皱眉头,“自己小心点!别乱走。看见可疑的人不要冲动,赶紧的回来。”

    “知道了,老妈子。”何依依朝着身后摆摆手,轻着脚步下车去了。

    虽然现在是中午,里节目直播还有六个小时,但从昨天开始,这里已经被节目组请来的安保人员内外布控了。现在能再体育馆内走动的,除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参加演出的歌手,以及歌手的随行人员之外,就是各路媒体的人。

    何依依一路穿过停车场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刚拐过两个弯儿就感觉到一种特别不舒服的目光,像是被毒蛇盯住的感觉。

    她脚步一顿,在进洗手间的时候,反手拿了一个拖把放在了门口。

    之后,她安静的守在门口,听外面没什么动静,方去上厕所。

    只是在洗手的时候,有人想要进来,推门没有推开,开始敲门。

    何依依问了一声:“谁?”

    “怎么锁门了?开门啊。”一个女子的声音。

    何依依伸手把门后的拖把拿走,然后把门拉开,便见一个脖子里挂着相机的女子站在门外。

    “哟,伊殿老师您在里面啊!抱歉啊,我不知道。”那女子歉意地笑道。

    “没事。”何依依点了点头,侧身从那人身边走过。

    “伊殿老师!”那女子立刻追了过来,讪笑道:“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事?”何依依狐疑地问。

    那女子上前一步,小声说:“你能不能借我一个姨妈巾?我好像亲戚来了。”

    何依依笑了笑,从随身的斜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包装递给那女子。

    “谢谢。”

    “不客气。”何依依点点头,转身离开。

    身后,洗手间的门被关上,何依依的脚步也停下了。她听力过人,此时全身心听着周围的动静。所以她知道那个脖子挂着相机的女子进了洗手间后只是开了水龙头洗手。

    水龙头的声音一直开着,她想借着水声掩饰她打电话的声音。然而,她这种办法却防不了何依依。

    “……是,我没有机会接近她……可是今天她的助理并没有去药店,她吃饭都是回自己车里的,我根本没办法靠近……这件事情我不想干了,你的钱我会给你转回去的……不是我不想,是我真的做不到!什么?你别逼我!我……我草!有钱了不起啊?!”

    女子最后一句脏话显然是在挂断电话之后骂的。

    何依依笑了笑,抱着手臂站在原地等。果然没多久,那个女子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额?伊殿老师,您怎么还在这里?是在等我吗?”

    “还未请教你贵姓?”何依依微笑着扬了扬下巴。

    女子忙说:“我姓杨,你可以叫我小凝就好了,凝结的凝。我是一个网红主播。”

    “你好,方便的话,把你身上的设备都关了,我们聊聊?”

    “我已经关了。”杨小凝说。

    “我们去那边说。”何依依指了指停车场。

    “好。”杨小凝答应着,跟何依依上了房车。

    明景昕一看何依依身后的人,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什么人都往回带?”

    “呃……明天王您好。”杨小凝看见明景昕莫名的紧张,连话都说不顺溜儿了。

    何依依笑着炸了眨眼:“我跟她有话说,你去忙你的。”

    “什么事不能当我面说?”明景昕一脸的不快。

    “哎呀,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大男人跟着掺和什么?快去忙你的吧。快去快去!”何依依推着明景昕下车,然后把车门带上。

    “伊殿老师,你跟明天王私下里这么好呀?”

    何依依笑道:“是啊,网上不是传的沸沸扬扬吗?我们既是兄妹,又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我们的爹妈生活在一起,我们同吃同住,关系当然好了。”

    杨小凝忙摆摆手说:“你放心,我不会胡说八道的。”

    何依依从小冰箱里拿了一瓶冰镇的饮料递给杨小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能喝这个吧?”

    “额……”杨小凝闪过一丝尴尬,接了饮料说:“抱歉啊,刚才跟你借东西不过是搭讪的。”

    “所以,你为什么搭讪啊?能跟我聊聊吗?”何依依在杨小凝的对面坐了下来。

    杨小凝低头沉默,半晌方叹了口气,说:“伊殿老师,我实话实说,你可别生气啊。”

    何依依不由得莞尔一笑:“我请你到这里来,就是要听实话的。”

    “就是……有人花了钱,让我想办法接近你,然后把这个放到你的饭菜里。”杨小凝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小小的密封袋。

    何依依看着密封袋里的两颗小胶囊,惊讶地问:“这是什么?”

    “她告诉我,这个会让你拉肚子,到时候不能上台唱歌。但具体是什么东西,还真说不准。我开始是相信这个是泻药,但现在……哼,我可真不敢信了。”

    “弄清楚这个也不难。”何依依取出一粒药丸来,敲了敲车窗。

    守在外面的何必随后上车来:“老板,有事?”

    “想办法验看一下这个是什么药。”何依依拿出一颗药囊递给何必。

    何必接了要出去。

    杨小凝此时在回过味来,问何依依:“伊殿老师,您想做什么?”

    “知己知彼嘛。”何依依笑道,“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给你这个药的是什么人了吧?”

    杨小娘张口要说,何依依忽然打断了她:“还是让我猜猜看——嗯,柳瑶应该不会找上你,是叶青眉吧?”

    “叶青眉是谁?我不认识啊。”杨小凝摇摇头。

    何依依惊讶地看着杨小凝,盯了她好半晌,发现她应该是没说谎,遂笑道:“也对,以叶青眉的身份,也不会跟你直接接触。那么你说说,给你药的这个人是谁呢?”

    杨小凝说:“是韩总,你认识吗?”

    何依依愣住:“韩……韩明德?”

    怎么把他忘了呢?何依依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自己真是被唐泽九对自己母亲的情谊给麻痹了,以为母亲生前的好友都会无私的帮助自己。

    又或者,是太高看他韩明德了,以为他总还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不会用这些卑鄙伎俩害人。

    “他给你多少钱?”何依依又问。

    “二十万。他给我药的时候,给了我八万,说事成之后再把剩下的一次给我。不过我刚刚已经把钱给他转回去了。”杨小凝说着,把自己手机的转账信息打开给何依依看。

    “他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除了你,他应该还找了旁人吧?”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杨小凝说。

    何依依开玩笑似的说到:“小凝姐,不如我们合作一把。我帮你把这二十万赚到手,如何?”

    “啊?你开什么玩笑啊?那药真不知道是干嘛的,怎么能……”

    “只要查清楚它的药效,吃不吃又如何?”

    “那也不行啊!今晚是现场直播!你如果真的不能上台,那是多大的事故啊?!以后你还怎么在娱乐圈里混?”

    “你现在给韩明德打电话,说你想通了,要继续跟他合作。”

    “他要问我为什么……我怎么说?”

    “嗯……你可以说,刚才在洗手间,我欺负你了。你非常生气,一定要我好看。”

    杨小凝想了想,直接拿出手机来给韩明德打电话。

    “喂,你好。”韩明德的声音沉稳中透着几分警惕。

    “那个……韩总啊,我错了!我想通了……你交给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