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237章 吊起来揍一顿?!
    何依依笑了笑,说:“你之前怎么答应的韩明德,就怎么去做。然后该拿的钱照样拿。我会配合你的。但是,作为合作者,我给你提个醒,等会儿事故发生的时候,你的报道尽量模棱两可。这样,以后韩明德找你麻烦的时候,你也好开脱。”

    “好,谢谢伊殿老师,可是……”

    “别的事情你也不用问,只管好好地赚你那二十万就好了。”何依依神秘一笑,伸手推开了房车的门。

    杨小凝离开之后,何依依给何必打电话:“刚才那个网络主播离开的时候,有没有对方的人跟踪?”

    何必低声说:“我这边没发现,这人究竟揣着什么心思?”

    “刚才那两颗药丸里面是什么成分?”

    “毒药。里面还有三氧化二砷,但是计量很精准,只要及时洗胃就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三氧化二砷……就是砒霜?!”何依依脊背一阵阵发凉,她想过胶囊里肯定是害人的东西,或许是泻药,也或许有其他的,比如致幻剂什么的。

    这样他们就可以制造舆论,说自己沾了毒,就是污点艺人,从此滚出娱乐圈。但一万分的心思也没想到里面还有砒霜。

    何依依咬牙冷笑:“韩明德真是够狠啊!”

    “韩明德干的?”说话间,何必已经回来车上。

    “韩明德给杨小凝二十万,让她想办法把那药放到我的入口的东西里。刚才她当着我的面跟韩明德打电话,我听见了韩明德的声音,不会有假。”

    何必狐疑地问:“这是教唆杀人罪。那个杨小凝也不傻,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事情?”

    “他告诉杨小凝这是泻药。”

    “那蠢女人就信了?”何必好笑的问。

    何依依靠在椅背上,仰头叹道:“她只是一个网络小主播,虽然有些人气,但二十万对她来说还是挺有诱惑力的。再说,连我都没想到这里面会有砒霜,她又怎么会想到?”

    “说的也是。”何必点点头,又问:“你打算怎么办?”

    何依依凑近了何必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这个……如果你有点良心的话,最好跟节目组打个招呼。”

    “不能。要真实的效果,否则被他们发现端倪,就不好玩了。还有,这事儿只有咱们俩知道,不许告诉明景昕。”

    何必盯着何依依,半晌给了三个字:“你有毒。”

    何依依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笑道:“只有他们慌了,对手才会相信。”

    “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何必无奈地摇摇头。

    ·

    现场直播原定的是晚上八点钟开始。但六点钟的时候,大家便都已经严阵以待,全都在后台等候了。

    何依依也换好衣服化好妆容,手里那这个小巧的水杯坐在狭小的等候室里。

    坐在何依依身边的蜜糖女孩小安把一个小风扇递给何依依:“伊殿姐,给你。”

    “我还好,你自己用吧,我有这个神器。”何依依把小巧的水杯贴在脸上。

    小安这才看见水杯里装的是冰块,于是笑道:“还是你有办法。”

    “一会儿冰化了,还可以喝一口。”何依依笑道。

    “千万别,万一闹肚子可麻烦了。”小安忙劝道。

    “这大热的天,谁还不喝一口冰水了?”何依依若无其事地打开水杯喝了一口。

    刚好明景昕拿着一个水杯进来,看见何依依喝冰水,脸色一沉,声音都透着一股犀利:“你怎么回事?!”

    “呃,怎么了?”何依依故作不接,茫然地看着明景昕。

    明景昕一把夺过何依依手中的小Q杯,压着怒火说:“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德性吗?还敢喝冰的!”

    “就一口!一小口。”何依依一脸无赖地笑着。

    明景昕把自己手里装着温热奶茶的杯子塞到何依依的手里:“回头再跟你算账!”

    何依依接了奶茶,尚未来得及喝,就忽然保住了肚子,并痛苦地呻吟一声。

    “伊殿姐?”小安吓了一跳,忙伸手去扶。

    “怎么了?!”明景昕更是慌张,伸手拉住了何依依的胳膊。

    何依依弯着腰,抱着肚子,吭吭哧哧地说:“肚子……好痛!好痛……”

    “叫你不要喝冰水了!”明景昕伸手把人抱起来放到座位上,焦急地问:“怎么个痛法?”

    “我……嗷——”何依依话没说出口,就弯腰干呕。

    “伊殿姐,你怎么了?晚饭吃了什么?吃坏肚子了吗?!”

    “没……没吃啥……嗷——”何依依眉眼都拧到一起,弯腰呕吐。

    “去医院!”明景昕二话没说,捞起何依依就往外走。

    宋沅和容轩刚从外面进来,一见明景昕抱着何依依往外跑,一时不知发生了何事,二人同时追过来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吃坏肚子了!我送她去医院。”

    “这……来得及吗?!”容轩皱眉问。

    “顾不得那么多了,宋沅,你去跟童洁说一声!容轩,你打电话叫司机把车开到通道口来!鹿霏雨跟钱佩佩呢?都叫过来!”明景昕一边说一边往外跑,气息都乱了。

    堵在门口的娱记,主播,代拍们顿时沸腾起来。

    他们各自举着自己的装备围着明景昕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问:“明天王!请问这是怎么了?”

    “明天王,请问伊殿发生了什么意外?”

    “刚才我们听见有人呕吐,请问是吃坏肚子了吗?”

    “是急性肠胃炎?还是另有隐情?”

    “明天王,伊殿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你的责任?”

    “请问是怀孕了吗?”

    “危险吗?有流产的征兆吗?”

    ……

    这些人不愧是行业内的翘楚,他们充分发挥想象力,把话题带出去十万八千里。

    明景昕被这些人的话烦的不行不行的,怒声吼道:“都滚开!”

    幸好何必早有准备,早早地就把车调到了通道门口,一看见明景昕,立刻带人迎上前去,把那些记者们隔开。

    明景昕抱着何依依上车后喊道:“去医院!去最近的医院!”

    何必忙建议:“一般的医院要排队,这事儿已经惊动了记者们,还是找一家私密性好的私立医院吧。”

    明景昕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何依依,皱眉说:“明氏旗下的仁明医院离这里不远。就去那里吧。”说完,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院长打电话,叫他提前安排检查并注意清场。

    随后,童洁的电话追了过来。

    鹿霏雨拿着何依依的手机,帮她接电话:“童总,我们老大吃坏了肚子,刚才吐了,这会儿已经昏迷了……我们在去医院的路上!记者们?记者们都看见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明景昕听了,直接朝手机吼了一句:“孰轻孰重,童总不用我说了吧?!”

    童洁万般无奈,但事情已经发生,她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说:“好,这边我想办法,到了医院给我打电话!”

    就在何依依去医院的路上,各路媒体的报道已经新鲜出炉——

    《岁月的歌》直播倒计时#流量歌手伊殿忽然呕吐昏迷!

    当红小花伊殿体育馆病重昏迷,疑似珠胎暗结!

    明天王抱着伊殿仓皇离场,私生子的父亲之谜呼之欲出!

    ……

    各路脏水像是不花钱一样朝着何依依的头上泼过来,热搜,头条,微博等各路社交平台都爆了。

    这些腥风臭雨暂时没有惊扰到车内的何依依和明景昕,否则真是不知道明景昕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车子到医院的时候,医院这边已经安排好了。院长褚振江亲自带人至停车场把何依依接进了急诊室。

    进门的时候,何依依伸手抓住明景昕的手腕,低声说:“你来,让其他人都在外面等。”

    明景昕不明所以,但愣了一下之后立刻跟褚院长说:“只叫急救医生进来,其他人都在外面守着。”

    “没问题。我在急救干了七八年,我来吧。”褚振江说着,对旁边的医生护士们摆摆手,“你们都在外面等。”

    急诊室的门一关上,何依依立刻对院长说:“我没吃坏肚子,就是肠胃过敏。给我一阵脱敏针就好了。”

    “你确定?!”褚振江皱眉问。

    “我确定,我对龙眼过敏,吃下去就会呕吐……”为了真实效果,何依依偷偷地吃了三颗龙眼。

    褚振江并没有着急给何依依打针,而是尽职尽责的给她做了检查,抽血,化验。不过为了缓解她的痛苦,他叫护士送了一片脱敏药给何依依服下。

    “褚院长,劳驾您先出去一下。”明景昕脸色阴沉如锅底一般,目光冷如雪片,嗖嗖的往何依依的脸上刮着。

    褚振江极有眼色地出门并把急诊室的门关上。

    “解释一下?”明景昕抱着双臂冷声问。

    “我这是将计就计!”何依依赶紧解释,把自己的想法跟明景昕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明景昕气得笑了:“行啊你!在这种时候,你还想着以身做饵!我是该夸你狠呢,还是该把你吊起来揍一顿?!”

    “别啊!你得赶紧跟医生说,给我打上脱敏针,咱们悄悄地回去,别耽误了演出啊!”

    明景昕冷笑质问:“我带着你从体育馆出来的时候,那些人都问了什么问题你也听见了?这会儿功夫,天底下最脏的水都泼你身上了!你回去演出,就不怕人家把臭鸡蛋砸你一身?!”

    “我已经叫贾正昊把起诉的律师函都准备好了。这会儿功夫应该已经发到那些造谣中伤者的信箱里了。另外,我也已经叫人把手中持有韩氏的股份往外抛售,想必韩明德这会儿正忙着回购,顾不得我是否真的中毒。至于网上那些脏水,在我站到舞台上的那一刻起,就不攻自破了。”

    “你布这个局,是为了给韩明德下套?”

    何依依冷笑道:“之前我心慈手软,只吃下他手中一半的股份,韩氏是家族企业,我手里的股份又分散在国外,所以并没有影响他在董事局的地位。但是他不懂珍惜,竟然对我下此狠手,那就别怪我心狠手黑了。”

    “你怎么就知道,他给你下毒,是为了从你手中夺回股份?”

    “这两天,子不语,雅晴和MS的订单是被韩明德半路截胡了。这个人再京中活动了这么久,应该找到了靠山。如果将来他跟柳瑶联手,必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所以我这次不能手软了。”

    “你从没手软过!包括对你自己!”明景昕气咻咻的出门去,找褚振江料理后面的事情去了。

    某只小狐狸做了局,他总要帮她把这个局圆起来。

    各项检查都是开了绿灯的,前后不到半小时就有了结果。

    回体育馆的车是何必早就安排好的,是一辆租来的沃尔沃轿车。车的外形颜色以及车牌都平淡无奇,开在大街上都没人看的那种。明景昕跟何依依进地下停车场,车子从医院的后门出去,抄小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龙都体育馆。

    回去的路上,何依依拿出何必放在车上的电脑查看股市信息。

    明景昕皱眉扫了她一眼,直接报了两个账号,说:“如果需要账号和资金,你自己直接操作就行。”

    “哈哈,行,你今天被我吓得不轻,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带你赚一笔。”何依依神采飞扬,是指如飞敲着键盘。

    回到体育馆的停车场,那些娱乐记者狗仔们都不见了踪影。想来他们已经兵分两路,有的去就近的医院深挖八卦,有的已经去前面关注节目直播了。

    何依依看了看腕表,舒了一口气:“时间来得及。你赶紧去准备登台吧。”

    “开场曲是全体合唱,你不去吗?”明景昕问。

    “你跟童总说一声,开场曲我就不凑热闹了。反正十好几个人,少我一个不少。而且,想必童总现在已经调整好了,我现在去,还得让她重新调整。我就不去舔这个麻烦了,我的出场顺序是第五个,我压着时间过去。给韩明德多留四十分钟的时间。”

    明景昕勾了勾唇角,什么都没说,只是邪魅地冷笑一声,解开安全带先行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