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257章 若有来生,一定还要找到他
    何依依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那就谈正事儿吧。”

    “你陪我去度个假,这事儿就两清了。”徐邵玄捏着下巴,色眯眯地看着何依依。

    何依依笑了笑,把手里的玻璃茶杯轻轻地转了转,说:“我是可惜这杯茶,才没把它泼到你脸上。”

    “不至于吧?只是度个假而已。”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何依依唇角的微笑渐渐变冷。

    “不去度假也行,我们交往吧。”

    何依依冷笑:“徐邵玄,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你是想要一个追求的仪式吗?我可以给你。”徐邵玄说着,朝着背后打了一个响指。

    跟在他身后的四个保镖立刻行动起来。

    有人去车里抱了一大束玫瑰花来,有人张开红地毯扑在草地上,还有两个人扛着小提琴,弹奏起悠扬的乐曲。

    徐邵玄起身,整理了一下袖扣和领带,接过玫瑰花之后走道何依依面前,微微一躬身,然后单膝跪地,奉上玫瑰:“依依,请你接受我的追求。”

    何依依完全没想到徐邵玄会来这一手。

    她冷笑一声,刚要说什么,忽然耳边传来一记尖锐的硬物划破空气的声音。

    “啪”的一声,玫瑰花瓣四散飞扬。

    徐邵玄怀里的那束玫瑰被打的七零八落。

    “谁?!”徐邵玄忽的一下站起来,警惕的环顾四周。

    明景昕冷着脸大步流星走来,走到徐邵玄面前,挥起一拳,打在徐邵玄的脸上。

    “呃!”徐邵玄一记闷哼倒在地上,怀里的玫瑰花被摔出去老远。

    几个保镖立刻围上来,拉小提琴的也不拉了,拎着小提琴当武器,就要往明景昕身上招呼。

    何依依飞起一脚踹翻了一个,又一个回旋踢,把另一个踹趴下。

    “明景昕!”徐邵玄被保镖扶了一把才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沫子,“你踏马的有病啊?!”

    明景昕走到何依依跟前,拿起她那半杯茶喝掉,方说:“徐邵玄,你想死,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会立刻成全你。你也不必拐弯抹角地花这些心思。”

    “你踏马的算什么东西?老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徐邵玄被揍了,心情当然很差,就口吐芬芳,想从气势上找补回来。

    明景昕把手里的茶杯放在桌上,攥紧拳头往前走了两步。

    “你别过来!”徐邵玄立刻往后退了两步,躲在保镖身后。

    “怂货!”明景昕冷笑着卷了卷袖口,“我是想告诉你,罗尚礼是明氏的员工。他的事情由我做主。你如果要替周涵出头,就赶紧的回去找律师吧。”

    “怎么哪哪儿都有你?!”徐邵玄气急败坏地说。

    “你还说对了。”明景昕懒得跟这人多说一个字,直接摆摆手呵斥:“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呵!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个不客气?”

    明景昕似笑非笑地看着徐邵玄:“要不,我现在给邵明雅打个电话,问问她想怎么样?”

    一听到邵明雅这个词,徐邵玄的脸立刻阴沉下来。

    作为邵堃明面上唯一的女儿,邵明雅时时刻刻都想捏死徐邵玄这个要跟她争夺家主之位的私生子。

    “明景昕,算你狠!”徐邵玄吐了一口唾沫,对身边的人说:“我们走!”

    看着那只花孔雀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何依依冷笑一声,又坐回餐桌跟前。

    明景昕回头看着她,问:“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这么点破事儿,用得着给你打电话吗?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任超他们怎么想?”

    “我女朋友就要被别人泡走了,我还管他们怎么想?!”

    何依依笑着撇开视线,片刻后转回头来,叹道:“明哥哥,这里是《故乡的味道》节目组,你的戏该收了。”

    “我没开玩笑!”明景昕在何依依身边坐下来,捏住她的手,说:“在龙都的时候,你说要好好想想。那么现在我问你,你想好了吗?”

    何依依敛了笑,低头叹道:“想好了。”

    “答案呢?”明景昕看着何依依,目光灼灼如火。

    “我不能答应你。我觉得我们做兄妹挺好的。”

    “为什么?”明景昕的眸子泛起淡淡的红血丝,映着满天云霞,犹如魔化一般摄人魂魄。

    “做兄妹,做亲人,不比做情人好吗?你是个通透的人,见惯了风花雪月,有多少情人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下一秒就反目成仇,恨不得你死我活?而亲人,则是血缘的羁绊,就算是吵吵闹闹,也打不散,扯不断的。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何依依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底隐隐作痛,不敢看明景昕的眼睛。

    明景昕捏着她的手,手指从她的手背轻轻地拈过,唇角带着微微的笑:“依宝,你心虚了。”

    何依依蓦然抽回自己的手,说:“没有!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既然你还没想好,那我就再等等。没关系,我可以等。”明景昕温和地笑着。

    何依依默默地叹了口气,低声问:“你能等多久?”

    “在你结婚之前。除非我亲眼看着你嫁给旁人,否则我会一直等你爱上我。”

    何依依心想我已经爱上你了,但是我不能答应你。

    “三年。”何依依抬头看着明景昕,“可以吗?”

    “可以。”明景昕毫不犹豫地答应,并握住她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地印下一个吻。

    ·

    当晚十点半,彭芃拎着行李箱入住千亩荷塘民宿。

    《故乡的味道》节目从第二天一早开始录制,早上七点半,直播间打开,出现在镜头里的第一个画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荷塘。

    说起荷塘,我们总是会想起江南水乡,正如宋词里所说: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而今天,我们带着大家走进的是地处西南的一家民宿。这里有千亩荷塘,站在塘边,你会真正的体会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是怎样的壮丽……

    文案旁白是何依依的手笔,专门找了一个配音网红现场配音。

    甜软的声音像是吹过荷塘的风,撩拨起层层碧浪,带着荷叶的清香。

    随后,镜头切换到了何依依的卧室。

    阳光从透过白色的纱帘照进来,撒在荷青色绣花薄被上,留下一道温暖的痕迹。

    床头柜的手机铃响,何依依伸了个懒腰,闭着眼睛摸起手机,迷迷糊糊的“喂”了一句,然后瞬间清醒,一推被子坐了起来,随手拎起一件T恤丢到摄像头上。

    画面一下子黑了。

    直播间弹幕大军立刻嚣张起来——

    【啊啊啊——我老公要起床了!】

    【老公好萌!伸懒腰的样子我爱了!】

    【节目组太黑了!看我女鹅困成这样了,不能让她多睡一会儿吗?】

    【为什么黑屏了?有什么是我这个VIP不能看的嘛?】

    【摄像头:忽然一股幽香,原来我的被蒙住了~】

    ……

    何依依用最快的速度跑进房间自带的洗手间去洗脸刷牙换衣服,用了十几分钟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出来,然后摘掉了摄像头上的T恤,并招手向大家问好:“哈喽!亲爱滴们,早上好呀!美好的一天开始啦!赶紧的起床!”

    【奶萌奶萌的女鹅太招人疼了!】

    【这段我要转音频做闹铃声!】

    【同上,一想到每天早晨有老公叫我起床,顿时觉得生活是那么美好!】

    【只想说,矫揉造作绿茶白莲花合体啦!】

    【黑子滚粗!】

    ……

    何依依打完招呼就抄起手机出门,直奔餐厅找吃的。

    罗尚礼早就提前一晚预备好了各种食材,早餐特别的丰盛,而且以当地的特色为主。

    “老罗!做的什么好吃的这么香?”何依依揉着肚子进了厨房。

    “保证都是你喜欢的。”罗尚礼穿着厨师服,带着厨师帽,俨然一副五星级主厨的范儿。

    “他们都没起床吗?我是第一个?”何依依纳闷的问。

    “明景昕去湖上了,说是采嫩莲叶。其他人都还没露面呢。”罗尚礼一边说一边给煲好的莲藕百合粥里调桂花蜜。

    “采莲叶做什么?”何依依问。

    “做汤啊,嫩莲叶做汤很美味的。”

    “哦,知道了。《红楼梦》里好像有那么一道汤。你该不会直接给COS过来吧?”

    “你猜?”罗尚礼笑了笑,把莲藕百合粥的火关了。

    “我不猜,我出去走走,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开饭时记得喊我!”何依依说完扭身出去了。

    明景昕泛舟湖上,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摘什么嫩莲叶。

    他把工作人员都撇开,就是想要找个清净的地方处理事情。

    此时此刻的他就坐在小船里跟贾正昊通电话。

    “……明总,我昨晚去找过罗敏月了,这女人肯定是被周涵PUA了!说什么也不肯出面指控他。非说她跟周涵是真爱,真特么的见鬼了!”贾正昊非常的恼火。

    明景昕也很生气,但还是耐着性子说:“她是不是受到了谁的胁迫,或者说指使?她之前是跟韩影的,你查一下韩影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我已经叫人去查了,还没有消息。”

    “另外,还要查一查周涵又没跟其他人发生过类似的关系?罗敏月不同意,不代表其他人不同意。你要学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好,我知道了。”

    “总之,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到相关的证据,我有个电话进来,先不跟你说了。”

    “好的明总。”贾正昊答应着,挂了明景昕的电话后立刻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让她想办法去查周涵的老底。

    贾正昊刚跟助理通完电话,何依依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何总,您有什么吩咐?”

    “周涵跟罗敏月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罗敏月深爱周涵,不会告他也不会为我们作证的。我正在想别的办法。”

    “有一个人你可以好好地查一查。”何依依想起上一世跟周涵走的很近的一个女艺人,不过周涵对外声称她是师妹,所以当初自己并没有多想。

    “谁?”贾正昊忙问。

    “樊琳。是个尚未走红的小模特。”

    “这名字从没听说过啊!她签约的是哪家经纪公司?”

    “我不知道她签约哪家公司,但好像她跟翰粱认识,你去问问翰粱。”

    “好嘞!如果这是个突破口,罗尚礼这件事情就有转机。”如今的贾正昊对何依依有一股迷之自信。

    何依依站在荷塘的栈道上看着湖中的小船,穿着白色衬衣的明景昕正站在小船上打电话,湖面上微风吹过,他的衣角随风飞舞,在蓝天和碧野之间,栩栩如谪仙下凡。

    这样的男人一心喜欢我,真是我的福气。何依依微微苦笑,可是,福气是不能透支的。

    何依依贪婪地注视着他,目不转睛,像是要把这个人深深地刻进心里,不,是融进骨血里。

    即便是死,也要带着他的印记去轮回。

    若有来生,一定还要找到他。

    做他的妹妹,做他的青梅,做他的初恋,他的情人。

    “伊殿老师,早啊!”程佳佳从餐厅出来,远远地跟何依依打招呼。

    何依依回身看了她一眼,笑道:“早。”

    “这里的风景真好,天气也凉爽,真是夏天度假旅游的好去处啊!”程佳佳一张口就是商务广告。

    何依依避开镜头,悄悄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又问:“昨晚睡得好吗?”

    “非常好!我好久都没睡这么沉了。”

    “那是因为客栈用了云霓床品,他们家的无忧枕可是特别有助于睡眠的哦。”何依依也念了一条广告。

    “哎?明老师这么早就去游湖了?”程佳佳指着湖中的明景昕问。

    “说是采集嫩莲叶给我们做汤。”

    “哇喔!明老师也要开始做居家的好男人了嘛?这可是万千明粉的福利啊!”程佳佳双手捧心,一脸的花痴。

    “要不要一起去?那边还有一条小船。”

    “可是我不会画船啊!”

    何依依无奈地笑道:“我也不会划船,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我会!”彭芃刚出来就听见这俩人要划船,忙主动承担大任,去解开了小船的缆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