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299章 凭空消失的李蕾
    霍秉琛对何依依的反应十分惊讶,惊讶之余就是好奇。

    “何小姐,你怎么了?”他凑近了两步。

    “抱歉,她有点低血糖,喝口糖水就好了。”明景昕抬手拦住霍秉琛的靠近,然后弯腰把何依依抱起来就往后面走。

    赵晋,鹿霏雨一左一右护着二人,在工作人员反应过来之前离开录播室,进了后面的休息室。

    霍秉琛一个人被丢在录播室,有点莫名其妙。

    幸好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及时赶过来招呼他去休息室卸妆。

    “那位何小姐没事吧?”霍秉琛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微笑着给出官方的解释:“伊殿老师连着赶通告,中午没来得及吃饭,所以有点低血糖,霍先生别担心。”

    “你们的艺人工作都这么拼的嘛?”霍秉琛又问。

    工作人员微笑解释:“压力大嘛。我们这种综艺节目还算是好的了,如果进剧组的话,更累更苦都是有的。”

    “还真是辛苦。”霍秉琛没有再多问,目光却盯着何依依进的那间休息室。

    “霍先生,您的休息室在这边。”工作人员礼貌地指了指对面的房门。

    “好的。”霍秉琛转身之前又看了一眼何依依的休息室一眼。

    此时,何依依已经缓过神来。

    她抬手敲着脑门自责着:“我真是没用。”

    “好了,别敲了。”明景昕攥住了她的手,“本来你这样做就是冒险的。能有这样的效果已经很好了。”

    何依依摇头:“节目组太不给力了,我可以再挖一挖他在战场上的那些事。”

    明景昕把一杯热可可送到何依依嘴边,低声劝道:“节目组同意海铭的推荐让你来主持这档节目,已经是给足了我们面子了。他们邀请霍秉琛做嘉宾,是为了霍秉琛将来跟凤岺市慈善项目的合作。你把人得罪狠了,表面上可不好收场。”

    “我知道。”何依依点点头。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明景昕扭头问了一句:“谁?”

    “明老师,是我。”门外传来节目组副导演孙敏的声音。

    明景昕看了一眼赵晋,赵晋去把门打开:“孙副导,请进。”

    孙敏拿着一杯热奶茶进来,关切的问:“伊殿老师没事吧?”

    “没事,忽然有点低血糖,应该是忘了吃午饭的缘故。”

    孙敏忙道歉:“怪我怪我,这一期节目安排的太紧了,忘了提醒您吃饭。刘导和林总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说晚上请您吃饭赔罪。”

    何依依歉意地笑道:“赔罪之说无从说起。至于吃饭,真是不好意思,前天就约好了BY集团广告部总监,而且这个广告是我好不容易拿下的,得罪不起。麻烦孙姐你跟刘导和林总说一声。改天我做东,地方随便挑。”

    “啊?可是林总已经订好了地方,而且今晚霍先生也跟我们一起吃饭。”

    何依依暂时不想跟霍秉琛再碰撞什么,于是更加笃定地说:“抱歉,今晚真的不行。”

    “那好吧。”孙敏遗憾地叹了口气。

    鹿霏雨非常有眼色的上前提醒:“老大,时间差不多了。”

    何依依起身对孙敏说:“那我先告辞了,不好让甲方一直等。”

    “好。伊殿老师慢走,明老师慢走。”孙敏一直送二人进了电梯方才转回。

    何依依跟明景昕直接进地下停车场上车。

    车门一关上,何依依立刻拿出手机给文煜打电话。

    “哈喽,依依。”文煜轻松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同时他那张干净阳光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文煜哥,刚才的录制视频你看了吧?”何依依紧张的像是一个期待分数的小学生。

    文煜不吝赞赏,竖起大拇指轻笑道:“嗯,看到了。不得不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学生。我交给你的东西,你发挥了百分之八十。”

    “谢谢,我觉得我还是太紧张了。”

    “毕竟你只学了两个小时,这已经非常厉害了。”

    “你有没有感觉霍秉琛奇怪的地方?”

    文煜想了想,说:“我初步判断,这个人应该拥有双重人格。但具体是怎样的,还要面对面的聊过才能下结论。”

    “我也觉得他有双重人格,他说话的声音和语气都会变化。但是这种变化的原因令人捉摸不透。”

    何依依认真回想着霍秉琛在做节目时的前后变化,他的情绪变化明显,但说话的声音却一直没变。直到录制结束,灯光按下去后,他对自己那句关心的询问,忽然变成了魔鬼的声音。

    难道黑暗,对他也有特别的影响?

    “理论上讲,像他这样在死亡的漩涡里挣扎过的人,心理上多少会有些阴影。但不排除他经过治疗已经痊愈的可能。所以,双重人格的说法只能是推测。我下个礼拜会到凤岺市,如果这个人还在那里的话,可以约他见个面吗?”

    何依依摇摇头说:“等不到下个礼拜,他明天就离开凤岺市了。龙都有个慈善拍卖会,是他们的慈善基金主办的。”

    “是不是下周二晚上,在龙都饭店的那个拍卖会?”

    何依依不确定,扭头看明景昕。明景昕凑过来说:“是的。你也拿到了请柬?”

    “我刚推掉这种无聊的应酬……”文煜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那就再争取回来吧?”何依依笑道。

    文煜摇了摇头,一脸嫌弃地说:“实在懒得去应付这些无聊的事情。”

    “看在顾阿姨的面子上,帮个忙呗?”

    “好吧。这次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何依依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下次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义不容辞。”

    挂掉跟文煜的视频电话之后,何依依又问明景昕:“孟蝶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小五一直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异常。”

    “这件事情会不会跟霍秉琛有关系?”何依依皱眉问。

    明景昕摇摇头:“我的直觉是关系不大。他想要入股明氏,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手段。”

    “除了这个霍秉琛之外,你也没得罪过谁了吧?”

    “怎么没有?”明景昕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说:“明家旁支子弟,或者邵家,以及叶青眉母女。”

    何依依细细的思量之后,冷笑道:“这两家里面,柳瑶在西南的势力更大一些。而且下蛊不是为了要你的性命,只是为了控制你的感情。这倒是有点叶青眉的意思了。”

    明景昕笑了笑,没说什么。

    何依依还想说什么,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刻接了起来:“容轶,怎么了?”

    容轶没有废话,直接说事儿:“依依姐,那个李蕾从周涵家里出来了,拎着个行李箱,好像是要出远门。”

    “好的,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周涵家,李蕾的事情我来处理。”何依依挂掉电话就找何必,让他安排人跟上李蕾。

    一个小时后,跟着李蕾的人打电话过来,说李蕾进了机场。

    何依依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问明景昕:“有没有办法查一下她买了去哪儿的机票?”

    “涉及个人隐私,要查的话有点麻烦。”

    “想想办法嘛,我总觉得她这个时候出行,太蹊跷了。周涵不是一直困着她,不许她出门吗?”何依依翻着手里的电话号码,捉摸着该请谁帮忙查这件事情。

    “让贾正昊想办法,找个理由起诉李蕾,这样就可以查她了。”明景昕提醒道。

    “好。”何依依立刻翻出贾正昊的号码拨出去。

    ·

    当晚,何依依跟BY的广告部总监一起吃了饭,把后续的拍摄时间敲定下来。

    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原本想着直接回小公寓休息,没想到何嘉庸来电话让两个人都回去一趟。理由是陈溯风一天没吃饭,闹着要见小五。

    何依依想了想,对明景昕说:“要不去酒店接上孟蝶跟小五,一起回八号别墅?”

    “你怎么对陈溯风这么纵容?他要怎样就怎样吗?”明景昕不高兴了。

    何依依看着吃醋的某人,笑着按了按他的手:“我是觉得把陈溯风也送到酒店跟孟蝶一起,有些不合适。毕竟孟蝶情况特殊。”

    “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小孩子不听话,揍一顿就好了。”明景昕说完,冷笑一声又补上一句:“一顿不好,就两顿。”

    “……你怎么可以这样?”何依依惊讶地看着明景昕。

    “怎么了?他无理取闹,难道就由着他?”明景昕反问。

    “你太暴力了。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千万不能让你带……”话说出口,何依依才发现自己秃噜嘴了,忙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呸!瞎说什么呢!”

    “哈哈哈……”鹿霏雨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鹿,喝口水。”赵晋忍着笑,把一瓶矿泉水塞进鹿霏雨的手里。

    明景昕则攥住何依依的手,心疼的说:“干嘛打自己?疼不疼?”

    “你……起开!别管我!”何依依挣脱了他的手。

    明景昕凑近了她的耳边,小声说:“放心,将来我们的孩子,我会好好教他们,绝不让他们跟陈溯风一样胡闹。所以他们也基本不会有挨揍的机会。”

    陈溯风的事情是小事,当晚何必就安排人把他送去酒店跟小五待在一起。

    明景昕又给酒店打电话,给孟蝶安排了两个专门的服务生,每天帮她照顾两个小孩。

    何依依忙的脚不沾地,公司各项工作都迫在眉睫,她不但要照顾好盛华裳跟何老爷子,还要跟墨裳开会,讨论定夺周氏未来的几个重要项目。

    说起来,这并不是她不放心墨裳的商业头脑,而是她重生而来,脑子里带着前世的记忆,当然知道什么生意好做,哪项投资不能碰。

    毕竟强敌环伺,除了霍秉琛还有邵家,叶家以及孙凌等人虎视眈眈,这种非常时期,周氏的每一笔投资都不能马虎。

    忙了一天,眼看着窗外的夕阳渐渐地收敛光芒,天空染上了一层烟紫色。

    何依依伸了个懒腰,靠在办公椅上,缓缓地揉着酸胀的太阳穴。

    手机铃响,她扫了一眼,按了免提。

    “喂,何总。对李蕾的起诉已经提交了,但是没查到她的购票信息。你确定她昨天乘飞机离开凤岺市了吗?”

    “没查到?这怎么可能?”何依依对何必的手下还是信得过的,专业的安保人员,不可能盯一个人都盯不住。

    “确实没查到她的出行信息,不但机场没有,高铁也没有。我已经申请对她的手机进行追踪了。目前尚没有信息回馈。”

    何依依轻笑道:“你别幼稚了,她如果想要摆脱追踪,肯定第一步就把手机换了。”

    “这倒是。那我就没办法了。”贾正昊无奈地说。

    “我知道了,这事儿我叫其他人去办,你忙你的吧。”何依依挂了电话之后,又拨通了何必的手机,“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一分钟之后,何必敲门进来。

    “老板,找我有事?”

    “李蕾没有离开凤岺市,机场和高铁都查过了。没有出行信息。”

    “这怎么可能?艾伦亲眼看着她拎着行李箱进了机场。”

    “看见她换登机牌了吗?看见她进安检了吗?”

    “我问问。”何必忙给艾伦打电话,把何依依的话问了一遍。

    “我是看见她在自助服务台换的登机牌,她在安检排队的时候一直往后看,我怕她发现我,就躲的远了些……没看见她进安检的过程,但她一定是换了登机牌。”何必的手机直接开了免提,艾伦说话何依依也听得很清楚。

    挂了电话,何依依迷离地看着何必,说:“这么说,李蕾是在机场凭空消失的?”